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未知流光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未知流光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四個蜥蜴族老者,咬斷舌頭揮散形成的血霧,似將繆怡姿的六層魂壇給吞沒。

    遠處的繆怡姿,突然發現她軀體和魂壇之間的聯繫,如被無情斬斷——她竟然已感知不到魂壇的存在。

    四名蜥蜴族老者,端坐於地,本就乾瘦如材的身子,如泄了氣的皮球一般,變得愈發乾癟。

    他們眼中的精氣神,一身的血肉氣息,也像是在不斷的向外流失。

    短短一會兒功夫,這四個能抵禦秦烈魂獸分身「噬魂」血脈天賦的蜥蜴族強者,靈魂力和體內血脈能量,已被消耗了七七八八。

    反倒是他們中央的那一片血霧區,充斥著一種奇異的能量波盪,還隱隱傳來陣陣如龍吟般的咆哮。

    「秦烈!」繆怡姿喝道。

    喝聲中,她眸中突顯一道道空間秘紋,許多絢麗的流光,從她所在的位置激射而出。

    秦烈魂獸分身的眼瞳中,一簇簇碧綠火焰,陡然洶湧燃燒。

    來自於魂獸分身眼中的火焰,如星星之火般燎原,從他的眼瞳中迅速蔓延到魂獸的龐大軀體。

    轉眼之間,如山般巨大的魂獸,全身都被碧綠色火焰覆蓋。

    這頭九階魂獸的血脈,此刻如被點燃,而從魂獸分身湧現的靈魂波動,卻在急劇的暴漲!

    魂獸三大血脈天賦——血魂!

    消耗血脈能量,瞬間增強魂獸的靈魂力,令魂獸的「噬魂」變得愈發可怕難以抗衡。

    「呼呼!呼呼!」

    魂獸的眼瞳深處。如滋生出恐怖的風暴。對生命種族的靈魂,產生一種更加強猛的吸吮力。

    四名蜥蜴族的老者,都有著九階的血脈,實力堪比虛空境初、中期。

    本來,在秦烈的魂獸分身施展「噬魂」時,他們還遊刃有餘,沒有被牽引出靈魂。

    然而。當秦烈以「血魂」來催發「噬魂」以後,他們施展禁術虛弱的靈魂,便再沒有了抵抗力。

    柴文和眼睜睜看著四人的靈魂,從他們天靈蓋漂浮出來,不受控制地飛向魂獸。

    「咻!」

    一瞬后,四名蜥蜴族老者的靈魂,已隱沒於秦烈的魂獸分身。

    秦烈激發「血魂」消耗的血脈能量,得到四個蜥蜴族老者的靈魂補充以後,又快速恢復過來。

    「滾!」

    那一柄巨大的白骨鐮刀。綻放出萬丈金芒,突然劈砍向柴文和的青木魂壇。

    「哧啦!」

    一束束明熠的空間裂縫,隨著白骨鐮刀的划動,被無情撕裂開來。

    從那些空間縫隙內,陡然激射出許多不知名的域外流光,帶著某種恐怖的腐蝕力。

    柴文和陡然變色。急忙御動著六層青木魂壇撤離。以最快的速度避讓從撕裂空間疾射出來的不知名流光。

    「嗤嗤!」

    秦烈魂獸分身執掌的那一柄巨大的白骨鐮刀,所釋放出來的萬丈金芒,被那一絲絲域外流光碰觸以後,竟也忽然變得黯淡。

    蘊含著凌厲金之力量的金芒,來源於阿特金斯的獨角,鋒利無匹。

    可沾上那些未知的域外流光以後,竟然也被腐蝕消融,變得力量銳減,似沒了什麼威脅性。

    「小心!」繆怡姿尖叫,「不要被那些流光碰觸。我師傅當年就是不慎墜入充滿這類流光的未知空間縫隙,再也沒有能回來!」

    給她這麼一喝,不單單秦烈驚駭莫名,急忙收斂白骨鐮刀的鋒刃,以免撕裂更多的空間縫隙。

    柴文和也是恐懼無比,厲叫一聲后,如白日見鬼般,離那片區域遠遠的。

    繆怡姿和陳霖的師傅商牟,乃是達到域始境層次的強者,而且擅長的還恰恰是空間秘術。

    這種高度的巔峰強者,不慎墜入一個未知空間縫隙,再也沒有回來,十有八九早已隕滅了。

    按照繆怡姿所言,那未知的空間縫隙,遍布著這一類充斥著腐蝕力的詭異流光。

    這樣的流光,可以將擅長空間秘術的域始境強者湮滅,何況是他?

