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兩百三十九章 南崎低頭!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兩百三十九章 南崎低頭!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炎界中,秦烈神色如常,只是以心神掌控著「群燃血術」,以免突發變故。

    反倒是踏入炎界,緊挨著他的流漾和霧紗,猶如被點燃的火人,熊熊燃燒起來。

    站在炎界外的眾人,凝神去看,都發現流漾和霧紗的秀髮,如火海般涌動著,正在悄悄生長。

    他們都意識到兩女果真在秦烈營造的炎界,將自己血脈內潛藏著的「燃燒」,給激發點燃了。

    「姐,我……」乾煋呵呵傻笑了一聲,扭頭望向蒼曄,道:「我也要進去試試了。」

    蒼曄不置可否。

    乾煋也沒有等她表明態度,突然張開懷抱,如飛翔的鳥雀般,一頭撲向了炎界。

    南崎、利維等人,也都一臉的躍躍欲試,不過當他們看了看秦烈以後,又猶豫了起來。

    「南崎哥……」一人眼巴巴地輕呼。

    在他的目光下,南崎搖了搖頭,說道:「我們就不摻合了。」

    聽他這麼一說,那人和利維一樣,都是暗暗失望,忍不住嘆了一口氣。

    他們都知道,「燃燒」乃是烈焰家族最為核心的一種血脈天賦,也知道戰鬥中能夠將「燃燒」釋放的武者,雖事後會疲憊不堪,卻可以在短時間獲得幾乎翻倍的血脈力量。

    瞬間暴漲的力量,往往可以在極短時間內,就將對手解決掉。

    事後,不論多麼疲憊虛弱,都可以通過吞食蘊含豐沛血肉精氣的食物來慢慢恢復。

    殘酷的血戰。突然暴漲的戰鬥力。比起事後漫長的痊癒時間要重要太多太多。

    所以「燃燒」血脈天賦,一直被烈焰家族的強者青睞,被當成極其強大的血脈手段。

    此時,他們人在本源始界,能非常清晰認識自身血脈的奧妙。

    而秦烈的炎界,又可以幫助他們令鮮血燃燒,能使得他們更加直觀地看到「燃燒」這個強大的天賦。在鮮血中的神秘變幻。

    弄不好,他們甚至有希望在本源始界內,也將血脈內烙印的「燃燒」給覺醒。

    因為不久前流漾已在本源始界覺醒了新的血脈天賦。

    從秦烈的炎界,從發生在流漾、霧紗身上的異變,他們看到了血脈再次覺醒的希望,而且還是家族最為核心強大的天賦!

    可是現在,因為他們之前和秦烈存在的隔閡,他們沒辦法厚著臉皮像流漾、霧紗般走入炎界,這對他們簡直是一種折磨。

    「妙哉!妙啊!」

    穿入炎界后的乾煋。以更快的速度燃燒了鮮血,他極為清晰地看到自身血脈的變幻,不由自主地歡呼驚叫。

    他的驚叫聲,聽在南崎、利維等人的耳中,顯得很是刺耳。

    焰風臉皮子不自然地抖了一下,竟將頭掉轉過去。強行不去看秦烈凝結的炎界。還有炎界內的乾煋三人。

    他們的異常引起了蒼曄的注意,她疑惑的目光,分別在焰風和南崎臉上游弋了一圈,然後道:「你們在搞什麼?」

    南崎和焰風都是臉色訕訕。

    「為什麼不進去?」蒼曄眉頭微皺,冷聲道:「你們是傻子嗎?難道不知道在本源始界內,可以直接窺視血脈內的天賦奧妙?在秦烈釋放出群燃血術以後,只要你們的鮮血也被激發燃燒,你們都可以清晰地看到燃燒天賦的血線變化,從而得到領悟這個血脈天賦的可能性。你們不會不知道,燃燒這個天賦……有多麼的稀罕強大吧?」

