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兩百九十七章 刺穿魂壇!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兩百九十七章 刺穿魂壇!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五彩多姿的珊瑚礁區,靜坐著十來個煉器師,還有更多六大勢力武者。

    此刻,所有人的視線,都隨著裴天明的興奮呼聲,瞬間凝聚到了掠動過來的秦烈身上。

    楊青訝然,同樣立即望向秦烈,對於這個近期勢頭兇猛的年青人,他和附近的那些煉器師也一樣好奇。

    「好久不見!哈哈!真的好久不見啊!」

    裴天明暢快大笑,一邊笑著,他一邊從這片區域走出,站到了那些煉器師身前。

    「當我聽說你還活著的時候,我真的不太相信,因為對你直接下手的人,雖然是韓茜那丫頭,可這件事卻是我和她一起商量計劃的。」

    他笑容燦爛,道:「我其實始終在暗處看著她動手。」

    秦烈眼瞳中寒流涌動,臉色驟然變得陰沉如水,「原來你也是參與者!」

    「當然。」裴天明咧嘴嘿笑,「在你倒地以後,我還親自檢查了你,確定你靈魂隕滅之後,才讓人通知的秦家。」

    他嘖嘖稱奇,又道:「當時,你明明一絲魂力波動都沒有,究竟是怎麼回魂過來的?」

    這番話一出,幾乎是承認了當年是九重天故意格殺了秦烈,從而來挑起他們和秦家的爭鬥,最終六大勢力聯合,逼迫秦家敗退浩瀚域外。

    深海海底,大多數的煉器師和武者,都是六大勢力的人,他們顯然都知道事實真相。

    他們不覺得驚訝。

    然而,也有幾人如楊青一樣。並不是六大勢力的依附者。

    他們當然也聽說過許多關於此事的謠言。可謠言畢竟是謠言,只要當事者不承認,那件事永遠都無法得到證明。

    可現在,裴天明當著他們的面所說的這些話,無疑是證實了謠言的真實性。

    楊青等人眉頭微皺,似乎有些不齒六大勢力的陰損卑鄙,但他們也沒有多說什麼。

    「三百年前。你從我們手中僥倖逃生以後,就應該乖乖縮在你們秦家探索的域外空間,就不應該再想著回來。」裴天明搖了搖頭,一臉的遺憾惋惜,「你看,因為你來到暴亂之地,這片我們曾經遵守古老約定,而不能涉足之地,變成了什麼樣子?」

    「變成了什麼樣?」秦烈道。

    「除了各大異族盤踞的墟地。其餘各個大陸,已經全部被我們主宰。什麼寂滅宗,萬獸山,血煞宗,天器宗,天劍山。現在都歸於我們了。」裴天明滿臉堆笑。說道:「哦,對了,你們炎日島,天滅大陸,還有你們攻下的東夷人領地,自然而然也屬於我們了。」

    秦烈看向那些一一站起的六大勢力武者,道:「我自會幫他們奪回這一切。」

    「你?」裴天明一怔,似顯得有些驚訝,「我承認你和以前相比,的確有了很大的變化。如果不是之前看過你新模樣的畫像,我可能無法第一眼認出你是誰。不過,這些改變對我們六方而言,又有什麼意義?」

    話到這裡,裴天明語氣終於漸漸陰冷下來,「我知道你神族血脈達到了七階,境界也突破到涅槃境了,可是別說你達到涅槃境,就算你突破到虛空境,你個人的力量,又能改變什麼?」

    「單單我們一個九重天,虛空境的武者,便有三十多人!」

    「星辰殿,六道盟,輪迴教,敖家和陸家五方的實力,和我們九重天大致相當,他們也都有如此多的虛空境武者!」

    裴天明頓了一下,嘲諷道:「只是一個你,除非極速突破到域始境,否則無法改變中央世界由我們六大勢力掌控的事實。」

    「而以我來看,你今天的冒然到來,無疑是斬斷了你快速突破的最後一絲希望。」

    「因為我絕對不可能允許你活著離開!」

    他身後那些九重天的武者,臉色冷漠地緩緩上前,也都站到秦烈身前。

    其中一名擁有兩層魂壇的武者,微微鞠身,道:「二爺,一個涅槃境的小武者,不值得您親自動手。」

    「也對。」裴天明眯著眼,淡然一笑,吩咐道:「章臣,我要活的。這小子活著,能逼秦家的老爺子從域外空間的龜殼內出來。或許……連秦浩都可能親臨靈域。」

    他眼中厲光一閃,冷聲道:「我們想秦浩徹底隕寂已經很久了!」

    「明白。」章臣道。

    轉過身來,他一點眉心,兩層水波潺潺的魂壇,倏然間飛逸出來,如兩個重疊的水潭般,往秦烈頭頂罩來。

    「嘩嘩嘩!」

    平靜的海水,因那兩層魂壇的浮現,突然變得湍急洶湧。

    一股來自深海的萬鈞重力,一下子施加到秦烈身上,如大海自發形成的枷鎖。

    精通水靈訣的章臣,兩層魂壇由眾多蘊含水之靈力的珍貴材料淬鍊而出,在深海交戰時,他的魂壇可以輕而易舉調用大海之力,這令他在戰鬥時有著巨大優勢。

    在他來看,不論秦烈多麼的天賦異稟,區區涅槃境的修為和七階的神族血脈,都不可能逃脫來自他魂壇的恐怖壓迫。

    他很放心地御動著魂壇轟向秦烈。

    周圍的裴天明,眼睛看著他對秦烈出手,靈魂意識卻遊盪在更遠處,在密切注意著異常。

    他壓根沒有將秦烈視為威脅。

    在他來看,一定有真正的「老朋友」陪同秦烈而來,他相信當章臣對秦烈痛下殺手時,必然會有「老朋友」出現拯救。

    他笑著和秦烈談話時,其實一直在警惕四周,因為在秦烈現身之前,他的靈魂曾生出不安感。

    他知道,能夠令他靈魂不安的,必然是一個足夠強大的武者!

    秦烈,顯然還遠遠達不到那個級別……

    「會是誰呢?肯定不可能是域始境的傢伙,他們一旦到來,那種龐大的靈魂氣息,會引起中央世界那些老傢伙的注意。」

    「虛空境的話,難道是巴駝子,還是甘大胖子?」

    裴天明暗暗猜測。

    就在此時,章臣的兩層魂壇,已罩向秦烈頭頂。

    秦烈臉色沉靜,突然伸出一隻手,如劍一般刺向章臣的魂壇。

    「不知死活……」章臣冷笑。

    「噗哧!」

    秦烈的那隻手,如捅入一塊豆腐中,竟直接將他那兩層魂壇洞穿。

    「嗷!」

    章臣瞬間發出鬼哭狼嚎的凄厲慘叫,將所有觀望者都給震的耳膜刺痛,彷彿秦烈的那隻手,也洞穿了他們的耳膜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