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兩百五十一章 裂魂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兩百五十一章 裂魂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真魂遊離於本體之外,他靈魂的感知能力,似乎得到了大幅度提升。

    隱約間,他覺得他此刻的靈魂覆蓋範圍,已經超越了虛渾之靈。

    這使得他釋放的魂念,以一種驚人的速度,直朝著本源深海而去。

    「咦!」

    突地,一股異常的靈魂波動,仿若游弋在深海的捕食者,似瞬間將他視為目標。

    他尚且沒有來得及做出反應,一簇暗綠色的鬼火,幽魂般漂浮著,已突兀降臨。

    「嘿嘿!我盯著你很久了,你竟然敢將靈魂遁離肉身,終於讓我找到機會了。」

    來自於索姆爾的靈魂震蕩波,忽然擴散開來,一下子蔓延了整個天地。

    他釋放出去,想要洞察本源深海奧妙的魂念,一覺察到本體和真魂處的劇變,立即收回。

    他也猛地明白過來,名叫索姆爾的魂族族人,自從上次和他談話以後,應該已經把他視為目標了。

    或許,這段時間來,索姆爾還潛藏於暗處,一直觀察著他的動靜。

    身為魂族族人,天生為一團靈魂形態的索姆爾,必然是通過特殊的手段,將自己的靈魂氣息遮掩了。

    這導致他和虛渾之靈都沒有感應到索姆爾的存在。

    最近這段時間,他醉心於「通天」古陣圖的修鍊,可靈魂始終融入血肉之軀,沒有敢恣意妄為。

    索姆爾知道他懷有一塊血肉豐碑,也知道一旦他把血肉豐碑融入體內。會變得多麼可怕。

    連靈族的深藍。在眾多靈族族人的庇護之下,都被他重傷,這使得索姆爾不敢輕舉妄動。

    然而,一旦他真魂脫離於肉身,血肉豐碑所能發揮的作用,便幾乎為零。

    於是索姆爾忍不住動手了!

    先是一簇暗綠色鬼火,等他將釋放出去的魂念收回。真魂想要遁入體內時,他突然發現那鬼火猛地分裂。

    一簇暗綠色鬼火,由一變成二,又由二變成四,四變八……

    彷彿只是一霎那,這片他肉身和真魂所在的天地,已出現數十團暗綠色鬼火。

    每一簇鬼火,不但一般大小,還全部擁有索姆爾的靈魂氣息。

    而且。從每一簇的鬼火之中,還紛紛傳來了索姆爾得意的怪笑。

    「你千不該萬不該,不該將真魂脫離肉身,你只是一個擅長靈魂力量的混血神族。靈魂和肉身分裂以後,你的血脈力量,持有的血肉豐碑。又有何用?」

    「嘿嘿。我盯了你那麼久,一直都在尋找機會。」

    「我本以為我恐怕等不到機會了。」

    「真是沒有想到你自己找死!」

    一簇簇索姆爾的靈魂,似乎都在怪嘯著,以秦烈為中心形成了一種奇異的波盪。

    在那些波盪下,秦烈的靈魂和肉身間存在的聯繫,似被紊亂,又似被無情地斬斷。

    他一次次嘗試重返肉身的靈魂,不知為何,竟無法契合無間地融入軀體。

    這使得他的靈魂,不斷徘徊於肉身之外。硬是不能魂肉合一。

    「在我『亂魂密咒』的靈魂磁力下,你和軀體的聯繫已被扯斷,你想要輕易的融入肉身,可沒有那麼容易。」

    索姆爾的一簇簇靈魂鬼火,漂浮在這片天空,似持續釋放著力量。

    與此同時,從遠方的黑暗中,也亮起暗綠色鬼火。

    只見全身籠罩在漆黑長袍下的索姆爾,慢慢地走了過來,那些飄蕩在秦烈頭頂的鬼火,在他本魂到來以後,似都在歡呼雀躍。

    許許多多異常的靈魂雜念,如眾生萬象的無數負責情緒,充斥在這片詭異的靈魂磁場。

    處於中央的秦烈,似聽到了嬰兒啼哭聲,小販的叫賣聲,夫妻間的爭吵聲,戰場的廝殺聲,男女歡好時的淫靡聲……

    數千種不同聲響,如某種奇詭魂咒,在此刻爆發出來。

    突然間,他如被那些聲音給侵入了靈魂深處,本來清晰無比的靈魂,逐漸變得模糊。

    彷彿無數碎小的靈魂能量,通過那些聲音,一一打入他靈魂中。

    那些外來能量的滲透,導致他的靈魂不但模糊,就連魂念似也被漸漸束縛控制。

    「我會慢慢消弱你的靈魂力,令你的意識模糊虛弱,然後以我魂族的秘術,將你變成我的魂奴。」索姆爾斗篷下的眼睛,閃現出興奮的光芒,「我會令你變成此秘境中,我最強的那個魂奴!我會將你重新打入神族中間,在關鍵的時候,用你來對抗同樣懷有一塊血肉豐碑的浩桀!只要浩桀被你所殺,對我而言,神族就不會再有威脅!」

    「當然,這一切,會發生在神族把那群該死的惡魔擊潰以後!」

    「迪迦,蒼曄,浩桀,明煦,靈族的深藍,沙列,斯坦卡,你們所有人的靈魂,都會被我一一吞沒煉化!」

    「深淵惡魔,神族,靈族,骨族和羽族,這幾大強族的全新一代,將被我盡數滅殺於此!」

    「我會奪得秘境內的一切!」

    「哈哈哈!」

    索姆爾狂笑著,似認定了秦烈難逃此劫,所以沒有掩飾他的想法和真實目的。

    「魂族的亂魂密咒么……」

    秦烈浮動在本體之上的靈魂,聽著千萬異響,看著靈魂的模糊,感受著意識似漸漸失控,以魂音自語。

    「蓬!」

    突然間,他的靈魂如爆炸的煙花,瞬間四溢成無數電光雷火。

    他完整的靈魂,在頃刻間,如分裂成千萬。

    一縷縷碎小如雨線的殘魂,灑落在本體身上,被本體如海綿吸水般,貪婪的一一納入。

    他的腦海內,一條條的魂絲,如溪流融入魂湖。

    剛剛爆炸消失的真魂,通過碎而後聚的方式,在他魂湖內重現。

    反倒是索姆爾先前滲透進來的魂力,隨著他的碎魂,被炸成了灰燼。

    「分裂靈魂!重新融合!」索姆爾尖叫起來,「這,這是我魂族的秘術!你為什麼能運用?!」

    「你別忘了我是混血者,我的另一個身份,乃是靈域的人族。」秦烈在靈魂歸入軀體以後,一下子變得好整以暇了,「在我們人族的歷史上,曾經到來過一名魂族族人,他以魂之始祖的身份,告知了我們諸多你們魂族的秘術。而我,很幸運的得到了那個魂族的傳承。」

    他這番話有真有假,搬出了魂之始祖來迷惑索姆爾,遮掩他自身靈魂的奧妙。

    「他可是三萬年前現身你們的域界的?」索姆爾駭然。

    秦烈愣了一下,道:「不錯。」

    「竟然是他!他,他竟然去了你們的域界!」索姆爾驚喝道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