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古獸的態度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古獸的態度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林間,赤血猿王因滕遠的到來,突然變得激動。

    身為泊羅界一方霸主,古獸族三大首腦之一的滕遠,見到赤血猿王以後,明顯有些拘謹,笑容也頗為尷尬。

    赤血猿王怒瞪著他,看著他一步步走上前,喝道:「怎麼?突然變啞巴了?」

    周邊一眾人族、修羅族、海族的族人,好奇地看著滕遠,猜測他和赤血猿王是什麼樣的一個關係。

    密林深處,隱隱有一道道陰影浮現,似通過秘術暗暗觀察著滕遠。

    那些人族、修羅族的強者,一看到赤血猿王身後的森林中,浮現一道道模糊身影,都是面色微變。

    他們請求赤血猿王的時候,都感覺到了潛藏在密林中的恐怖氣息,這令他們知道古獸族的另外三大獸王,應該也在附近。

    也是因為如此,他們始終心神忐忑,每一刻都生出如坐針氈的感覺。

    滕遠終於來到赤血猿王身前,他弓著身,乾笑了一聲,道:「我已經習慣了泊羅界的生活,習慣了那兒白天熾熱如火烤,夜晚冰寒刺骨的環境。我知道,一旦我來到古獸界,阿叔你一定會想方設法也要將我留下來。」

    他搖了搖頭,眼神苦澀,道:「可我並不喜歡這裡。」

    就連尼維特和九階朱雀這兩個傢伙,都不知道滕遠和赤血猿王的關係,秦烈自然更加不知。

    事實上,滕遠和如今古獸族的族長不但屬於同一血脈種族。滕遠的父親和赤血猿王還是親兄弟。

    如果滕遠的父親健在人世。古獸族的族長,有極大的可能屬於滕遠的父親。

    古獸族內部沒有什麼阿諛我詐,沒有人族那般恐怖的爭權奪勢,沒有兄弟相殘的骯髒破事。

    滕遠的父親,只是在突破血脈時出現了意外,使得血脈力量耗盡,從而慢慢的老死。

    赤血猿王對那個哥哥一直敬畏有加。

    「以前不肯來。現在為什麼願意過來了?」赤血猿王哼哼道。

    滕遠瞥了那些人族使者一眼,嘿嘿笑了笑,說道:「我是陪一個小兄弟來的。」

    從六大勢力而來的那些人族強者,聽滕遠說已經習慣了泊羅界的生活以後,便暗叫不妙。

    他們都將泊羅界視為秦烈的私有域界了,也知道秦烈得到了泊羅界所有異族的認同,不然他們幾次對泊羅界的動手,也不會那麼的艱難。

    「泊羅界……」

    一個面容古樸,身材頎長的人族白須老者。眉頭微皺,眼中流露出憂色。

    他身上的袍子繪刻著眾多碎星,猛一看,他的衣裳如一幅神秘的星辰圖,還時不時地閃爍著星芒。

    此人名叫濮昱,來自於星辰殿。虛空境後期強者。也是這一行人族說客的領頭者。

    一見滕遠到來,聽滕遠說他生活在泊羅界,濮昱便知曉了滕遠過來的原因,當滕遠說到他是陪著一個小兄弟一同到來時,濮昱不由環顧四周,已經開始搜尋秦烈的身影了。

    濮昱望了一圈,沒有找出秦烈以後,反而覺得疑惑。

    「你陪著誰而來?」赤血猿王哼了一聲,道:「可是秦家的那個小子?」

    滕遠沒有否認,和坦然地說道:「正是秦家的小子秦烈。」

    他知道或許別的古獸族族人。不會去關注外界的局勢變化,但是身為古獸族現任族長的赤血猿王,一定要知道星海間的各類大事。

    他也明白他和秦烈的來往,在泊羅界發生的那些事情,應該瞞不過赤血猿王。

    「哼!」赤血猿王瞪了滕遠一眼,指著面前一個個盛滿各類珍貴靈材的箱子,說道:「如果不是因為你們和秦家小子的關係,說不定我早就把這些東西收下來了!」

    滕遠眼睛一亮,道:「多謝阿叔。」

    赤血猿王沒理會他,而是看向濮昱,神情倨傲道:「帶著東西離開吧,你們人族內部的戰鬥,我們古獸族才沒有興趣參與。就算是神族入侵了,只要沒有侵入這裡,我們也懶得去管。」

    濮昱臉色一變,「神族來了你們古獸族也不參與?」

    「我們為什麼要參與?」赤血猿王哼了一聲,「我們古獸族早已退出了靈域,發生在那邊的戰亂管我們個屁事!這些年來,雄霸著靈域浩瀚地界,不允許外族涉足的,還不都是你們人族六大勢力?」

    濮昱眉頭深鎖。

    「既然是你們霸著靈域,那靈域就是你們人族的地界,你們的地界入侵了,我們為什麼要去幫忙?」赤血猿王毫不客氣,冷笑道:「當年我們傻傻地受你們鼓動,和你們一起將神族驅逐了靈域,結果我們得到了什麼?」

    「我們依然在外面的域界生活,還是沒有能回到靈域,我們的生活沒有發生什麼改變。」

    「其他一些種族,不但沒有得出一點的好處,他們在星河中的域界,居然還被你們人族給一步步蠶食吞沒。」

    「你們的嘴臉我早看透了!」

    以濮昱為首的人族六大勢力來客,聽著赤血猿王的奚落,都是臉色深沉。

    修羅族和海族的使者,也都神情不自在,尷尬地站在那兒,似無力反駁。

    「你們修羅族、海族,究竟從人族那兒撈到了什麼好處?哼,竟然傻的和人族聯手,你們嫌這些年被他們坑的還不夠么?」赤血猿王笑著嘲諷道。

    修羅族和海族的使者訕笑不語。

    「滾吧。」赤血猿王冷哼一聲,表態道:「我們古獸族不會參與你們人族的內戰,不會幫助你們對付秦家,也不會幫助秦家對付你們,就算將來神族侵入靈域,我們也只會坐視不理。」

    「只要神族沒有殺入古獸界,發生在外面的戰爭,都和我們古獸族無關!」

    「這就是我們的態度!」

    人族、修羅族、海族的來客,被罵的狗血噴頭,但是都不敢反駁。

    「我明白了。」濮昱神情自若,淡然道:「也好,只要古獸族兩邊都不幫,我們的目的也算是達到了一半。」

    他指向那些盛滿靈材的大箱子,道:「這些東西就當是古獸族兩邊都不幫的酬謝了。」

    「我們走。」

    濮昱微微一笑,領著三族的使者,向那座域界之門所在的山峰行去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