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額外力量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額外力量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一簇簇瑩白色的寒焰,內部魂影涌動著,從玄珞的胸口漂浮出來。

    玄珞的面容,在那些寒焰慢慢移動時,忽然變得有些模糊不可見。

    在秦烈的靈魂感知中,玄珞……似乎正在從天地之間,一點點的消失。

    反倒是那些漂浮而來的寒焰,傳來了強烈的靈魂氣息——屬於玄珞的靈魂之力。

    彷彿,玄珞以某種奇異的秘術,將自己的靈魂寄托在了那些寒焰當中。

    不久以後,站在原地的玄珞,身上似再也沒有了靈魂動靜。

    那一簇簇漂浮向秦烈的寒焰,卻在短短時間內,釋放出驚人的靈魂波動。

    「呼呼呼!」

    一簇簇寒焰,如陰森森的鬼火,靈巧浮動著,向外濺射出幽寒碎芒。

    這片幽暗的天地,如變成了寒寂變冷的岩冰深淵,透露出刺骨的寒意。

    「冰爆術!」

    遠處,身上已沒有靈魂波動的玄珞,以漠然冰冷的聲音輕喝道。

    「小心!」流漾禁不住驚呼提醒。

    這一刻,那些漂浮到秦烈附近的寒焰,倏地凝結為一團團的堅冰。

    晶瑩剔透的冰球,滴溜溜的旋轉著,內部無數神族文字驟然璀璨如繁星。

    一個神秘的印記突然乍現。

    「蓬!」

    霎那間,那一團團的冰球,紛紛裂開解體。

    數萬束晶瑩凌厲的冰棱,如暴雨,似極寒流星。從四面八方淹沒向秦烈的所處之地。

    「咻咻咻!」

    刺耳的厲嘯,如撕碎了天與地,令這片空間都似被切割的四分五裂。

    一片片的蒼白光幕,如空間的碎片。充斥在秦烈身旁。

    漫天的凌厲攻擊尚且沒有刺入血肉,此刻,秦烈已生出血肉模糊,全身都被貫穿的恐怖感。

    彷彿這是已註定的命運。無可更改,也無法扭轉。

    「天雷殛之九雷轟!」

    危急時刻,秦烈將胸腔穴竅之中,一滴滴儲藏的雷池之水瘋狂激發。

    如小兒手臂般粗大的青幽閃電,如蟒蛇般,一條條纏繞在他的身上。

    同時,那些暴躁的雷霆閃電,又在他的胸腔。頭頂,和左右臂膀處,一起凝結出狂暴的雷電球。

    那些雷球還在頃刻間爆裂開來。

    「轟隆隆!轟隆隆!」

    一時間,以秦烈為中心,天地變色,電蛇不斷凝結炸裂,形成一股轟炸八方的暴雷轟鳴。

    電閃雷鳴之間。無數碎冰夾雜著寒芒和焰火,從中迸射出來。

    臨近的黑暗家族和玄冰家族的武者,紛紛地避讓開來,都對那驚天動地的波動給震懾到。

    「哧啦哧啦!」

    「喀嚓喀嚓!」

    雷電和碎冰之光,依然在那片區域肆虐著,秦烈的身影還無法第一時間瞧見。

    不過他的靈魂動靜還在……

    「剛剛玄珞釋放的每一束寒冰棱刺之中,都蘊藏著玄珞的冰魄魂力,這血脈天賦通過冰爆術,能輕而易舉滲透到空氣,血肉毛孔。還有靈魂深處。」乾煋臉色深沉。道:「不等冰刺入體,在冰魄的極寒之力下,秦烈的身心和靈魂,都應該已被玄冰血脈的冰凍之意給侵襲。絕望無助的種子也應該已種了下去。沒有堅韌不撥的毅力,恐怕……連反抗都不能吧?」

    「冰魄……妙用無窮。乃玄冰家族最為著名的奇特血脈天賦,它幾乎能和所有玄冰家族的血脈秘術、天賦配合使用。」蒼曄也輕聲道:「覺醒了冰魄血脈天賦的玄珞,比起以前來,要變得棘手許多,就算是我想要勝過他,都可能需要付出一點代價了。」

    頓了一下,她看向乾煋,「你要努力了。不論是玄珞,還是那個秦烈,都有不遜色你的血脈天賦和力量。你如果繼續弔兒郎當下去,要不了多久,你就會被他們超過……」

    乾煋摸著鼻子,尷尬的訕笑了一下,點了點頭,沒有反駁。

    他身旁的霧紗、流漾和焰風,則是神情微震,以驚異的目光看向他。

    按照蒼曄所說,乾煋如果不努力,秦烈和玄珞才會超越他。

    這意思……目前的秦烈和玄珞依然不是乾煋的對手?

