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兩百九十章 散場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兩百九十章 散場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秦烈靜坐於本源晶面上,心神一片空靈,臉色安詳。

    一絲絲的魂力,猶如涓涓細流,從他的魂湖飛逸到那一塊身下的晶面。

    他的魂湖漸漸乾涸……

    其間,他不但沒有絲毫的恐懼,眼睛還神光燦燦,嘴角也噙著一絲笑意。

    涅槃境往不滅境的進階,最為根本的一點,便是魂壇取代魂湖!

    此刻,他魂湖內的絲絲魂力,一一融入身下的那一塊本源晶面,似預示著魂壇的逐步凝成。

    他對雷電、寒冰、大地、血靈訣的靈力法決的認識,對種種力量的感悟,似化為他所看不透的天地脈絡,已烙印在本源晶面。

    與此同時,一種和身下晶面融為一體的奇妙感,也漸漸浮上了心頭。

    一個心神念頭倏然一動。

    「呼!」

    那一塊晶瑩透亮的奇異晶面,突地從他身下飛起,就在他胸口不斷收縮著。

    數秒后,蓮台般大小的晶面,變得只有指甲蓋一般大。

    一束白灼光芒閃過,那一塊縮小了不知多少倍的本源晶面,從他眉心鎮魂珠底下皮肉內,直達他腦海。

    小小的晶面,一瞬后,浮現於他的靈魂識海。

    「哧啦!」

    電閃雷鳴之間,那一塊小小的本源晶面,又在迅速變大。

   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,指甲蓋大小的本源晶面,在秦烈的靈魂識海之中。又變成千畝巨大。

    巨大的本源晶面。懸浮於靈魂識海中,內部滋生出無數奇妙。

    不等秦烈反應過來,他本沉落於魂湖的真魂,受到那一塊巨大晶面的強烈吸引,猛地融入晶面中。

    真魂一入那塊晶面,烙印在內部的種種力量奧義,滲透進來的魂力。立即和他的真魂建立了直接的聯繫。

    他突生一種靈魂依然還在魂湖內的安逸舒適感。

    蒼茫的靈魂識海內,不時有雷霆電芒閃過,那塊巨大的晶面,在秦烈的真魂入駐以後,開始正式向魂壇發生著蛻變。

    以本源晶面為基礎的魂壇,加上秦烈的「通天」古圖,各類力量靈訣奧義,魂力和真魂的融合,正逐步成形。

    沉落於晶面的他的真魂。也隱隱生出和本源始界融為一體,感覺這片天地乃是一個放大無數倍「炎界」的奇妙感受。

    似乎,只要以本源晶面為主體的魂壇,一旦成功鑄造,他就能成為這個始界的唯一神祗!

