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兩百二十章 匯合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兩百二十章 匯合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從六名靈族族人包圍中逃脫以後,秦烈因為催發「燃燒」天賦,施展了「七輪共轉」,血脈能量消耗巨大。

    他沒有繼續和六個靈族族人糾纏下去。

    靈族族人血脈天賦的詭異莫測,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,令他再也不敢輕視這些靈族族人。

    他甚至不知道釋放出虛渾之靈,以虛渾之靈對敵以後,那些靈族族人有沒有克制的辦法。

    「靈族,擅長御動魔寵,血脈極為玄妙……」

    遠離六名靈族族人時,他開始以主魂溝通魂獸分身,找尋魂獸關於靈族的記憶。

    雖不能以血脈力量開啟星門,可他和魂獸間的靈魂聯繫,依然存在,並能隨時互通。

    一簇簇奇異記憶光波,就在他的主魂腦海內炸裂,將一段段的零亂記憶濺射四方。

    他一點點的體悟消化。

    「靈族,血脈力量和空間、生命、時間、命運等等玄奇的天地規則,有著玄之又玄的聯繫!」

    他轟然一震,滿臉的驚駭之色,對靈族的血脈天賦,忽然有了較為深刻的認識。

    「虛空牆,生命禁錮,生命探測,生命汲取術……」

    六名靈族族人施展的血脈天賦和秘術,的確和生命和空間奧妙呼應,要不是他還有丹田靈海的靈力可用,他恐怕很難掙脫。

    空間,時間,生命,命運,這四種奇詭的血脈力量體系,便是靈族族人血脈的諸多奧妙,能夠從他們的血脈內體現。

    「空間……」

    他眼中異光閃耀。想起了八目妖靈,還有他血脈內的「星門」天賦。

    他痛飲了八目妖靈的鮮血,融合以後,覺醒了「星門」。他比任何人都知道「星門」的奇妙,而且極其依賴「星門」的便利性。

    靈族,血脈內具有空間、時間、生命和命運四種天地間最為玄奧的秘密,也難怪這個種族能夠和神族、靈族、深淵惡魔齊名。成為四大超階血脈種族之一。

    他也突然意識到,那六名靈族族人,應該還不是最頂尖的那一類。

    那六人所說的「小主人」,可能才是靈族在本源始界的首腦,是和浩桀、蒼曄一樣的族內天才強者。

    「不愧是超階血脈種族,那四大體系的血脈天賦,比起神族五大家族的血脈力量,絕對不會處於劣勢。」

    突然間。他對自己體內來源於八目妖靈的血脈,又多了一種新的期待。

    之後,他沒有嘗試孤身一人去找那六名靈族,而是通過虛渾之靈,繼續搜尋骨族和羽族的族人。

    那群匯聚在本源深海的高階惡魔,在發現大多數逃離者已經遠離本源深海以後,也沒有繼續四處追殺。

    還存活著的骨族和羽族族人。在他的說服下,全部都匯聚向玄珞的方位。

    這時,他才依照雷靈的位置,去找乾煋等人。

    ……

    兩塊暗耀石如油燈懸浮於空。

    乾煋、南崎一行人,默然端坐著,臉色深沉。

    他們此刻離本源深海已極其遙遠,也早就感覺不到那些惡魔狩獵者的跡象,算是暫時安全了。

    只是,在秦烈離開以後,他們也徹底失去了對附近的洞察力。

    這對他們來說乃是重創。

    「還說會過來找我們。說的好聽。可惜一點實質性的動靜都沒有。」利維冷著臉,突地打破了沉默,道:「混血者果然不值得信任!」

    「在他的眼中,我們可能只是累贅。對他沒有什麼幫助吧。」又一個南崎那邊的武者道。

    「他能感知附近的生命,的確是非常厲害的本事。如果我們當時有他在,也不會損失那麼慘痛了。」玄冰家族的宏凱嘆道。

    乾煋和霧紗、流漾等人,聽著南崎那邊的成員指責秦烈,都保持著沉默。

    他們無言反駁。

    時間……已過去太久太久,秦烈要是想回來找他們,應該早就回來了。

    不單單南崎等人,連對秦烈信心十足的乾煋,也漸漸沒了自信。

    他既然知道凌語詩等人的存在,就不得不懷疑秦烈已為了凌語詩,而捨棄了他們。

    畢竟,秦烈在擺脫他們以後,可以利用虛渾之靈規避任何強大的團隊,只要小心一點,幾乎不可能在本源始界遇到生命威脅。

    所有他都覺得秦烈不會回來了。

    「他不是那樣的人,他既然說會過來找我們,就一定會回來的。」流漾突然道。

    「要回來,應該已經回了,時間過去太久了。」焰風淡淡道。

    「應該……被什麼事情耽誤了吧?」流漾語氣也有些不確定。

    焰風冷哼一聲,搖了搖頭,沒有答話。

    不過他臉上的表情已透露了他的濃濃失望。

