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兩百三十八章 群燃血術!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兩百三十八章 群燃血術!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昏黃色的暗耀石光芒下,神族三大家族的族人,都在默然靜修著。

    流漾盤坐在秦烈身旁,時不時地看他一眼,心中暗暗期待。

    「群燃血術……」

    對於那能夠增強所有烈焰家族族人血脈力量的秘術,她和乾煋、南崎一樣,都感到震驚。

    她在乾煋的安排下,過來守護在秦烈身旁,所以並沒有聽到後來蒼曄對乾煋等人說的那番話。

    她也就對秦烈的身份沒有什麼特別的認識。

    她一直覺得,在秦烈的身上裹著一層神秘的外衣,那層神秘的外衣令秦烈很是吸引她。

    「混血者不但可以踏入混沌血域,還能得到那麼強大的血脈秘術,這傢伙真是厲害呀。」她暗暗道。

    「呼!」

    一圈圈暗紅色火焰光暈,以秦烈為中心,悄然凝鍊著。

    短短數秒時間,一個明熠的炎界,就在秦烈周邊形成。

    秦烈緩緩睜開眼。

    他眼瞳中,如有一縷縷的流火閃動著,仔細去看,會發現那些流火為神族的奇異文字。

    「怎樣?」流漾興緻盎然道。

    秦烈咧嘴一笑,道:「你離我近一點,看看挨著我以後,體內的血脈會不會有特別的變化。」

    他近期都在感悟「群燃血術」的訣竅,因蒼曄、玄珞、乾煋眾人已聚集,他連虛渾之靈都收入了鎮魂珠。

    新的血脈秘術,要想成功釋放。必須要先熟練掌握。

    他通過一段時間的參悟。對「群燃血術」慢慢理解了,可畢竟第一次嘗試,他也不確定真能奏效。

    也是如此,他要流漾不但在炎界中,還希望流漾盡量靠近他。

    「靠近一點么……」流漾美眸滴溜溜一轉,輕抿著嘴,咯咯嬌笑道:「沒問題。」

    她離秦烈本就不遠。這時候豐臀一抬,便嬌媚無限而來。

    她幾乎和秦烈肩並肩坐了下來。

    「呼……」她俏皮地吐了一口香氣到秦烈臉上,眸中暗火涌動著,柔聲道:「現在夠不夠近?還是不夠的話……我坐你懷裡怎樣?」

    大多數的神族女人都是敢愛敢恨,性格也往往潑辣大膽,流漾也是如此。

    隨著接觸的加深,她對秦烈漸漸有了一絲好感,她平時也絲毫不加掩飾,這一點乾煋、焰風、南崎都看的清清楚楚。

    或許也是因為這樣。焰風一開始就和秦烈不對路,後來也不再糾纏她。

    乾煋也明白這一點,才刻意安排她去守護秦烈,算是間接給兩人創造機會。

    流漾自認為她已表現的很明顯,也在等秦烈稍稍主動一點,可秦烈……彷彿始終沒有領會她的意思。

    她在心急之際。這次……就愈發主動了。

    「呃。不需要了,這距離可以了。」秦烈滿臉尷尬道。

    他心神突然一亂。

    暗紅色的炎界,如被狂風吹拂著的紅氣球,猛地搖動著。

    他不得不暫時停止「群燃血術」的催動。

    流漾微愣,她扭頭看來,道:「你在躲避什麼?」

    秦烈沉默了一下,摸了摸鼻子,道:「我之前和你們說過,我有幾個很親密的人,以深淵惡魔的身份。也來到了這裡。」

    「嗯,我知道。」流漾一臉莫名,不明白他為什麼突然提起這事。

    「那幾人之中,有一個是我的……未婚妻。」秦烈道。

    「未婚妻?」流漾訝然。

    秦烈點頭,想了一下,他又苦笑道:「那個,我在靈域還有別的女人……」

    流漾奇怪地看著他,「為什麼突然和我說這些?」

    此言一出,反倒是換秦烈愣住了,「我一堆的麻煩事,又亂七八糟的,我不想你……」

    然而,不等他一番話說完,流漾已提前截斷,啞然失笑道:「難道你以為我想和你天長地久不成?」

    秦烈愕然。

    「我們神族對男女之間的事都只看當下的。」流漾輕聲一笑,道:「或許,在這次秘境之行結束后,我們就各不相干了。而我,如果在下次任務時,看到別的中意對象,也會和他好下去的,你難道不知道我們在這方面很隨便?」

    「唔!」秦烈輕呼。

    「所以,我對你的過去,還有你的將來,都不需要了解,也壓根不會在乎的。」流漾很自然地說道。

    秦烈半響無語。

    他和烈焰家族的族人,接觸的時間並不長,對神族的認識顯然也不夠。

    他從魂獸分身得來的,關於神族的記憶,也不涉及到男女之情方面。

    所以他理所當然地認為神族和人族一樣。

    「為什麼會這樣?」過了一會兒,他才面色古怪地說道。

    流漾的笑容顯得有些苦澀,道:「我們和人族不同,我們繁衍能力太弱了,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懷有身孕的。」

