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蜥蜴始祖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蜥蜴始祖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每一個魂族族人,真正的力量,都會是靈魂本身。

    那一具魂獸軀骸,只是秦烈分魂的血肉傀儡,即便沒有那具傀儡,他九階魂族的分身,依然擁有恐怖的戰力。

    能阻礙血肉軀體的未知域外流光,可以腐蝕魂獸,可以腐蝕那一柄白骨鐮刀。

    然而,對他可以分化萬千的魂族真魂來說,卻沒有任何的作用。

    他這個分魂,自從得到瑟琳的另一部分殘魂記憶以後,經過一番感悟消化,對魂族的諸多詭異秘術,已有了全新的認識。

    他剛剛靈魂穿越那片充斥著一束束未知流光區域時,還驚奇的發現,他能通過魂族的一種秘術,去操控那些具有強烈腐蝕力的流光。

    這個意外發現,令他忽然改變了想法,阻止了繆怡姿對那一扇域界之門的摧毀。

    「竟然直接將靈魂遁出血肉軀體,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,沒有鑄造魂壇的域外蠻夷異族,恐怕永遠不知道魂壇的奧妙。」

    遠處,輪迴教的虛空境後期強者柴文和,端坐於他的六層青木魂壇上,冷言嘲諷。

    他無法得知秦烈的分魂,暗中和繆怡姿的靈魂交流,所以他不知道繆怡姿急匆匆收回自己的魂壇,不是破壞不了域界之門,而是因為秦烈的阻攔。

    眼看著從那域界之門內,湧現出陣陣驚天動地的腥臭味,他漸漸放下心來。

    他知道那一頭蜥蜴族的巨蜥,即將穿越域界之門。踏入這片臨近泊羅界的域外星海。

    他相信那一頭巨蜥一旦到來。這個九階的魂獸,靈魂和血肉軀體,都會被撕扯成碎片。

    那一頭巨蜥,畢竟有著十階的血脈,實力等同於域始境初期的人族強者。

    「吼!」

    一聲震天動地的咆哮,從域界之門響徹出來,域界之門陡然急劇膨脹。

    旋即。一團暗紅色光幕,一點點從域界之門內閃現,逐漸的變大,之後猛地從中飛掠而過。

    暗紅色的光幕,一離開域界之門,便見風則漲,迅速放大。

    一股令人幾欲令人作嘔的腥臭味,率先從那暗紅色光幕內蔓延開來,瞬間充斥在整個隕石群。

    「轟!」

    那一團暗紅色光幕。突然爆裂開來,濺射出眾多猩紅血氣。

    之後,一個身長一千多米,赤紅色的皮膚表面,布滿了層層堅硬皺褶的巨大蜥蜴,搖晃著巨蟒般的尾巴。倏地呈現出來。

    「你終於來了!」柴文和立即興奮了。急忙指向那一團碧焰鬼火般的靈魂,還有秦烈的魂獸分身,大聲鼓動道:「你那些提前過來等候你的血脈後裔,就在剛剛,都被這頭暗魂獸給爆滅了靈魂!」

    「暗魂獸!」蜥蜴族的始祖,十階血脈的巨蜥,瘋狂的咆哮怒嘯。

    他那如粗長巨蟒般的尾巴,隨著他的怒喝,四處的搖晃甩動。

    「啪啪啪!」

    一塊塊巨大的星海隕石,被他的巨尾碰觸以後。馬上就爆碎成無數碎石。

    他在憤怒之下,導致他所在的那片隕石群,所有的隕石都炸成碎片,使得他身旁再無一物。

    「我認得你!沙托就是被你所殺!」巨蜥震怒道。

    上一次蜥蜴族的族老沙托,擁有他最為精純的血脈,沙托被秦烈的魂獸分身擊殺,被血肉豐碑煉化之時,他在蜥蜴族的域界也感知到了異常。

    他當時憑藉著血脈上的聯繫,就隱隱嗅到了魂獸的氣息,知道沙托死在誰的手中。

    事後,他通過眾多蜥蜴族的後裔,在墟地,還有別的域外空間打探,通過六大勢力的消息,知道了暗魂獸和泊羅界有關。

    也是因為如此,當六大勢力的柴文和等人,拿著豐厚的財物,要求借道蜥蜴族的域界,鼓動他去對付泊羅界時,他毫不猶豫就答應了下來。

    這次,他就要通過域界之門過來時,又被秦烈的魂獸分身阻擾,還讓他眾多後裔靈魂爆滅。

    他早已怒火中燒!

