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兩百三十五章 難道是他?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兩百三十五章 難道是他?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在秦烈沉溺在「混沌血域」時,乾煋、南崎等人,也在藉助於本源始界的特殊環境,感悟著血脈內的力量奧妙。

    他們將一塊塊的暗耀石也給收入了空間戒。

    一行人,處於絕對黑暗中,都在凝神修鍊。

    渾然不知已有外人悄悄到來。

    黑暗中,一身重甲,鬼面遮住容貌的蒼曄,倏然到來。

    她靜靜地看著黑暗中的一群人。

    「乾煋,南崎,玄珞,竟然都在這裡……」

    蒼曄的視線,從他們一個個的身上掠過,暗自觀察著。

    突然間,她的眼神在秦烈身上停留下來,眸中也釋放出明熠的光芒。

    「靈魂墜入了混沌血域!」

    同為神族族人,秦烈的異常也令她的血脈有了感應,她一眼看出秦烈此刻正在神族的「混沌血域」內,感悟著血脈秘術。

    「先前難道是他?」

    蒼曄沒有驚動乾煋眾人,沒有發出任何聲音,也沒有取出她持有的暗耀石,引起眾人的注意。

    她只是在黑暗中默默觀察著秦烈。

    她悄悄移動著。

    那一身的重甲,似對她完全沒有影響,她慢悠悠行動的時候,竟如一縷空氣般虛無飄渺。

    感悟著自身血脈奧妙的乾煋,還有玄珞等人,都未能覺察到她的接近。

    「這些笨蛋是怎麼活到現在的?」蒼曄暗呼。

    此次本源始界之行,她率領的黑暗家族小隊。每一個都可以在黑暗中看清景物。

    即便如此。到目前為止,黑暗家族連她在內也只剩下七人。

    有三人……是被偷襲而亡的。

    此刻,她已經如此的接近秦烈和乾煋,一行人卻沒有覺察。

    而烈焰家族一共有九人存活了下來。

    她忽然覺得有些奇怪。

    「嗤嗤!嗤嗤!」

    突然間,一縷縷奇異的電芒凝鍊著,化為了一頭晶光熠熠的異獸。

    那異獸蹲伏在秦烈身前,眼瞳中電閃雷鳴。正警惕地看著她。

    「終於有點反應了!」蒼曄心道。

    「呼呼!」

    旋即,木靈,金靈和土靈,也相繼由虛態轉為實態,接連浮現於秦烈胸口後腦后。

    這些虛渾之靈一顯現出來,各個都盯向了蒼曄,且一一釋放出不凡的力量波動。

    蒼曄一驚。

    她很清楚,那些突然冒出來的異獸,不但可以在黑暗中看到她。還能感知到她的靈魂氣息。

    這意味著那些異獸完全不受本源始界的影響,靈魂和視力,竟然都對黑暗免疫。

    蒼曄忽然明白,烈焰家族的成員能有九人存活於世,必然是因為那些異獸。

    換句話說,是秦烈的存在。使得烈焰家族可以安然行走於絕對黑暗的秘境。

    ——她當然知道乾煋那些傢伙不可能持有如此奇特的異獸。

    「有動靜!」

    虛渾之靈的凝形。有異樣聲音傳出,終於將乾煋驚醒。

    他和南崎、玄珞三人,趕緊將自己收起來的暗耀石取出。

    「姐!」

    暗耀石一亮,乾煋立即看到了蒼曄,驚喜地叫了起來。

    南崎和玄珞等人,一看過來的是蒼曄,也都心情一松。

    「蒼曄姐,你怎麼突然來了啊?一點聲音都沒有,嚇死人了!」流漾一隻手按在高聳的酥胸上,誇張地嚷嚷道。

    玄冰家族的玄珞。從旁邊走來,深深地看向蒼曄,臉色一變,道:「只有你一人?」

    此言一出,驚喜中的眾人猛地沉默下來,每一個人的臉上,都浮現出驚懼。

    蒼曄愣了一下,才反應過來,道:「其他人應該快過來了。」

    「原來如此。」乾煋的臉上,依然凝重之色不褪,他猶豫了一下,才再次問道:「姐,你們……還剩多少人?」

    「連我在內還有七人。」蒼曄淡淡道。

    乾煋看了玄珞一眼,道:「你們還好……」

    玄珞眼神一冷,道:「如果不是碰到那群霸佔本源深海的惡魔群,我們絕不會損失那麼慘重!」

    一直以來,他都在和蒼曄較勁,他不想在任何事情上輸於蒼曄。

    可這次……

    「要不是你們有秦烈,你們烈焰家族的死亡人數,一定遠遠不止如此!」同為玄冰家族的宏凱哼道。

    「的確如此。」玄珞一臉嘲諷。

