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兩百八十五章 逐步蠶食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兩百八十五章 逐步蠶食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終年無波的本源深海,逐漸變得洶湧暴躁,濃稠如墨汁的深紫色深淵魔氣,不斷地蒸發出來,以浮動的流雲,一一飄往秦烈。

    那一幅越來越巨大的神秘古圖,彷彿變成了一塊不斷吸收深淵魔氣的海綿,以一種令人覺得瘋狂的速度,吞沒著恐怖的魔氣。

    本源深海,似被烈日烘烤了好一陣子,竟然在逐漸變淺。

    以秦烈為中心,來自於古陣圖的奇異紫紅色光幕,依然一圈圈蕩漾開來。

    那圈圈的紫色光幕,似潛藏著能碾碎一切實體和靈魂的可怖力量,慢慢往更為廣闊的範圍蔓延。

    臨近秦烈,還在進行著靈魂爭奪戰的凌語詩和索姆爾,從靈魂深處泛起一種驚悚感。

    凌語詩紫眸內,碧綠色鬼火,突地快速閃爍著。

    她發現來自於索姆爾的靈魂意志,在這個時刻,似乎主動減弱了下來。

    她猛地看向秦烈。

    一圈紫紅色光幕,像是絞殺一切生靈的風暴,強猛地衝擊過來。

    她本能地感受到恐懼。

    她沒有趁索姆爾的靈魂鬆懈,對索姆爾的一團團魂魄進行轟擊,而是果斷地閃掠著,化為一道道紫色虹芒,立即遠離了那一圈紫紅色的光幕。

    她剛剛遠離那些光幕,索姆爾堅韌的靈魂掌控力,又倏然變得兇猛凌厲。

    她立即明白過來,索姆爾……也懼怕那衝擊過來的紫紅色光圈。

    另一邊,怒聲咆哮著的奧克坦。也停止和深藍交戰。

    來自於「通天」古陣圖上動蕩的紫紅色光圈。同樣朝著他們交戰的方位蔓延而來,從那光圈上傳來的詭異波動,似能碾碎一切生靈。

    奧克坦同樣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。

    他中止和深藍的血戰,動用空間血脈力量,直接瞬移離開。

    深藍愣了一下,發現奧克坦辛辛苦苦凝結的「死亡黑洞」,竟然已崩滅。

    「唔!」

    驚呼一聲后。她也暗暗變色,同樣以空間之力帶動身子,突然憑空消失。

    本源深海附近,那些收到奧克坦的命令,以各式靈器轟殺秦烈的賽多利斯家族的族人,都跪在地上,大口大口的吐血。

    在他們身旁,散落著一地靈器碎片,他們依附在上面的魂念、血脈。都被徹底的湮滅。

    這導致他們紛紛遭受反噬。

    他們一個個駭然看向天空。

    這時候,奧克坦早已遠離秦烈所在的天空,而且似乎連在天上逗留都不敢。

    他如一束流星猛地墜落下來。

    「少爺!」一名賽多利斯家族的族人輕喝。

    奧克坦臉色鐵青,他的視線從深藍的身上挪開,而是落在天上的秦烈,還有那一幅巨大且醒目的古陣圖上。

    「不用繼續對他出手了。」奧克坦忽然頹喪道。

    那些賽多利斯家族的族人一驚。

    也在此時。凌語詩也從天空落下。落在迪迦等人身旁。

    她美眸中一點點碧綠色的鬼火,還在閃爍著,那顯然是屬於索姆爾不甘心的魂光。

    嬌小的深藍,這時候,也化為一束光芒,在仙娜和斯坦卡身旁落定。

    她也昂首看向天空。

    突然間,圍繞在本源深海的各族血脈戰士,都發現在本源深海的上方,已充斥了一圈圈紫紅色光幕。

    那些從「通天」古圖中動蕩開來的紫紅色光幕,蔓延向天空各個角落以後。似乎再也沒有消散。

    相反,更多的紫紅色光幕,還在持續從那古圖內動蕩開來。

    這使得本源深海上方的天空,形成了一層層紫紅色的光幕,那些光幕像雲團,又似奇異的結界壁障,充滿了天空。

