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兩百九十一章 分道揚鑣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兩百九十一章 分道揚鑣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秦烈擁有八目妖靈血脈一事,連凌語詩都不甚清楚,她只知道秦烈可以開啟各類星門。

    極炎深淵和寒寂深淵,都有秦烈的魂奴存在,所以她知道秦烈能藉此洞開星門。

    自然而然地,有庄靜在的泊羅界,也能被秦烈連通起來。

    泊羅界,從嚴格意義上來說,也算是靈域的域界。

    可這些都是秦烈的秘密,一個靈族的超級靈種,竟然會對秦烈的事情那麼的清楚,這由不得凌語詩不驚訝。

    她因此懷疑深藍的身份也是正常。

    「你知不知道發生在暴亂之地東夷人海域的事情?就是……那個八目妖靈?」

    突然間,深藍以靈魂傳遞一縷訊念,直達凌語詩的靈魂識海。

    凌語詩一驚,紫眸綻出異芒,道:「你……」

    相隔千米,深藍輕輕點頭,以魂念道:「我是被塞納帶離的那個女嬰。」

    凌語詩身子一震。

    「我的體內,流淌著一部分秦烈的血脈,我和他有血緣關係。真要追溯起來,他……算是我的半個父親。」深藍解釋。

    凌語詩明眸中奇光閃耀,她似愣了一會兒,才理清秦烈和深藍間的複雜關係。

    深藍對她的一番解釋,都是以靈魂交流,兩女又都是擅長靈魂奧妙的武者,所以她們的溝通連斯坦卡都無法解析洞察。

    「我身份太敏感,不能冒然在深淵現身。另外……我也想回一趟靈域。」深藍又道。

    凌語詩沉默半響。道:「我希望你不是在靈域建立空間之門,然後在不久的將來,引眾多靈族強者到來。」

    「我不會那麼做的。」深藍承諾。

    凌語詩深深看了她一眼,以魂念道:「好自為之吧。」

    隨後,她和凌峰等人,藉助那一扇沒有閉合的星門,踏入了寒寂深淵。

    「沙列。斯坦卡,你們也去寒寂深淵吧。」深藍回過頭來,終於開口講話,「仙娜,你也領著剩下的族人去寒寂深淵,再通過那一層的深淵通道回去。」

    「小主人!你呢?你怎麼辦?」仙娜急道。

    「我要是出現在寒寂深淵,一定會惹來大麻煩的,我必須通過別的方式離開。」深藍一臉的無奈,「那些深淵大領主一個個都不好惹。他們必然會挾持我,用我來要挾我族。但如果只是你們,他們……不會有什麼興趣的。」

    仙娜仔細一想,也意味過來,苦澀道:「確是如此。可是……你怎麼回來呢?我們返回族內以後,又怎麼向族老們交代?」

    「實話實說就好了。」深藍道。

    「我們先走一步了。」沙列吆喝道。

    隨著秦烈和那一塊晶面的融合。這個本源始界每一秒都在發生著變化。而且逐漸變得不穩定。

    沙列感覺到,如果繼續逗留本源始界,可能會遭受一些意外。

    「大家先去寒寂深淵!」斯坦卡也喝道。

    在他倆的吆喝之下,骨族和羽族的族人,匆匆聚集向那一扇星門。

    那一扇星門,也主動遊盪過來,似在迎接他們。

    他們馬上明白秦烈在融合本源晶面之時,另外分出了一部分魂念,在控制著星門。

    「走!」

    骨族和羽族的剩餘族人,在星門湊上來以後。一一飛入其中。

    仙娜和那些靈族族人,在深藍的勸說之下,也最終踏入星門。

    等他們全部消失以後,深藍看向秦烈,向這片天地散逸自己的心念。

    她知道,隨著秦烈和本源晶面的逐步融合,這個天地所有的一切,都漸漸處在了秦烈的感知中。

    她相信她散發的心念,秦烈一定能感知到,知道她想要什麼。

    果不其然。

    她剛剛將自己的心神意念釋放出來,那飄忽到她身旁的星門,又再一次發生了變化。

    星門光幕濺射著,重新糅合,緩緩衍變著。

    不久后,一扇重新整合后的星門,就在她面前凝結出來。

    「去吧……」

    整個天地,此刻突然散發出秦烈的意志,都似響起了他的勸離之音。

    深藍明眸一亮,馬上知道秦烈和本源晶面的融合,又往前了一步。

    「我先走了。」

    她抿嘴一笑,旋即如一朵幽藍色花兒,忽然在星門內隱沒。

    也在此時,秦烈知道整個本源始界,已再沒有別的生命存在。

    那一扇星門也最終緩緩閉合。

    他開始封閉秘境天地,在這個私有的域界空間內,熔煉本源晶面為魂壇。

    他知道煉化的過程可能會耗費一些時日。

    ……

    黑暗深淵。

    昏黑的天空中,數十個神族的血脈強者,靜靜懸浮天空。

    他們分屬於五大家族。

    只見在黑暗深淵閃現的巨大漩渦,逐漸的縮小,最終隱為一點而消失。

    那漩渦……正是通往本源始界的入口。

    此刻,這個通往本源始界的入口徹底消失,而神族的各大血脈強者,以龐大的神力進行感知,卻沒有發覺任何的奇異之處。

    遠方的黑暗中,黑暗深淵的惡魔大領主,似也在密切關注此地。

    在那入口不見以後,這一層的惡魔大領主,在震驚之下,也將消息釋放出去。

    於是,派遣血脈後裔踏入本源始界的各個深淵層面的領主,都迅速得知了消息——本源始界已經閉合!

