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我們又見面了!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我們又見面了!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蜥蜴族域界。

    無垠的沙漠中,聳立著一棟棟古樸的石樓,一個雄闊巍峨的巨蜥石像,處在那些石樓中間,任憑風吹日晒。

    以那巨蜥為中心,建造了一個巨大的廣場,眾多蜥蜴族的族人,都會時常過來朝拜。

    這時候,就在巨蜥石像那布滿鱗甲的腳旁,站立著一名臉色陰沉如水的蜥蜴族老者。

    老者身上血跡斑斑,裸露在外的暗紅色皮膚,似有著灼傷的痕迹。

    「始祖,究竟是怎麼一回事?」一名蜥蜴族族人詢問。

    「為什麼突然回來了?」一個虛空境後期,擁有六層魂壇的人族武者,也是一臉的不明所以,「我們正準備過去呢。」

    此人名叫房奇松,他和柴文和境界相當,也是一個域界的執掌者。

    他和柴文和兩人,一同負責勸說蜥蜴始祖,要通過那一扇臨近泊羅界的域界之門,將六大勢力武者輸送過去。

    「那個九階的暗魂獸,超乎想像的可怕,他凝鍊了空間縫隙內濺射出來的不知名流光,我對他一點辦法都沒有。」

    化為人形以後,滿身血跡的蜥蜴始祖,以極其彆扭的通用語,向房奇松解釋。

    「暗魂獸靈魂凝鍊的一具新軀體,我找不到應付的辦法,另外我不像你們人族域始境強者那樣擅長靈魂秘術,我雖然有著十階的血脈,可是在靈魂力量上,我對那一頭暗魂獸並沒有優勢。」

    頓了一些。他有些不情願地說道:「總之。我拿他沒有什麼辦法。」

    房奇松臉色不太好看,「你有著十階的血脈,居然對一個九階的暗魂獸沒有辦法?而且,你居然破壞了臨近泊羅界的域界之門,這是什麼意思?」

    「我怕他沿著那一扇域界之門來到這裡。」蜥蜴始祖顯得有些不耐煩,道:「你們帶來的那些珍貴靈材,我會安排下面人給你們送回來。對付泊羅界的計劃……我們蜥蜴族不再參與了。」

    「什麼?在那一頭暗魂獸殺了你那麼多血脈後裔以後。你居然不想報仇,而是放棄?」房奇松不可思議道。

    「始祖!」幾個蜥蜴族的老者也驚呼道。

    他們似乎也不能接受這個事實。

    幾年前,沙托也被暗魂獸在那片隕石群擊殺,這一點他們都已心知肚明。

    這趟,眾多先一步過去的蜥蜴族的族人,又是死了一大批,他們都覺得無法容忍。

    萬萬沒有想到,身為他們血脈源頭的蜥蜴始祖,從那兒潰逃回來以後。竟然膽怯了,不欲和六大勢力合作繼續對泊羅界,也不想再對那一頭暗魂獸動手。

    這讓他們對蜥蜴始祖不由多了一絲不滿之心。

    「我有一種預感。」蜥蜴始祖看向身旁那些族人,眼神怪異,「我總覺得泊羅界的那些傢伙,還有那一頭暗魂獸不好招惹。我擔心如果我們繼續下去。有可能……會被滅族。」

    「滅族?不會吧?他們泊羅界根本沒有十階的存在。始祖您究竟在懼怕什麼?」一個蜥蜴族族老憤憤道。

    「說不清,我反正有一種很糟糕的感覺……」蜥蜴始祖道。

    「或許,我們應該拿著眾多珍貴的靈材,去龍界邀請巨龍族參與此事。」房奇松皺著眉頭,嘲諷道:「那一頭暗魂獸,也殺了龍人族的族人,龍人族可是有著巨龍的血脈。我想……巨龍肯定不會對泊羅界那麼膽怯。」

    他身旁那些六大勢力的虛空境強者,看著謹慎過頭的蜥蜴始祖,眼神都顯得有些輕視。

    十階血脈的蜥蜴始祖,對付一個九階的暗魂獸。竟然被逼迫的逃離回來,還摧毀了臨近泊羅界的域界之門,這讓他們對蜥蜴始祖還有整個蜥蜴族,都失去了信心。

    「達蒙,你把那些收下來的禮物,重新歸還給他們。」蜥蜴始祖哼了一聲,吩咐道。

    「始祖!那些東西對孩子們很重要啊!」那個被他叫喚的蜥蜴族族人不甘心地吆喝道。

    蜥蜴始祖臉色一變,道:「再重要,也比不上保全蜥蜴族重要,你難道沒有聽到我剛剛的話,繼續這樣的話,我們整個族群可能會被滅盡!」

    「只是,只是預感而已啊……」達蒙小聲道。

    蜥蜴始祖眼神陰冷,直勾勾看向他,突然道:「那些人族就是通過你找上來的,你是不是……暗中接受了他們的好處?」

    達蒙臉色一變。

    「原來如此。」蜥蜴始祖點了點頭,已經明白了過來。

    達蒙突地跪了下來,連連叩頭,「始祖,請你原諒我!那些我私自接受的靈材和寶物,我已經用了。我,我真的沒辦法原封不動地退回去啊!」

    也在此時,在那巨蜥石像後方,一座古老的空間傳送陣中,突然湧現異常波動。

    「始祖!有坤寰界那邊的人慾要過來,我們要不要敞開來,容許他們到來?」一名駐守此地的蜥蜴族族人,大聲吆喝道。

    「應該是柴文和,沒辦法通過你摧毀的域界之門找我們,所以從坤寰界轉道過來。」一個人族族人道。

    「肯定不是。」房奇松搖頭,說道:「柴文和那傢伙,沒有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,從那片隕石群回到坤寰界。」

    沉吟了一下,他又說道:「應該是後續安排過來的人。」

    「始祖!」那個蜥蜴族族人嚷嚷道。

    蜥蜴始祖看著不斷叩首的族人,又看向那些人族族人,猶豫了一下,嘆了一口氣,無奈道:「放他們過來吧。」

    「明白。」

    駐守那座古老傳送陣的蜥蜴族族人,旋即敞開了通道,一片白色光幕,瞬間覆蓋了那座傳送陣。

    「咻!」

    陳霖的身影,猛地在那座傳送陣處顯現,他抬手一拍,駐守此地的蜥蜴族族人,立即粉身碎骨。

    蜥蜴族對這座古老的傳送陣也失去了掌控力。

    之後,秦烈的魂獸分身,繆怡姿,還有一個個秦家的武者,相繼從中閃現出來。

    「蜥蜴始祖,我們又見面了。」秦烈森然一笑。

    「怎會是你們?」房奇松勃然變色。

    蜥蜴始祖也是面如死灰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