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飼養邪靈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飼養邪靈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電龍遊盪的天空中,秦烈立在魂壇之下,眼神冷漠地俯瞰著那座韓家族人生活的海島。

    「嗤嗤!嗤嗤!」

    一束束流光閃電,不時從他頭頂的魂壇滋生,化為奇異的光線,融入天地。

    此刻,秦烈有一種藉助於魂壇,將周邊天地的雷電、寒冰、大地之力,給一一掌控的神奇感受。

    烙印於魂壇內的那一幅「通天」古圖,似乎始終在發生著作用,幫助他牽引那些力量。

    各類「天雷殛」的秘術,「寒冰訣」內記載的技藝,隨著那座魂壇內的一縷縷規則道義光線,全部清晰呈現出來,能夠被他非常輕易的施展。

    與天地契合,能盡情釋放所有力量,將靈力最強威力展現的奇妙感受,都來源於那座魂壇——以本源晶面熔煉而成的魂壇!

    「魂壇對靈力和法決的增幅,居然如此的匪夷所思,難怪說魂壇境界的武者,才能真正稱得上強者的名號。」他暗暗道。

    「轟隆隆!」

    一道道粗長閃電,在他若有所思的時候,依然沖著底下的海島狂轟濫炸。

    一個個韓家的族人,相繼被雷霆閃電轟殺,剩下的一部分,也在神器「月淚」和千萬冰刃的交織中,變得血肉模糊。

    短短几十秒時間,剛剛還熱火朝天的海島,已變成了人間地獄。

    海島的每一個角落,每一棟石殿內。都傳來撕心裂肺的慘嚎和痛呼。鮮血慢慢染紅了海島,一塊塊分裂的血肉散落在石地上。

    同樣在雲中,一身古服的姬媛,黛眉深鎖著,一言不發。

    她只是靜靜看著秦烈御動著魂壇,嫻熟運用雷電、寒冰這兩種靈訣力量,牽引著雷池巨電。冰凍海水為岩冰風暴,另輔助神器收割韓家族人的生命。

    她灼灼的目光,落在秦烈那座只有一層的魂壇上,神情越來越驚奇。

    「難怪有持無恐……」

    她在心中嘀咕了一句,下意識地將此刻的秦烈,和目前耀目中央世界的三代所謂的青年才俊比較。

    她忽地搖頭。

    以秦烈如今顯露的實力來看,同等境界者,絕對無人可敵!

    秦烈那座一層的魂壇,其中閃現出來的奇妙。蘊藏的靈訣力量道理,遠遠超過其他的一層魂壇者。

    這時候,韓茜並不在韓家,她認為這是韓茜最大的幸運。

    她百分百相信,如果韓茜如今就在韓家的那座海島,韓茜絕非秦烈一合之將。會被秦烈輕而易舉地碾壓屠殺。

    「只是一層魂壇。竟然就可以連通天地,這真是聞所未聞。」她唏噓不已。

    「是誰?!」

    「究竟是誰要滅我韓家?你們知不知道,我們乃是九重天的依附者,你們膽敢對我們韓家動手,事後必然遭受九重天的血腥報復!」

    「你們絕對逃脫不掉!」

    突然間,三個韓家的魂壇境武者,一個個呼嘯上天。

    除他們三人以外,其餘的韓家族人,幾乎已經被秦烈屠戮乾淨,其中包括韓茜的父親。

    三個頂著雷霆閃電。怒嘯著衝天的韓家武者,一個擁有三層魂壇,其餘兩人都是一層魂壇。

    他們乃是韓茜爺爺輩的人物。

    「魂壇武者……」

    秦烈嘴角一動,嘿嘿笑了起來,伸手一點眉心。

    「咻咻!」

    一束束鮮艷的光芒,從他眉心內飆射出來,如六道疾馳的閃電,一息間般射入那三人的魂壇當中。

    「一座火焰魂壇,兩座柔水魂壇,也多少烙印著一些火焰和水之力量的奧妙吧。」

    他暗暗嘀咕時,已看到火靈和水靈,已經逸入兩座魂壇之中。

    那兩個韓家的族人,立即鬼哭狼嚎起來,他們驚恐萬分,眼看魂壇失控,千辛萬苦淬鍊的魂壇,竟然被異物啃食,那種感覺……比殺了他們還要難受可怕。

    「你看看,我說滅掉韓家沒什麼難度吧?」他扭頭看向姬媛,咧嘴燦爛一笑,說道:「我們這邊戰鬥已結束,即便是青蛇海的海族族人,立即從海底冒出來,對我們也沒有什麼約束力了。」

    「現在,只要我想,我立即就能重返泊羅界。」

    他顯得無比放鬆。

    似乎受了他的感染,姬媛也不再憂心忡忡,甚至連魂壇姬媛都沒有釋放出來,這說明她也覺得大局已定了。

    「那六個異物,就是你一直持有的虛渾之靈吧?」姬媛好奇道。

    秦烈微微一笑,說道:「不錯,他們另有『魂壇吞噬者』的惡名。對於那些同我交戰時,希望通過釋放魂壇來增強力量的武者而言,他們會是那些對手的噩夢。」

    姬媛臉色凝重,道:「他們都在什麼血脈層次?」

    「火靈在八階血脈,另外五個小傢伙,目前在七階血脈。」秦烈隨口解釋,並沒有在這方面蓄意隱瞞。

    「八階的虛渾之靈……」姬媛心神一緊,深吸一口氣,認真道:「你最好能百分百掌控住他們,一旦讓他們進階到九階和十階的血脈,對所有修鍊魂壇的種族來說,他們都會是最恐怖的惡魔。」

    停頓了一下,姬媛又道:「他們如果晉入了十階,不止是擁有魂壇的生靈,就連一個個蘊含天地靈氣的域界,都可能要遭殃。」

    秦烈神情肅穆,道:「放心,我會始終對他們擁有約束力,不會有意外。」

    「我記得,以前虛渾之靈一旦突破到九階,各大域外強族,都會組織人力和物力,想盡一切辦法將其滅殺。」姬媛臉色沒有輕鬆下來,而是說道:「十階的虛渾之靈,對各大域界具有毀滅性的破壞力,簡直就是域界的毀滅者,沒人希望十階的虛渾之靈出世。」

    「我會小心。」秦烈點頭。

    姬媛苦澀一笑,說道:「經過今天對韓家的滅門,你飼養虛渾之靈一事,也會成為六大勢力攻擊你們秦家的一個把柄。在靈域各大種族的眼中,虛渾之靈,乃是世間最恐怖的邪物之一!」

    「邪物……」秦烈微驚。

    「能吞噬魂壇,並且可以毀滅域界根本的奇異生靈,難道不是邪物?」姬媛道。

    也在此刻,韓家那三個魂壇強者的痛呼聲,突然戛然而止。

    秦烈和姬媛垂頭一看,發現那三人的魂壇,似乎從內部炸裂,而火靈和水靈則是抓著那一塊塊魂壇碎片,有滋有味的吃食著。

    姬媛凝神看了一會兒,忽地有些不寒而慄,對虛渾之靈生出本能的恐懼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