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兩百四十章 一個消息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兩百四十章 一個消息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一絲絲的血肉能量,流溢在秦烈筋脈鮮血中,他因凝結「炎界」而消耗的力量迅速補充著。

    感受著體內的變化,他又取出一塊塊的肉食,一邊撕扯著,一邊塞入口中。

    來自於南崎的肉食,果然如乾煋所言,不但美味無比,而且蘊含的血肉力量更是豐沛非常。

    在那塊血肉豐碑沉寂,他無法立即補充血肉力量以後,南崎給予的那一枚儲藏著大量肉食的空間戒,就突然顯得重要起來。

    此刻,他一邊以肉食恢復著血脈力量,一邊思考著「群燃血術」的奧妙。

    他身旁的乾煋,霧紗,還有流漾三人,身上燃燒著的火焰已逐漸熄滅。

    因為他激發的「燃燒」血脈玄妙,其實已經從三人身上褪去,他們沉默著,只是在感悟剛剛的奇妙。

    秦烈明白如果沒有他的炎界,沒有他催發自己血脈形成的「群燃血術」,乾煋三人絕對不可能點燃自己的鮮血。

    他也慢慢明白,炎界中擁有烈焰家族血脈的武者,之所以能燃燒鮮血,都是因為被他燃燒的不滅火焰點燃激發。

    就是說,他乃是那些人的火種。

    只有他激發「燃燒」血脈天賦,將「燃燒」血脈的奧妙,以奇異秘紋的方式在炎界層浮現,那些秘紋形態的火焰,才可以助乾煋三人體內的鮮血燃燒。

    從而激發起他們的力量。

    「激發血脈內的燃燒天賦,火種。炎界……」他琢磨著其中奧妙。

    突然間。他從閉目狀態醒來,驚訝的看著蒼曄。

    一身重甲,卻如幽靈般的蒼曄,已默不作聲地站在他身旁。

    「有事?」他隨口一問。

    蒼曄緩緩點頭,道:「你掌控的那些異獸,是不是可以感知到遠處靈魂和生命的波動?」

    「嗯。」秦烈道。

    「光明家族的明煦,還有嗜血家族的浩桀。一定也會來到此地。」沒有遮遮掩掩,蒼曄很坦然地說道:「我希望你能通過那些異獸,密切注意本源深海附近的靈魂波動,可以在浩桀和明煦他們接近以後,第一時間通知我。」

    秦烈一邊撕扯著肉食放入口中,一邊道:「它們也需要休息。」

    「我明白。」蒼曄點頭,「我只是希望你多留心一下。」

    「我會的。」秦烈淡然道。

    蒼曄略略猶豫了一下,又道:「光明家族的明煦,就算是接近本源深海了。也應該會先想辦法和我匯合,不會貿然行事。但浩桀那傢伙……可不會聽令於任何人,他太過於自負狂妄,很可能會在倏一到來后,便對那群霸佔本源深海的惡魔動手。」

    「那他是自尋死路。」秦烈冷笑道。

    之前那群惡魔狩獵者,四處撲殺逃逸者時。他通過虛渾之靈有所了解。

    他知道當時骨族的沙列。羽族的斯坦卡,也都在逃離者的行列。

    深藍沒有到來前的那些靈族族人,也驚慌失措的四處逃避,一盤散沙。

    百名左右的高階惡魔,那巨大無比的暗耀石,還有那塊暗耀石內隱隱傳來的恐怖氣息,都讓他深刻意識到那些惡魔狩獵者的可怕。

    也是如此,當伊諾絲通過血脈的微妙感應,知道他也在以後,他也只能避其鋒芒。

    因為他明白就算聯合烈焰家族的族人。對上那些惡魔狩獵者,也沒有絲毫獲勝的可能。

    他同樣不認為,黑暗家族,光明家族,和嗜血家族的任何一方,可以正面抗衡那些惡魔。

    「我已經聽玄珞說起了那些惡魔狩獵者的厲害,我也知道他們的可怕,所以才要等浩桀和明煦匯合以後動手。」蒼曄和他講話的時候,雖依然語氣冷漠,不過眼神卻頗為認真,甚至於帶著一絲請求。

