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兩百零二章 安撫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兩百零二章 安撫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寒寂深淵上空,從深淵煉獄靈魂降臨的恐怖存在,在靜候著凌語詩的決定。

    這一刻,整個寒寂深淵似乎都安靜了下來。

    四名寒寂深淵的本土深淵大領主,巨大的魔影在天空浮動著,只是在防備那個由下八層過來的傢伙亂來。

    至於他要送凌語詩離開一事,這四個存在,並沒有異議。

    於是他們保持著沉默。

    本屬於秦烈魂獸分身的領地,此刻一片靜謐,不論是暴亂之地的人族,泊羅界的各族,修羅族,還是姬家和補天宮的來人,都顯得相當的安分。

    天空中,一共有五個遮天蓋地的恐怖魔影,從那五個魔影身上傳來的氣息,令虛空境的強者都只能苦苦抵禦。

    那種壓力,是靈域人族域始境強者,都沒辦法比擬的。

    他們一時心驚膽顫。

    「女皇,你……快些做決定吧。」

    九階血脈的鬼目族格雷,一隻隻眼睛中,都釋放出驚悸的光芒,他以顫慄的聲音催促道。

    同樣處於巨大震驚中的凌語詩,略一猶豫,就挑選了凌峰,凌萱萱,高宇,還有角魔族、鬼目族、暗影族一些七階血脈的優秀族人。

    「我送你們前往黑暗深淵。」

    眾人頭頂,那個從下八層而來的恐怖存在,突然以魂影凝為狂暴的漆黑龍捲風。

    不等底下眾人準備妥當,那瘋狂旋轉的龍捲風,已經將他們都裹了進去。

    「呼呼呼!」

    那龍捲風肆虐著。一瞬千萬里,不久后便來到這一層深淵通道中。

    在這片冰柱上空浮現的四個惡魔大領主的魔影,隨著龍捲風的消失,如被狂風吹拂過一般漸漸消散。

    底下。幾欲窒息的各族族人,終於可以慢慢站直。

    「好恐怖的深淵惡魔!」

    「這就是十階血脈大領主的力量嗎?」

    「只是……降臨的一道靈魂而已吧。」

    「強大到無法想像!」

    暴亂之地各個白銀級勢力,泊羅界各族,修羅族。還有姬家和補天宮的眾人,在頭頂的魔影消失以後,皆是一臉驚懼不安。

    突然間,他們對寒寂深淵的征伐,有了一種深深的恐懼。

    這邊的動靜,苗風天和柯蒂斯等人,也急忙以靈魂聯繫通知秦烈。

    已在暗雲的安排下,往黑暗深淵秘境行進的秦烈。本體分身無術,那具魂獸分身,則是從泊羅界以白骨祭台的域界之門到來。

    魂獸分身直接化身為秦烈本體的模樣。

    域界之門所在地。

    格雷等幽冥界各族,以滕遠為首的泊羅界各族,暴亂之地各大勢力,姬家、補天宮和秦家各方強者,還有修羅族的卡倫家族。都在苗風天的通傳下到來。

    數十個各個勢力和各大種族的強者,此刻面沉如水,對征伐寒寂深淵的行動充滿了茫然。

    很多人已心生退意。

    四個以靈魂降臨的十階血脈惡魔大領主,所展現出來那種毀天滅地的氣息,令他們興不起一絲的反抗念頭。

    那一刻,就連達到虛空境的滕遠,格雷,姬堯,華安陽,巴駝子等人。都生出一種自身無比渺小的感覺。

    那種感覺。他們在面臨靈域域始境強者的時候,都從沒有過。

    他們開始懷疑自己的決定是否正確,懷疑進入寒寂深淵的行動,會不會太冒失。

    就在此時。以本體模樣示人的魂獸分身,跨越域界之門而來。

    這具魂獸分身來之前。甚至動用了血脈中的「暗魂」天賦,將魂獸強大的靈魂氣息,調整到和秦烈本體一致的程度。

    浩瀚星空中,能得到魂族青睞的魂獸一族,所擁有的「暗魂」血脈天賦,極其的神秘。

    他在變幻為本體,將靈魂的強弱調整到和本體一致的時候,他和本體幾乎沒有差異。

    因為這具魂獸分身的靈魂,來源於本體,所以分身和本體靈魂氣息幾乎一致。

    除非比魂獸還要強大的存在,且極其了解魂族和魂獸的秘密,不然幾乎不可能分辨出這個秦烈乃魂獸變幻而成。

    而寒寂深淵那邊,最強者,就是九階血脈和六層魂壇的虛空境層次。

    沒有比他這個魂獸分身還要強大的存在。

    所以他相信沒人可以看破。

    於是他放心過來。

    「秦烈!」

