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兩百七十三章 意料之外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兩百七十三章 意料之外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短短時間,她身旁還活著的族人,已經只剩十來個。

    活著的族人,也遍體鱗傷,全身都血跡斑斑,分明處於即將崩潰的邊緣。

    不遠處,羽族的那些族人,也只活下來六人。

    曾經被秦烈所救的那一對兄妹,也在此戰不幸喪生,屍身血肉模糊。

    就連骨族那邊也只有幾人還站著。

    靈族、骨族、羽族,三族的族人,一共死了將近三分之二。

    而賽多利斯家族的族人,雖然死亡的數字還要大一些,可他們總人數近百!

    仙娜看了一眼周圍的局勢,立即沉默了,不再嚷嚷著追擊。

    斯坦卡和沙列,也都知道自身的狀況,同樣選擇了沉默。

    他們眼睜睜看著奧克坦和索姆爾,帶著賽多利斯家族的族人,不急不緩地撤離。

    沒有人瘋狂到去追擊。

    靈族、骨族、羽族族人不動,秦烈自然不會傻到去找賽多利斯家族拚命,奧克坦、索姆爾都活著,加眾多賽多利斯家族族人,他要冒然動手,根本就是自討苦吃。

    「為什麼他們要退走,只要他們繼續下去,他們明明可以殺光我們的。」

    仙娜一屁股癱軟在地,臉色蒼白,似耗盡了所有的血脈力量。

    她的眼睛也失去了神采。

    達諾的死亡,巴吉的慘死,還有眾多同伴的被害,令她心神受了很大的創傷。

    這一切竟然還是拜她昔日的戰友奧克坦所賜。

    身為靈族族人,以前的靈種。奧克坦踏入本源始界以後。不但不是來幫靈族奪取這塊瑰寶,還一心想要斬殺深藍。

    這場同族之間的內戰使得她極其沮喪。

    「你沒事吧?」這時候,秦烈緩緩而來,遠遠看向深藍,關切道:「有沒有被索姆爾傷到靈魂?」

    深藍輕輕搖頭,「沒有。」

    此刻,骨族的沙列。還有羽族的斯坦卡,都帶著剩餘的族人聚集過來。

    經過這場血戰後,他們和靈族族人的關係,似忽然拉近了許多。

    仙娜對他們不再那麼謹慎的防備。

    同樣的,之前將秦烈視為頭號大敵的她,面對秦烈的走來,也沒有了強烈的抵觸。

    她很清楚,如果不是因為秦烈在,奧克坦一定不會著急離開。

    曾經同奧克坦並肩戰鬥過的她。深知奧克坦的可怕,她其實從心眼裡對奧克坦有著一絲懼意。

    秦烈能始終逼迫的奧克坦分身無術,讓她非常的意外,她從而認可了秦烈的戰鬥力。

    「就是現在,神族的五大家族,應該和那一群高階惡魔在本源深海附近戰鬥。」秦烈神情凝重。道:「如果我沒有猜錯。奧克坦和索姆爾之所以退去,是因為他們不想在你們的身上消耗了太多的力量。他們需要保持足夠的人員,去對付神族和惡魔一方的獲勝者,先奪取本源深海的控制權,得到那一塊本源晶面。」

    頓了一下,他再次說道:「一旦讓索姆爾獲得本源晶面,你們……恐怕還是難逃毒手。」

    以索姆爾和奧克坦的實力來看,加上賽多利斯家族的那些族人,強行要殺死在場的所有人難度不是很大。

    只不過,索姆爾、奧克坦和賽多利斯家族。也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罷了。

    他們選擇這時候離開,純粹是因為這兩人有更大的目標——奪取本源始界。

    給索姆爾得到那塊本源晶面以後,這個秘境將會被索姆爾掌控,到時靈族、骨族、羽族族人,還是會被無情滅殺。

    索姆爾籌謀了那麼久,誘使神族五大家族匯聚,促動他們去本源深海,就是要他們和惡魔死戰。

    不論那一方獲勝,等候著他們的,都會是索姆爾、奧克坦和眾多的賽多利斯家族族人!

    他們之所以過來對深藍等人下手,是因為他們覺得以他們的力量,足以碾壓這三方而不用付出慘痛代價

    結果,因他的到來,因深藍關鍵時刻的冷靜,還有沙列、斯坦卡的奮起拼搏,他們未能輕易得償所願。

    索姆爾消耗了太多的魂力,奧克坦,也在他身上浪費了太多的力量,這分明將會影響他們後面的行動,所以他們才會做出調整。

    「要是給索姆爾掌控了本源始界,我們沒有一個能活著離開。」深藍抿嘴道。

    秦烈沉吟了一下,道:「我先去本源深海了。」

    深藍眼睛閃過一絲憂色,旋即認真地說道:「請小心一點。」

    秦烈點了點頭,沒有多言什麼,也沒有向沙列和斯坦卡解釋,轉身就離開了。

    「小主人,他為什麼又突然幫助你?」仙娜訝然道。

    沙列和斯坦卡也疑惑重重看來。

    「抱歉,這個問題我不能回答你。」深藍道。

    仙娜愣了一下,再道:「以後,對於我們而言,他會是敵人么?」

    「不會。」深藍搖頭。

    「那就好。」仙娜暗暗鬆了一口氣。

    在她們講話時,秦烈連續施法「疾雷遁」,以他能達到的極限速度趕往本源深海。

    不知為何,一從深藍這邊離開,他又生出一種強烈的不安感。

    「乾煋那些家族不會被殺光了吧?」

    他眉頭深鎖著,覺得越來越焦躁,不知道在本源深海附近進行的血戰,究竟是怎麼一個局勢。

    也不知道連續催動了多少次「疾雷遁」,在他感到體內雷霆閃電之力,似已經不夠用的時候,他終於看到遠方敞亮的天空。

    那是一塊塊神族和高階惡魔釋放出來的暗耀石。

    明亮的天空中,一個紫色長發飛舞,紫眸光芒奪目的美麗女子,全身被濃郁如水般的深淵魔氣裹住,釋放出驚天動地靈魂威懾。

    相隔數千米,他只是遠遠看了一眼,靈魂都似乎要被牽引出體外。

    「語詩!」

    他駭然尖叫,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一臉的震撼。

    只見他視為大敵的迪迦,分明以凌語詩為中心,在竭盡全力地保護著凌語詩施法。

    而浩桀,蒼曄,還有乾煋等人,則是七孔流血,一邊在拚命阻止著靈魂的離體,一邊想方設法地要擊殺她。

    這場面詭異之極,大大超乎他所料,使得他一瞬間竟呆住了。

    「怎會這樣?」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