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兩百一十二章 屠殺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兩百一十二章 屠殺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兩塊暗耀石如昏暗的油燈,在乾煋和南崎的操控下,飄飄蕩蕩而來。

    秦烈隱匿在暗處的身影,忽然呈現在乾煋等人眼中。

    「怎麼了?」流漾過來以後,疑惑地詢問道。

    「發現了一些東西,大家跟著我。」秦烈道。

    他和虛渾之靈間的靈魂聯繫,可以讓他即使在絕對黑暗的秘境,依然能準確地找到虛渾之靈的位置。

    於是,虛渾之靈在前,他在後方迅速掠動。

    乾煋和南崎御動著兩塊暗耀石,帶著利維和流漾等人,則是緊緊跟隨。

    「咦……」

    秦烈心中暗呼,通過和虛渾之靈間的靈魂聯繫,他知道不單單木靈,連雷靈和水靈似乎也興奮了。

    剛剛突破到六階血脈不久的虛渾之靈,一般在進食以後,都會沉睡一段時間消化。

    這次,它們不但沒有急著返回鎮魂珠內部的空間,還指引著他。

    這說明了一個很淺顯的現象——虛渾之靈不受這本源始界絕對黑暗的影響。

    他,乾煋和南崎眾人,即便是藉助於兩塊暗耀石的光芒,也只能看到附近十幾米的區域。

    再遠……暗耀石也照耀不到。

    這意味著他們的視線所及的範圍,也就十幾米遠,如此短暫的距離,令他們很難在此地有太多的作為。

    可虛渾之靈顯然不是這樣。

    已過去差不多半個時辰,虛渾之靈依然在飛逝著,這說明它們不但可以在絕對黑暗的本源始界感知到異常。而且感知的範圍還很廣闊。

    秦烈甚至覺得虛渾之靈在此地的感知力超過在外界。

    當他們變成了瞎子,靈魂紛紛受限制時,虛渾之靈的能力……似在這兒得到了增幅。

    「羽族的族人!」

    就在此時,乾煋突然驚叫。身形也倏然止住。

    秦烈反應過來,猛地看向前方,也是神色一變。

    一個個有著潔白羽翼,相貌英俊柔美的男女。如今血肉模糊,橫七豎八地散落在地。

    只是看了一眼,他就認出那些有著潔白羽翼的男女,乃浩瀚星空深處羽族族人。

    羽族,雖然不如四大超階種族那麼強大有名,可也是能算得上號的強族。

    此時,七八個羽族族人,似被某種恐怖的凶獸撕扯過。一個個死狀讓人慘不忍睹。

    在他們身旁,還有著許多的靈器,一根翠綠色的權杖,釋放著柔和的綠光,蘊藏著淡淡的生命氣息。

    木靈,似乎便是為那一根翠綠色,鑲嵌著許多寶石的權杖吸引而來。

    秦烈凝神一看。已發現木靈以生命之樹微縮的形態,纏繞在那翠綠色的權杖上。

    一絲絲濃郁的生機,化為木之靈氣,被木靈抽離吸取著。

    「那是!」

    利維看到異常,忙飛身來到那權杖處,要對木靈動手。

    「別!」秦烈高聲阻止。

    利維不解的回頭,喝道:「有個東西在吸收那權杖的能量!」

    秦烈淡然道:「它屬於我。」

    利維一怔。

    「這是什麼?」乾煋好奇地湊上來。

    「我們叫它們為虛渾之靈,我不知道你們稱呼什麼,它們都是我照看的。」秦烈隨口解釋,「還有。我能發現此地的異常。也不是依仗我自己,而是通過它們。」

    利維和南崎等人,馬上肅然起敬,對虛渾之靈一下子敬畏起來。

    他們每一個人。在此地都像是瞎子,靈魂也喪失了感知力。而虛渾之靈竟完全不受影響。

    這讓他們都感到驚奇。

    眼見他們沒有對虛渾之靈動手,秦烈又走動著,來到雷靈和水靈的位置。