    他只能遠遠避讓開來,不想沾上那麼一點點的奇異域外流光,不想去冒險。

    「竟然這麼可怕……」

    秦烈一驚之後,也將那一柄巨大的白骨鐮刀收回,沒有繼續釋放這柄兇器的鋒銳。

    他意識到剛剛繆怡姿提前釋放出眾多的空間符文,將這片星海的空間規則給攪的紊亂狂暴,使得那一扇域界之門變得極其不穩定,來阻止蜥蜴族那一頭巨蜥的到來。

    這也導致周邊區域的空間變得極其脆弱。

    那柄凶戾滔天的白骨鐮刀,又有著無匹的鋒銳,在他全力御動之下,輕而易舉地撕裂出空間縫隙。

    這個本就變得狂暴的空間,突顯的空間縫隙,誰也不知連接到何處。

    從中濺射出的奇異流光,卻帶著令人恐懼的腐蝕力,那種可怕的侵蝕,竟然令白骨鐮刀上的金色光芒,都給變得黯淡虛弱。

    白骨鐮刀,乃是一件他精心錘鍊的兇器,而不是血肉之軀。

    連這樣的兇器都能腐蝕的力量,一旦濺射到血肉軀體上,他相信這具九階的魂獸分身,恐怕都吃不消。

    「我的魂壇還被血霧困著!」繆怡姿突然道。

    秦烈魂獸分身碧幽的眼瞳中,突顯一絲異色,他立即看向那一扇域界之門處的血霧。

    只見四個蜥蜴族的老者,因被他抽離了靈魂而死亡,可他們之前咬斷舌根揮發鮮血營造的血霧區,居然還存在著,並沒有因為那四人的魂滅而消失。

    繆怡姿的魂壇,似乎也依然被那片血霧給困住。沒有能夠撞碎那一扇域界之門。

    「嗚嗷!」

    也在此刻。一聲震的附近隕石群都在晃蕩的怒吼,從那一扇域界之門內傳來。

    「哈哈哈!你們來不及了,那一頭老蜥蜴馬上就要過來了,等他一過來,發現所有的子嗣都被你們所殺了,不需要我挑釁鼓動,他就會瘋狂的追殺你們!」柴文和一聽到從域界之門響起的怒嘯。突然興奮的狂笑,如已經手握勝利。

    「糟糕!真的來不及了!」繆怡姿大驚失色,急道:「我帶你回靈域外層的空間亂流域暫時避一避!」

    她想要故技重施,如上次躲避秦烈魂獸分身的追殺一般,縮回她在空間亂流域的私有秘境。

    可是,當她呼喊魂壇回歸時,卻發現她的魂壇沒有任何回應。

    四個蜥蜴族老者死前凝鍊的血霧區,如詭異的泥沼,將她的那一座六層魂壇。還是給死死的捆縛著。

    「我收不回魂壇!」她急切道。

    秦烈的魂獸分身,眼瞳深幽,也忽地頭疼起來。

    這時候,在他的魂獸分身,和那域界之門中間,隔著一道道撕裂的空間縫隙。

    從那些空間縫隙內。不時濺射出有著恐怖腐蝕力的未知流光。那些可怕的流光如天然的壁障,將他和那一扇通往蜥蜴族的域界之門隔開了。

    有過繆怡姿之前的提醒,還有那柄白骨鐮刀遭受的腐蝕,他這具魂獸分身也不敢冒然穿過那片未知流光充斥的區域。

    這讓他不能進入那片血霧區,不能將繆怡姿的六層魂壇給奪回來,也不能破碎那一扇域界之門。

    「你快想想辦法啊!」繆怡姿急聲催促。

    「好!」秦烈一口應承下來。

    下一刻,一團巨大的碧焰鬼火,從魂獸分身的眉心內漂浮出來。

    這一團碧幽鬼火,倏一閃現,驟然分化萬千。

    數千朵一簇簇的碧綠色火焰。如閃耀在星海的螢火蟲,以驚人的速度,從四面八方飛向那片血霧區。

    那些碧焰火簇,從充斥著一束束未知流光的區域穿過,絲毫不受腐蝕力驚人的流光影響。

    一霎后,數千碧焰鬼火,便輕易越過那些血肉軀體的禁區,漂浮到血霧前方。

    「呼!」

    一簇簇的碧焰鬼火,突然重聚起來,幾秒鐘的時間,又凝為一團。

    這團巨大的碧焰鬼火,猛地湧入那些血霧之中,血霧內一束束碧綠色光芒旋即閃耀出來。

    繆怡姿的軀體,和她的六層魂壇,突然間重新有了聯繫。

    那片奇異的血霧,也在這時刻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散開來。

    「我還能毀去那一扇域界之門!」繆怡姿高呼。

    「不,不用。」來自於秦烈的靈魂之音,突然在她靈魂識海響起,阻止了她下一步的動作,並勸告道:「你立即招呼你的魂壇,繞過那片未知流光充斥的區域,先回到你的本體。」

    繆怡姿一呆,急道:「那一頭巨蜥就要過來了!」

    「沒事,讓他過來好了。」秦烈以靈魂傳訊,旋即催促道:「快一點!」

    繆怡姿一頭霧水,相隔數千米,她驚疑不定地看著那一團巨大的碧焰鬼火,猶豫了一會兒,終乖乖聽話。

    她立即牽引那座六層魂壇。

    只見她那一座可以輕易毀滅域界之門的魂壇,飄忽著,小心翼翼饒過了那一片未知流光充斥的區域,慢悠悠的返回血肉軀體所在的位置。

    她那明熠的眼睛,卻始終看向那一團巨大的碧焰鬼火,不知為何,這時候她突生一個詭異的念頭——似乎那團碧焰鬼火才是真正的秦烈。

    而事實,也的確如此。

    那團碧焰鬼火,才是真正的秦烈分身——九階的魂族族人。

    魂獸,只是魂族族人的寄宿體,就如索姆爾奪舍一具具血肉傀儡一樣。

    而傀儡血身,對魂族族人而已,只是一股助力而已,並不是魂族族人的真正力量的來源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