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兩百六十章 時間逆轉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兩百六十章 時間逆轉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「斯坦卡,你們羽族的那兩人,由你來處置。」深藍瞥向沙列,又道:「骨族的那個,你自己看著辦吧。」

    話罷,她柔嫩的左手,倏地按在那名靈族族人的胸口。

    霎那間,神秘的幽藍色光幕,從那人胸口釋放出來。

    一束束星芒,如忽地變得鮮活鋒利,猛地刺向那名靈族族人眉心。

    「嗤嗤!」

    那人眉心的漆黑光點,急劇扭動著,漸漸變幻為一縷魂影。

    模糊不清的魂影,仿若一簇殘魂,突然厲聲尖嘯。

    「你們膽敢斬滅我這一簇魂印,我必將你們一個接一個地屠殺在本源深海,你們都給我等著吧!」

    「你三番五次以靈魂窺視我們,圖謀不軌,還殺我族人,我也不會放過你。」深藍小臉冰冷。

    她按在那名靈族族人胸口的左手,忽然變得晶瑩透露,一縷縷藍色血線,紛紛從她掌心滲透。

    那些藍色血線,以她手掌為中心,如蛛網般擴散開來。

    短短時間內,這個靈族族人的身子,已遍布那些藍色血線。

    那些藍色血線,一條條連接向此人的眉心,似纏繞向那一簇魂影。

    「你竟然還想抽離我的靈魂!想要將此人救活?做夢吧!」

    聚在那靈族族人眉心的魂影,厲聲怪笑著,「蓬」的一聲,如焰火爆碎。

    這個靈族族人身上,突然間。已再沒有一絲一毫的靈魂氣息。

    深藍咬著嘴唇。盯著他看了一會兒,將釋放出去的那些藍色血線,重新收回了掌心,然後頹喪地對仙娜說道:「我救活不了他。」

    「你已經儘力了。」仙娜寬慰道。

    「他還有一絲靈魂印記殘留,如果我能禁制住那個入侵的魂族族人,奪回那一絲靈魂印記,以時間逆轉的血脈天賦術。消耗我一部分生命力,還是有可能讓他活過來的。」深藍輕聲嘆息。

    「時間逆轉!」靈族的達諾,神情一震,道:「小主人,您……覺醒了這個血脈天賦?」

    其餘靈族族人也霍然振奮。

    「時間逆轉」乃靈族那些擁有時間血脈秘術強者,最為奇異的血脈天賦,據說不但在戰鬥中威力無窮,似乎還有著起死回生的神秘能力。

    然而,如此強大可怕的血脈天賦。並不是每一個擁有時間屬性血脈的靈族族人,都可以覺醒的。

    事實上,往往只有擁有三種血脈屬性所謂的靈種,且血脈屬性中恰恰有時間屬性的,才可以覺醒「時間逆轉」天賦。

    而且以前覺醒「時間逆轉」的靈種,還都是在突破到八階血脈以後。才將其覺醒。

    深藍的血脈才剛剛蛻變到七階……

    「嗯。就是這次突破到七階血脈時,覺醒了『時間逆轉』的。」深藍解釋。

    「不愧是我靈族史上最為強大的靈種!」達諾喜不自禁。

    那個靈族族人的死亡,相比於深藍覺醒的「時間逆轉」血脈天賦,在他來看似不值一提。

    也在此刻,羽族的斯坦卡,還有骨族的沙列,都分別走向被索姆爾靈魂奪舍的族人。

    看過深藍的做法,聽到了索姆爾不甘心的尖嘯以後,他們都相信了深藍的判斷。

    ——他們的族人也被魂族的靈魂給佔有了軀體。

    「蓬!蓬蓬!」

    等他們走向那三個族人時,三人眉心的黑點。陡然炸裂。

    一直叫嚷的三個骨族、靈族的族人,腦袋垂落,忽然沒了靈魂氣息。

    索姆爾眼見事情敗露,似知道繼續逞強也沒有必要,果斷捨棄了他早先的布置。

    他安置在靈族、骨族、羽族的後手,因秦烈的提醒,還有深藍敏銳的洞察力,而宣告失敗。

    「他呢?」斯坦卡詢問深藍。

    「小主人,那個人族的傢伙,真的幫到你了?」達諾奇道。

    仙娜和巴吉兩人,疑惑重重,不由地看向那片黑暗。

    「是他幫了我。」深藍道。

    「我們應該重謝他!」達諾表態。

    「他已經離開了。」深藍幽幽道。

    「離開了?他過來……難道只是為了助你穩固血脈,沒有別的索求?」達諾訝然。

    「嗯,他只是為了救我。」深藍緩緩點頭。

    一眾靈族族人都為之驚異。

    不遠處的斯坦卡,一聽秦烈已經離開,也沒有繼續追問下去,似也知道秦烈必然會在救了深藍以後離開,他只是好奇秦烈和深藍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。

    這次,他主動找到秦烈,告知深藍修鍊時的困境,就是想要看看秦烈願意不願意去幫助深藍。

    結果秦烈果然去了。

    「一個擁有血肉豐碑的神族族人,一個靈族的天之驕子,他們要是存在著聯繫,這趟本源晶面的爭奪……」斯坦卡暗暗深思。

    另一邊。

    秦烈趁著深藍去剷除索姆爾布置的隱患時,已悄然離開,並且生出要去找到神族的想法。

    靈族,骨族,還有羽族三族中,都有族人被索姆爾奪舍,這令他明白他的猜測沒有錯。

    ——索姆爾暗中在掌控著整個秘境的大局。

    通過這次事件,他相信在深淵惡魔和神族內部,也可能會有索姆爾的魂奴。

    深淵惡魔那邊,他沒有影響力,不想過去自尋沒趣,可神族那邊他還是可以給予一點提醒的。

    而且,魂族五大家族的族人,似沒有人擅長靈魂秘義。

    就是說,真的有索姆爾給安置的魂奴,玄珞、蒼曄那些人恐怕無法察覺。

    如今六個虛渾之靈,都在鎮魂珠內沉寂著,這讓找尋神族的困難度有所提升。

    他在離開靈族以後,在本源深海附近徘徊了一陣子,靜候神族的主動到來。

    按照深藍所言,要不了太久,神族就會對那群深淵惡魔發動進攻。

    所以他只要等候即可。

    果然。

    沒有過太久,一直呆在本源深海附近的他,終於覺察到神族的到來。

    「通知他們一下就行了,只要浩桀沒有取出血肉豐碑,沒有融入體內,我持有的那一塊血肉豐碑,應該不會被發覺。」

    他暗下決心,旋即朝著神族靠近,要警告他們小心索姆爾,告知他們中也可能有人被索姆爾給奪舍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