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兩百五十七章 深藍之謎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兩百五十七章 深藍之謎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眾多靈族族人,視線全部聚集在他身上,一個個如臨大敵。

    將他帶來的斯坦卡,反而被排斥在外,只能遠遠看著。

    羽族的那些族人,還有骨族的沙列等人,也緊張的觀望著,不知道斯坦卡為什麼莫名其妙帶著一個人族過來。

    他們也懷疑斯坦卡另有所圖。

    就在三族族人針芒般的目光下,變換了身份,換了模樣的秦烈,慢悠悠來到深藍旁。

    他凝神看向深藍。

    處於血脈蛻變狀態的深藍,眼睛沒有睜開來,呈半透明的肌膚內,幽藍色的鮮血極為緩慢的流淌著。

    如果不是他長時間的盯著,他都懷疑深藍血管內的鮮血,已經停止了流動。

    他很清楚,血脈突破之際,鮮血的流動速度往往會極為快速。

    此刻,深藍就處在血脈突破的關鍵時刻,按道理而言,她鮮血的流動不該如此緩慢。

    秦烈皺眉看了一會兒,想要以靈魂來溝通深藍,從而知道他該從何處下手。

    「讓他留下來,其他人……全部都散開來,都不要呆在這裡。」緊閉著雙眼的深藍,突然以低幽的聲音吩咐。

    仙娜和巴吉臉色微變,顯然不太願意。

    那個年長的靈族族人,猶豫了一下,沉喝道:「聽小主人的!」

    話罷,他主動第一個撤離,並以眼神催促其餘人。

    「要是有什麼意外……」巴吉揚聲吆喝。

    「我負責!」此人大喝道。

    巴吉深吸一口氣,怒視著他。半響后。才同仙娜等靈族的族人,由深藍旁邊離開。

    「把暗耀石帶走。」深藍有吩咐道。

    那個年長的靈族族人,點了點頭,以血脈力量牽引著暗耀石,將其從深藍頭頂方向挪走。

    等暗耀石離深藍有三十米遠時,深藍和秦烈兩人,已完全被黑暗吞沒。

    再沒有一個靈族的族人可以看到他們。

    與此同時。秦烈以寒冰訣形成一個光罩,把他和深藍一起裹住,防止聲音的泄露。

    一切弄妥,確信靈族的那些人,看不見他,也聽不到他和深藍的談話后,他才說道:「我怎麼才能幫到你。」

    「給我一些你的鮮血可以嗎?」閉著眼的深藍怯怯地說道。

    「我的鮮血……」秦烈疑雲叢生,「凝鍊以後的本命鮮血?」

    「不是,不是本命鮮血。就是……你體內正常的鮮血。」深藍的聲音越來越弱。

    秦烈臉色布滿異色,猶豫了一會兒,以鋒利的指甲劃破掌心,將一滴滴殷紅鮮血逼離出來。

    他的掌心漸漸被鮮血溢滿。

    「可以了。」深藍抿著嘴,輕聲道:「喂我,喂我服下就行了。」

    秦烈於是將他盛滿鮮血的那隻手。挪移到深藍的嘴角。看著她一小口一小口的,將自己體內的鮮血吸入腹中。

    出奇地,深藍體內快要停止流動的幽藍色鮮血,此時分明已慢慢涌動了起來。

    深藍蒼白的臉色,在吞入他的鮮血以後,似也逐漸恢復了精神。

    「我先將體內血脈穩定下來,之後……你有什麼疑惑再問吧。」深藍輕聲道。

    這次,她的聲音雖輕,卻並不是那種虛弱無力的低微。

    秦烈意識到她身體的狀況似越來越好了。

    數十米外。

    靈族的族人,還有骨族、羽族族人。都好奇望向秦烈和深藍所在的黑暗。

    羽族的斯坦卡,眯著眼睛感受了一下,對那個年長的靈族族人說道:「達諾,你們的小主人應該無礙了。」

    「什麼?」仙娜一愣。

    名叫達諾的靈族族人,錯愕之後,道:「你確信?」

    斯坦卡點頭,「我感覺到她的氣息已恢復正常。」

    此言一出,那些靈族的族人,都神情振奮,他們再看斯坦卡的時候,眼神明顯友善多了。

    在場的眾人中,只有斯坦卡的靈魂感知能力沒有喪失,他既然如此肯定深藍已穩定下來,就一定不會有錯。

    一直緊張不安的靈族族人,得到斯坦卡肯定的答覆以後,終於放下心來。

    這時候,骨族和羽族的族人,也都漸漸明白過來,知道斯坦卡對深藍沒有惡意。

    「你怎麼知道他可以幫到小主人?」達諾好奇道。

    斯坦卡臉色漠然,沒有給予明確的答覆,只是說:「憑感覺。」

    靈族族人都是茫然不解。

    同樣的,處在黑暗中的秦烈,也暗暗好奇,好奇為什麼深藍吸食他的鮮血以後,會漸漸恢復穩定。

    除此以外,他更加好奇為什麼斯坦卡會那麼的肯定,他可以幫到深藍?

    「莫不成,斯坦卡從我的身上,發現了什麼?」他暗暗道。

    在他深思時,深藍體內的幽藍色鮮血,流淌的速度越來越快。

    漸漸地,一層層絢麗的幽藍色光圈,不斷從深藍身上擴散。

    奇異的血脈能量,從深藍的體內,慢慢蕩漾開來,她那半透明的身子,如冰晶築造,釋放出令人目眩神迷的晶瑩光澤。

    秦烈能非常清楚的感知到她血脈力量的逐步攀升。

    而且,隨著她血脈力量的提升,空間、時間、命運和生命四種不同屬性的血脈氣息,也似同時湧現而出。

    更加令秦烈驚奇的是,深藍在穩定了七階血脈以後,他從深藍的身上,嗅到一種和虛渾之靈頗為類似的氣息。

    「和虛渾之靈相似的氣息……」他一臉的驚愕,「難道是因為剛剛吸食了我的一些鮮血?不可能,絕對沒有那麼快!」

    他不太相信。

    只是吸食了幾口他的鮮血,深藍便擁有和虛渾之靈類似的氣息,這分明不合常理。

    「如果不是那樣,又會是別的什麼原因?」他困惑不已。

    就在他驚異不明時,深藍終於睜開眼,一雙明熠的眼睛,如繁星落在他身上。

    「我不明白,我真的不明白,為什麼我的鮮血可以助你恢復?」他立即詢問道。

    深藍想了一下,抿著嘴,突然道:「你還記得塞納嗎?」

    「塞納!」秦烈轟然一震。

    東夷人深海中,七大隱世強者之首的塞納,最後懷抱著一個女嬰,消失於八目妖靈化為灰燼前打開的湛藍域界。

    「你,你是?」他駭然失色。

    深藍輕輕點頭,說道:「我就是他當時抱著的那個女嬰。」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