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兩百四十四章 玄天靈球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兩百四十四章 玄天靈球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秦烈的離開,沒有令浩桀和嗜血家族的那些人重視起來,他們反而悠哉等候惡魔的降臨。

    蒼曄的勸告,對他們不但不起作用,他們還覺得蒼曄啰嗦。

    「你要怕,你就先走。」浩桀鎮定自若道。

    看著浩桀,還有那些一副有恃無恐的嗜血家族族人,蒼曄突然好奇起來。

    以她對浩桀的了解來看,浩桀雖然殘暴嗜殺,卻並非愚蠢之輩。

    明知道霸佔本源深海的惡魔數量近百,且還有深淵煉獄的高階惡魔坐鎮,浩桀還敢衝擊向本源深海,他究竟憑仗著什麼?

    「一定有我沒弄明白的地方……」蒼曄暗暗沉思。

    她忽然不著急了,一下子放鬆了,漠然道:「哦,我也想看看你們用什麼樣的方法,去殲滅那些惡魔群。」

    在嗜血家族驚異的注視下,一身重甲的蒼曄,不但讓了開,還悠然盤坐了下來。

    「不走了?」浩桀愣了愣,點頭道:「也好。」

    另一邊。

    秦烈以「疾雷遁」從嗜血家族那邊離開,倏然在黑暗中站定,以心神同雷靈達成聯繫。

    他通過雷靈默默注意著蒼曄、浩桀等人。

    其餘四個虛渾之靈,則是分散他四周,幫助他巡視附近的動靜。

    此地離本源深海很近,那些在秘境存活下來的隊伍,最終都會摸過來。

    能活下來的傢伙,必然都是和骨族的沙列。還有羽族斯坦卡一般兇悍且強大的存在。他如果不慎被圍住,想要脫身也會有點麻煩。

    所以,他在藉助於雷靈觀察嗜血家族時,也沒有失去警惕心。

    「唔……」

    游弋在附近的木靈,忽然傳來靈魂訊念,迅速發現異常。

    他馬上以木靈再次看到了那個神秘的魂族族人。

    絕對黑暗中,這個神秘的魂族族人。也敏銳的覺察到木靈的存在。

    「奇異的生命體!」

    神秘的魂族族人,同他們道別不久,在繞了一圈以後,又悄悄逼近浩桀等人的區域。

    迪迦和那群高階惡魔的出動,也沒有瞞過靈魂力出眾的他,使得他順藤摸瓜的重新而來。

    然而,就在他朝著浩桀等人臨近時,又覺得靈魂不寧。

    「到底是怎麼回事?」

    黑暗中的他,眼中充滿了困惑。他一邊調整著距離,一邊感受著靈魂異常。

    隨著距離的接近,他突然感應到另外一個靈魂,感知到了……秦烈的存在。

    「還有一個傢伙……」

    他暗暗驚訝時,稍稍變幻方向,試著往秦烈接近。

    當他做出這個決定以後。他猛地發現他靈魂的異常波動。瞬間劇烈起來。

    他那如兩團鬼火般的眼睛倏然洶湧。

    「原來這才是導致我靈魂異常的罪魁禍首!」他終於鎖定了目標。

    之後,他再沒有理會木靈的窺視,一路嘿嘿低笑著,直朝著秦烈而來。

    通過木靈注意他的秦烈,都突然發現,他似忽然消失一般。

    ——因為他實在太快了!

