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兩百二十五章 另一個混血者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兩百二十五章 另一個混血者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沙列的改變主意,使得本欲離開的羽族族人,也重新來考慮此事。

    一群羽族族人以他們族獨有的文字低聲交流。

    其中,那一對曾經被秦烈所救的羽族兄妹,在那群羽族族人當中,似頗有地位。

    只見那柔美的羽族少女,一番激動的述說后,所有的羽族族人都沉默下來。

    不久后,他們紛紛點頭,似乎同意了少女的提議。

    一名羽族族人,也從他們中走出來,來到了神族這邊,表態道:「我們願意和骨族一樣,等你們聚集更多的族人來,然後聯手對付那群霸佔了本源深海的惡魔。」

    他只是看向秦烈。

    秦烈愣了一下,忙點頭,道:「多謝。」

    「你救了琳達,我們感謝你,所以才願意和你們合作。」這個羽族族人,以陰沉的目光看了一眼南崎、利維等人,「如果不是因為你,我們非但不會和烈焰家族合作,還會將烈焰家族視為頭號敵人!」

    丟下這番話,不等南崎、利維回應,他哼了一聲,轉身離開。

    南崎和他身旁的利維等人,沉默不言,可臉色頗為難看。

    骨族的沙列瞧不起他們也就罷了,畢竟骨族實力強悍,沙列又曾經擊敗過他們。

    羽族,憑什麼也敢鄙夷他們?

    南崎等人暗暗不爽。

    在他們的眼中,羽族的戰鬥力有限,就算是參與進來,恐怕也對那些深淵惡魔構不成威脅。

    他們從心眼裡沒有將羽族當一回事。

    然而。這時候一個羽族族人,竟然也走上來冷言冷語,弄的他們好像多麼不堪一樣。

    「媽的!真是倒霉了……」利維小聲嘀咕。

    南崎臉色陰森,遠遠看向離開的羽族族人。道:「什麼玩意,區區羽族而已,居然也敢向我們耀武揚威了?」

    他的聲音不高,但也不算低。那名離開的羽族族人,顯然聽到了。

    那人離開的身影突然一頓。

    烈焰家族這邊,秦烈一直留意著離開的羽族族人,也聽到了南崎和利維的言論。

    他眉頭漸漸皺了起來。

    乾煋笑呵呵,正要誇讚秦烈幾句,此刻也呆住了。

    「你們少說兩句會死啊?」霧紗瞪了南崎和利維一眼。

    南崎神情一沉,道:「我烈焰家族再沒落,也輪不到羽族的族人。對我們冷嘲熱諷!」

    利維和他的那些同伴也是一臉的同仇敵愾。

    乾煋本想勸說,一看南崎擺出了家族的名譽,臉色一變后,也沉默了下來。

    也在此刻,那名羽族的族人回過頭來,道:「你也知道你們烈焰家族已經勢不如前了?」

    「怎麼?」南崎臉一橫,嘿嘿怪笑起來。「我們烈焰家族即使遺失了血肉豐碑,失去了上一任家主,依然是神族五大家族之一!骨族雖然不是超階血脈種族,可他們的戰鬥力擺在那兒,加上我的確曾敗於沙列,他說我兩句我也就認了。」

    頓了一下,南崎滿臉不屑,「你是什麼東西?你憑什麼對我嘲諷?」

    「我叫斯坦卡。」那名羽族族人道。

    「我從未聽過這個名字!」南崎冷笑。

    乾煋則是突然變色,忙阻止道:「算了,不要再爭吵下去了!」

    骨族那邊的沙列。一聽到這個名字。似反應過來,好奇道:「你是斯坦卡?」

    「不錯。」那名傲然的羽族族人道。

    秦烈愣了愣,不由認真打量起這個羽族族人,發現此人除了模樣俊美以外。和其他羽族族人相比,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。

