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兩百七十四章 兩難之局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兩百七十四章 兩難之局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自從通過魂獸分身,得知凌語詩、凌萱萱眾人也踏入本源始界起,他就一直在擔心。

    他知道凌家眾人的實力,恐怕不足以在殘酷的本源始界存活下來,他幾次想要脫離烈焰家族,也是希望能找到凌家眾人。

    他始終認為凌語詩等人處境艱難。

    然而,遠方那片臨近本源深海的天空,被他視為大敵的那群惡魔狩獵者,分明是以凌語詩為首!

    之前大戰浩桀的迪迦,來自於「黃泉煉獄」,為本源始界最為可怕的一個高階惡魔。

    伊諾絲和韋森特等人,都聽命於迪迦,視他為領袖。

    可是,他此刻竟然在竭盡全力地保護凌語詩,以免浩桀、蒼曄、明煦傷害到她。

    映現在他眼帘的場面,太過於詭異,大大超乎了他的預料。

    他怔怔地看著半空中耀目無比的凌語詩,一時間精神恍惚,有些分不清真實。

    他又看向凌語詩底下的戰況,試圖通過其餘的細節,來確定這一幅畫面是否屬實。

    本源深海附近,明顯經歷過血腥殘酷的戰鬥,很多惡魔和神族族人永遠的失去了靈魂波動。

    之前質疑過他的烈焰家族的利維等人,玄冰家族的宏凱,也變成了血肉模糊的屍體。

    焰風,胸口被一根骨質魔刀捅穿,被釘在地上,分明也死去多時了。

    霧紗和流漾,身上的戰甲已經碎裂。一身的血跡。卻還在和乾煋、南崎同一些高階惡魔廝殺著。

    他視線飄忽到本源深海附近。

    凌萱萱和凌峰、高宇等人,竟然也在惡魔群中,身上似也都掛了彩。

    一幕幕血戰後的畫面,一個個熟悉的人物,在他的視線下逐漸浮現出來。

    他突然厲嘯一聲,燃燒了血脈,不顧一切地沖了過去。

    一簇簇烈焰。在他身上洶湧燃燒,他如一個烈焰太陽,猛地出現在這片戰場。

    「秦烈!」

    乾煋、霧紗、流漾等人,一看到燃燒的火焰,一看到他的身影,都是一臉的狂喜。

    蒼曄扭頭一看,發現來的人是他,也精神一振。

    「秦烈!幫我們一起殺了這個從九幽煉獄過來的女人!」蒼曄急切道。

    「秦烈!趕緊助我們燃燒血脈!」乾煋也大聲催促。

    另一邊,本源深海附近的凌峰和凌萱萱。也轟然巨震。

    「秦烈!」

    「秦大哥!」

    他們齊聲高呼。

    半空中,一頭紫發狂舞的凌語詩,還在以血脈內的「魂獄」天賦,來牽引所有人的靈魂。

    聽到凌峰和凌萱萱的高呼以後,專註御動血脈天賦的她,紫眸陡然光芒大盛。

    她倏然看向秦烈。嘴唇一顫。差一點魂力失控。

    那些濃郁如水的深淵魔氣,也突然變得如掀起巨浪的深海,變得狂暴而洶湧。

    「咻!」

    身如一道赤紅火芒,秦烈的身影,在凌語詩等人所在的半空停住。

    「都先停一停!」他怒聲咆哮。

    「呼呼呼!」

    一團團火焰,從他的炎界內凝結出來,將他的炎界變成了一個火焰海洋。

    火海中,那一塊烈焰家族的血肉豐碑,綻放出七道炫目神光,光芒奪目。

    「家族遺失的那塊血肉豐碑!」南崎駭然失色。

    「你。你就是先前重創了靈族的那個人!」一名黑暗家族的族人失聲尖叫。

    「你果然持有一塊血肉豐碑!」浩桀哼道。

    上一次,他沒有對秦烈死纏爛打,突然轉變態度相信秦烈,反而將索姆爾布置的魂奴擊殺,就是因為戰鬥中,他在準備動用嗜血家族那塊血肉豐碑時,突然感知地秦烈體內的異樣波動。

    他當時就確定秦烈體內擁有一塊血肉豐碑。

    他相信,一個能持有血肉豐碑者,絕不可能被索姆爾奪舍肉身化為魂奴!