    「奔我來的!」秦烈也明白了。

    這時候,他已無心理會蒼曄、浩桀和那些惡魔的情況,分出的靈魂意識也迅速集中。

    他還從南崎贈送的空間戒內,取出一塊十斤重的肉食,用力撕扯著吞入腹中。

    他已做好迎戰的準備。

    那個神秘的魂族族人。給他的感覺極其危險強大,就在那傢伙逼近時,他血脈都似要蠢蠢欲動。

    他意識到即將到來的魂族族人,和先前感受到的陰柔如水般的俊美惡魔一樣,都是本源始界最為恐怖的那一類存在。

    「快到了!」

    接近一定範圍以後,他已經可以通過「真視」天賦,感知到那個魂族族人的行蹤和動靜。

    這時候,他也清楚的知道,那個神秘魂族的族人的能力,比他的靈魂感知範圍分明還要廣闊一些。

    「果然是棘手的一個傢伙。」他愈發謹慎小心了。

    「呼!」

    一縷碧綠色的鬼火,如妖魔的化身,在秦烈身前突兀閃現。

    秦烈只是眼睛一花,就看到那個神秘的魂族族人,已經懸浮他前方十米處。

    沒有一塊暗耀石,可到來的魂族族人,碧幽的眼瞳準確落在他身上。

    他也臉色凝重地看向來人。

    「直到目前為止,你是我所遇到的唯一一個,視覺和靈魂感知力都不被絕對黑暗影響的傢伙。」神秘的魂族族人,以沙啞的聲音說道。

    秦烈眉頭一皺,道:「你不也是一樣?」

    這個魂族的族人,當眼睛如碧綠色鬼火般閃亮時,也明顯可以看清黑暗中的景色。

    眼睛可見,靈魂意識可知,此人和他一樣在絕對黑暗中具備別人沒有的優勢。

    沙列、蒼曄在黑暗中眼睛都可見,斯坦卡和靈族的深藍靈魂在黑暗中擁有感知能力,可他們都不具備雙重優勢。

    只有這個魂族族人,和他一樣,眼睛和靈魂都不受影響。

    「不久前,我追逐了一個人,追了很久,卻被他以神奇的瞬移避開。」魂族族人,鬼火般的眼睛,浮現出異色,「你就是那個傢伙吧?」

    「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。」秦烈道。

    「嘿嘿。」神秘的魂族族人,怪笑了幾聲,讚歎道:「我真是沒有想到,如今的烈焰家族,竟然還會有閣下這樣可怕的傢伙。我本以為嗜血家族的浩桀,還有明煦和蒼曄,才是秘境中神族的最強者,沒料到……」

    他緩緩搖頭,「原來已沒落了兩萬年的烈焰家族,在不知不覺間,也有了再次復甦的跡象,這可真是可喜可賀啊。」

    「多謝誇獎,但我真不知道你在說什麼。」秦烈又道。

    「不管你承認不承認,我都知道你是誰。」話到這兒,他沉默了一下,突然又道:「烈焰家族那塊遺失的血肉豐碑也在你身上吧?」

    秦烈終於目顯一絲駭意。

    身懷血肉豐碑一事,他從未和任何神族族人表露過,而且始終都在刻意隱瞞。

    他萬萬沒有想到這個魂族族人竟然能看穿。

    「你怎會知道?」他冷聲道。

    連血肉豐碑在他身上,此人都如此肯定地道明了,秦烈明白他的隱瞞已經沒有必要。

    「也只有血肉豐碑,才能夠和靈族的玄天靈球抗衡!」魂族族人理所當然地道。

    「玄天靈球?」秦烈愕然。

    「就是那個名叫深藍的靈族女孩,在那巨大焚日輪落下之際,從靈界招呼而來的美麗光球。」魂族族人解釋,「那光球便是玄天靈球,玄天靈球和你們神族的血肉豐碑一樣,乃是靈族的至高無上之物。」

    秦烈愣了一下,才道:「原來如此。」

    他當時雖然處於瘋狂失控的狀態,可還是知道那巨大的焚日輪,擁有著何等恐怖的力量。

    神族的那個小女孩,祭出「玄天靈球」,破掉焚日輪,逼的他反噬遁離時,他也極其費解。

    他想不到那光球竟如此可怕。

    經過這個魂族族人的解釋,他終於明白過來,原來那光球和血肉豐碑一樣,也是靈族的至寶。

    「真是令人驚奇,這次本源始界之行,你們神族和靈族竟然都動用了至高無上的神器。」魂族族人顯然頗為驚異,「而且,你們神族還動用了兩塊,這可真是令我看不透了。」

    「兩塊?」秦烈又是一呆。

    「你不知道?」魂族族人道。

    秦烈搖頭。

    「嗜血家族的浩桀,也帶著他們家族的那塊血肉豐碑,我也是……剛剛知道不久。」這個神秘的魂族族人,似又漸漸控制不住自己,也是此刻,他才想起自己過來的目的。

    「對了!為什麼我一旦靠近你,就會心神不寧,連自己的靈魂都有些控制不住!除了那塊烈焰家族的血肉豐碑以外,在你的身上,必然還有別的東西!」

    「而且,那件東西,還百分百和我魂族有關!」

    他極其肯定地喝道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