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兩百八十九章 第一層魂壇!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兩百八十九章 第一層魂壇!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不論是靈域的靈氣,還是深淵的魔氣,亦或者幽冥界的冥魔氣,歸根結底都是天地間的能量。

    不同屬性的天地氣息,其實,都只是不同類型的能量形態而已。

    有時候,不同類型的能量,可以通過一些特別的方式相互轉化。

    以前幽冥界的角魔族、鬼目族族人,活動於靈域時,通過魔甲蟲的存在,就可以將靈域的靈氣變化為冥魔氣。

    同樣的,凈魔蘭草的存在,也可以將冥魔氣化為天地靈氣。

    這意味著不同的天地氣息,都存在著互通性,都能通過一定的方式變幻。

    此刻,在本源始界中,也在進行著天地氣息的改變。

    從本源深海內蒸騰出來的濃烈深淵魔氣,一大部分升入高空,慢慢衍變著,醞釀著雷霆閃電。

    陣陣酷厲的寒流涌動著,似也由深淵魔氣變幻而成。

    大地深處,重力場的突變,從地心隱隱傳來的波動,能量之源頭,似乎同樣為深淵魔氣。

    液態化的深淵魔氣,蒸騰成濃霧四溢時,又通過那一塊本源晶面的引導,開始在本源始界發生著變化。

    天空中時而有閃電掠過,有暴雷的轟鳴之意,有冷厲的寒風……

    端坐於本源深海旁邊,都在恢復血脈力量的各族七階的精英,全部都覺察到秘境的奇妙變化。

    對本源始界有著深刻認識的那些人,都知道本源始界的奇變。皆因秦烈對那一塊晶面施加的影響。

    他們知道秦烈在逐步融合本源晶面。

    當他們下意識看向秦烈時。也發現懸浮於本源深海上的秦烈,身上電閃雷鳴,不時有冰瑩的寒光從身上掠過,還有濃烈的血腥氣味。

    而那一幅血腥巨大的「通天」古圖,則是徹底沉落於本源深海,已再沒有動靜。

    「索姆爾,你說他在融合本源晶面時。同樣會遇到困難?」奧克坦突然皺眉道。

    「不錯。」索姆爾點頭。

    「我怎麼沒有看出任何危險的跡象?」奧克坦陰沉著臉。

    「或許……還沒有到時間。」索姆爾回應。

    奧克坦眼中閃爍著異芒,「他從你們魂族大皇子手中得到的那樣東西,究竟是什麼?還有,我們難道真的就沒有一點辦法,來阻止他融合本源晶面?」

    「我說過那件東西是我魂族的聖器,除此之外,我不能透露更多。」索姆爾綠幽幽的眼瞳,滿是冰寒陰毒之色,「在他和本源晶面融合的過程中。任何針對他的攻擊,都會導致毀滅性的報復!這種報復,乃本源始界自然而然地形成,我們這些外來者無人可以抵禦!你要是不相信,你盡可試試,我絕不會阻攔你。」

    「不是不信。我之前也試過。我們已經死了不少的族人。我只是,只是……」奧克坦咬著牙,臉色猙獰,「我只是不甘心!」

    「我也沒有預料到我族的那一件聖器會在他手中。」索姆爾嘆息。

    「如果,如果他和本源晶面融合了,我們是否真的沒有一絲逃生的希望?」奧克坦沉聲道。

    索姆爾沒有立即答話,他沉默了下來,似在考慮所有可能存在的方法。

    許久許久之後,索姆爾道:「如果你我現在放棄,在他還沒有徹底融合本源晶面之前離開。還有一線生機。」

    頓了一下,他又補充道:「這一線生機,僅限於你我兩人,而代價則是……」

    「代價是什麼?」奧克坦低喝。

    索姆爾陰惻惻的目光,落在那些賽多利斯家族的族人身上,垂著頭,幽幽道:「我需要活魂為祭品,才能在你空間血脈能量製造的死亡黑洞內,為我們兩個找到離開的方向。」

    「以我族人的靈魂寂滅為代價?!」奧克坦暴躁道。

    索姆爾緩緩點頭,「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方法。而且,還必須要趁早才行,一旦他和本源晶面成功融合,這個始界的空間規則也將因他而改變,到時連這個唯一的方法也將行之不通。」

    「你不是說他在融合過程中,會遇到危險嗎?」奧克坦壓抑著怒氣說。

    「可能會有危險,但這個秘境已經在因他而發生變化了,我懷疑……他可能已經渡過那個危險了。」索姆爾嘆了一口氣,道:「我族那個聖器,應該徹底和他融合了。真要是那樣的話,這秘境發生的危險,會被那件聖器給控制住,會讓他安然渡過……」

    「這麼說我們的希望已經很渺茫了?」奧克坦深吸一口氣。

    索姆爾再次點頭,然後道:「如果你可以早點返回賽多利斯家族去準備,在靈族各大家族對付你們之前,從靈族所在的各大域界退離,或許你們家族還有保存下來的可能。」

    奧克坦轟然一震。

    也在此刻,從本源深海內,慢慢浮升出一塊巨大無比的璀璨晶面。

    那璀璨奪目的晶面,有千畝地大小,晶瑩透亮,閃爍著純粹的光芒。

    晶面內,那一幅「通天」古圖,似乎已完全消失在裡面。

    許許多多雷電花紋圖案,寒冰意境流線,還有大地脈絡,種種的血脈波動,反而從那一塊晶面內不時浮現。

    「本源晶面!」

    這一塊,各族的血脈戰士,都駭然失色,禁不住尖叫起來。

    所有人的視線都紛紛集中在那塊巨大晶面上。

    在一束束的注目之光中,那一塊巨大的晶面,慢慢浮到秦烈的身下。

    奇大無比的晶面,開始急劇縮小,只是短短時間,就變成蓮台一般的大小。

    秦烈整個人端坐其上,來自於他身上的雷電,冰瑩寒光,血之靈力,還有大地之力,包括魂絲,則是一一滲透在那塊晶面中。

    猛一看,秦烈如一棵樹,那晶面則是他的根莖。

    「這是……築造出的一層魂壇?」

    凌峰愣了愣,突然反應過來,下意識輕呼道。

    此言一出,凌萱萱和高宇等人,也都身形一震。

    那晶瑩透露的晶面,蓮台般托浮著秦烈,豈不正是靈域那些魂壇境強者特有的架勢?

    這一幕場景,分明就是秦烈以某種秘術,硬生生將本源晶面給煉成了他的第一層魂壇。

    此刻的秦烈,似一步登天,直達不滅境初期,還築造出了魂壇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