    意識到秦烈沒有問題以後,他才立即相信了秦烈的判斷,轉而將混雜在他們中間的那個索姆爾的魂奴滅殺。

    此時,眼見秦烈營造出炎界以後,居然直接將那一塊血肉豐碑給釋放出來,他就知道他當時的判斷無誤。

    只是,凌語詩這個棘手的惡魔,還有其他那些惡魔的呼喚,又令他遲疑起來。

    很明顯,那些惡魔之中,有很多人竟然認識秦烈。

    「你,你怎麼會在這裡?」凌語詩明眸滿是異色。

    秦烈通過魂獸分身,在寒寂深淵知道她們被九幽煉獄的惡魔君主,給送到了本源始界。

    可凌語詩等人並不知道他的行蹤,也不知道他和烈焰家族的族人一道兒,更早一步就過來了。

    猛地看到秦烈過來,眾多的神族族人一個個振奮無比,凌語詩也蒙了。

    她弄不清這是怎麼一個狀況。

    「都不要繼續戰鬥下去了!」秦烈暴喝。

    「凌姐!這小子是烈焰家族的族人,你不要理會他,先以魂獄把他們所有神族族人的靈魂給抽離出來!」迪迦嚷嚷道。

    「秦烈!你怎麼和惡魔為伍?」蒼曄怒斥。

    底下的乾煋、流漾等人,也都不敢置信地看向天空,一方面為那一塊家族遺失的血肉豐碑重現感到吃驚,另外一方面,更加驚奇秦烈竟然認識九幽煉獄的那個女惡魔。

    他們也糊裡糊塗,對接下來的局勢,生出一種完全失控的感覺。

    「你們的戰鬥根本沒有意義!」秦烈深吸一口氣,看向場內所有人,看向還活著的惡魔和神族族人,道:「就在現在,一個名叫索姆爾的魂族族人,帶著以奧克坦為首的賽多利斯家族的靈族族人,應該都在等候你們一方死絕,然後過來將勝者剷除!奧克坦帶領的那些靈族族人,數量超過一百,如今比你們加起來的人數還要多!」

    「奧克坦!」蒼曄突然厲聲尖嘯,「他在什麼地方?他真的在本源始界?!」

    尖嘯聲中,她下意識摸了摸臉上的面具,似要觸摸底下的臉頰。

    她曾引以為傲的容顏,就是被奧克坦毀去,她這一生中最仇恨的那個人,正是賽多利斯家族的奧克坦!

    一聽聞奧克坦也在本源始界,蒼曄連她前來秘境的目的都忘卻了,只想立即將奧克坦找出來,將他千刀萬剮!

    「他不但在本源始界,而且就在附近,我剛剛才和他交過手。」秦烈沉喝。

    「魂族的索姆爾,靈族的奧克坦,數量過百的賽多利斯家族族人?」迪迦臉色一變,道:「小子!你說的是真的?」

    「索姆爾,奧克坦……」光明家族的明煦臉色也漸漸凝重起來。

    「奧克坦和索姆爾早已勾結在了一起,他帶著賽多利斯家族的族人過來,是要滅殺靈族冒出來的那個超級靈種,要奪回本屬於他的一切!」秦烈深吸一口氣,「這消息一旦外泄,無疑是整個賽多利斯家族的叛逆,他和他的家族都會被靈族滅掉。為了阻止消息泄露,除了他和索姆爾以外,所有外族的族人,都會被他滅口!」

    頓了一下,他又道:「你們會在這裡血戰,乃是索姆爾和奧克坦早就計劃好的,他們就在等你們分出結果,然而不費吹灰之力地將獲勝者剷除!」

    「迪迦,讓他們先不要攻擊神族族人。」凌語詩忽然道。

    講話時,繚繞在她身旁的那些濃郁深淵魔氣,還有波動洶湧的靈魂磁場,也在逐漸的消失。

    迪迦先如臨大敵地看著蒼曄、浩桀等人。

    蒼曄、浩桀和明煦三人,眉頭深鎖,似在猶豫。

    過了一會兒,從他們三人身上形成的恐怖力量波動,也在一點點的減弱。

    迪迦盯著他們看了很久,才向下面的高階惡魔下令,讓他們暫時安分。

    「先停一下!」明煦也率先吩咐光明家族族人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