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兩百四十五章 第二塊血肉豐碑!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兩百四十五章 第二塊血肉豐碑!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「第二塊血肉豐碑!」

    秦烈禁不住看向嗜血家族的方向,臉色勃然一變,也終於知道浩桀和嗜血家族的族人,為何膽敢衝擊那群惡魔狩獵者。

    他將那塊血肉豐碑融入體內,瞬間暴漲的血脈力量,使得他差點將靈族那些族人全部毀去。

    如果不是深藍祭出靈族的玄天靈球,他相信那些靈族族人,已經被他滅殺大半。

    他深知融入血肉豐碑以後自身實力的恐怖提升。

    同樣擁有一塊血肉豐碑的浩桀,如果也和他一樣,能夠將那塊血肉豐碑融入體內,浩桀將會獲得多麼可怕的力量提升?

    浩桀和嗜血家族的族人,是否真的具有挑戰那群深淵惡魔,並擁有獲得勝利的可能?

    如今仔細一想,他才知道浩桀不是自負到不知天高地厚,而是真的有所憑仗。

    他深吸一口氣,對浩桀和蒼曄那邊的境況,突然無限好奇。

    「說說看,在你的身上……那件我魂族的東西,究竟是什麼?」神秘的魂族族人,眼睛死死盯著他,再一次喝道。

    「沒有。」秦烈搖頭。

    此人能看出血肉豐碑來,已令他謹慎萬分,至於他眉心的鎮魂珠……他不相信此人還能洞察出來。

    「不論你怎麼隱瞞,我都知道你身上有我魂族的寶物,而且等階必然不低。」魂族族人堅持道。

    「是你自己疑神疑鬼罷了。」秦烈眯著眼說道。

    「哦。」神秘的魂族族人,見他死活不肯承認。似也不想糾纏不放。「我心裡知道就行。只要你還在本源始界,我們就還會再見,那件我族的寶物……我早晚都會拿回來的。」

    「你不想現在就試試?」秦烈挑釁。

    「不用了,既然你懷有一塊血肉豐碑,就是之前重創靈族的那個傢伙,我知道我想要拿回我族那件東西沒那麼容易。」他嘿嘿低笑著,道:「我不著急。時間……還有很多,我會耐心的等待更好時機的到來。」

    「對了,我叫索姆爾,你記住我的名字。」

    丟下這番話以後,這個神秘的魂族族人,主動遠離他。

    根據他靈魂的感知來看,自報姓名的索姆爾,已朝著嗜血家族的方向而去。

    顯然,他對浩桀那邊和高階惡魔的戰鬥。更為的關注。

    黑暗中秦烈皺眉沉思了一番。

    「身份暴露了,這傢伙……會不會對蒼曄言明?如果讓乾煋、南崎那些烈焰家族的族人,知道那塊遺失的血肉豐碑在我身上……」

    他暗暗思索著,臉色漸漸嚴峻,突然不知如何是好了。

    他很清楚,他和那塊血肉豐碑存在著奇異的聯繫。他決定不可能將其交給烈焰家族。

    然而。那塊血肉豐碑對烈焰家族,對整個神族而言,都有著極其關鍵的作用!

    一旦讓烈焰家族的族人,知道他持有那塊血肉豐碑,一定會想盡辦法要他交出。

    到時候,他要如何處理和烈焰家族的關係?

    乾煋,流漾,還有霧紗這些人,會不會立即變成他的敵人?

    一連串的念頭,在他腦海電閃而過。令他心亂如麻,愈發覺得將來麻煩重重。

    「先看看浩桀那邊的戰鬥吧。」

    半響后,他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,把自己的一縷靈魂意識釋放,寄托在雷靈的體內。

    雷靈從而變成他的眼睛。

    浩桀,蒼曄,還有那些嗜血家族的族人,一個個清晰地呈現他心神腦海。

    九柄眩目的魔刀,浮動在那個陰柔如水的俊美惡魔身旁,許許多多深紫色魔紋,不斷從那些魔刀上擴散。

    濃稠的深淵魔氣,如擇人而噬的妖魔,一團團的淹沒了那片區域。

    浩桀和嗜血家族的族人,包括蒼曄,都被那些濃濃的深淵魔氣裹著。

    那一柄柄的炫目魔刀,刀面上,突然睜開一隻只詭異陰森的魔眼。

    一瞬間,來自於魔刀上的眼睛,齊齊爆射出攝人的紫光。

    那一刻,連潛藏於高空暗處的雷靈,似乎都生出了本能的恐懼。

    通過雷靈的眼睛,他看到數十個高階惡魔,隨著魔刀上詭異眼睛的睜開,立即精神大震。

    眾多高階惡魔,把四面八方湧入那團團的濃稠深淵魔氣中,對浩桀,蒼曄,還有那些嗜血家族的族人轟殺。

    一時間,眾多紫色的雷電,凶戾的血脈力量,猙獰獠牙,都對向了魔氣中的神族族人。

    涌動的魔氣,如忽地變成要命的沼澤,深淵魔氣也變得粘稠無比,非常強勁地吸附在嗜血家族族人和蒼曄身上。

    秦烈注意到,在蒼曄在扭動手臂,活動那些黑色重甲時,一縷縷的深淵魔氣,如漿糊,似繩索,拚命地束縛著她。

    她每一次的活動,似乎都需要消耗比平時強五倍的力量。

    濃稠的深淵魔氣,又倏然變化著,凝成了一株株可怕的植物。

    扭動著的植物,當真如妖魔,張牙舞爪地撲向神族族人。

    秦烈注意到,那些嗜血家族的族人,在魔氣沼澤內,似乎已經不能活動自如。

    連蒼曄都目顯急色。

    相反,那些衝進來的高階惡魔,不但不受深淵魔氣的影響,而且還都如魚得水。

    「嗤嗤」

    就在此時,他看到浩桀的脖頸,耳朵,臉上,所有裸露在外皮膚上,都開始浮現神族文字。

    他甚至注意到浩桀的背部,似微微隆起,如背著一塊匾。

    「血肉豐碑!」他心神一震。

    下一刻,從浩桀的體內湧現出毀天滅地的恐怖氣息,那暴戾嗜殺的極端血脈力量,竟形成了大爆炸。

    一團團的深淵魔氣,一株株凝結的深淵植物,猛地炸碎爆裂。

    眾多轟落過來的力量,也在浩桀血脈力量暴漲以後,被瞬間消泯於無形。

    由九柄魔刀釋放的恐怖魔氣沼澤,頃刻間,被破滅摧毀。

    以血脈天賦執掌魔刀的迪迦,也是大驚失色,「血肉豐碑!」

    他也感覺到了,來自於浩桀體內,那不合常理的恐怖力量,分明屬於神族的血肉豐碑。

    「唔!」

    極遠之處,另外一塊沉寂在秦烈空間戒的血肉豐碑,似感知到浩桀體內的氣息,竟然也蠢蠢欲動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