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兩百六十八章 作弊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兩百六十八章 作弊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「空間,時間……」

    秦烈神情有些恍惚,似沉入某種幻境,一下子沒有掙脫出來。

    然而,由奧克坦釋放的一塊塊六棱晶面,卻沒有因他的失神有半刻的停留。

    「呼呼呼!」

    那些六棱晶面,從八方划來,勢要將他切割成碎片。

    一幕幕虛幻的畫面,從那些六稜鏡面折射出,令他生出時間倒退的詭異感。

    「血脈天賦——真視!」

    他的雙眸,驟然濺射出絲絲火星,眼睛瞬間璀璨奪目。

    來自於虛渾之靈的血脈天賦,在他調用體內屬於虛渾之靈的血脈力量以後,似又一次被增強。

    他眼中所見的諸多幻象,突然間,消失的一乾二淨。

    那種時間倒退的可怕感,也在此時,從他心靈中消失。

    「咻!」

    他的軀體,化為一束銀亮電虹,脫離了原來的區域。

    一塊塊的六棱晶面,相互撞擊在一起,發出刺耳的交擊聲。

    「好快的速度!」

    奧克坦微驚,他仔細一感受,發現秦烈遁離時,似也蘊藏著空間的奧妙。

    而大多數神族的族人,對空間之力,幾乎都沒有多深的造詣。

    他忽然明白索姆爾如此重視秦烈的確事出有因。

    「嗤嗤!」

    聲聲詭異異響,忽然在他身旁傳來,一絲絲酸麻的靈魂細線,冷不防滲透進他腦海。

    奧克坦禁不住打了一個寒顫。

    旋即。他看到絲絲青幽閃電。已湧入他腦海深處。

    那一絲絲的閃電,分明為秦烈的靈魂衝擊,攜帶著雷霆閃電的滅魂之威。

    「果然也精通靈魂秘術!」

    奧克坦一驚后,趕緊變幻血脈力量,在他的腦海內締結一層層奇異的空間結界。

    一個個幻生幻滅的空間,層層連接著,和深淵的構成類似。

    每一層的空間。都浮現眾多的靈族文字,烙印著奧克坦領悟的空間秘義。

    層層的束縛力量,從他腦海內衍生出來,如波浪般卷向那些雷霆閃電,抨擊出激烈的靈魂動蕩。

    「轟隆隆!」

    奧克坦的腦海內,電閃雷鳴,不斷發生著爆炸。

    他眼瞳中也是不時濺射出電虹。

    然而,秦烈附在靈魂絲線上的雷霆閃電,一番衝擊爆炸過後。竟然未能突破那層層空間結界。

    也未能真正重擊到奧克坦的靈魂。

    「精通空間、時間和生命三種血脈力量,所謂的靈種,還真是難纏……」

    秦烈臉色凝重,靈魂變幻間,一個個碩大的雷電球,又在奧克坦的腦海凝結。

    那些雷電球也開始膨脹著爆碎。

    奧克坦不得不繼續以血脈力量。還有靈魂力量來抵禦腦海內的異常。已沒有精力去關注外界變化。

    而秦烈,則是依仗著天雷殛秘術,將自己一縷縷精純的靈魂,牽引著雷霆閃電之力,對奧克坦腦海進行狂轟濫炸。

    和魂獸分身深入互通以後,他消耗的靈魂力,可以迅速得到補充。

    這意味著他可以從九階魂獸那兒獲得源源不絕的靈魂力。

    九階魂獸的靈魂力,遠遠超過這秘境內的任何七階血脈者,包括深藍、索姆爾和斯坦卡。

    有此憑仗,秦烈在交戰時。自然知道該如何擅用這優勢來擊潰對手。

    奧克坦的靈魂腦海,一層層的空間結界中,一枚枚巨大的雷電球凝結出來爆炸。

    他只能以靈魂力凝結血脈力量抵禦。

    「一枚,兩枚,十枚,七十枚……」

    奧克坦在心中默默計算著。

    他覺得下一刻,秦烈就會靈魂力不支,就會主動退出去。

    七階血脈的武者,即便是最擅長靈魂奧秘的索姆爾,也絕不可能擁有無止盡的靈魂力。

    他堅信秦烈必然很快耗盡魂力。

    到了那時候,他可以輕而易舉的,將秦烈給斬殺。

    因此,他一邊抵禦著,一邊在默默計時。

    「快了。」

    「應該到極限了!」

    「肯定超過極限了!」

    「不可能!七階血脈戰士,就算索姆爾,也沒有如此龐大的靈魂力!」

    「還在繼續!」

    時間,似忽然變得無限漫長,眼看不斷有魂力滲透進來,奧克坦終於驚懼起來。

    他生出對手擁有無窮盡魂力的可怕感。

    事實上,也的確如此……

    此時,奧克坦已經將秦烈視為最可怕的對手來看待!

    可在秦烈的眼中,奧克坦……似已沒有太大的威脅。

    能從魂獸分身獲取魂力,不斷對主魂補充的他,同奧克坦進行靈魂消耗戰的他,無疑是作弊。

    七階血脈的奧克坦,還不是擅長靈魂力量的索姆爾,在靈魂弱項上和他死磕,不但毫無意義,而且極其愚蠢。

    可惜奧克坦並不知道這一點。

    他還在苦苦堅持。

    而秦烈,雖然人還在半空,可是已經能騰出精力去留意底下的戰鬥。

    他俯瞰下方靈族內戰,還有對骨族、羽族的殺戮。

    他本來輕鬆的神情,隨著他的觀望,逐漸變得凝重起來。

    因數量上的巨大優勢,賽多利斯家族的那些靈族族人,一開始就取得了壓倒性的優勢。

    以沙列為首的骨族,還有仙娜、巴吉帶領的靈族族人,不斷有人受傷,有人慢慢從輕傷變重傷,然後被殺死。

    羽族那邊的族人,戰鬥力稍弱,死傷更加慘重。

    和他有著血脈淵源的深藍,不但無法幫到仙娜和巴吉,自己也局勢堪憂。

    魂族的索姆爾,至始至終都盯著她,以魂族的秘術,似不斷在侵蝕深藍的靈魂腦海。

    索姆爾的做法,和他對付奧克坦,簡直是如出一轍!

    深藍擁有空間、時間、生命和命運四大血脈天賦,可她因年齡太小,還是被靈族那些老人以拔苗助長的方式,以靈族的眾多稀世珍寶,給快速催生到七階血脈。

    這導致她對四大血脈天賦的認知明顯不足。

    索姆爾是老油子,所以知道她剛剛突破到七階血脈,靈魂力必然消耗極大。

    他認準了深藍的弱點,從一開始,就朝著深藍的靈魂進行轟擊。

    深藍在他的靈魂轟擊下,支撐的分明很辛苦,壓根不能對仙娜和巴吉伸出援手。

    秦烈居高臨下,暗暗觀察了一會兒,忽然分出一部分靈魂,從高空延伸向索姆爾和深藍的位置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