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爭分奪秒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爭分奪秒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一塊塊碩大的隕石群中,輪迴教的六層魂壇強者柴文和,眼見繆怡姿現身,突地大聲怪叫。

    看他的神情,分明是有些激動過頭,似乎能再見到繆怡姿,乃是一件非常令他愉悅的事情。

    連帶著,他對魂獸的驚懼,像是一下子都減弱了不少。

    秦烈的魂獸分身,留意到了柴文和的神情變化,倒是並不覺得奇怪。

    通過姬堯那些中央世界老一輩武者的講述,他知道這麼多年來,中央世界始終有不少繆怡姿的追求者。

    繆怡姿和陳霖的師傅商牟,曾經是中央世界最為擅長空間秘術的強者,幾乎所有黃金級勢力,都對他們的師傅敬畏有加。

    目前存在靈域的眾多大型空間傳送陣,還有域界之門,絕大多數都出自他們師傅之手。

    繆怡姿還很稚嫩時,便跟隨她師傅在中央世界各大黃金級勢力間走動,她很小時候展現出來的美貌,已經令許多中央世界的武者為之神魂顛倒。

    隨著她慢慢長開,她也變得越來越明艷動人,加上她空間方面的出色天賦,還有她師傅的青睞,在她的年青的時候,也不知有多少的青年才俊為她而瘋狂。

    太陽宮的君天耀,還有眼前的這個柴文和,分明都是她當年的追求者。

    她師傅商牟和秦山一直有著深厚的交情,也是因為如此,她和秦浩從小青梅竹馬,她從小視秦浩為理想的伴侶。所以對其他青睞者都熟視無睹。

    因商牟在中央世界的崇高地位。商牟在的時候,沒人膽敢對她心生歹念。

    後來,商牟在測驗一座域界之門,消失於不知名的域外,再沒有在靈域出現。

    她和陳霖隨後一同來到秦家,受秦家的庇護,也無人膽敢對她有什麼念想。

    當秦家在三百年前被六大勢力逼迫的。從靈域遁離以後,她也鑄造出了六層魂壇。

    憑藉著本身強大的實力,加上精通的恰恰是最為稀罕的空間秘術,還有這些年都在她的私有域界深居簡出,以前那些愛慕她的人物,也只能望洋興嘆。

    直到前段時間,受太陽宮君天耀的邀請,她答應前往泊羅界建立一座域界之門,才終於拋頭露面。

    結果。他們一行人要通過坤寰界轉道,而坤寰界又正好是柴文和執掌。

    柴文和一看到她,當時就有些語無倫次,瞬間就失態了,不顧太陰殿和太陽宮的武者在場,就開始對她諸般糾纏。

    她費了好一番功夫。才從柴文和的糾纏中脫身。對柴文和此人當真是厭惡至極。

    和她的厭惡恰恰想法,當年柴文和在輪迴教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,便驚為天人,從此柴文和便視她為自己的終極夢想。

    因此,柴文和不久前在坤寰界倏一看到她,自然也就失態了。

    這次也是一樣。

    「聽說太陽宮的君天耀死了?哈哈,死的好,死的好啊!」柴文和張嘴大笑,「聽說他死了以後,我可是連著高興了七天!」

    大笑著的時候。他的六層魂壇,內部滋生出許多暗青色的木紋。

    那些木紋如波浪般擴散著,一圈連著一圈,將他的靈魂牢牢的定格在魂壇內,不受魂獸的「噬魂」血脈天賦的牽引。

    柴文和修鍊的靈訣,乃木之靈氣,他的魂壇為青木魂壇。

    六層的青木魂壇,猛一看,如六塊老樹盤堆砌而成,一層層的魂壇上,都布滿了許許多多天然的木紋。

    柴文和端坐於他的六層魂壇上,身下的六層魂壇,每一層都蕩漾著暗青色的木紋。

    那些木紋動蕩著,令他的靈魂如深深扎在木盤內部,秦烈魂獸分身形成的「噬魂」血脈天賦,似乎一點都不能對他造成影響。

    他的眼瞳,在這時候也變成暗青色,眼角絲絲青色電光閃爍著。

    他倏地盯住繆怡姿那一座飛向域界之門的魂壇。

    「嗤嗤!」

    一根根柔韌的蔓藤,游蛇般從他的六層青木魂壇內飛逸出來,突地纏繞向繆怡姿的魂壇。

    「我不會讓你摧毀域界之門的,只要那一頭巨蜥過來,這個暗魂獸也逃脫不掉!」他眼神驟然炙烈,沖繆怡姿說道:「而你,目前已經被六大勢力定為秦家的一份子,只要我能將你擒拿下來,你就會永遠屬於我!」

    話到這裡,柴文和下意識舔了舔嘴唇,似已經口乾舌燥了。

    他眼中流露出來的熾熱瘋狂目光,繆怡姿遠遠看了一眼,竟有些不寒而慄。

    「瘋狗!你就是一頭不折不扣的瘋狗!」繆怡姿被他氣的高聳酥胸微微蕩漾,忍不住就破口大罵起來。

    「嘿嘿!隨便你怎麼說,反正我早已發誓,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得到你!」柴文和臉色猙獰,道:「為了你,我甚至想過偷偷殺了君天耀那個雜碎!」