    「怕就怕浩桀到來以後,我們還不知道,他就不知死活地衝上去,使得嗜血家族和他一同潰敗,損失了太多的力量,你說呢?」

    秦烈猶豫了一下,點了點頭,道:「我先喚出兩個去看著。」

    他於是以心神意識呼喚雷靈和木靈。

    聽到他靈魂的呼喚后,虛渾之靈中的雷靈和木靈,從鎮魂珠的第四層空間倏然飛出。

    他眉心中一束黝黑的光芒也一閃而逝。

    「唔!」

    就在此刻,他覺察到另外一股不屬於他們的靈魂氣息,在他們的頭頂閃過。

    「怎麼?」蒼曄奇道。

    他臉色微沉,道:「有魂族的靈魂氣息!」

    「哪個方向?」蒼曄詢問。

    秦烈伸手,還沒有藉助於虛渾之靈,而是通過他自己的感知,指明了位置。

    他知道對方是誰。

    「我去看看。」蒼曄當機立斷。

    秦烈搖頭,道:「不用,他正在過來。」

    蒼曄一愣,旋即停了下來,道:「可是只有一人?」

    秦烈點頭。

    「我知道是誰了。」蒼曄微微皺眉,心中暗暗奇怪:「那傢伙來幹什麼?」

    「是誰?」秦烈明知故問。

    「一個不知是敵是友的傢伙。」蒼曄漠然道。

    「哦。」秦烈再沒有問下去。

    「乾煋,霧紗,流漾,我們有客人過來了。」蒼曄突然沉喝。

    還在感悟著「燃燒」奧妙的三人,聽到她的喝聲后,紛紛驚醒。

    遠處黑暗家族和玄冰家族的族人,也臉色微變,都接連站起。

    他們已做好迎戰的準備。

    「也不用太擔心,只是一個魂族的族人罷了。」蒼曄又道。

    「任何一個魂族的族人都不可小視。」玄珞神情肅然,「沒有人知道一個魂族的族人。在周邊聚集了多少魂奴。甚至於。也沒人知道在我們之中,有沒有他御動的魂奴!」

    此言一出,連蒼曄都變了臉色。

    她知道玄珞說的有道理。

    每一個魂族的族人,都絕不是孤身一個,他們往往擁有著不少的魂奴。

    就算只有一個魂族的族人到來,他也可以在這本源始界內,以魂族的秘術逐漸奴役只聽命於他的魂奴——而且可以做的神不知鬼不覺。

    別看那個魂族的族人。只是一個,或許在靈族、骨族、羽族,包括那群霸佔本源深海的高階惡魔中,都可能存在已被他奪魂的魂奴。

    這種事以前也不是沒有過先例。

    「大家都小心一點。」蒼曄的眼神也嚴峻了。

    她這麼一說,眾人再沒有一絲輕視,一個個都如臨大敵。

    「魂族……」

    看著他們臉上的凝重之色,秦烈心神微動,對那個追蹤他許久的神秘魂族族人,也多了一絲好奇。

    只是一個魂族的族人。就令黑暗、烈焰、玄冰三大家族的青年才俊,如此的慎重對待。

    這種重視程度,令秦烈意識到四大種族的魂族,不愧是最為神秘,也是最令人心中沒底的奇異種族。

    沒有實體,一出生便是一團靈魂。能奪舍任何血肉生命的魂族。當真……那麼的可怕?

    他暗暗期待。

    時間匆匆掠過,大概在過了五分鐘后,全身裹住黑袍的魂族神秘人,幽魂般從遠方浮現而出。

    遮住大半個面部的魂族族人,只有一雙鬼火般的眼睛露出來,他似早知道眾人在等候他,一點不顯得奇怪。

    他過來以後,先陰惻惻地嘿嘿一笑,然後才道:「蒼曄,我沒有給你指錯方向吧?」

    「多謝你讓我能和烈焰家族早一點匯合。」蒼曄點頭答謝。

    這時候。眾人才知道蒼曄不但和此人接觸過,而且正是因為此人,才找到的乾煋他們。

    「那群霸佔本源深海的惡魔狩獵者,我無法應對,靈族現在也不行,只有你們神族五大家族聚集以後,才有可能抗衡。」他停頓了一下,又以沙啞且陰沉的聲音再次說道:「我這趟過來,依然是告訴你們一個消息,希望你們立即重視起來。」

    「什麼消息?」蒼曄道。

    「光明家族和嗜血家族的族人,都已經來到本源深海的附近,光明家族的明煦在我的勸說下,已往你們這邊趕來。不過……」

    神秘的魂族族人,說到這兒,眼中幽幽鬼火,忽地變得明亮可怖,如有厲鬼就要從他瞳仁內掙脫嘶嘯而出。

    蒼曄等人臉色一變,下意識就要激發血脈力量,以應付突變。

    秦烈也是暗暗心驚。

    因為就在此刻,他感知到從那魂族族人的腦袋內,釋放出一股極其凶戾暴躁的靈魂波動。

    他也以為此人就要暴起發難了。

    然而,那神秘的魂族族人,又迅速地調整過來,眼中的鬼火也慢慢幽暗下去。

    他平復著心境,這才繼續說道:「不過,嗜血家族的浩桀,並沒有聽信我的勸告,而且還不識好歹地對我動了手!」

    他黑袍下的臉皮子,似抽搐了一下,「如果不是我顧全大局離開,他們至少要死一半人!」

    顯然,他和嗜血家族的浩桀爆發了衝突,而且他還主動退離了。

    對他而言,這可能是奇恥大辱,所以他在提起此事時,似有些情緒失控。

    就在蒼曄想要詢問時,他冷哼一聲,先指明了一個方向,告訴他們嗜血家族的位置。

    然後,也不等蒼曄道謝,便道:「你告訴那個浩桀,我早晚會找他算賬!」

    話罷,他厲嘯一聲,似宣洩心中的不滿,又如幽魂般疾射遠方,眨眼間沒了蹤影。

    秦烈等人都一臉訝色。

    ……

    ps:補一章欠,還欠兩章,爭取在本月還掉~~

    嗯,問題都在我自己身上,懶,拖延症晚期,明明知道欠著,就是提不起精神還,快沒救了。

    不過,這兩天買了兩本書,一個叫自控力,一個叫拖延症心理學,都是為了專門治我這毛病買的。

    剛讀,至於有沒有效果,呃,後面再看吧~~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