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兩百零八章 明悟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兩百零八章 明悟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「他們離開了。」

    乾煋以血脈力量,牽引著一塊暗耀石,和焰風一起慢慢靠攏過來。

    遠處的黑暗中,南崎和他的那些兄弟,也「沙沙」而來。

    他們很快聚集到秦烈身旁。

    這時候,秦烈以一道青幽閃電,裹著另一塊暗耀石,撤掉了炎界,也從天上飛落。

    「閃電魔的血脈……」他心中暗暗冷笑。

    韋森特附加在那一塊暗耀石上的閃電力量,所形成的瞬間閃電襲擊,其實根本沒有真正傷害到他。

    他從小渾渾噩噩之時,就在凌家鎮的葯山,苦修著天雷殛,以弱化后的雲霄雷電來洗滌身子,淬鍊筋脈。

    隨著境界的提升,隨著軀體的強大,他又在打造自己的天雷聖體。

    他從始至終都將天雷殛視為核心靈訣進行著苦修。

    他這具軀體,對雷霆閃電的承受力,要遠遠超過韋森特的想象。

    韋森特以閃電魔血脈內的閃電力量,試圖重創他,簡直就是痴人說夢。

    就是因為這樣,韋森特才會在他的手上吃了個大虧。

    「給我破!」

    一聲聲密集的轟鳴聲,從那一塊暗耀石上響起,不多時,所有韋森特附加在上面的閃電魔血脈力量,已被殛滅乾淨。

    那塊珍貴的暗耀石也在一束束青幽閃電的拖動下懸浮於空。

    「大家沒事吧?」他看向匯聚過來的眾人。

    乾煋,焰風,南崎和利維等人。一個個現身,胸口、肩膀和腰腹部,多少都帶點傷。

    不過這些人一個都沒死。

    「秦烈,你呢?你沒事吧?我剛看到那個惡魔。從後面刺向你后心,你有沒有受傷?」流漾關切道。

    「我沒事。」秦烈笑了笑。

    這裡本有的一塊暗耀石,如今被乾煋奪取,他此時已帶了過來。

    韋森特持有的那塊暗耀石。則是落在秦烈手中,也懸浮於此。

    兩塊暗耀石聚集在一起,如一堆篝火,將眾人都給照耀了出來。

    秦烈打量著乾煋和南崎等人,發現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,他們胸口和肩部的綻裂傷口,已慢慢結痂。

    他心中雪亮,知道乾煋和南崎等人。都在藉助於血脈中的恢復天賦,令肉身的創傷迅速癒合,從而令他們短時間恢復戰鬥能力。

    這種迅速恢復的血脈能力,只有極少數高等血脈的種族才有,人族……與之相差甚遠。

    「一共死了五個高階惡魔,可惜在黑暗中,那些屍體也被帶走了。」

    南崎臉色深沉。一邊講話,一邊從空間戒內,取出一塊塊的熏肉分給大家。

    那些熏肉,在遞給秦烈的時候,份量明顯更重一點。

    這時候,乾煋、焰風和流漾等人,包括南崎那邊的利維等成員,也都忽然看了過來。

    眾人眼中都流露出友善。

    「有一句說一句,這次……還真是多虧了秦烈。」南崎神情很認真,「那些暗耀石將我們照耀出來時。我們都試著以血脈力量。將那些暗耀石挪動。也不知道那些傢伙動用了什麼方法,我們的血脈力量一靠近那些暗耀石,馬上就石沉大海。還好,還好你使得那些暗耀石移動起來。將暗中攻擊我們的惡魔一一顯形,不然……」