    乾煋臉色一僵。

    出奇地,南崎和利維等人,也都忽地垂頭不語。

    蒼曄早有所覺,她的視線從乾煋的身上移開,落到那四個虛渾之靈身上,道:「是因為它們吧?」

    乾煋苦笑點頭,承認道:「沒有秦烈的這些異獸,我們恐怕真的會損失慘重。」

    蒼曄沉默下來。

    過了一會兒,她才說道:「不久前,一個你們烈焰家族的族人,對靈族、骨族、羽族痛下殺手,還差點將靈族的領隊者擊殺。」

    乾煋眾人一震。

    「一個人?蒼曄姐,你沒有弄錯吧?」流漾大為駭然道。

    玄珞和南崎也都訝然。

    一個人,衝過去對靈族、骨族、羽族動手,這是活膩了不成?

    「就是一個人,我說了他差點就成功了!」蒼曄冷哼。

    「……靈族的領隊者,可是一個小女孩?」乾煋凝重問道。

    蒼曄點頭。

    「那小女孩似乎身懷靈族四大屬性的血脈!」乾煋驚道。

    「看來你也注意到了。」蒼曄眼睛微眯,以清冷地聲音說道:「那個明顯是你們烈焰家族的族人,重創了靈族的領隊者,且全身而退了。」

    「當著所有靈族族人的面?」玄珞忍不住道。

    「嗯。」蒼曄回答。

    「這怎麼可能?」玄珞看向乾煋,還有南崎等烈焰家族的成員,說道:「他們都在這裡,壓根沒有離開過。再說了,就算他們一起過去出手,也絕不是靈族的對手!」

    靈族的那個名叫深藍的小女孩,施展出血脈秘術以後,有多麼的可怕玄珞還記憶猶新。

    他不相信烈焰家族的族人可以重創到那個小女孩。

    「他有沒有離開過?」蒼曄望向秦烈。

    玄珞一怔,道:「他離開過一陣子,不過很快又回來了,然後立即以靈魂墜入了我族的混沌血域,再沒有醒來。」

    「姐,你難道以為秦烈會是那個人?你沒看清他的樣子么?」乾煋急道。

    「他全身都被燃燒的火焰覆蓋,根本看不出模樣,不過……」蒼曄仔細盯著秦烈,又多看了一會兒,道:「那個人似乎更高,也更壯實,從體內湧現的血脈力量來看,也遠遠超過他目前的血脈層次。」

    「應該不是秦烈。」乾煋想了一下,也道:「他沒有離開太久的。」

    「除了你們十人外,可還有別的烈焰家族的族人進來?」蒼曄再問。

    「你是和我們一起來的,怎會還有別人?」乾煋苦笑。

    蒼曄點頭,「也對。」

    就在他們議論紛紛之時,其餘黑暗家族的成員,也陸陸續續趕來。

    那些黑暗家族的族人,都拿著小螺號般的靈器,似通過那些小器物來相互聯繫。

    「這東西給你們,你們一人一個,我們可以通過此物在這本源始界中聯繫。」

    在他們到來以後,蒼曄從她的空間戒內,取出更多這類的器物,分別交給乾煋、南崎,還有玄珞等人。

    「看來你們黑暗家族準備的更加充分一點。」玄珞接過那器物,弄清楚使用方法以後,點頭道。

    「那些霸佔著本源深海的惡魔,才準備的充分,而且已經接近於掌控此界了。」蒼曄冷冷道。

    「姐,浩桀和明煦他們,你有沒有碰到過?」乾煋道。

    「沒有。」蒼曄搖頭,「但我相信他們兩個,要不了太久,也會找過來。而且,他們的損失,比我們和玄珞這邊,應該還要少一些。」

    她這麼一說,證明她認為嗜血家族和光明家族的整體實力,要比她率領的黑暗家族還要強大。

    「希望我們可以儘快匯合。」南崎嘆道。

    「沒那麼簡單,就算浩桀和明煦接近本源深海,我們也不能立即知道。」蒼曄淡然道。

    南崎看了一眼秦烈,欲言又止。

    蒼曄訝然,「他能在這方面幫到我們?」

    南崎雖然不願意承認,還是回答:「他控制的那些異獸,能感知到的範圍,要超乎我們想象的遠。」

    蒼曄目顯喜色,道:「總算又聽到了個好消息。」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

    火影之主神系統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婚權獨占: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
    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婚途有坑:爹地,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