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兩百七十六章 已不再是自己人……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兩百七十六章 已不再是自己人……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一束束紫色魂絲,閃電般疾馳著,飛向那三個逃逸的高階惡魔。

    「韋森特!別讓他們逃了!」迪迦喝道。

    那三個高階惡魔,逃離的方向離韋森特最近,而且其中的兩個,都是韋森特的麾下。

    「不需要他插手的。」凌語詩淡然道。

    由她釋放的那些魂絲,速度突然一快,如瞬間變成了鋼針利刺,猛地刺在三人後腦勺。

    「哧啦!」

    一簇簇淡紫色的火焰,從那三人的腦袋和頭髮上燃燒,三人的靈魂似被灼傷,發出凄厲慘叫。

    三團暗綠色鬼火,只有拇指般大小,倏地從燃燒著的三人天靈蓋遁出。

    三點鬼火一浮現出來,屬於索姆爾的靈魂氣息,旋即泄露。

    「秦烈!我不會放過你的!」

    暗綠色的鬼火,傳來微弱的靈魂念頭,充滿了不甘心和憤怒。

    然而,凌語詩釋放的那些紫色魂絲,卻在此刻追了上來,並立刻將那三點屬於索姆爾的分魂殘印給裹著。

    那三點索姆爾的殘魂也被紫色火焰點燃。

    索姆爾的殘魂碎念,在暗紫色的火焰中怒嘯了一會兒,漸漸沒了動靜。

    三個逃離的惡魔,身上的靈魂波動,也戛然而止。

    任何人都能看出,那三個惡魔恐怕早已沒了靈魂,御動著他們,令他們行動的,都是索姆爾的一縷精魂而已。

    這意味著索姆爾通過那三個惡魔傀儡,如一條躲藏在暗處的毒蛇一般。始終在悄悄注視著他們。

    他們的戰鬥。對話,制定的計劃,個人的實力,全部都在索姆爾的掌握中。

    本來對秦烈有所懷疑的那些惡魔,這時候,紛紛沉默下來。

    伊諾絲和韋森特也皺眉不語。

    秦烈驚訝地望著凌語詩,道:「你怎會忽然……變得這麼厲害了?」

    「姐姐在本源始界內。覺醒了很厲害的血脈天賦,而且在本源深海附近修鍊時,對靈魂的領悟也加深了許多。」凌萱萱走過來,站在迪迦的身旁,說道:「我們所有人,在本源深海附近修鍊,都對境界的提升有很大的幫助。」

    凌語詩微微一笑,「能進入這個秘境,對我們而言。可謂是天大的福澤了。」

    「雖然我們之前很艱難,可是我們每在秘境多呆一天,都會覺得有新的收穫。」凌峰也笑著說。

    也不知為何,一看到秦烈到來,凌家的眾人都忽然放鬆了。

    就在不久前,他們還在和神族的五大家族血戰。都對未來充滿了惶恐和不安。

    ——他們沒有信心能夠在五大家族的圍殺中存活下來。

    融合一塊血肉豐碑的浩桀。幾乎有著無窮無盡的血脈力量,他一個人就殺了十幾個高階惡魔。

    黑暗家族的蒼曄,光明家族的明煦,還有玄珞,都擁有超強的戰鬥力。

    他們看到很多的高階惡魔被這些神族強者轟殺。

    要不是迪迦照顧他們,沒有安排他們在前方的戰場,他們不可能生存到現在。

    他們都覺得,如果這場戰鬥一直繼續到了最後,他們一行人恐怕都難逃毒手。

    直到秦烈過來,他們才覺得可能一切會改變——他們都盲目的相信秦烈!

    尤其是凌萱萱。

    多年來。每每在凌家遭遇重大危機時,只要秦烈現身,再大的困難都會迎刃而解。

    一次次的奇迹,令凌萱萱堅信,秦烈有逆轉一切不利局勢的神奇力量。

    這時候,秦烈回過頭,沖神族的蒼曄、明煦等人說道:「奧克坦和索姆爾兩人,之前和靈族、骨族、羽族激戰過,此刻應該在藉機恢復戰力。一旦索姆爾和奧克坦覺得力量恢復了,他們必然會趕來本源深海,將你們視為剷除的對象!」

    頓了一下,他再次說道:「我建議你們也都坐下來,儘快將血脈力量恢復,然後準備迎接索姆爾和奧克坦的到來。」

    「唔,這的確是比較明智的做法。」光明家族的明煦,臉色淡然,很乾脆地一屁股坐下,又吩咐那些族人,道:「不要死戰了,都快點恢復血脈力量吧。要不了太久,我們又要和新的敵人戰鬥了……」

    話到這兒,明煦沉吟了一下。

    他的眼中忽地迸射出一道奇異的光芒。

    他看向以凌語詩和迪迦為首的那些惡魔,冷漠地說道:「等解決掉奧克坦、索姆爾以後,我們還是要繼續剛剛的戰鬥。」

    此言一出,秦烈臉色微變。

    凌語詩也是黛眉一皺。

    迪迦冷哼一聲,嘿嘿笑了起來,也道:「不錯,就算索姆爾和奧克坦死了,我們還是避免不了一戰。」

    秦烈霍然站起,神情陰沉,道:「你們非要拚死下去?」

    他瞪向明煦。

    一直以來,他都覺得這個光明家族的領頭者,是蒼曄、浩桀、玄珞和乾煋當中最為冷靜的一個。

    有好幾次,都是明煦附和他,做出明智的選擇。

    他本以為,將索姆爾、奧克坦的存在道明以後,這些神族的族人,不會和惡魔血戰下去。

    他以為明煦會是那個安撫神族的關鍵人物。

    他萬萬沒有預料到,就是他認為最為冷靜的明煦,竟言明即便是和索姆爾、奧克坦血戰過後,還是不會中止和惡魔的爭鬥。

    「不要覺得你真的了解我。」明煦露出一個怪異的笑容,道:「五大家族有太多人死在這些惡魔手中,宏凱,利維,焰風,還有更多之前就在附近被殺玄冰家族的族人。這些人的死亡,註定我們和這群惡魔不可能把手言歡,你不會以為你的到來,真的可以改變一切吧?還有,本源深海內的本源晶面,只有那麼一塊,任何人得到那塊晶面,都可以很輕易弄死其他種族的全部族人。」

    他搖了搖頭,很認真地說道:「反正,我是不會允許那一塊本源晶面,落在不是我們神族的其他異族手中。」

    頓了一下,他看向秦烈,又道:「我只相信自己人。而你,從現在起,已經不是我們的自己人了。」

    「明煦說的很對。」南崎臉色冷厲,道:「有一個惡魔為未婚妻的他,絕不會是我們的自己人!」

    黑暗家族的蒼曄皺眉不語。

    嗜血家族的浩桀慢慢點頭。

    更多活著的神族族人,聽到明煦這番話以後,也都暗暗點頭。

    突然間,因明煦的一番話,秦烈已被剔出自己人的行列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