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兩百七十五章 坦承對待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兩百七十五章 坦承對待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血戰中的惡魔和神族族人,因秦烈的到來,因他一番關於奧克坦、索姆爾的威脅論,暫時收手。

    懸浮於天空的凌語詩、迪迦,還有蒼曄、明煦等人,都一一飛了下來。

    天上只剩一塊塊暗耀石還高高懸著,將這片天地照耀的明亮如白晝。

    秦烈從空中落下,就站在神族和那些高階惡魔之間,以自身為屏障,阻止他們再次廝殺。

    「是你!」

    惡魔群中,寒寂深淵的伊諾絲神情驚異,禁不住輕呼道。

    她識得秦烈,然而因凌語詩在她之後踏入本源始界,她並沒有從她父親那兒得到關於凌語詩的任何消息。

    也是如此,她直到現在也不知道,凌語詩和那些凌家族人,也是從寒寂深淵離開。

    在秦烈修成「合碑術」以後,她父親烙在秦烈體內的一絲印記,被完全蒸發掉。

    所以秦烈臨近以後,她沒有能第一時間,通過她父親的血脈氣息,將秦烈捕捉到。

    「伊諾絲,不要激動。」迪迦淡然道。

    凌語詩也瞥了她一眼。

    本欲做些什麼的伊諾絲,在迪迦和凌語詩的警告之下,臉色微變,又克制住了。

    此刻,離本源深海較近,離血戰區頗遠的那些凌家的族人,都悄悄湊了過來。

    「秦大哥,真的是你么?」凌萱萱顯得有些小心翼翼,好奇地打量著全身籠罩在洶湧燃燒著「炎界」內的秦烈。道:「你為什麼會在這裡?還有……你是和神族一起的么?」

    凌峰和高宇。也是眼神古怪,卻沒有主動詢問。

    「他們和你是什麼關係?」同樣的,乾煋也下意識問話,旋即眼睛一亮,喝道:「莫不成……」

    他突然記起秦烈和他說過的未婚妻。

    乾煋一臉的匪夷所思,他不由自主地看向凌語詩,又看了看秦烈。恍然大悟。

    在他驚駭的目光下,秦烈輕輕點頭,坦然道:「不錯,如你所料,她正是我的未婚妻。」

    此言一出,不論是那些高階惡魔,還是神族五大家族的族人,都瞬間獃滯。

    一個神族的族人,說另一個來自「九幽煉獄」的高階惡魔為未婚妻。單單這個說法就令人不敢置信。

    他們驚奇地看向凌語詩。

    凌語詩有些不好意思,俏臉上浮現一縷紅暈,紫眸也煥發出異彩。

    眾目睽睽之下,同神族分明關係緊密的秦烈,膽敢毫無畏懼承認和她之間的婚約,這令她在如此緊張未知的局勢下。都心生一絲甜蜜。

    她也馬上堅信秦烈絕不會是她的敵人。

    凌萱萱、凌峰和高宇等人。一看秦烈親口承認了和凌語詩的關係,也都暗鬆一口氣。

    「凌姐!他,他……」迪迦結結巴巴,滿臉驚疑之色,似不敢相信他看到的這一切。

    他無法想像,從「九幽煉獄」而來,身為九幽君主血脈後裔的凌語詩,怎麼就和神族扯上了關係?

    而且還是最為親密的婚約!

    「嗯。」凌語詩點了點頭,也承認了她和秦烈之間的關係,令眾多的惡魔都是一呆。

    「難道九幽煉獄那一層的惡魔。已經和烈焰家族有了什麼默契?這……怎麼可能?」迪迦尖叫道。

    其餘惡魔也是滿臉的不可思議。

    還活著的惡魔,還有神族五大家族的族人,都將注意力放在秦烈和凌語詩身上。

    「奧克坦人在何處?!」蒼曄不耐道。

    她對奧克坦仇深似海,一心想要將奧克坦剝皮抽骨,一聽奧克坦就在附近,她連一刻時間都不想浪費。

    「奧克坦就在附近。」秦烈眉頭一皺,道:「但我不知道他具體的位置,那個魂族的索姆爾,有蒙蔽我靈魂感知的能力。還有,即便是你找到他,又能拿他怎麼樣?」

    黑暗家族的族人,加蒼曄在內,目前還剩三人。

    以三人之力,想要和奧克坦、索姆爾為敵,簡直就是自尋死路。

    蒼曄神情一滯。

    「別說你們只剩三個人了。」秦烈嘆了一口氣,道:「即便五大家族合力,如今也不是奧克坦的對手……」

    頓了一下,他又看向凌語詩那邊的惡魔,道:「可能,再加上惡魔的力量,也很難殺死奧克坦和索姆爾。」

    這番話說完,他撤掉了炎界,收起了那一塊烈焰家族的血肉豐碑,忽然在惡魔和神族族人中間地帶坐下。

    「我向你們保證,只要你們的戰鬥分出結果,奧克坦和索姆爾帶領的那些賽多利斯家族的族人,會立即湧出來!」他冷哼一聲,看向遠方天空,又道:「或許,這時候索姆爾的魂奴,也在暗中觀望著這一切!」

    「魂奴?你什麼意思?你看向我們幹什麼?」迪迦不滿道。

    秦烈講話時,那嘲諷的目光,明顯在惡魔群中轉悠著。

    「我們中可能有索姆爾的魂奴?」凌語詩驚異道。

    「在神族中,骨族中,還有羽族、靈族之間,都有索姆爾的魂奴存在。」秦烈面對她的時候,語氣明顯輕柔了太多,解釋道:「索姆爾知道你,他很早之前就告訴神族,說惡魔中出了一個厲害的人物。他所指的那個人,分明就是你,只是我當時不知道那個人是你……」

    「我們中的確有索姆爾布置的眼線。」光明家族的明煦主動說道。

    至始至終,他都是神族最為冷靜的那個人,是他率先命令光明家族族人停手。

    之前,秦烈冒然前來,指明他們中存在索姆爾的魂奴時,也是他立即對族人進行查探。

    一看明煦承認,以迪迦為首的那些高階惡魔,也都暗暗變色。

    凌語詩對秦烈的話沒有任何的懷疑,明煦還沒有表態時,她已經轉過身來。

    她紫色眼眸中陡然光芒大盛。

    一縷縷肉眼可見的紫色魂絲,從她明亮的紫眸內飛逸出來,如一束束閃電,飛向除迪迦以外的所有惡魔。

    包括伊諾絲和韋森特!

    有三個惡魔,眼看那些紫色魂絲而來,都下意識躲避。

    凌語詩敏銳覺察到,然後,她釋放出的所有的魂絲從分散變得集中,目標直指這有異常的三個惡魔。

    那三個惡魔,一看漫天紫色魂絲激射而來,勃然變色,竟突然朝著遠處逃逸。

    不消她多說什麼,迪迦、伊諾絲等人,馬上知道秦烈沒有說錯。

    在他們之間,竟然一直都有索姆爾的眼線,將他們的一舉一動,甚至每一個談話都想象告知了索姆爾。

    他們對秦烈的那番話也終於信了八九成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