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擎天城的奧妙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擎天城的奧妙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天青蛇王飛入那條懸在天空的銀燦燦長河內,扭動著身子,令祖央那八層水霧瀰漫的魂壇,劇烈的搖晃著。

    一束束銀亮的水箭、波光,從那天河內濺射而出,令整個天空如泛濫的大海。

    以本體顯露的天青蛇王,如橫亘在雲中的蜿蜒山脈,天青蛇王的血脈天賦,往往和冰水有關。

    他一動用血脈力量,那條托浮著祖央的天河,就突然變得失控。

    在祖央怒叱咆哮時,天青蛇王冷聲嘶嘯著,又運用血脈中的另外一種天賦力量——極寒之力。

    白茫茫的寒霧,從他那綿長的蛇身中蒸騰出來,一縷縷湧入天河。

    「喀喀喀!」

    以祖央八層魂壇靈力牽引著,從深海拉扯到空中的那條天河,被天青蛇王白茫茫寒霧滲透以後,突然開始結凍。

    一眨眼功夫,那條水波蕩漾的天河,就變成了晶瑩的冰河。

    祖央那座懸浮於天河上的八層魂壇,也被天青蛇王的極寒之力影響,底下的兩層竟也緩緩冰凍。

    端坐於八層魂壇上的祖央,花白的頭髮和眉毛,似也隱隱浮現出冰花。

    「天青蛇王!看來你真的不顧族人的死活了!我祖央在此立誓,只要我們將神族驅逐出靈域,將立即集結所有的力量,第一時間向你們古獸界開赴!」祖央被徹底激怒,厲聲威脅道:「你們的族人,將因為你們的今日之舉。遭受無法挽回的血腥報復!」

    「九重天也會對你們古獸族全力出手!」在遠處站著。不敢靠近過來的裴天崇,也冷聲附和。

    「哦?是么?」赤血猿王咧開嘴,眼中閃爍出暴戾的血光,「你們六大勢力,難道還真的以為這片天地你們才是唯一的主人?嘿嘿,別說神族入侵了,這趟秦家的返回。你們恐怕都阻止不了!」

    「秦家拿什麼和我們斗?」裴天崇喝道。

    「三日後你們自會知曉。」赤血猿王冷冷道。

    「給我碎!」祖央怒喝。

    從祖央八層魂壇中,突然飛出一枚枚晶瑩剔透的水珠,那些水珠神光內斂,每一枚似乎都蘊藏著汪洋大海,重逾萬鈞。

    水珠一出,如炮彈冰球般落向冰凍的天河,那條剛剛被天青蛇王極寒之力冰凍的長河,突然如鏡子般破碎。

    冰凍的天河,潺潺河水重新流淌涌動。又變得鮮活。

    祖央底下的兩層魂壇,也順勢解除了冰凍,馬上又變幻萬千起來。

    「赤血!回了!」天青蛇王招呼一聲。

    他那蜿蜒如山的身軀,陡然收縮,一下子就凝為一道青幽閃電。

    赤血猿王遠遠看了裴天崇一眼,道:「三日後。我們古獸族的幾個老傢伙。勢必會去一趟九重天。」

    這般說著,他和天青蛇王一道兒,同時消失在星門中。

    兩大獸王倏一消失,那個神秘顯現的星門,也陡然炸碎,化為漫天濺射的星光,瞬間消失無形。

    也在此時,從九重天的方向,又遠遠浮現出一層層瑰麗的魂壇。

    擎天城內,隔著一層層的光幕。秦烈冷眼看著祖央,還有裴天崇、武南朝、孔琨等人,「咒祖,這座擎天城真的可以將他們擋在外面吧?」

    「別說那祖央只有八層魂壇了,就算是九層魂壇的強者到了,擎天城依然可以將其拒之門外。」咒之始祖淡然道。

    秦烈詫異地看向他,又望了一眼秦業,「二伯……」

    秦業微微一笑,「擎天城的力量,來源於靈域的浩瀚靈力,其中很大一部分靈力源頭恰恰是在六大勢力的地界。一旦六大勢力的域始境強者轟擊擎天城,擎天城就會主動吸納六大勢力境內的天地靈氣,以充盈各種結界和防禦陣法。」

    繆怡姿驚叫,「以六大勢力地界的靈氣補充擎天城的損耗?」

    「不錯。」咒之始祖應承了一句,「三百年前,秦家的老家主就在暗中布置此事,只是當年還沒有完全實現,就出了那一遭破事,不然……」他有意無意瞥了秦烈一眼。

    秦烈恍然。

    他馬上明白三百年前,因為「他」被韓茜謀害,打亂了秦家的布置。

    「擎天城的力量源泉,來自於六大勢力地底的靈礦礦脈,還有繚繞六大勢力天穹的靈氣。」秦業臉色一正,「只要六大勢力轟擊擎天城,很快就會發現他們轄內的天地靈氣,會大幅度的枯竭!」

    「妙哉!」秦烈欣喜道。

    「走吧,不用理會外面那些傢伙,不論給他們多少時間,他們都破不開擎天城。」秦業懶得理會新來的那些強者,說道:「我回去一趟,將這邊的情況道明,看看父親怎麼安排,要不要將其他人提起弄過來。」

    「本來,我們是準備在三日後,趁著九重天熱火朝天時,悄悄將擎天城重新開啟。」陳霖向秦烈解釋,「沒料到你提前踏入擎天城,而且咒祖的血肉之軀,又正好在你的手中。咒祖靈魂和肉身融合以後,不需要我們額外下手,擎天城已被成功發動了。」

    「原來如此。」秦烈道。

    「多謝咒祖。」秦業躬身答謝。

    咒之始祖臉色木然,道:「你們是秦天的後代,這座擎天城我最初命名的時候,便是為了祭奠他。擎天城,是為了在人族無力抗衡域外強族的時候,為人族留下一線希望。只要秦家沒有背棄初衷,沒有和域外強族暗通謀害人族,擎天城和我,就會永遠為秦家服務。」

    頓了一下,他略有些怨念地瞪了秦烈一眼,道:「更何況,我這具血肉之軀,還被這小子給施加了種種我都看不懂的神秘禁錮,現在我想脫離秦家,恐怕都沒那麼容易了。我真是倒霉,以前被秦天壓制,後來被秦山看出擎天城奇妙,以此為中心擴張,將擎天城變成了你們秦家的老巢,如今我的血肉之軀又被你小子秘陣鎮壓……」

    此言一出,秦業和秦烈都一臉的尷尬。

    「你回去后,告訴秦山一聲,就說一個靈族的老傢伙,也出手對擎天城進行了修復。如果沒有那個自稱天棄大師的傢伙出手,就算是我靈魂融入肉身,擎天城也沒有那麼容易開啟。」咒之始祖想了一下,又道:「那個靈族老傢伙改動了一些東西,你最好讓你父親抽空過來看看,免得他暗中做了什麼我看不透的手腳。」

    「哦,對了,那個天棄大師說他沒有惡意,他讓我轉告爺爺這句話。」秦烈也道。

    「靈族的族人。」秦業點了點頭,示意自己心中有數,然後對秦烈道:「你爺爺這三天,在忙於另一件極其重要的事情,等事情告一段落,他會親自來找你。」

    「哦,我不著急。」秦烈喃喃道。

    「暴亂之地那邊,已經沒有六大勢力的人駐紮,那些跟隨你的白銀級勢力,現在可以回去了。」秦業又道。

    「知道了。」秦烈笑了笑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