    本源始界閉合,那些踏入其中的各族七階血脈戰士,卻沒有一個走出來。

    各族的強者,都因為此事而擔憂起來,都釋放出恐怖滔天的靈魂波動。掃蕩在黑暗深淵。

    他們試圖從黑暗深淵一些未知的角落。重新找到本源始界的入口,亦或者……將那些被他們給送入其中的後裔找回來。

    一時間,在黑暗深淵各個區域,都突然湧入了令低階惡魔和神族黑暗家族族人驚顫的恐怖氣息。

    各大層面的惡魔大領主,以靈魂降臨,形成震蕩天地的靈魂風暴,肆虐著黑暗深淵。

    其中。不少有宿仇的惡魔大領主,更是在靈魂交匯以後,爆發了激烈衝突。

    黑暗深淵,一些地方的崇山峻岭,會莫名其妙地爆炸崩滅。

    黑魆魆的海洋,會猛地掀起巨浪,將活動在上面的惡魔給絞殺成粉碎。

    未知的黑暗森林,在靈魂風暴的掃蕩之下,如被颶風蹂躪過。滿目瘡痍。

    很多在黑暗家族的屠殺下,而倖存下來的惡魔,遭受了無妄之災,死的莫名其妙。

    守在本源始界入口的神族各大家族強者,都感受到了那些惡魔大領主的暴躁降臨,他們不得不嚴厲約束族人。不允許他們離開他們的駐紮區。

    他們聯合起來。釋放出強大的靈魂防線,將他們族人所在地給封鎖起來。

    他們以此來阻止各大深淵層面惡魔大領主的暴走。

    因本源始界入口的消失,許多惡魔大領主發狂一般,靈魂在黑暗深淵四處遊盪。

    整個黑暗深淵的生靈都被迫進入了一個更加黑暗的時期。

    ……

    寒寂深淵。

    伊諾絲的血脈源頭,這一層深淵的惡魔大領主,也以靈魂降臨黑暗深淵,也在遊盪著,試圖將伊諾絲找出來。

    然而,當一扇星門在寒寂深淵浮現,當伊諾絲通過星門歸來以後。身為寒寂深淵大領主的他,第一時間就感應到伊諾絲的存在。

    而這時,各大深淵層面的惡魔大領主,已經在黑暗深淵肆虐了一陣子。

    事實上,從秦烈的「通天」古陣圖和本源晶面建立聯繫起,在黑暗深淵顯現的秘境入口,便徹底的消失不見。

    伊諾絲返回寒寂深淵時,這一層的惡魔大領主,靈魂在黑暗深淵已逗留了一陣子。

    別的層面的惡魔大領主也是如此。

    「這是……卡達克的領地?」

    伊諾絲一過來,只是望了一眼天空,就知道此地為外來者卡達克的統領之地。

    卡達克則是秦烈魂獸分身的名字。

    一根根冰柱中,以柯蒂斯為首的魂奴,睜大眼,看著突然冒出的一群高階惡魔,也是忽然呆住。

    迪迦等高階惡魔,一過來,看到皆為虛空境的柯蒂斯,也都悚然變色。

    「咦!是你們!」

    屍之始祖苗風天,看到後來出現的凌萱萱以後,又驚叫起來。

    「你們認識?」伊諾絲奇道。

    「我們本來就是從寒寂深淵踏入本源始界的。」凌萱萱說道。

    「啊!」伊諾絲大叫。

    也在此刻,凌語詩也從星門內走出,她看了一眼迪迦,又望向驚訝萬分的伊諾絲,淡然道:「我們是被九幽煉獄的惡魔君主,從寒寂深淵這一層,給送入的本源始界。」

    「難怪你們認識那個秦烈!」伊諾絲幡然醒悟。

    「凌小姐,這些高階惡魔怎麼處理?」苗風天陰惻惻地說道。

    「你是華藏的繼任者吧?」從星門內過來的沙列,看著周邊冰柱內冰凍的惡魔屍奴,一下子反應了過來。

    苗風天一回頭,看了沙列一眼,馬上想起秦烈魂獸分身的那番話,「骨族?」

    「不錯。」沙列點頭。

    「誰能告訴我,這他媽的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」迪迦嚷嚷道。

    他堅信從九幽煉獄而來的「凌姐」,竟然來自於寒寂深淵,而且和這裡的人明顯熟識,這讓他完全錯亂了。

    更令他意外的是,同樣從寒寂深淵過來的伊諾絲,居然不認得凌語詩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