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兩百三十六章 上一任族長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兩百三十六章 上一任族長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蒼曄眾人正議論紛紛之際,四個虛渾之靈由實態,漸漸變得模糊虛幻。

    來自於虛渾之靈身上的強烈能量波動,也如空氣化,迅速消失。

    虛渾之靈的異狀,立即引起了眾人注意,他們的視線紛紛匯聚到慢慢隱匿著的虛渾之靈的身上。

    「秦烈……應該快要醒來了。」乾煋心神一動。

    大家也都忽然反應過來。

    果然。

    眾目睽睽之下,秦烈長長呼出一口氣,終於睜開了眼睛。

    「怎樣?在混沌血域內得到了什麼?」流漾興奮地追問道。

    「蒼曄!」秦烈輕呼。

    這時候,他才注意到身旁多了很多黑暗家族的族人,也發現了一身漆黑重甲的蒼曄。

    蒼曄沖他點了點頭,冷漠地問道:「聽說你掌控的那些異獸,感知範圍非常的遠,你能否儘快將嗜血家族和光明家族找出來?」

    「我會試著找出他們。」秦烈答道,然後又說:「可我需要先花費一些時間,將我從混沌血域獲得的秘術給領悟透徹。」

    乾煋好奇道:「你到底得到了什麼?」

    所有烈焰家族的族人,也都頗為在意,一個個緊盯著他。

    猶豫了一下,秦烈微微皺眉,道:「是一種運用炎界的秘術……」

    乾煋眼睛一亮,興緻愈發濃厚,「什麼秘術?」

    他也覺醒了「炎界」,也知道「炎界」可以幫助所有身懷烈焰血脈的武者。使得他們在「炎界」內提升力量。

    然而。運用「炎界」的特殊秘術,似乎連他都沒有聽過。

    至少……他沒有從家族的那些典藏室看到過。

    「名為『群燃血術』的一種秘術。」秦烈道。

    他開始從記憶中搜尋關於「群燃血術」的一切奧妙,發現這秘術只有能激發「炎界」的烈焰家族族人,才可以施展出來。

    施展「群燃血術」,需要施法者本人提供源源不絕的血脈能量,使得「炎界」發生巨變。

    在「炎界」內懷有烈焰家族血脈的武者,則是可以從中汲取濃厚的血脈力量。用來催發自己的血脈,短時間達到類似於「燃燒」血脈天賦的效果——血脈力量暴漲。

    「群燃血術!什麼意思,你具體說一說?」霧紗驚叫道。

    斟酌了一下,秦烈再次說道:「大概的意思就是,一旦我施展出這種秘術,你們只要在我營造的炎界中,或許也可以燃燒自己的鮮血,從而獲得更多的血脈力量。」

    連南崎和利維在內,所有烈焰家族的族人。都是轟然巨震。

    蒼曄和玄珞也是愕然失色。

    短時間內,令所有身懷烈焰家族血脈的武者,以鮮血燃燒為代價而實力暴漲,這秘術……怎麼和嗜血家族的嗜血術那麼相似?

    而嗜血術,乃嗜血家族最為隱秘,也是最為可怕的一種群體秘術。

    目前的嗜血家族。七階血脈者當中。也只有浩桀一人可以施展出「嗜血術」。

    浩桀和他率領的隊伍,之所以如此強大,「嗜血術」有著很大一部分原因。

    突然間,秦烈這個混血者,從「混沌血域」中得到了可以令所有烈焰家族的族人,也瞬間力量暴漲的「群燃血術」,這豈不是意味著乾煋等所有人,都可以通過此術實力大增?

    「其他事情我們等等再說吧!」乾煋深吸一口氣,道:「秦烈!你現在最應該做的事情,就是儘快掌握『群燃血術』!」

    焰風。霧紗和流漾紛紛點頭。

    就連和他有隔閡的南崎、利維等人,此刻也是重重點頭,一臉的深以為然。

    「不錯,這才是他目前最應該做的,也是你們最需要的。」蒼曄也表示同意。

    於是,乾煋和流漾立即催促他,讓他離遠一點,好好去領悟剛剛得到的「群燃血術」。

    秦烈愣愣的,硬是被他們趕到一個僻靜之地,由流漾在一旁默默守護著,等他領悟新得到的血脈秘術。

    「連同樣擁有炎界的我,在進入混沌血域以後,都沒有能得到如此強大到可以讓群體受益的秘術。」在他離開以後,乾煋苦澀地搖了搖頭,很是不平衡,「秦烈這傢伙的運氣,怎麼會這麼好?」

    「或許不僅僅是運氣使然。」蒼曄意有所指道。

    乾煋一愣。

    南崎和霧紗兩人,扭頭看向秦烈的方向,似乎若有所思。

    「血脈天賦,為天賜之力,往往不是人為可以逆轉改變。」蒼曄沉默了一會兒,又幽幽道:「而血脈秘術,則是強悍的血脈戰士,經過後天的領悟創造出來,然後烙印再『混沌血域』的。據我所知,可以令身懷烈焰家族血脈的武者,都可以瞬間燃燒的血脈秘術,似乎……由烈焰家族上一任族長給領悟創造。」