    秦烈愈發驚異。

    流漾臉一紅,有些羞赧地說道:「就是說,我們可能需要經歷很多的族內男子,才有可能懷孕。而不是任何兩個人在一起,只要結合了,就一定可以懷孕生子。所以,我們需要……不斷地去試,一直試到成功為止。」

    秦烈一呆,隱隱明白了一點,然後道:「你試過幾個了?」

    「還,還沒。本來想找焰風試試的,現在我改變主意了,想先找你試一試。」流漾也有點不好意思。

    秦烈遲疑了一下,道:「我想……我們還是先試試群燃血術吧?」

    「嗯。」流漾抿嘴一笑。

    有時候,把話說開了,反而不會太尷尬。

    秦烈在認清神族對男女方面的隨便以後,再次面對流漾的時候,忽然放鬆了許多,也能隨便開玩笑了,「這次你就不要坐我腿上了,不然我連炎界都沒法維持,等我熟練以後倒可以試試。」

    「臭流氓!一看可以不用負責任,馬上就變得肆無忌憚了么?」流漾白了他一眼。

    秦烈嘿嘿笑了起來,道:「你注意一下,我現在就催動血脈力量,釋放群燃血術了!」

    「好!」流漾也來了精神。

    先前不斷搖晃的炎界,倏地停止不動,大片大片的秘紋,在炎界的表層浮現而出。

    那些奇異的秘紋,如遊動在炎界層的一簇簇紅雲,蘊藏著令人血脈沸騰爆裂的力量。

    緊挨著秦烈的流漾,一抬頭,看著那大片大片的紅色秘紋,一頭瀑布般的長發,似濺射出火星子。

    她體內的烈焰血脈,如被那些奇詭的秘紋給引燃,火山般洶湧爆發。

    與此同時,她還注意到隨著她血脈的異變,炎界內繚繞著的濃烈火焰之力,竟似被她吸引著,瘋狂地灌涌到她體內。

    霎那間,她眼睛赤紅,如流淌著岩漿火汁。

    一簇簇暗紅的火焰,也在頃刻間,覆蓋在她身上赤紅色的戰甲上。

    那件戰甲率先洶湧燃燒,從中流溢出來的火焰,迅速蔓延她全身。

    她於是感受到鮮血的沸騰燃燒。

    一股來源於她自己的血脈,還有炎界內的狂暴力量,從她四肢百骸,還有心臟之中,開始瘋狂爆發!

    「燃燒!真的燃燒了!」

    她倏地看見,在她的鮮血之中,那些她無法理解的血線,以她前所未見的方式眩目而動。

    她突然明白那些血線便代表著鮮血中的「燃燒」血脈天賦。

    只是,這個存在她鮮血中的血脈天賦,她沒有理解領悟,也就無法以血脈力量催動激發出來。

    秦烈此刻形成的炎界,那一片片遊動在炎界層的秘紋,則是一種御動那些血線,令其按照秦烈體內「燃燒」血脈天賦規則運轉的牽引力量。

    她突然明白,秦烈之所以能夠在「混沌血域」得到「群燃血術」,是因為秦烈不但擁有炎界,還另外擁有「燃燒」血脈天賦。

    「群燃血術」的施展,分明需要那兩種血脈天賦為基礎,只擁有「炎界」的乾煋,無法得到這秘術,她也就忽然能夠理解了。

    「開始了!」

    「秦烈開始了!」

    此刻,遠處的乾煋、南崎、焰風一行人,雖不在炎界之中,也感知到異常。

    他們從修鍊中醒來,立即朝著秦烈飛掠而來,眼中都布滿狂喜。

    他們遠遠看到,同樣站在秦烈身旁的流漾,一頭火紅長發也在瘋漲著。

    ——那是催發燃燒血脈后的最明顯徵兆!

    「竟然真的可以!」

    更遠處的蒼曄,也站了起來,眼神充滿了驚異。

    她帶著黑暗家族的族人,也下意識靠攏過來,也想更直觀的認識「群燃血術」的奧妙。

    同樣的,玄珞和宏凱兩人,也被吸引了過來。

    幾十秒以後,三大家族的族人,都來到秦烈和流漾的位置。

    蒼曄和玄珞等人,站在炎界之外,只是驚奇的默默觀測。

    而乾煋那些身懷烈焰血脈的武者,眼看流漾已經手舞足蹈起來,都漸漸忍不住了。

    「秦烈!我要進來了!」霧紗忽地嬌喝道。

    就在秦烈的視線,落到她身上以後,她已歡呼著,如一道火芒般閃掠而來。

    如一道火蛇落下,她的身影輕而易舉穿透了炎界,也在秦烈和流漾旁邊顯形。

    下一刻,一簇簇的火焰,先從她的頭髮開始,然後迅速蔓延她全身。

    幾秒以後,她就變得和流漾一樣,也是如身披烈焰神衣,全身火焰洶洶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