    不需要柴文和繼續挑釁,他扭動著龐大的巨蜥身子,將附近隕石碾為碎片以後,立即就對秦烈那一團碧焰靈魂動了手。

    他暗紅色的巨大瞳孔中,似閃現出兩座噴涌的火山,只是一霎后,兩道暗紅色的綿長火焰,如長長的火焰溪流一般,朝著秦烈那一團碧焰靈魂湧來。

    乾燥炎熱的靈魂氣息,從那兩道火焰流火內撲面而來,似能焚滅一切血肉和靈魂。

    同一時刻,一根赤紅龍角淬鍊而成的火矛,布滿猙獰的尖刺,攜帶著爆滅的能量波動,也刺向了秦烈的碧焰靈魂。

    那一根奇異的火矛,射來的時候,內部還傳來巨龍的嘶吼怒嘯。

    「這對我沒用。」

    從那碧焰鬼火般的靈魂中,響起了秦烈的一聲嗤笑,之後那團巨大鬼火,陡然炸裂。

    千萬朵螢火蟲般的綠色星火,如璀璨星海內的顆顆繁星,突然墜落向那片充斥著未知流光的血肉禁地。

    巨蜥的兩道蘊含著澎湃靈魂之力的火焰溪流,還有那一根布滿尖刺的火矛,瞬間擊空。

    「有種別逃!」

    巨蜥咆哮著,那兩道火炎流星般的靈魂火束,還有那一根巨大火矛,一起刺向那片禁地。

    就連巨蜥的龐大軀體,也是一點猶豫沒有,同樣順勢沖了過來。

    他當秦烈的這一團靈魂,在分散以後,要立即遁回魂獸軀體,然後藉機逃離此地。

    他並不知道秦烈分化萬千的靈魂,所深入的那片充滿未知流光的區域,存在著多麼大的恐怖。

    「蜥蜴始祖!別衝動!」柴文和急忙暴喝阻止,瘋狂提醒:「他靈魂逃逸的區域,那一束束的詭異流光,擁有著難以想象的可怕腐蝕力!當年,連擅長空間秘術的域始境強者,不慎墜入那樣的地方,都再沒有回來!」

    他一眼識破了秦烈的歹毒用意。

    那一頭暴怒中的巨蜥,聽到柴文和的叫嚷,那具千米長的巨蜥之身,急急忙忙停住。

    兩道蘊含他靈魂能量的火焰溪流,也在飛逝向那片禁區之前,堪堪收住了沖勢。

    只有那一根以龍角精心淬鍊的奇異火矛,他不但沒有收回,還集中了力量刺向其中秦烈一簇簇分魂密集存在的區域。

    「收攏!」

    一個個空間縫隙處,秦烈分化的千萬碎魂,同時釋放出魂族秘術。

    許多奇異的碧焰光紋,從那片他分魂散落之地閃現,那些分魂突然再次相互融合匯聚。

    出奇地,濺射到四面八方的奇異未知流光,這時候竟隨著他分魂的重聚,也奇異的糅合起來。

    一眨眼的功夫,所有蘊含著恐怖腐蝕力的域外流光,凝為一片水窪。

    那片水窪中,蕩漾著神秘的光波,內部「嗤嗤」的冒著輕煙,似能融化一切血肉和有形的器物。

    秦烈重聚以後的靈魂,就漂浮在那片水窪的上方,幽魂般晃悠著。

    「現在,這東西便是我的魂壇,也算是我的血肉傀儡。」他沖先前嘲諷的柴文和說道。

    同時,那沒有動靜的魂獸,眼中又閃現出綠色星火。

    魂獸又突然活動開來,而且直朝著柴文和的方向衝去,身上的靈魂動靜,由微弱變得越來越洶湧強烈。

    這種種變化,不但讓柴文和大驚失色,也把繆怡姿給驚住了。

    「秦烈這混蛋,到底有多少靈魂?」她一臉的愕然。

    漂浮在那奇異水窪上的幽魂,肯定是秦烈的一個分魂,她以為那就是主宰魂獸的完整魂魄。

    可現在,那一個幽魂明明執掌著凝鍊后的未知流光,那一具魂獸軀體,又怎能活動自如?

    這讓繆怡姿無法想通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