    「上一任族長!」南崎駭然。

    乾煋一震,道:「姐,你怎麼會知道這事?」

    「上次從靈域外層的空間亂流域回來后,我專門去研究過我們黑暗家族,還有你們烈焰家族在靈域活動的歷史。從一些我黑暗家族的殘缺典籍上,我知道你們烈焰家族那個失去蹤跡的族長,乃是烈焰家族史上最為不可思議的天才。」蒼曄深吸一口氣,道:「他擔任你們烈焰家族的族長以後,烈焰家族才從五大家族中脫穎而出,令烈焰家族成為五大家族之首。」

    「也是因為他的存在,我們兩大家族才找到了靈域,並且成功佔領。」

    「而且,據說……他還在靈域啟動了一個瘋狂的計劃。」

    「那計劃最終沒有成功,不然。他可能已經改變了我們神族的歷史。」

    「從我黑暗家族的殘缺典籍上。我知道他因為那個瘋狂的計劃,最後都走火入魔了。」

    「這導致我們和靈域百族血戰時,我未能率領我們兩族作戰,直到我們退離靈域時,他似才緩緩醒來。」

    「那時他也實力大不如以前了,在為我們斷後時,他最終和血肉豐碑一同失蹤。」

    「要不是關鍵時刻。他陷入走火入魔的狀態,或許我們兩大家族,現在還是靈域的主人。」

    「可以說,你們烈焰家族因他而興旺,也因他而衰落。」

    蒼曄緩緩道。

    這番秘聞說出以後,玄冰家族、黑暗家族和烈焰家族的族人,都是驚異萬分。

    乾煋臉色深沉,道:「現任的族長,還有家族內那些十階血脈強者。多年來都不願意向我們提起他,這導致我們對他根本沒有了解。」

    南崎和焰風也是輕輕點頭。

    他們從家族的長輩那兒,的確沒有能獲知關於此人的種種消息,對他一無所知。

    老一輩的強者,似乎都刻意模糊化此人,刻意遮掩關於此人的消息。

    「那是因為在烈焰家族最需要他的時候。他依然沉溺在那個瘋狂的計劃中不可自拔。最終害的自己走火入魔,還帶著你們家族的神器一起遺失了。」蒼曄嘆了一口氣,「關於他的過往,毀譽參半,他即被視為你們家族曾經的驕傲,也被視為家族的罪人。到目前為止,該如何評價他,該如何向你們這些後代來述說他,你們家族內部的意見都還沒有能夠統一,所以只能暫時模糊化關於他的一切。」

    「也是因為這個原因。你們才不知道,這個由他創造出來的可怕血脈秘術——群燃血術。」

    「因為你們的長輩不想你們知道太多關於他的一切。」

    乾煋深思了一番,突然道:「你剛剛說秦烈能得到群燃血術,不是因為運氣好,你的意思是?」

    「我懷疑秦烈體內的烈焰家族血脈來源於他。」蒼曄想了一下,為了避免乾煋他們誤會,說道:「我知道,他有一個天才女兒。而且,那個瘋狂的計劃,一直都是由他女兒在負責。當年,他的女兒,也和他一同失了蹤。」

    此言一出,一行人都是驚異萬分,再看秦烈時,他們一個個的臉色都出奇地凝重。

    「阿叔知道這些么?」乾煋輕聲道。

    蒼曄點頭,「就是因為他也是這麼猜測,他才力排眾議,非要把秦烈弄進來。」

    「你剛剛說的那個也有烈焰血脈的傢伙,會是他么?」乾煋道。

    「應該不是。」蒼曄想了一下,道:「那個人的身上,沒有一點人族的氣息,他應該是一個純粹的神族族人,可能……是秦烈的兄弟吧?」

    「還有別的烈焰家族族人進來?」南崎一驚。

    蒼曄肅然道:「如果他和秦烈都是那個人的孫子,一切都有可能!」

    「這麼說,這小子一直沒有和我們說實話了?」利維哼道。

    「或許……」蒼曄眼睛異光閃爍,不確定地說道:「或許,他只是一個失敗的實驗品,所以壓根不知道自己的過往。而那個之前出現在靈族,將靈族的領隊者差點殺死的可怕傢伙,才真的有可能是成功的那一個吧?」

    「什麼失敗的實驗品,還有什麼是成功的?到底是什麼計劃?」乾煋一頭霧水,道:「什麼樣的計劃,能夠改變我們神族的歷史?姐,你太危言聳聽了吧?」

    「我們神族五大家族,不論如何兩兩結合,都無法使得一個族人擁有雙重的血脈屬性,可是如此?」蒼曄問。

    乾煋、玄珞和南崎都重重點頭。

    「如果一個我族的族人,一出生,就擁有光明、黑暗、烈焰、玄冰和嗜血五大血脈屬性呢?」蒼曄道。

    「那,那怎麼可能?!」他們同時失聲尖叫道。

    「完美之血計劃,就是為了實現這個可能而存在。而且,我聽說那計劃在兩萬年前,就已經無限接近於成功了。」蒼曄感嘆道。

    一眾神族族人,聽聞此事以後,都如遭電擊。

    蒼曄的這番話徹底顛覆了他們的認知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