    「走吧,我們出發,秦烈那傢伙……就當他已經死了吧。」南崎站了起來。

    利維等人,也立即起身,臉色陰沉。

    乾煋搖了搖頭,苦澀一笑,也隨之站起。

    「哎,失去他以後,我們都不知道方向,要是不慎再次碰到那群深淵惡魔,該怎麼辦才好啊?」霧紗憂心忡忡。

    「沒有他,我們難道就不活了?」利維哼道。

    霧紗臉色一冷,道:「如果不是你們的那些惡習,他說不定也不會走!」

    她和流漾一樣,對利維等人的那些做法,一直都看不順眼。

    只是為了團隊,她們才選擇視而不見,如今秦烈遲遲不見,利維又連續冷嘲熱諷,讓霧紗的脾氣也上來了。

    「我們向來如此!」利維怒了起來,「你們以前也和我們合作過,你們明明知道我們的行事風格。不是還找到我們了?還有!焰風也是這樣的,你們又怎麼說?!」

    霧紗和流漾一下子啞口無言了。

    焰風臉色尷尬,他瞪了利維一眼,也沒有反駁。

    「好了好了。你們要是繼續這麼爭吵,我相信你們很快就會分道揚鑣。」宏凱勸說道。

    他來自於玄冰家族,在本源始界只聽命於玄珞,對乾煋、南崎都沒有一絲敬意。

    眼見同一隊伍的成員。為了一個混血者發生激烈爭吵,他覺得很是奇怪。

    更令他奇怪的是,乾煋和南崎兩人,在兩方爭吵時,竟然都保持著沉默。

    他不得不站出來打圓場。

    忽然間,他知道在這個烈焰家族的小隊間,已存在著裂痕。

    乾煋一方,南崎一方。明顯在秦烈一事上有著不同看法。

    在宏凱來看,烈焰家族的實力,本來就弱於別的家族,一旦乾煋和南崎分開,他們的戰鬥力將會更弱。

    如今玄冰家族已崩滅,他不希望烈焰家族,因為內訌也出現變故。

    「咻!」

    就在此時。一道青幽電芒,倏然射落到眾人中間。

    電芒消散,秦烈突地浮現,詫異道:「你們在爭吵什麼?」

    「秦烈!」

    流漾和霧紗,一看到他冒出,猛地驚喜尖叫。

    「我就說他會回來的!」流漾嬌喝。

    焰風愣了一下,點了點頭,淡淡道:「肯回來就好。」

    乾煋微微一笑,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,詢問道:「你小子怎麼離開那麼久?還以為……你捨棄我們了呢。」

    「遇到了一些事情。」秦烈笑了笑。解釋道:「我找到玄珞了。」

    宏凱一震。激動道:「他還活著?」

    「嗯,活的好好的。」秦烈回答。

    「還有誰?他身邊還有誰?」宏凱驚喜不已。

    秦烈沉默了一下,道:「只有玄珞一人。」

    宏凱臉色又突地黯然下去。

    「雖然玄珞只有一人,不過我聚集了骨族和羽族的很多人。如果我們還能和別的家族成員匯合,我們興許有實力可以和那群深淵惡魔一戰。」秦烈道。

    「什麼?你聚集了骨族和羽族的族人?他們答應和你聯手?」乾煋振奮道。

    「那群深淵惡魔把持著本源深海。不允許任何人靠近,我們如果想真正洞悉本源始界的秘密,就必須離那本源深海足夠近。不單單我們,骨族和羽族的一些人,也知道其中奧妙。」秦烈解釋,「可我們任何一方,目前都沒有足夠的實力,和那群深淵惡魔抗衡,所以……」

    「你說的很對。」乾煋道。

    南崎和利維等人,一看到秦烈回來了,而且還聚集了骨族和羽族的不少強者,都突然不吭聲了。

    通過雷靈,秦烈其實知道他們之前的爭吵,不過他佯裝不知,道:「我帶你們和他們先匯合吧。」

    眾人齊齊點頭。

    於是,在他的領路下,一行人由此離開。

    「秦烈,剛剛……」

    乾煋和他走在前方,此時一臉愧色,有些不好意思,「我剛剛也開始懷疑,懷疑你……或許不會回來了。」

    秦烈笑了笑,「人之常情。」

    乾煋呵呵一笑,道:「可能我們的了解還不夠。」

    「對了,我這次碰到了六個靈族的族人,他們的實力很強大,似乎在浩桀手中吃過虧,所以沒有接受我的提議,你有沒有什麼好辦法說法他們?」秦烈心神一動道。

    「靈族?」乾煋一怔,旋即苦澀搖頭,「他們和我們的關係並不好,要勸說他們參與進來,恐怕沒那麼容易。」

    「暫時的合作也不行?」秦烈愕然。

    「難……」乾煋一臉無可奈何,「蒼曄,浩桀,還有明煦等人,都曾經在和靈族的廝殺中受重傷。靈族中,也有許多的強者,被我們殺死或重創,我們合作的可能性不大。」

    秦烈沉吟了一下,道:「我明白了。」

    他之後就再沒有提起靈族族人。

    不久后,在他的領路下,烈焰家族的這一支小隊,和玄珞那邊的骨族、羽族族人匯聚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