    給她一訓斥。南崎和焰風愈發尷尬,可還是苦著臉沉默。

    旁邊的玄珞,冷然一笑,譏諷道:「事情很明顯,他們必然得罪了秦烈,所以拉不下臉走入那炎界。」

    「可是這樣?」蒼曄哼道。

    「也不算得罪吧。」南崎點了點頭,垂頭道:「只是有過幾次爭吵罷了。」

    「爭吵?因為何事?」蒼曄再問。

    南崎輕咳一聲,回頭看向利維等人,道:「那個,他們幾個看上了羽族的少女……」他簡單解釋了一番。

    蒼曄漠然聽著,眼神逐漸陰冷冰寒,等南崎說明以後,她才鄙夷道:「在壓力下容易失控的人,永遠不可能成為真正的血脈強者!給自己惡習找借口的傢伙,全部都是沒用的廢物!」

    「連一個混血者都不如,的確是垃圾,也難怪烈焰家族會越來越沒落。」玄冰家族的玄珞添油加醋道。

    「聽說你是被秦烈找到的?」蒼曄扭頭看向他。

    此言一出,玄珞臉色一僵,突然閉嘴不言。

    「十個人的隊伍,在你的帶領下如今只剩你們兩個活人,居然連烈焰家族都不如,你本事有多大?」蒼曄眼中滿是嘲弄。

    玄珞沉默了一下,道:「等你接觸了那群惡魔狩獵者以後,你就會知道我們能活兩個下來,已經是本事了。」

    蒼曄眼神微變。

    她並沒有再次嘲諷,而是深深看向玄珞,凝重道:「那些傢伙真有你說的那麼可怕?」

    她知道玄珞不是喜歡無的放矢的人,玄珞既然敢這麼說,就證明霸佔了本源深海的惡魔群,必然有著恐怖至極的實力。

    她過來的途中,通過死在她手中的那些對手,也陸陸續續聽說了一些關於那群惡魔狩獵者的消息。

    無一例外,每一支和那些惡魔群接觸過的隊伍,都極其忌憚驚懼。

    結合玄珞的態度,蒼曄對那群惡魔也感到了不安,所以認真詢問。

    「你見過靈族、骨族、羽族吧?」玄珞突然一問。

    蒼曄點頭,「見過。」

    「你覺得這三族合起來的力量如何?哦,忘了告訴你了。骨族那邊的領頭者是沙列!沒錯。就是骨族族長的兒子!」玄珞一看她眼神一驚,就知道她意會過來,然後再道:「羽族那邊的首腦,則是斯坦卡!就是擁有一半惡魔血統的斯坦卡!沙列,斯坦卡,再加上靈族的小女孩,你覺得他們的力量如何?」

    蒼曄沉吟了一會兒。道:「等浩桀和明煦過來以後,我們……可能和他們才有一戰之力。」

    「我也是這麼認為的。」玄珞點頭,然後道:「可是以我來看,目前的靈族加骨族、羽族聯合的力量,如果真的和那群惡魔狩獵者血戰,靈族、骨族、羽族三方必然會是慘敗的那一方。」

    蒼曄漆黑重甲內的身子,微微一震。

    玄珞陰沉著臉,他的目光又重新落在旁邊的炎界,還有其中的秦烈、乾煋等人身上。輕聲道:「如果在浩桀、明煦匯合以後,所有烈焰家族的族人,又都真的可以在炎界內釋放出燃燒血脈天賦,或許我們還有一戰之力。」

    蒼曄陷入沉思。

    過了一會兒后,她冷幽地看向南崎、焰風等人,道:「你們都聽到那群惡魔多麼可怕了?」

    南崎眾人一一點頭。

    「那你們為什麼還愣著?」蒼曄冷喝。

    「什麼?」利維一呆。他沒有能反應過來。不明白蒼曄話里的意思。

    「是你們的臉面重要?還是擊殺那群霸佔本源深海的惡魔狩獵者更重要?」蒼曄冷冷看向他們,又道:「就算是不顧整體利益,你們的臉面,難道比得到燃燒血脈天賦更重要不成?」

    南崎吸了一口氣,道:「我明白了。」

    他抬起手,就要示意大家也沖入秦烈凝鍊的炎界,去感悟「燃燒」血脈的玄奧神秘。

    焰風也是在一震后,似下定了決心。

    然而,就在此時,離他近在咫尺的炎界。突然急劇收縮。

    炎界中央的秦烈,似聽到他們的談話,目光拋射過來,淡淡地說道:「維持炎界需要大量的血脈力量,我目前對『群燃血術』掌握的不是很好,只能支持這麼久。」

    話罷,那炎界化為一簇簇火焰光幕,逐漸融入他體內。

    可他身旁的流漾、霧紗和乾煋三人,依然如三個火人,似還在處於燃燒的狀態,並沒有隨著炎界的消失而停止。

    三人此刻保持著燃燒的狀態,閉著眼,都在藉助於本源始界的奇妙,去洞察血脈之謎。

    好不容易下定決心的南崎等人,一看他撤銷了炎界,都是尷尬萬分。

    他們都知道秦烈是刻意針對。

    「嗯,釋放炎界已極其消耗血脈力量,再加上『群燃血術』肯定消耗更大,撐不了太久也是正常。」蒼曄的語氣,又恢復了平靜淡然,「南崎,你知道你藏有很多不但美味,而且還蘊藏著渾厚血肉精氣的肉食。你以後既然需要藉助於人家的炎界,去領悟『燃燒』血脈的奇妙,你是不是應該有所表示?」她以眼神暗示南崎。

    南崎猛然反應過來,嘿嘿一笑后,他忙從腰間摸出了一枚空間戒。

    「秦烈,你既然消耗了太多的血脈力量,就需要儘快恢復過來。這枚空間戒內,有很多不同種類的肉食,最為適合你快速恢復血脈力量了。」他將那一枚空間戒拋了過來。

    尚且不等秦烈伸手,還是「火人」狀態的乾煋,反倒是一把先接過,他以靈魂意識略一感應,突然哈哈大笑起來:「南崎,你這傢伙終於捨得下血本了!」

    話罷,他隨手將那一枚空間戒遞給秦烈,又道:「南崎的爺爺,是我們烈焰家族最為擅長製作肉食的,他弄出來的肉食,不但美味無比,而且蘊含的血肉精氣更是非常的豐沛,你之前也吃過的,你知道的對吧?」

    秦烈點頭,捏著那一枚空間戒,他感知了一下,就發現裡面儲藏的肉食,可能堪比半個惡魔領主的肉身。

    他於是看向南崎。

    「嘿嘿,以前所有的事情……都錯在我們,還請秦兄弟你大人不計小人過,別和我們一般見識。」南崎乾笑道。

    秦烈「哦」了一聲,又看向利維等人。

    利維等人都哭喪著臉,在南崎的怒視下,一個個趕緊低頭認孫子,連罵自己各種的不堪。

    秦烈點了點頭,這才不緊不慢地,將那一枚空間戒收入了袖口。

    而南崎等人也終於露出如釋負重的表情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