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兩百一十四章 第一幅高級古陣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兩百一十四章 第一幅高級古陣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「以後這樣的事情不會發生了。」

    眼見秦烈鬧著要走,南崎沉默了一下,突然很嚴肅地說道。

    利維和他那邊的幾個成員,都是一臉詫異地看著他,顯得有些不解。

    秦烈也是一愣。

    他這時候,已經一心想要離開,可南崎忽地如此表態,又讓他沒有合適的借口。

    「我會約束他們,保證不會再也類似的事情發生,這樣如何?」南崎道。

    「秦烈,別離開可好?」流漾央求道。

    乾煋也期待地看著他。

    秦烈一時找不到合適的借口,猶豫了一下,心中無奈地點了點頭。

    「南崎哥!」利維輕喝。

    南崎沉著臉,搖了搖頭,阻止他多言,然後挪動著那塊暗耀石,領著他身旁的隊員離開此地。

    他們四人去了別處。

    「為什麼要依著他?」

    一遠離秦烈和乾煋,利維就忍不住了,馬上不滿地叫嚷道。

    「我們需要他。」南崎嘆道。

    「他真對我們那麼重要?」利維冷哼。

    南崎點了點頭,道:「他飼養的那些虛渾之靈,可以在此地感知到靈魂動靜,單單這一點就是極大的優勢。離開我們,他只需要依仗著虛渾之靈小心一點,可以避開絕大多數的威脅。而我們,就算是有暗耀石在手,也做不到那樣。」

    此言一出,利維和另外兩人沉默了起來,他們也知道南崎說的是事實。

    暗耀石能照耀的範圍很有限。十幾米開外的空間,恐怕就沒辦法顧及。

    虛渾之靈則不同。

    剛剛的木靈,領著他們找到羽族族人戰鬥區,用了將近半個時辰。

    那距離遠遠超過暗耀石的覆蓋極限。

    另外。虛渾之靈還能指引著秦烈,發現周邊的生命波動,這又是暗耀石無法比擬的。

    「不論如何,我們暫時對秦烈的依賴性。都要超過他對我們的依賴。」南崎沉吟了一下,又道:「而且秦烈的戰鬥力非凡,他的存在,會使得我們小隊的實力更加強大。最後,他對本源始界的認識,也要比我們多一些……」

    話到這兒,南崎也是一臉苦澀,輕嘆一聲。無奈道:「不管你們承認不承認,我們的確很依賴他,而他……卻沒有那麼依賴我們。」

    利維等人,聽他這麼一解釋,都沉默了下去。

    他們都認真考慮秦烈的重要性。

    過了一會兒,利維冷著臉,說道:「那我們以後難道都要聽他的?這傢伙太把自己當一回事了。而且又是混血者,他將來說不定還有更多的麻煩。」

    「再觀察觀察吧。此地……兇險重重,像韋森特一樣的高階惡魔,都是極為難纏的對手。另外,如果碰到下八層深淵煉獄的那些傢伙,我們要面臨更加巨大的挑戰。為了整個團隊,我們要暫時忍耐,不然以後會更加艱難。」南崎安撫眾人。

    利維三人,多年來都很信賴他,聽他這麼解釋。也都漸漸冷靜下來。

    「我們聽你的。」

    ……

    另一邊。

    乾煋一臉誠懇。道:「秦烈,你到底怎麼了?有什麼事情可以坦白說出來,我們一起想辦法解決它。」

    他從秦烈的身上,看出了不對勁。知道在秦烈的身上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,不然秦烈不會一副非走不可的堅決樣。

