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兩百四十八章 暗流涌動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兩百四十八章 暗流涌動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連浩桀在內,如今只剩下五名嗜血家族族人,另外三人則是被惡魔撕扯的屍首分離。

    而死去的高階惡魔,卻有十幾個之多,令那些惡魔元氣大傷。

    蒼曄的漆黑重甲上,沾滿了惡魔的鮮血,她身上也是繚繞著濃郁的血腥氣息。

    「原來,你竟然帶著嗜血家族的血肉豐碑……」

    看著滿地的屍體,還有如血人一般的浩桀,蒼曄眼瞳深幽,總算是明白了過來。

    擁有血肉豐碑的浩桀,幾乎有著無窮無盡的血肉能量可用,他敢領著那些嗜血家族的族人衝擊惡魔狩獵者,也確實不是一點成功的希望都沒有。

    至少,這次的迪迦領著幾十個高階惡魔而來,就遭遇了慘敗。

    而迪迦……恰恰是那些惡魔狩獵者的幕後首領。

    一地的鮮血中,浩桀喘著粗氣,渾身青筋暴起,就連額頭的筋脈都如蚯蚓般猙獰清晰。

    他強壯至極的肉身,如龜裂了般,突顯細密的裂痕。

    那些裂痕血跡斑斑,有的地方將筋脈都給露出,裂痕內的血肉如鮮活般蠕動著。

    此刻他依然滿臉的戾氣和暴躁。

    「就算你擁有幾乎無窮無盡的血肉豐碑,你也並不是無敵的。」蒼曄深深看著他,看著他不堪重負的血肉之軀,道:「你的血脈畢竟只是七階,你的軀體能承受的血肉力量也有極限,太長時間的超負荷激發血脈力量。你肉身也撐不住。另外。你施展血脈秘術,要捕捉敵人的動靜和位置,都需要耗費靈魂力。」