    可乾煋和沙列。聽到此人自報姓名以後,都顯得有些凝重。

    這使得秦烈也疑惑起來。

    「莫不成,這個斯坦卡……還非常有名?」他暗暗道。

    「原來是你,難怪敢這麼狂妄了。」出奇地,骨族的沙列竟輕輕點頭,似認可了斯坦卡的實力。

    「南崎!算了!」乾煋也喝道。

    他和骨族沙列的異常,也讓南崎意識到這個羽族的族人,似乎有點不同尋常。

    南崎疑惑重重地回頭看來。

    乾煋輕輕搖頭。

    南崎一肚子鬱悶,卻最終沒有和斯坦卡繼續爭論下去,而是一言不發地坐了下來。

    那羽族的斯坦卡,也沒有繼續理會南崎,而是沖乾煋點了點頭,同樣回到了羽族族人中。

    「他是誰?」霧紗終於忍不住詢問起來。

    南崎也憤憤地看向乾煋。

    「斯坦卡不是普通的羽族族人,他擁有一半深淵惡魔的血統,他的父親是暴滅深淵的一個大領主。據說那個深淵大領主,擁有一對遮天的漆黑翅膀,實力非常強大。」

    「那個暴滅深淵的大領主,將一群在他領地內狩獵的羽族族人屠殺乾淨,也不知怎麼就看上了斯坦卡的母親,然後……就有了斯坦卡。」

    乾煋壓低聲音,小心謹慎地將伊斯坦的血脈來歷,向眾人道明。

    「可惜斯坦卡出生以後,怎麼看都是俊美的羽族外貌,沒有一點深淵惡魔的特徵,也沒有覺醒惡魔血脈,連翅膀也是潔白如雪的顏色。」

    「因為這個原因,出生於暴滅深淵的斯坦卡,不但沒有得出他父親的認同,還被他的那些兄弟姐妹們鄙夷唾棄。」

    「據說,有一天他的那些惡魔兄弟再次辱罵他的時候,他突然發狂了,將他的那些同父異母的兄弟們殺了個精光。」

    「然後,他便逃離了暴滅深淵。」

    「又過了一段時間,不知中間發生了什麼,他突然在羽族出現,成為了羽族族人。」

    「他成了最近這些年內,羽族最為耀眼的傢伙,在靈族對羽族的幾次戰鬥中,此人在絕境時,潔白的翅膀會變成漆黑色,從而實力暴漲。」

    「我知道靈族很多七階血脈的強者,都被他以這樣的方法殺掉了,包括和你交過手的奧德默!」

    乾煋沉喝道。

    「什麼?他殺了奧德默?」南崎終於變色。

    羽族和神族的域界相隔極遠,所以神族和羽族沒有太多來往,只知道羽族時常被靈族打壓侵略。

    但靈族和他們倒是時常在別的域界交戰。

    譬如深淵。

    南崎和靈族的奧德默,就曾經在一個深淵層面戰鬥過,實力不下上下。

    這個有著一半惡魔血統的羽族族人,竟然將靈族的奧德默都給殺死了,足以證明他和大多數的羽族族人不同。

    「斯坦卡真實的力量,或許不遜色沙列,他那麼狂傲也是理所當然。」乾煋唏噓道。

    聽完乾煋的解釋,南崎沉默了,眼神無比的沉重。

    秦烈也一臉肅然,遠遠看向羽族那邊的斯坦卡,還有骨族的沙列,突然明白骨族和羽族敢涉足這本源始界,並不是一時魯莽。

    原來骨族和羽族的進入者的確都有不菲的實力。

    「大家要打足精神,不然……我們恐怕連骨族和羽族都不如了。」霧紗苦笑。

    一行人都心情沉重地點頭。

    之後,眾人暫時在此地駐紮下來,一邊恢復血脈力量,一邊等候秦烈找到更多的逃離者,亦或者等神族別的家族族人聚集過來。

    本源深海在附近,他們相信這個秘境有能力的人,都會慢慢尋找過來。

    靈族,魂族,還有嗜血家族、光明家族和黑暗家族的真正強者,必會通過他們的努力,也靠近此地。

    他們只需要耐心等候即可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