    他血液內來自於八目妖靈的血脈,蠢蠢欲動。像是已可以和外界建立聯繫。

    他的主魂。和魂獸分身的靈魂聯繫,也似乎再也不受任何的阻礙。

    一種天地都在掌控之中的奇妙感受,漸漸地,從他魂壇內的真魂內滋生。

    「嗤嗤!嗤嗤!」

    他頭頂之上,一道道電芒糾纏著,不時湧出空間波動。

    似乎有一扇空間之門,將會隨著他的心神變動,而慢慢凝鍊。

    神族,惡魔,還有靈族、骨族、羽族族人。都驚異的看著他。

    就在此時,賽多利斯家族那邊的眾多族人,突然發出凄厲的長嚎。

    迪迦,深藍,還有凌語詩、乾煋等人的視線,在那聲聲怪嘯之下,都從秦烈身上聚集到賽多利斯家族。

    只見那些本就必死的賽多利斯家族的族人,眼瞳之中,都浮現出一簇簇綠色鬼火。

    索姆爾的眼角,一縷縷碧綠色的魂線,如濕滑細長的毒蛇蠕動著,似在抽離著靈魂。

    那些賽多利斯的族人,眼眶深陷,眸中的神采一點點消失。

    他們抱著頭痛嚎,卻無力阻止什麼。

    他們死死盯著奧克坦。

    奧克坦轉過身,背對著他們,以血脈力量在他自己的胸口,釋放出狂暴的空間之力。

    一個米粒大小的黑點,隨著他血脈能量的御動,慢慢的成形。

    他身旁的空間,似在急劇的塌陷,各類的力量,似都被那漆黑小點吸引。

    「死亡黑洞!」仙娜驚叫道。

    「呼!」

    索姆爾的靈魂,化為一團碧綠色靈魂火焰,從他寄宿的軀骸內飛離。

    眾多賽多利斯家族族人的精魂,被他硬生生牽引出來,如一個個螢火蟲般,紛紛撲入奧克坦凝鍊的死亡黑洞。

    奧克坦猛地抬頭,死死盯著深藍看了一眼,又以仇視的目光瞪了一眼秦烈,旋即化為一束流光,一頭鑽入那不斷脹大的死亡黑洞。

    索姆爾那碧綠色的靈魂火焰,在奧克坦之後,也閃入了黑洞中。

    詭異的黑洞,蠕動著,瘋狂吸收著附近的各類力量,內部彷彿傳來了驚天動地的爆炸。

    那死亡黑洞消失之前,還從中傳來奧克坦的慘叫,還有索姆爾的靈魂悲鳴之音。

    似乎,被死亡黑洞吞沒以後,他們在裡面也遭受了莫大的重創。

    「蓬!」

    那黑洞突然化為虛無。

    「他……這是自殺么?」羽族的斯坦卡,愣了一下,茫然道:「膨脹后的死亡黑洞,一旦爆炸,瞬間形成的毀滅性力量,足以碾碎一切生靈。別說是他們了,就連九階和十階的血脈戰士,也未必就能存活下來。」

    「奧克坦這是瘋了吧?」仙娜也附和道。

    「看來是求死。」沙列冷笑道。

    「不對。」深藍輕輕搖頭,說道:「索姆爾在黑洞爆炸之前,似藉助於眾多賽多利斯家族族人的精魂,帶著奧克坦墜入了不知名的空間縫隙。他們或許會在未被探索到的空間亂流內,流浪一陣子,不過……他們還有一線存活下來的希望。」

    此言一出,仙娜等人都大吃一驚。

    「什麼?這樣還有可能活下來?」斯坦卡面色沉重。

    「的確有可能的。」深藍道。

    沙列冷哼一聲,說道:「他試圖謀害你,只要你活著出去,他就算逃生了,也避不開你們靈族各大家族的追殺吧?」

    「他們對小主人的動手,乃是背叛整個靈族,賽多利斯家族必須被滅族!」仙娜厲喝道。

    「賽多利斯家族一定會被剷除!」其餘靈族族人也齊喝道。

    「嗤嗤!」

    一道道的電芒,閃爍著,漸漸凝為一團。

    電芒變幻著,化為一扇光芒熠熠的星門,星門出現於乾煋身旁。

    乾煋一驚后,下意識看向秦烈,卻發現秦烈雙眼依然緊閉著。

    「是極炎深淵!」流漾歡呼道。

    乾煋看了一眼星門,馬上意會過來,他臉色有些複雜,說道:「秦烈這是要我們離開。」

    「我明白。」流漾輕嘆一聲。

    「走吧,繼續呆下去沒有什麼意義。」明煦淡淡道。

    剩餘的那些神族族人,紛紛站起,攙扶著蒼曄和浩桀,在明煦和乾煋的指引下,一一踏入那洞開的星門。

    不久后,這些神族的族人,已經一個不剩。

    那一扇出現於他們位置的星門,內部光爍變幻著,又挪移到迪迦和凌家族人旁邊。

    伊諾絲瞄了一眼,突然喝道:「寒寂深淵!」

    此時,凌語詩從本源深海邊沿行來,看了星門一眼,發現另一邊聳立著的根根冰柱,也反應過來。

    她沉吟了一下,說道:「想要活著離開,都去寒寂深淵,然後通過寒寂深淵轉道其它的層面。」

    「只能這樣了。」迪迦苦笑。

    在他和凌語詩的吩咐下,還存活下來的深淵惡魔,一個個垂頭喪氣,接連踏入了那一扇為他們特意打開的星門。

    不久后,這些高階惡魔,也都接連消失。

    「姐姐,我們呢?」凌萱萱詢問。

    「我們也離開。秦烈可能需要很長一段時間,才能徹底煉化本源晶面為魂壇,這期間,本源始界不知道會發生怎樣的變化。」凌語詩道。

    「哦,明白了。」凌萱萱點頭。

    「你們也先去寒寂深淵吧。」凌語詩突然看向深藍那邊,說道:「他只能連接寒寂深淵和極炎深淵,其它的域外天地,他沒法給你們實現。」

    「不,我們不去寒寂深淵。」深藍沖著凌語詩笑了笑,說道:「我知道,他還能給我們尋覓一個地方。」

    「什麼地方?」凌語詩訝然。

    「靈域。」深藍說道。

    凌語詩一震,道:「你究竟是誰?!」

    「你以後問他就行了。」深藍想了一下,認真地說道:「我的身份有點敏感,不論是極炎深淵還是寒寂深淵,我都擔心那裡的惡魔大領主找我麻煩。」

    身為靈族的超級靈種,她要是冒然在寒寂深淵現身,給伊諾絲一說,寒寂深淵的大領主恐怕會馬上有動作。

    這會讓她無法從寒寂深淵的深淵通道返回靈族。

    她不得不萬分謹慎。

    ……

    ps:恢復正常更新~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