    一看到他現身,各方勢力和各個種族的首腦,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般圍了上來。

    「秦烈,剛剛凌小姐那邊……」唐北斗急喝道。

    「女皇被帶走了!」角魔族的九角戰士戈登,禁不住驚叫起來。

    「我知道,我都知道。」秦烈抬手,示意眾人安靜下來,「請大家安靜地聽我說。」

    眾人倏然安靜下來。

    秦烈的視線,在那些人的臉上游弋著,發現除了和他有著靈魂直接聯繫的魂奴,果然沒有人可以看出異常。

    「語詩有她自己的機緣,她這趟黑暗深淵秘境之行,乃是她證明自己血脈的最佳時機。」他先沖著幽冥界各族笑了笑,說道:「那個從下八層而來的恐怖存在,應該就是整個陰冥族血脈的源頭。語詩覺醒的血脈,從中釋放出來的氣息,應該是被他感知到,被他看出了潛力,才願意冒犯寒寂深淵的四大惡魔大領主,也要靈魂降臨,送語詩前往那個剛剛被發現的古老秘境。」

    停頓了一下,他認真地說道:「別太擔心,這應該不是一件壞事。語詩或許能通過這趟秘境之行,覺醒最核心恐怖的血脈,從而得到那個恐怖存到的認可和垂青。」

    「如果得出那傢伙的垂青,會發生什麼?」魯茲道。

    「那傢伙會傾儘力量幫助語詩更快的成長起來,未來……語詩可能會成為下八層深淵煉獄的一名實質統治者。而你們所有人,都會被視為她的跟隨者,將有幸前往最底下的八層深淵煉獄修鍊生活。」秦烈道。

    「下八層的深淵煉獄……」

    格雷,戈登和魯茲等人,一臉茫然。

    「那是能直觀感受深淵規則的奇地,要比上面一百層深淵層面,更加適合高階強者進階血脈。」秦烈看向他們,道:「這對你們也會是天大的福澤。」

    他這麼一解釋,格雷等人慢慢平靜下來,不再多言,而是垂頭沉思所謂的下八層深淵煉獄。

    他於是將視線放在滕遠,姬堯,還有華安陽和甘飛鵬那些人,還有暴亂之地各分首腦身上,道:「你們只要按照深淵的規則行事,剛剛現身的四個惡魔大領主,永遠都不會出現在你們的面前。」

    「什麼樣的深淵規則?」滕遠疑惑道。

    秦烈沉吟了一下,道:「我只說最重要的一點。」

    眾人都認真聆聽。

    「你們只要沒有進階到十階血脈,沒有突破到域始境,你們在寒寂深淵所做的一切,都符合深淵的規則。只要你們有能力,不論你們獵殺多少深淵惡魔,都會被那四個惡魔大領主,視為對這層深淵惡魔的磨礪,他們絕不會出手干涉。」

    秦烈斟酌著用詞,想了一下,又道:「事實上,就算是沒有你們進入,深淵領主之間也會相互廝殺不休。深淵遵守優勝劣汰的根本規則,只有不斷廝殺獲勝者,才能持續進化,才能有希望蛻變到十階血脈的大領主。」

    「你們的到來,或許還會讓那四大統治者感到高興,他們絕不會去理會你們和那些惡魔領主的戰鬥。」

    「除非,過來者本身達到十階血脈,亦或者是域始境的人族強者。」

    「那樣的話,就要按照另外一種深淵規則來行事了,四個寒寂深淵的惡魔大領主也會出手干預。」

    華安陽道:「域始境到來,會是那一種深淵規則?」

    「全面的深淵層面戰爭!」秦烈臉色深沉,道:「目前的神族五大家族,對深淵的五個層面,就是選擇以深淵戰爭的方式入侵!這樣的戰爭,動用的力量難以想象,而我們……目前還沒有實力挑起全面的深淵層面戰爭。」

    「因此,你們一定要記著,千萬不要讓域始境和十階的血脈者到來。還有,在你們突破到十階血脈,達到域始境以後,不要繼續對這層的深淵惡魔動手,儘早離開就沒問題了。」

    「當然,你們真要是在這裡突破到域始境和十階血脈,那四個傢伙也會驅趕你們離開。」

    「不然,你們就必須要面對他們的武力清掃。」

    「大概就是這麼一個情況了。」

    在他這番詳細的闡述以後,本來已經快要精神崩潰的眾人,漸漸又平靜下來。

    只要沒有突破到十階血脈,沒有突破到域始境,他們在寒寂深淵的所有行動,都不會違背深淵規則。

    也就永不可能會碰到那四個恐怖至極的惡魔大領主。

    意識到這一點以後,眾人慢慢安心,也沒有恐懼到急著離開。

    他們所害怕的,就是那四個惡魔大領主,突然心情不爽,會沖著他們大開殺戒。

    ——那才是他們萬萬無力承受的。

    「那麼,祝你們好運了。希望你們在寒寂深淵當中,都能夠有所收穫,希望下次再見之時,你們中很多人已突破了現有的境界。」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