    頓了頓,蒼曄又道:「血肉豐碑並不能將你大量損耗的靈魂力也給補充回來。」

    靈魂力,無法由血肉豐碑供給,七階的血脈戰士,肉身可以承受的血脈能量也有極限。太長時間的戰鬥,如今應該令浩桀也極為疲憊了。

    她相信如果迪迦沒有離開,而是選擇繼續戰鬥下去,浩桀很有可能會因靈魂力耗盡而昏迷過去。

    「不是還有你么?」

    浩桀身上驚天的凶煞氣息,漸漸地平復下來,他扭頭看向蒼曄,道:「我知道你還沒有拿出真正的力量。」

    蒼曄一皺眉,道:「你何必非要死拼?如果我們能夠和明煦、玄珞和乾煋匯合,集合我們五大家族的力量。加上你持有的血肉豐碑,我們豈不是可以輕易攻陷本源深海?」

    「本源晶面只有一塊!」浩桀冷哼道。

    蒼曄一愣,旋即輕輕點頭,道:「不錯,只有一塊本源晶面,不過……我們五大家族完全可以用別的方式來爭奪。」

    「對我來說。沒有什麼別的方式!我連家族的血肉豐碑都帶了進來。所以那塊本源晶面,我勢在必得!」浩桀毫不客氣地說道。

    蒼曄目顯不悅。

    「呼!」

    一縷幽影,從極遠處的黑暗中,倏然浮露而出。

    幽影幻化為魂族的索姆爾,他低聲怪笑著,道:「不愧是嗜血家族的浩桀,厲害!果然是厲害啊!」

    浩桀和迪迦的激戰,他潛藏於暗處,從頭至尾都看了個清清楚楚。

    將血肉豐碑融入體內的浩桀,所爆發出來的恐怖力量。把從黃泉煉獄而來的迪迦都給壓制住,使得迪迦沒有能展現出統治級的力量。

    最終,迪迦丟下十幾個高階惡魔的屍身,帶著剩餘的惡魔還被迫離開。

    由浩桀領軍的嗜血家族,則是僅僅死了三個而已。

    不論怎麼看,浩桀都勝過了迪迦,勝過了那群霸佔了本源深海許久的惡魔狩獵者。

    而那群惡魔狩獵者,從索姆爾知道存在以後,迄今為止,這還只是首敗。

    ——敗於浩桀手上。

    因此,索姆爾對浩桀和嗜血家族的戰鬥力,當真是發自內心的敬畏。

    敬畏歸敬畏,但是有些話還是要說,「本源深海那邊,另外一部分高階惡魔,似乎已經知道這邊的戰況,已經在趕來。沒意外的話,要不了太久,他們就會和迪迦匯合。」

    「另一部分高階惡魔?」蒼曄驚道。

    斗篷下索姆爾的眼睛,一點點的明亮起來,「據我所知,那群惡魔狩獵者之中,來了一個更加可怕的傢伙。那是一個從九幽煉獄過來的女人,她的血脈天賦為……魂獄!」

    「魂獄?!」蒼曄駭然。

    就連浩桀和嗜血家族的族人,聽聞此事後,也是臉一黑。

    「確定是魂獄?」浩桀沉聲喝道。

    「不確定……」索姆爾嘿嘿怪笑,「我只確定,她和另外一批高階惡魔,正在和迪迦匯合。」

    「浩桀,你還要留下么?你如果這次還堅持留下一戰,我就不奉陪了。」蒼曄道。

    「消息我送來了,不好意思,我就先走一步了。那女人……靈魂的感知力越來越強了。」索姆爾眼神一動,似覺察到什麼,道:「你們自己考量吧。」

    他果真說走就走了。

    「我先回去了。」蒼曄看了浩桀一眼,這一次沒有勸說,也果斷走向遠方黑暗。

    其餘四名嗜血家族族人,一直看向浩桀,都在等候他的決定。

    「等一下!」浩桀道。

    蒼曄回頭,眼神淡然,道:「什麼?」

    「一起走。」浩桀答道。

    「哦。」蒼曄點頭。

    ……

    同一時間。

    返回了靈族隊伍的深藍,忽然伸手,點往另外一個方向,道:「我們去那邊駐紮。」

    「為什麼?」仙娜訝然,「不是要知道嗜血家族和惡魔的戰鬥嗎?」

    「戰鬥已經結束了,嗜血家族的族人,已經返回神族。離開的惡魔,集結了更強的力量趕來,我們不要去冒險了。」深藍道。

    「誰勝了?」巴吉急道。

    骨族的沙列和羽族斯坦卡,也湊過來,也是好奇的不得了。

    「浩桀勝了,他擁有一塊血肉豐碑。」深藍道。

    「又有一塊血肉豐碑!」巴吉大驚失色。

    「神族怎麼也如此瘋狂?」仙娜也失聲尖叫。

    不久前,那個燃燒著的火人,也是攜帶著一塊血肉豐碑,差點重創了他們。

    事後,通過深藍的推測,他們才知道那人攜有一塊血肉豐碑。

    他們都知道神族的血肉豐碑,和他們的玄天靈球一樣,也是浩瀚星空最為神奇的器物。

    他們也終於明白了深藍重傷的原因。

    此刻,聽深藍說嗜血家族的浩桀,居然也持有一塊血肉豐碑,當真令他們大為驚奇。

    「兩塊血肉豐碑啊……」

    骨族,還有羽族的很多人,聽到深藍肯定的答覆后,一個個都不安起來。

    「那群惡魔當中,也多了一個可怕的女人,神族未必就能佔到便宜。」深藍又道。

    「又多了一個可怕的女人?和迪迦一樣可怕的傢伙?」仙娜駭然。

    深藍輕輕點頭,「似乎比迪迦還要難纏一些……」

    此言一出,三族的族人,都覺得前途渺茫了。

    「沒關係的,我的血脈……也快要突破了。」深藍看向眾人,柔柔一笑,自信說道:「等我完成了血脈的突破,我就不怕他們任何人了。」

    「啊!」

    眾多的靈族族人,得知這個消息后,又是轟然一震。

    他們都對深藍充滿了信心。

    ……

    「來遲了,嗜血家族的族人離開了。」

    惡魔屍身零碎的戰場,迪迦去而復返,一臉的懊悔。

    「凌姐,這次……是我疏忽了,我沒有料到浩桀竟然帶著一塊血肉豐碑進來。」

    凌語詩,伊諾絲和韋森特,還有其他的惡魔首腦,一一聚集在此。

    他們看著慘死的那些同伴,臉色都陰沉著,似蘊藏著滔滔怒氣。

    「他們離遠了,我感知不到他們的位置,還要繼續追嗎?」凌語詩平靜地說道。

    「算了,他們反正肯定還會來本源深海,我們只要守在那兒等候即可。」迪迦咳嗽了一陣子,嘴角血沫直冒,「我也受了重傷,先恢復恢復吧。」

    「哦。」凌語詩淡然道。

    一群從本源深海而來的高階惡魔,在發現失去了目標以後,只好原路返回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