    焰風沉默著。以複雜的目光看向他,沒有表態。

    霧紗和流漾兩女也都在追問緣由。

    她們也感覺到秦烈突然變得不對勁了。

    在四人疑惑的目光下,秦烈猶豫了一會兒,硬著頭皮道:「我有些朋友也進入了此地。」

    「朋友?什麼樣的朋友?很親密嗎?」乾煋詢問。

    「他們之前的身份是幽冥界的種族。」秦烈道。

    「幽冥界的種族……」乾煋神情一動,斟酌了一下,道:「你對深淵如此了解,應該知道……幽冥界的各族和深淵惡魔血統上的微妙聯繫吧?」

    秦烈點了點頭,道:「他們的血脈源頭就是深淵惡魔。」

    「說說詳細情況吧。」乾煋輕嘆。

    秦烈沒有隱瞞,將下八層深淵煉獄的惡魔君主忽然出現於寒寂深淵,為凌語詩一行人進行了指引,將他們也送入秘境的事情,給詳細的道明。

    這番話說完,他再補充:「他們是我最親密的人。」

    「最親密的人……」

    乾煋意味過來,緩緩點頭,道:「你是想找借口離開,然後去找他們?」

    「嗯。」秦烈沒有否認。

    「你知道如何去尋找嗎?」乾煋再問。

    秦烈苦笑搖頭。

    「那不就對了?你離開了我們,也沒辦法找到他們,就算是找到他們,萬一遇到他們被高階惡魔圍擊,你單憑一人的力量,就有絕對的信心可以助他們脫險嗎?」乾煋道。

    「沒。」秦烈又道。

    乾煋想了一下,道:「你還是和我們一起吧。至於你擔心的那些事情,我會抽空和南崎他們溝通,我可以向你保證,以後我們如果真碰到你的那些朋友,我們絕不會動手!」

    秦烈心神一震,道:「多謝。」

    「事情沒你想象的那麼糟糕,就算他們是高階惡魔,只要沒有威脅到我們,不對我們主動攻擊,我們也可以和他們相安無事的。」乾煋道。

    秦烈緩緩放下心來。

    之後一段時間,他和乾煋、南崎等人一道兒,繼續行進在本源始界。

    不過,他和南崎那四人之間,分明有了一層隔閡。

    每一次靜修時,南崎四人也會主動和他拉開距離,以免會發生口角。

    秦烈會時常呼喚虛渾之靈。在它們醒來以後,令其變成自己在此秘境的眼睛,讓它們四處游弋,給他帶來消息。

    但後面一段時間虛渾之靈也沒有什麼發現。

    這天。他們在無垠的曠野上,以本源始界的神妙來洞悉血脈奧妙時。

    突然間,流漾興奮地尖叫起來。

    秦烈迅速趕去。

    乾煋,南崎和焰風等人。也急忙從黑暗中飛來。

    「我,我領悟到炎界的奧妙了!我的血脈中,覺醒了炎界天賦!」流漾欣喜若狂。

    一個赤紅色的炎界,在她血脈力量的涌動下,果真慢慢地凝鍊出來。

    和秦烈、乾煋釋放出來的炎界一模一樣。

    一般而言,烈焰家族的族人,只有在突破血脈之時,才可能覺醒新的血脈天賦。

    流漾如今還是七階。並沒有突破到八階的血脈層次,卻因此覺醒了罕見的炎界天賦。

    這不得不說是個奇迹。

    「也只有在本源始界內,可以在血脈等階沒有突破時,依然覺醒新的血脈天賦!」乾煋看向眾人,嘴角泛著喜色,道:「最近,我也有所感悟。沒意外的話,我可能在不久以後,也會覺醒新的血脈天賦!」

    南崎等人,聽他這麼一說,都暗暗振奮。

    眾人的眼中,都釋放著火芒,一時間各個鬥志昂揚。

    「秦烈,你呢?你有沒有什麼感悟?」流漾好奇道。

    秦烈搖了搖頭,「沒有。」

    「大家好好努力吧。」乾煋鼓舞眾人。

    旋即,眾人又各自散開。在黑暗中沉靜下來。去更加用心地洞察血脈奧妙。

    而秦烈,和他們分開以後,還是沒有將主要的精力放在血脈當中。

    他的靈魂意識,化為一簇魂影。依然在鎮魂珠第四層空間內領悟高級古陣圖的玄奧。

    這幅他已感悟許久的高級古陣圖,名為「通天」。

    按照他這段時間的理解和認識。這「通天」一旦感悟到奧妙,能將其成功的繪刻出來,那「通天」可以令器物和施法者本人,立即和周邊的天地形成一種奇妙的聯繫。

    「通天」古陣圖,可以瞬間調用所處天地的力量為己用,令自己和器物威力暴漲。

    只是,他花費了那麼長的時間,也沒有能真正領悟「通天」的奧妙,甚至不知道該如何刻畫。

    他也曾取出靈板,嘗試著將「通天」在靈板上繪製,可惜每次剛剛刻畫幾根靈線出來,靈板就彷彿承受不住的爆碎開來。

    他只能半途放棄。

    「或許,可以試著以體內的血脈力量,將通天給實現出來。」他暗暗想到。

    之後,他知會了乾煋一句,獨自去了離乾煋等人更遠的區域。

    黑暗中,一滴滴烈焰血脈的本命精血,從他體內浮現半空。

    他的一縷縷靈魂意識,匯入一滴滴本命精血內,開始嘗試著在絕對黑暗的本源始界,來將「通天」這一幅高級古陣圖實現。

    出奇地,以本命精血為血線,以這絕對黑暗的秘境天空為藍圖,他在繪製「通天」時,竟頗為順利。

    一直到繪製第八多千條脈絡血線時,他才因為自身的靈魂力不足,突然崩潰而前功盡棄。

    「本命精血可行,但要保持充沛的靈魂類才行!」他得出這麼一個結論。

    接下來,他時常和乾煋等人分開,一門心思地將自己的精力和靈魂力,都用在感悟「通天」古陣圖的奧妙。

    他會因此耗費龐大的靈魂力,也會消耗很多的本命精血,可他對「通天」的理解和感悟上,卻越來越精深。

    他隱隱有種感覺,「通天」這一幅古陣圖,一旦在這絕對黑暗的本源始界凝結出來,一定會帶給他極大的驚喜。

    懷著這個想法,他更加不予餘力地將精神和靈魂力量,都用在「通天」古陣圖的構建上。

    「咿呀咿呀!」

    這天,他依然沉溺在「通天」的感悟中,忽然收到了虛渾之靈的訊念。

    「大家小心!有人在接近我們!」他高呼提醒。

    乾煋和南崎等人,聽到他的傳訊,一個個從靜修中醒來,急忙做好作戰準備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

    天影鋼鐵皇朝農家小媳婦我的老千生涯小青銅你別慫
    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