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兩百三十章 發狂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兩百三十章 發狂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在骨族、羽族族人,跟隨靈族離開以後,秦烈和乾煋眾人沉默著,許久都沒有講話。

    玄珞和宏凱兩人,和他們隔了十來米,也是一言不發。

    他們一個個都陰沉著臉。

    靈族,當著他們的面,將那些和他們達成協議的骨族、羽族給威逼利誘的拉攏過去。

    他們只能冷眼旁觀。

    而且,最後還是沙列和斯坦卡求情,靈族才沒有對他們下手。

    一行骨子裡都頗為高傲的傢伙,像是被人狠狠在臉上抽了幾巴掌,皆是臉色鐵青。

    「我發誓!我一定要那些靈族的傢伙!還有骨族、羽族為今日的行為後悔!」

    許久后,利維牙齒咬的「咯嘣」直響,一臉恨恨然地怒喝道。

    向來和他站在一條線的南崎,面寒如冰,道:「靈族根本沒有將我們放在眼裡!」

    乾煋等人依然保持著沉默。

    玄冰家族的玄珞,猶豫了一下,忽然道:「那個靈族的小女孩……非常的可怕。」

    利維和南崎等人,聽他這麼一說,臉色微微一變。

    同為玄冰家族的宏凱,深吸一口氣,心有餘悸地說道:「剛剛,我都以為自己要死了……」

    此言一出,眾人都眼神一亂,下意識回憶起之前的經歷。

    霧紗光潔的脖頸上,竟又有冷汗隱隱滲出,她眼中也溢滿了恐懼。

    「的確,的確非常的可怕……」她喃喃低語。

    眾人中,只有秦烈還保持著冷靜。此刻他突然問道:「靈族的血脈,共有多少種特殊的屬性?」

    將這話的時候,他臉皮子不自然地抽搐了一下,似在努力剋制著什麼。

    「時間。空間,生命和命運,一共四種。」流漾輕聲道。

    「我聽說靈族的族人,雖然能擁有多屬性的血脈。可也極其稀少對吧?」秦烈再問。

    流漾點頭,「擁有兩種血脈屬性的,在靈族已經是天才,只要不死,將來都有可能蛻變到十階血脈。擁有三種血脈屬性的靈族族人,一出生就是所謂的『靈種』,將來註定會是靈族的族長……」

    神族對靈族的情況知之甚詳,她將靈族血脈上的奇異。非常認真仔細地向秦烈道明。

    秦烈臉色古怪地點了點頭,結合來源於魂獸分身的記憶,他對靈族的血脈認識漸漸清晰。

    流漾所說的靈族血脈狀況,和他魂獸分身的記憶,沒有太大的出入。

    可剛剛……

    他突然抬頭,道:「在靈族的歷史上,是不是從來沒有過。同時擁有空間、時間、生命和命運四大血脈屬性的靈種?」

    「是。」

    「從未有過。」

    「擁有三種屬性的靈種,十萬年才有一個,那個人必是族長!」

    「每一任靈族族長都是靈族的至強者!」

    「從沒有過同時擁有四大屬性的靈種!」

    乾煋等人,紛紛開口表態,都說靈族沒有那樣的先例。

    然後他們一臉訝然地看向秦烈,都頗為好奇,不知道他為什麼有此一說。

    「以前或許沒有,但現在……有了。」秦烈長長呼出一口氣,道:「剛剛所有的異常波動,並不是由多個靈族族人釋放。而是僅僅由那些靈族族人保護下的所謂『小主人』一人給營造出來的。」

