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兩百零六章 絕望魔王後裔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兩百零六章 絕望魔王後裔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「我叫韋森特,從混亂深淵而來,你們神族嗜血一脈的浩桀,有沒有向你們提起過我?」

    有著銀灰色眼瞳的俊美惡魔,一邊舔著猩紅唇角,一邊說道:「我和浩桀可是有著相同的興趣愛好!」

    他的視線落在霧紗和流漾優美的脖頸處,眼中突顯貪婪和赤裸裸的慾望。

    在他的目光下,霧紗和流漾心底一寒,突生在劫難逃的絕望感。

    「不過,我會先殺了這個混血者,然後再慢慢地享用你們。」韋森特幽幽道。

    「呼!」

    本停留著他和秦烈中間的暗耀石,忽地重新飄動,又一次懸浮於秦烈和霧紗的頭頂。

    這次暗耀石的表層,塗抹著淡紫色的碎光,如一條條閃電在跳躍著。

    「哧啦!」

    閃電游弋的聲音,從韋森特之前所站的位置傳來,因暗耀石的挪動,那片區域此刻已成黑漆漆的絕對黑暗。

    韋森特已從秦烈等人視線中消失。

    「小心!」秦烈低喝。

    就在暗耀石懸浮於頭頂那一刻,他以血脈力量凝結出來的炎界,頃刻間被狂暴的紫色閃電攻擊了數十次。

    「啪啪啪!」

    赤紅色的炎界,外層的光罩,不斷有紫色電光閃爍飛濺著。

    在那飛濺的紫色電光中,竟充斥著令人絕望的靈魂動蕩,那動蕩……隨著閃電的飛濺,似慢慢地醞釀,變得越來越強烈。

    他以血脈力量凝結的炎界。可以隔絕那些紫色閃電的入侵,卻沒辦法阻止那種絕望波動的滲透。

    「唔……」

    身旁的霧紗和流漾兩女,忽地低聲輕呼,暗紅的眼瞳內旺盛的烈焰和鬥志。似被慢慢腐蝕。

    從她們眼中,漸漸流露出絕望和無助,好似已放棄了這場戰鬥。

    就連他本人,也感覺到無窮無盡的絕望情緒。汪洋大海一般洶湧而來,將他一點點的淹沒。

    炎界的隔絕,對那無邊的絕望,竟不起絲毫作用。

    「嗤嗤!嗤嗤!」

    秦烈的心靈識海內,一道道的閃電如巨龍遊盪,天雷殛形成的力量,瘋狂地凈化著靈魂。

    可那無邊無際的絕望感,還是滲透了他全身。似已在他的血脈和骨骼內紮根,揮之不去。

    「咦!你這混血者果然有點意思,竟然也懂得運用閃電的力量,可惜……我的絕望之力乃血脈秘術,那是一種淹沒心靈的情緒,而非靈魂力量。」

    黑暗中,傳來了韋森特的嘲諷聲。「雷霆和閃電,能殛滅靈魂,卻無法轟滅高等生靈的七情六慾!絕望,只是一種情緒而已,你的閃電和雷霆力量又有何用?」

    他講話間,更為極端的絕望情緒,已滲透到秦烈的骨髓。

    這一塊,秦烈不但生不出一絲鬥志,甚至想要自絕而亡。

    他想以死亡來躲避更加可怕的結果。

    不知不覺間,韋森特的血脈秘術。已侵蝕了秦烈的身心。如一株瘋漲的死亡之樹紮根於秦烈體內。

    隨著更極端的絕望力量洶湧而來,不需要韋森特動手,秦烈就會自己解決了自己。

    另一邊,同樣處在秦烈炎界中的霧紗和流漾。也在承受著絕望能量的滲透。

    那個血脈力量和絕望有關的高階惡魔,施加在她們身上的力量。要遠遠弱於秦烈。

    這使得她們沒有想要自絕身亡的想法。

    不過,在那恐怖的絕望力量影響下,她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秦烈,怎麼也動不了。

    「死吧,只有死亡才是你最終的歸宿,也只有死亡,才可以令你解脫這種折磨……」

    韋森特的聲音,飄忽著,斷斷續續的傳來,如催命的音符,令秦烈已慢慢抬起手來。

    那隻手已緩緩落向他自己的脖頸。

    已隱匿黑暗的韋森特,眼見大局已定,幽幽浮現出來。

    他就在秦烈身前的炎界處站定。

    這個同樣只有七階血脈,從混亂深淵而來的高階惡魔,一身的絕望氣息,像是一個能夠將所有生靈心中希望抽盡的怪物。

    「秦烈!此人乃混亂深淵絕望魔王的後裔,絕望魔王是混亂深淵排名第二的大領主!他繼承了血脈中的絕望天賦,可以在不知不覺間,將一顆絕望魔種種入對手體內,你只有找到體內那一顆絕望魔種,並將其燒成灰燼,才能擺脫他無盡絕望對心靈的腐蝕!」

    遠處,將一個高階惡魔燒成灰燼的乾煋,突然放聲大喝。

    下一刻,三個高階惡魔如鬼影,倏地將他和焰風又給纏住。

    「管好你自己吧!」一名高階惡魔冷哼道。

    「絕望魔王後裔,一顆種入體內的絕望魔種!」

    一道道的電芒,在他腦海內掠過,來自於魂獸的一段段記憶,被他給立即提煉出來。

    「一顆種子!」

    秦烈的心魂和意識,凝為一層心網,從頭頂往下覆蓋。

    心網所過處,血管,筋脈,骨髓,一一化為直觀之物映現在他的腦海。

    心網降落到胸口時,在他第二心臟處,突顯一個米粒大小的紫色斑點。

    那紫色斑點就是一顆縮小了幾十倍的種子。

    「絕望魔種!」

    一簇簇不滅烈焰,從第二心臟湧現,瞬間將那顆心臟都給淹沒。

    那紫色斑點,在烈焰燃燒中,突然化為灰燼。

    淹沒他心靈的無邊無盡絕望情緒,也在此刻,一下子蕩然無存。

    秦烈那隻戳向他自己脖頸的手,也緩緩落下,一雙眼睛火焰和青幽閃電齊現。

    「嗤嗤嗤!」

    一束束青幽電光,從他眼中飛射出來,纏繞在霧紗和流漾的身上。

    此刻,一動都動不了的霧紗和流漾,感覺到似有一隻只柔軟的手,在她們身上遊動著。

    不久后,那一隻只手,如進入了她們的體內。

    這讓她們都生出一種異樣感。

    兩女眼中漸漸浮現出羞赧之色。

    「找到了……」

    就在此刻,秦烈嘿嘿一笑,突然道。

    「嗤嗤!」

    在她們的體內,小腹和腳心處,忽然傳來一陣酸痛。

    將她們淹沒的絕望情緒,在酸痛產生以後,如煙消雲散。

    她們也瞬間恢復了行動能力。

    「什麼?不但自己解開了的魔種,竟然還能幫別人解開!」

    炎界前,那來自於混亂深淵,乃絕望魔王血脈後裔的韋森特,終於變了臉色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