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兩百九十五章 海底禁咒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兩百九十五章 海底禁咒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魔寵一直都是靈族族人最親密的夥伴,靈族的族人出生后,會根據血脈的屬性來挑選不同的魔寵。

    如果魔寵能夠和主人血脈契合,往往可以為主人提升強大的戰力,幫助主人抗衡強敵。

    因此,不同血脈屬性的靈族族人,挑選的魔寵大都不一樣。

    在魔寵挑選這方面據說有很大的講究。

    作為靈族最關鍵一部分戰力的魔寵,也有不同的等階,等階越高的魔寵,未來成長的空間也會越多。

    秦烈知道,擁有兩種以上血脈屬性的靈族族人,才可以選擇較高等階的魔寵。

    大多數只有一種血脈特性的靈族族人,在魔寵的選擇上,有一定的限制。

    他上次在深淵通道內,體內的八目妖靈血脈,令他隱隱生出一種歸家的奇妙感。

    他當時就覺得八目妖靈可能誕生於深淵通道。

    他還特意詢問了烈焰煬,而烈焰煬也明確表示,的確有生靈種族從深淵通道孕育而出。

    根據烈焰煬的說法,那種奇異的生靈數量極其稀少,似乎被靈族族人給一一捕捉,最終將其變成了魔寵。

    結合他在深淵通道內的感受,他可以確定,烈焰煬所說的那種奇特生靈種族,正是八目妖靈。

    「八目妖靈是我們最高級的魔寵之一!」深藍肯定地重述了一遍。

    秦烈驚喜道:「聽說八目妖靈最初誕生於深淵通道?」

    「似乎如此。」深藍道。

    「那八目妖靈豈不也是惡魔的一種?」秦烈愕然。

    「我也不是特別清楚。」深藍想了想,然後才說道:「我還沒有正式成為靈族的族長。而魔寵又是我們最為核心的秘密。所以我對魔寵的認識沒那麼的深刻。」

    秦烈沉吟了一下,又問:「關於八目妖靈你知道多少?」

    「在八目妖靈的血脈中,蘊含著空間之門的奧妙,它的存在……以前讓我母親可以穿梭於各個域界天地。」深藍認真思量了一番,又道:「你能從本源始界內,凝鍊出一扇星門,將我們一個個送離。是不是也運用了八目妖靈的血脈天賦?」

    秦烈坦然承認,「不錯。」

    「暴亂之地深海的深淵通道,就是因八目妖靈的血脈力量而形成的,那其實是另一個星門——可以連接真正深淵通道的星門。」深藍解釋。

    「星門?」秦烈一怔。

    「嗯,和你血脈天賦形成的星門差不多。只不過,八目妖靈當時凝鍊這個星門時,九階的血脈能量更強,所以令那星門可以存在至今。不過,隨著時間的推移。那星門早晚有一天也會消失。」深藍道。

    秦烈目顯異芒,道:「除了星門以外,八目妖靈還有什麼奇特的血脈天賦?」

    深藍突然調皮地笑了笑,嬌聲道:「我先不告訴你,等你突破到八階血脈,屬於八目妖靈的那一部分血脈。應該會覺醒它的另外一個核心天賦。」

    「另一個核心天賦。」秦烈神情振奮。

    「嗯!你應該會喜歡的!」深藍說道。

    秦烈點了點頭。沒有再追問下去,而是御動著那幽暗光罩,帶著深藍在海底飛馳。

    因咒之始祖施加的天地禁咒,暴亂之地的深海中,並沒有特彆強大的海獸。

    極少數厲害一點的海獸,一感知到秦烈這具魂獸分身的氣息,也都望風而逃。

    這讓他沒有遇到任何的阻礙,得以很輕鬆地,一路電掣向深淵通道。

    「唔!」

    離深淵通道還有百里遠,他突然放緩了速度。眉頭也是微微一皺。

    「怎麼了?」深藍詢問。

    「有強者駐紮在那兒。」秦烈道。

    「很厲害嗎?」深藍一臉憂色,「我還著急回去呢。」

    「應該不會耽誤你。」秦烈搖了搖頭,臉色漸漸陰冷。

    他主身在本源始界,可他的魂獸分身,在大多數時間都呆在泊羅界和寒寂深淵。

    他通過一些途徑,對發生在暴亂之地的一連串事情,其實都知之甚詳。

    他知道六大勢力安排了韓茜等人掃蕩了暴亂之地。

    也知道,六大勢力的強者,已經撕毀了虛空境強者不踏入暴亂之地的古老規則。

    如今的暴亂之地各個大陸上,九大白銀級勢力,其實已名存實亡。

    目前,九重天派遣了後續強者常駐暴亂之地,將五塊大陸一一收入了囊中。

    所有的礦脈,靈田,種種的天地資源,都已歸入九重天名下。

    九大白銀級勢力的低階武者,在這個時期,實際上都淪為了九重天的礦奴。

    他們為了生存不得不妥協。

    奪取了暴亂之地的九重天強者,除了對墟地沒有輕舉妄動以外,還在四處搜尋著和泊羅界連通的域界之門。

    一些對深淵通道有著濃厚興趣的強者,也從中央世界特意趕來,似乎將那深淵通道仔仔細細勘察了無數遍。

    時間過去了那麼久,秦烈本以為那些六大勢力的來人,應該從深淵通道處撤離了。

    他萬萬沒有預料到,時隔這麼久,依然還有人駐紮在深淵通道的附近。

    「那些傢伙……究竟想要幹什麼?」秦烈喃喃道。

    罩住他和深藍的幽暗光幕,漸漸變得愈發黯淡無光,他和深藍的氣息也被徹底遮掩。

    如隱形一樣,一簇幽暗的光幕遊盪在深海,逐漸逼近目的地。

    半響后,一片五顏六色的珊瑚礁從遠方浮現,美麗多姿的珊瑚中,一道道頂著光盾的身影無比的顯眼清晰。

    那些顯然便是駐紮此地的強者。

    就在那些珊瑚礁之中,不時突顯出一束束絢爛的光線,那些光線縱橫交錯,密密麻麻地充斥在海底。

    「咦!」只是粗略看了一眼,秦烈便驚呼起來,道:「原來是咒之始祖施加的禁咒!」

    「真是奇妙啊。」

    「咒之始祖已隕滅了萬年,可他構建出來的禁咒,竟依然封鎖鎮壓著深淵通道。」

    「這些密咒蘊含著陣圖的奧妙,一旦破解了,對我們的煉器之道會有著難以估量的提升!」

    「哎,我已經在這裡呆了三年了,還是沒有一點頭緒啊。」

    幾個分屬於六大勢力的煉器師,分坐於海底,不時交流一番,都頗為感慨驚嘆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