    「怎麼可能?!」南崎大驚失色。

    乾煋也猛地一震。

    就連同樣有所感應的玄珞。聽到秦烈說出這猜測以後,也一下子怔住。

    「不管你們相信還是不相信,這都是事實,我可以百分百肯定這一點。」秦烈臉色沉靜。「我通過我的虛渾之靈,看到所有的奇異波動。都來源於同一人——那個叫深藍的小女孩。」

    乾煋等人一臉地匪夷所思。

    他們一時間全部啞口無言。

    「我去修鍊了,順便……看看能不能儘快找到另外三大家族的族人。」丟下這番話,秦烈從他們中離開,數秒后,身影已被黑暗吞沒。

    「老天!」流漾一屁股坐下,震驚至極。

    其餘人也都懵了。

    四大超階血脈的靈族,竟出現了一個同時擁有四大屬性血脈的族人,這對神族、魂族和深淵惡魔而言,絕對是一個驚天動地的可怕消息。

    那個小女孩的出現,將來可能改變浩瀚星空的格局,會讓未來形成靈族一家獨大的局面。

    黑暗中,秦烈一離開乾煋眾人,立即以「疾雷遁」狂馳。

    猶如黑暗中的幽靈,他不斷地飛逝著,漸行漸遠。

    絕對黑暗的本源始界,他的眼瞳,釋放出血紅火光,如即將噴涌的火山。

    「出來吧。」

    他倏地停下,一雙赤紅如血的眼睛,落在指頭上的空間戒。

    「咻!」

    那一塊本屬於烈焰家族的血肉豐碑,猛地飆射而出,就在他面前懸浮著旋轉。

    七道眩目的神光,從血肉豐碑的一面探出,如靈蛇,似妖魔的觸手,瘋狂的扭動著。

    豐碑的另一面,一道道的血光交織著,衍變成許許多多的神族文字。

    與此同時,一陣陣令秦烈頭暈目眩的咆哮,也從血肉豐碑內轟鳴而出,震的他幾乎要口吐鮮血。

    他一臉駭然地看著這塊血肉豐碑。

    就在剛剛,在骨族的沙列,羽族的斯坦卡,選擇和靈族一起時。

    當仙娜為首的靈族族人,試圖對他們動手時。

    還有沙列和斯坦卡求情時。

    那塊被他藏匿在空間戒血肉豐碑,如一頭沉寂了千萬年的凶獸,突然變得無比的狂暴瘋狂。

    要不是他死死壓制,血肉豐碑恐怕會震破空間戒,直接呈現在所有人面前!

    他和乾煋、南崎那些烈焰家族的族人,在感受到屈辱時,那塊一直由烈焰家族執掌的血肉豐碑,似乎感同身受。

    彷彿,一個處在血肉豐碑內的靈魂,因他和眾多身懷烈焰血脈者的屈辱,而被硬生生地喚醒。

    這導致他和乾煋匆匆說了幾句,便急忙找借口離開,而且離乾煋他們遠遠的。

    他生恐他懷有血肉豐碑的事實,直接就暴露在乾煋,還有南崎那些烈焰家族的族人面前。

    他想要儘可能地去掩飾。

    「嗷嚎!」

    一個毀天滅地的怒嘯,如深海中掀起的驚天巨浪,在他腦海內轟隆隆肆虐著。

    無數不知名的血光,許許多多的血點,分別湧入他腦海和體內的鮮血。

    同時,一個恐怖至極的念頭,不斷的咆哮著,催促著他。

    那塊由烈焰家族執掌的血肉豐碑,如水融入海綿,竟一點點隱沒他體內。

    頃刻間,他如獲得無窮無盡的血肉力量。

    「呼!」

    他身化一道刺目的血色閃電,那光芒,連絕對的黑暗都無法遮掩。

    他在夜空內瘋狂疾馳。

    狂暴的血脈力量,在他體內如一座座的火山在噴發,令他變得無比雄偉強壯,令他一頭的血紅長發如一條條血蛇在狂舞。

    此刻他體型和相貌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    他已變得完全不像秦烈。

    「呼呼呼!呼呼呼!」

    他在夜空內疾馳的聲音,刺耳無比,令幾裡外的人都可以聽見。

    突然間,從乾煋等人處離開的靈族族人隊伍,猛地停了下來。

    仙娜和巴吉,一臉錯愕地來到深藍面前,不知她為何下達停止的命令。

    「有一個非常非常可怕的傢伙在追著我們。」

    擁有空間、時間、生命和命運四種血脈屬性的小女孩,藍寶石般的眼瞳中,流露出了驚懼之色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