    繆怡姿一呆,突然吆喝道:「還不快點給我殺了他!」

    她這是沖秦烈怒喝。

    「等那一頭巨蜥過來,這個暗魂獸也逃脫不掉,我知道它還沒有恢復到十階的血脈,它絕對不是那頭巨蜥的對手。」柴文和縱聲大笑,道:「還有,除了那一頭巨蜥以外,六大勢力另外安排了幾個虛空境強者!」

    「區區一頭九階的暗魂獸而已,能掀起什麼樣的風浪?一旦我們到達泊羅界,就可以馬上建立和中央世界連通的域界之門,到了那時,泊羅界還不是分分鐘鍾就被掃蕩一空?秦家的那個小雜種,膽敢殺了裴老二,就應該預料到會引起什麼樣的後果!」

    柴文和一邊叫囂著,一邊吩咐身後那些蜥蜴族的族人,道:「守好域界之門,只要你們多堅持一會兒,你們的始祖就會過來!」

    他講話時,又有一道道綠色的電虹,從他的青木魂壇內飛出。

    那些青色電芒,目標直指蜥蜴族族人駐守的域界之門,似要將繆怡姿散落過來的空間符文,給炸成粉碎,好讓那一頭巨蜥迅速到來。

    「轟隆隆!」

    一塊塊巨大的隕石,隨著秦烈魂獸分身的重擊,都在發生劇烈爆炸。

    因為之前不知道蜥蜴族的意圖,他的這一具魂獸分身,還有繆怡姿的六層魂壇,都潛藏在較遠的位置。

    所以他突然暴露蹤跡,要轟擊那些蜥蜴族族人,還有柴文和的時候,不能瞬息而至。

    不過,他在飛向蜥蜴族這邊的時候,已提前激發了「噬魂」血脈天賦。

    這使得他龐大的魂獸分身,朝著那些蜥蜴族族人而來時,從那些血脈等階較低的蜥蜴族族人的眼瞳中,也飛出了一簇簇的靈魂。

    那些靈魂都受他「噬魂」血脈的牽引。

    「碎滅!」

    此刻,聽到繆怡姿的怒喝,他魂獸分身碧綠色的眼瞳中,驟現一個爆炸的場景。

    「蓬!蓬蓬!」

    突然之間,那些蜥蜴族族人的靈魂,在剛剛飛離他們軀骸以後,就一一爆滅。

    那些爆滅的靈魂之力,似乎受到他靈魂力量的御動,精準無比地刺入從柴文和青木魂壇飛出的青幽電芒上。

    柴文和端坐於六層魂壇上的軀體,禁不住劇烈的抖動起來,臉色變得鐵青。

    與此同時。

    一柄鐮刀狀的白骨巨刃,攜帶著滔天的戾氣,似突然憑空浮現。

    燦燦眩目的金色光幕,從那一柄白骨鐮刀上釋放出來,金色光幕覆蓋之地,所有的生靈血肉,一塊塊巨大的隕石,都在發生驚天動地的爆碎聲。

    「咻咻!」

    更多碎小的金色遊絲,從金色光幕中激射而出,如縮小千倍的白骨鐮刀,突然斬到從柴文和青木魂壇內飛出的蛇形蔓藤上。

    「哧啦!哧啦!哧啦!」

    金色的遊絲,和那些暗青色的蔓藤,似瞬間絞殺在一起,釋放出陣陣可怕的能量波動。

    柴文和悶哼一聲,那些纏繞向繆怡姿魂壇的蛇形蔓藤,被金色遊絲碰觸以後,一根根都停滯了下來。

    他只能眼睜睜看著繆怡姿的魂壇,從他的身旁疾馳而過,呼嘯著轟向域界之門。

    「阻止她!全力阻止那座魂壇!」柴文和沖著蜥蜴族的族人厲喝。

    然而,眾多的蜥蜴族族人,這時候大多數已經在秦烈魂獸分身的「噬魂」血脈天賦之下,化為了一具具沒有靈魂的軀骸。

    他們的靈魂,在剛剛脫離肉身不久以後,已被秦烈給點燃引爆。

    那些靈魂形成的力量,反而被秦烈操控著,將他青木魂壇內飛出的青色閃電,給一一磨滅。

    「我們,我們……」

    一個擁有九階蜥蜴族血脈的乾瘦老者,眼看繆怡姿的魂壇壓迫而來,眼中滿是驚駭之色。

    「你們死也要阻止那座魂壇!」柴文和厲聲尖叫。

    那名蜥蜴族的老者,臉色瞬間變幻了數次,內心似掙扎了一番,然後才喝道:「施展禁術!」

    連他在內,還剩下的四個蜥蜴族的老者,都猛地一咬牙。

    旋即,他們突然咬斷了自己的舌頭,呈四角形坐定,一個個拿著自己還在滴血的半截舌頭,用力的揮舞起來。

    他們所在的區域,突然被蒙蒙血霧覆蓋,繆怡姿的六層魂壇,一入血霧之中,竟忽然失去了蹤跡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