    本來懸浮空中的深藍、奧克坦,凌語詩,感覺到那些紫紅色光幕的恐怖之處,才主動落下。

    如此一來,整個本源深海的天上,除了秦烈以外,已經再沒有別的生靈可以存在。

    最最令人驚奇的是,當那些紫紅色光幕,填滿了天空以後,那些嘗試以靈魂探索本源深海的各族血脈強者,都發現靈魂已無法滲透本源深海的海面。

    羽族的斯坦卡,望向本源深海一眼,無奈的搖頭嘆息一聲。

    他似乎已徹底放棄了奪取本源晶面。

    因諸多賽多利斯家族的族人,被索姆爾要求擊殺秦烈,反而被迅速斬滅乾淨,這使得賽多利斯家族的族人,對神族、惡魔、骨族、羽族已沒有壓倒性的優勢。

    當他們注意到天空異常,還有本源深海的變化,知道秦烈通過某種他們不知的方法,已率先和本源晶面達成聯繫以後,他們甚至放棄了繼續追殺各族族人。

    他們的注意力都落在了天空上的秦烈,和那一幅不知名的奇異古陣圖上。

    而奧克坦也沒有指使他們繼續動手。

    各族族人,散落在本源深海附近,看著涌動著的本源深海,蒸發的深淵魔氣,暢飲深淵魔氣的那一幅古陣圖,都臉色深沉。

    「嗷嚎!」

    嗜血家族的浩桀,突地瘋狂咆哮,那一塊懸浮他頭頂的血肉豐碑,釋放出驚天動地的血肉氣息。

    由他釋放出去的那一個赤紅色骷髏頭,陡然從本源深海內飛逸出來,那骷髏頭的眼眶了,跳躍著的靈魂火焰,似極其的恐懼。

    骷髏頭衝出本源深海,卻撞擊在那一層層的紫紅色光幕上,左突右撞,似要飛離。

    「砰!砰!」

    那骷髏頭一次次的衝擊猛撞,光滑如紅玉的骷髏頭頭骨表層,出現了細密的裂紋。

    與此同時,來自於明煦和蒼曄的靈魂波動,也從本源深海內飛出。

    明煦和蒼曄的靈魂,似乎受到了驚嚇,要從本源深海表面上掙脫。

    他們端坐在本源深海的軀體,此刻在劇烈的抽搐著,嘴角泛出了血跡。

    他們和浩桀那骷髏頭一樣,似乎也想要從本源深海逃離,不欲再多待一刻。

    這三個神族的血脈強者,在各族血戰之時,都以奇異的秘術,將靈魂探索到本源深海。

    他們承載著乾煋、玄珞等人的希望,本來最有希望奪取本源晶面,得到這秘境的主宰權。

    然而,當那些紫紅色光幕,充滿了本源深海天空以後,他們便惶恐地試圖將靈魂回歸軀體。

    可是那些紫紅色光幕的存在,硬生生地阻止著他們的魂念歸位,讓他們的靈魂和軀體無法立即融為一體。

    他們軀體在顫慄,似在經歷著大恐怖,靈魂在紫紅色光幕之下,瘋狂的掙扎著,卻顯得越來越無力。

    那浩桀釋放的骷髏頭,碰撞著紫紅色光幕,碎裂的痕迹逐漸增多,似要馬上爆裂。

    浩桀的眉心和眼角,不知不覺間,也開始滲出了鮮血。

    這一刻浩桀的模樣顯得極其凄慘可怖。

    在玄珞和乾煋等人的眼中,浩桀的腦袋,似乎在下一刻就會和那骷髏頭一樣爆炸開來。

    他們都突然恐懼萬分。

    隨後,他們注意到明煦和蒼曄的諸多魂念,就在紫紅色光幕之下,本源深海之上的那一片空間,凝聚成靈魂幽影。

    明煦和蒼曄的魂影,扭曲著,蠕動著,發出了他們感知不到的呼喊。

    那陣陣呼喊的目標,赫然就是血腥古陣圖之下的秦烈。

    就連擅長靈魂秘術的凌語詩,深藍和斯坦卡,也都聽不到他們的靈魂呼喊之意。

    可是,不需要聽懂靈魂呼喊的具體聲音,任何人,單單從那兩團靈魂幽影的急切和哀求,便知道他們靈魂呼喊的大體含義。

    他們似在請求秦烈高抬貴手……

    明煦和蒼曄的魂影,不斷的呼喊哀求,只是希望能從紫紅色光幕的封鎖下離開本源深海。

    他們分明放棄了對本源晶面的爭奪。

    「他……他們,竟然是在祈求秦烈網開一面。」乾煋臉色古怪至極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