    南崎沉重地搖了搖頭。

    「的確如此。」利維接話。也道:「敵暗我明的局勢下,我們吃虧太大了。還有,在這絕對黑暗的秘境,這些可以發光的暗耀石,當真是寶物啊。」

    眾人紛紛稱是。

    秦烈笑著接過那些肉塊,一邊撕扯著吞下,一邊說道:「我想在我們現在恢復的階段,可以將這些暗耀石的光芒遮住,以免成為別人的目標。」

    「有道理。」乾煋道。

    「這塊暗耀石你處理吧。」秦烈將他從韋森特手中奪取的暗耀石,隨手遞給了南崎,便坐下來不再多言。

    一塊塊的靈石,在他兩手中浮現,他一邊通過那些肉塊恢復血脈力量,一邊以靈石恢復體內的靈力。

    乾煋和南崎,很快將那兩塊暗耀石的光芒遮住,這片區域重新陷入無盡的黑暗。

    只剩九人的小隊,都默默進食,用來恢復消耗的血脈力量。

    秦烈也不例外。

    絕對黑暗的環境,時間的流逝顯得極其緩慢難熬,並沒有受傷很重的秦烈,很快地恢復了過來。

    「奇異的秘境,永遠籠罩在絕對黑暗中,此地究竟有何神秘之處?」

    閑暇無事,他暗暗思量著,又飄忽出靈魂意識,沒有目標沒有方向的四處游弋著。

    閉上眼,他的一縷縷靈魂意識,似觸手活動在黑色的海洋內,感知不到靈魂和生命的氣息。

    ——即使他身旁散落著一眾烈焰家族的七階血脈戰士。

    「如此短的距離,靈魂意識竟察覺不到生命的波動,太詭異了……」

    他思索著,見靈魂意識果真沒辦法在這裡發揮應有的效果,又將其收了回來。

    「看看虛渾之靈的狀況吧。」

    飄忽的靈魂意識,從外界回涌而來,凝為一束靈魂之光,在鎮魂珠內飛逝著。

    第一層空間,第二層,第三層,一直深入到第四層。

    一束靈魂之光倏然凝鍊,結成一簇魂團,以模糊的秦烈魂影形態呈現在鎮魂珠的第四層。

    茫茫無垠空間,和他身處的秘境一樣,沒有日月星辰,卻有柔和的光。

    一個個晶瑩剔透的巨大泡泡,漂浮在奇異的空間,六大虛渾之靈,還有咒之始祖的軀骸,都在一個個晶瑩氣泡內。

    這是類似於「混沌血域的」神奇之地。

    上一次秦烈到來時,魂影進入一個氣泡,其中有著一幅極其繁複奇妙的高級古陣圖。

    那神秘且複雜的高級古陣圖,如天地規則的直觀體現,以秦烈的理解力和靈魂強度,只支持了一會兒,便無能為力的退了出去。

    彷彿,他對力量的認知力,他那不夠強大的靈魂,都不足以支持他體悟那氣泡內的高級古陣圖。

    他本覺得這次應該也是一樣。

    因為,和上次進來的時候相比,他沒有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,沒有變得強大太多。

    然而,也不知為何,這次他的那一簇魂影,嘗試著進入當初那氣泡內,看到億萬纖細如絲,密密麻麻充斥了整個空間的神秘光線時,他忽然間窺見了異常。

    這個氣泡內的空間,如在突然間,被他身處的絕對黑暗秘境給滲透籠罩。

    氣泡內的空間,一下子也變得黑暗一片,可那些億萬神秘光線卻依然嶄亮。

    他的這一簇靈魂幽影,也在突然間,似變得聰慧了數十倍。

    那些繁複神秘,以億萬纖細光線勾勒而成的高級古陣圖,在他的感知下,似乎沒有以為那麼晦澀難懂。

    在他眼中,那一根根的纖細光線,一會兒如生靈種族體內諸多的筋脈血管,一會兒如樹葉上的天然花紋,一會兒如在雲端跳躍的閃電,都蘊藏著難以想象的神秘。

    他認真觀察了一會兒,又看出充斥於整個空間的複雜古陣圖,似乎也是由無數基礎陣圖和中級陣圖,一個個嵌套而生。

    忽然間,他似乎找到了理解這幅高級陣圖的方向。

    時間,在這裡彷彿也停了下來,好像只有他的靈魂力在迅速的消耗著。

    「咻!」

    在他猛然意識到靈魂疲憊時,他的這一簇魂影,由鎮魂珠內一下子回涌本體腦海。

    黑暗中他身形一震。

    「秦烈,你應該……恢復好了吧?大家已等候你很久了。」流漾突然道。

    「好了。」他答道。

    乾煋和南崎兩人,這才將暗耀石的光芒釋放出來,令眾人一一顯現。

    「怎麼用了這麼長時間?」乾煋隨口道:「以時辰來計量,你足足用了六個時辰,比我們慢了太多太多。」

    「可能他剛剛消耗太厲害了。」流漾解釋。

    秦烈沒有立即答話,而是回憶著剛剛的經歷,他再次看向這個奇異黑暗秘境時,神情明顯發生了變化。

    他漸漸意識到,這存在了百萬年時間的秘境,果然蘊藏著難以想象的奇妙。

    此地,對他洞察鎮魂珠第四空間的高級古陣圖,竟有著巨大的幫助。

    而那些一幅幅高級古陣圖,在他的感覺中,和真正的天地力量規則,似乎也沒有太大的差異。

    就是說,在這秘境內,感悟天地力量的效果,要遠遠強過於別的地方!

    「我想我知道為什麼各大深淵層面的大領主,想了盡辦法,也要送他們的血脈後裔進來了。」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