    雷靈以雷晶獸的形態,此時在一具羽族的屍身旁,正吞吃那人腰腹部一塊電芒閃閃的玉塊。

    那玉塊內分明蘊藏著龐大的雷霆閃電能量。

    另一邊,水靈將一個羽族族人眉心鑲嵌的玉石剝出來,也是美滋滋的吞了下去。

    土靈和金靈在附近漂浮了一會兒,似也在搜尋目標,不過好像沒有什麼發現。

    「這邊有一具高階惡魔屍身!」南崎揚聲道。

    秦烈以心神意識,和五個虛渾之靈簡單交流了一番,便來到南崎身旁。

    一具有著深紫色碎發,身形健碩,頸部有著尖角的高階惡魔,胸口被利器洞穿,鮮血已停止流淌。

    「死了有段時間了。」南崎臉色深沉,分析道:「這些羽族的族人,應該是遇到了一隊高階惡魔,然後被無情地屠殺掉。從戰鬥的跡象來看,羽族和那些高階惡魔,應該都沒有暗耀石,所以戰場分的很散。也是因為沒暗耀石,羽族死者身下的這些東西,才會被遺落於此。」

    「這隊高階惡魔,在沒有暗耀石的情況下,只死了一人。所有的羽族族人,除了迅速逃離的,應該……全部死在這裡了。」乾煋臉色深沉道。

    「羽族的戰鬥力,本來就不如高階惡魔,慘敗也是正常。」南崎漠然道。

    秦烈站在他們旁邊,看著一具具凄慘的羽族屍身,想起不久前和韋森特等人的戰鬥,眼中繚繞著陰霾。

    「你怎麼這一副表情?」流漾撇嘴,不屑道:「羽族的實力,肯定不如我們的,要是換了我們,被殺死的應該就是那些高階惡魔。沒有什麼實力的傢伙,竟然也敢來這兒,明顯就是送死。」

    秦烈臉皮子不自然的動了動。

    「沒實力的傢伙……」

    他心中苦澀,忽然想起了凌語詩和高宇一行人,立即覺得心情無比的沉重。

    通過魂獸分身,他知道凌語詩、高宇、凌萱萱等人,帶著一些幽冥界的幾個七階血脈者,被下八層的一個惡魔君主也給送了進來。

    凌語詩雖也突破到七階血脈,可高宇和凌萱萱的戰力,分明要弱不少。

    那些幽冥界的七階血脈者,戰鬥力有沒有羽族強大都難說,他們要是碰到此地強悍的深淵惡魔,碰到浩桀帶領的嗜血家族族人,會遭遇什麼樣的結果?

    這麼一想,秦烈忽生強烈的擔憂,對凌語詩等人的秘境之行感到恐懼。

    「希望,希望你們的運氣能好一點,希望你們可以早點遇到我……」

    他只能在心中暗暗禱告。

    「你臉色很差,怎麼了?」流漾關切道。

    「沒事。」秦烈搖了搖頭,眼神漸漸變得複雜起來。

    凌語詩、凌萱萱有著紫發,在別人的眼中分明就是高階惡魔,角魔族和鬼目族,從外觀上來看,也是深淵惡魔。

    他和這一支烈焰家族的小隊,真要碰到了凌語詩他們,該如何說服乾煋、南崎這些神族族人?

    幫助一支弱小的高階惡魔,將其當成同伴?

    乾煋、南崎會樂意?

    他暗暗頭疼。

    忽然間,他發現這趟秘境之行,不如他先前所想的那麼美好。

    「咿呀!咿呀!」

    土靈在遠處,以靈魂聯繫他,似有所發現。

    「有靈魂動靜……」秦烈體悟過來,沉吟了一下,道:「大家跟我來,不遠處還有生命!」

    「唔!」眾人立即聚集起來。

    在土靈的指引下,兩塊暗耀石迅速飄動,向秦烈不斷點名的方向而去。

    幾分鐘以後,一男一女兩個羽族族人,遍體鱗傷地出現在他們視線中。

    那兩個羽族男女,渾身都是血淋琳的傷口,看到暗耀石過來后,已經在亡命逃離了。

    可惜,他們已經受了重傷,而且被土靈給完全鎖定了。

    他們只能眼睜睜看著秦烈眾人逼近。

    「神族!」

    兩人回頭,看到暗耀石下方,那南崎身上燃燒的火焰,絕望地哀嚎道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