    焰風等人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目光。

    「看來,乾煋這傢伙應該還暗藏著別的力量,不然不會得到蒼曄那麼高的評價。」

    幾人暗暗道,都對乾煋的血脈力量,有了一種全新的認識。

    「秦烈沒事。」蒼曄眼瞳幽幽,以平靜的語氣說道:「我之前告訴過你,他在和我交戰的時候,動用的力量大多數為天地間的靈力。他體內蘊藏著的靈力,比起血脈力量來,不會相差太多。」

    「就是說……永遠不要將他視為單純的血脈戰士?」乾煋意味過來。

    「蒼曄姐,我聽族人的老人說過,混血者如果著重別的力量,體內的血脈力量往往不會太強大,而且……幾乎不可能覺醒太厲害的血脈天賦,可是這樣?」霧紗突然道。

    流漾也忽地回憶起來,也一臉的驚愕,「族內的老人叮囑那些混血者的時候,都讓血脈較為精純的放棄原來的力量,將所有的力量用在血脈的鍛造上。只有那些血脈不純的混血者,族內的長老們,才讓他們側重於別的力量修鍊,淡化血脈力量的洗滌淬磨。按照他們的說法,混血者沒有能力,也沒有精力,同時兼顧血脈力量和其它力量的共同強大,是這樣的吧?」

    乾煋也沉思起來。

    「按道理是這樣的,不過……這個來自於靈域的混血者,明顯和我們以前所知的那些混血者不同。」蒼曄淡然道。

    她的眼中,也浮現出濃濃的疑惑,也對這種反常感到困惑不解。

    所有和神族混血的種族,誕生下來的混血者,大多數連血脈都不能覺醒。

    極少數能覺醒血脈者,也往往不可能覺醒強大的血脈天賦,無法將血脈力量蛻變到高深的境界。

    歸咎起來,就是因為混血者的血脈,永遠不可能有純粹的神族族人血脈精純。

    不夠精純的血脈,覺醒不了強大的天賦,無法以靈魂遊盪「混沌血域」,也就沒辦法快速提升自己的力量。

    而秦烈,不但覺醒了恢復、炎界,竟然還覺醒了很多純血者也無法擁有的燃燒天賦。

    他能釋放焚日輪,說明他還進入了神族的「混沌血域」,得到了血脈秘術。

    這種情況下,說明他的鮮血極為的精純,說明他一直用心淬鍊血脈力量。

    按道理來說,他所修鍊的靈域那種以靈力為主的力量,就該很弱才對。

    可他偏偏還達到了涅槃境,體內的靈力屬性還頗為駁雜,且各個強大非凡。

    而且,蒼曄還知道一個秘密——秦烈早早就凝鍊出了精血。

    絕大多數的神族族人,都在八階血脈時,才可以凝鍊精血出來。

    可上一次的戰鬥,讓她知道,當時只有六階血脈的秦烈,就已能熟練運用精血力量。

    她當時就被如此異常驚住。

    在她的眼中,秦烈一身都是謎團,所以她當時在虛空亂流域的時候,特別想要一滴秦烈的精血來洞悉秦烈的秘密。

    「靈力和血脈力量一樣強大,還能凝鍊精血,這傢伙……到底隱藏著多少秘密?」她眼神幽幽地想道。

    也在此刻,秦烈那邊的碎光和雷芒,慢慢地消失。

    秦烈也是滿身血跡的從中浮現出來。

    他的體表,充斥著如鞭撻過一般的細密血痕,還有一個個針孔般的血洞。

    他此刻的凄慘模樣和玄珞之前頗有些相似之處。

    所有的寒焰已不見,本來已靈魂模糊的玄珞,身上再次傳來了強烈的靈魂波動。

    他遠遠看向遍體鱗傷,卻依然如磐石般屹然不動的秦烈,冰冷的嘴角,似突然抽搐了一下。

    「行了,別打了!」

    一個如酷冷寒風般的陰森聲音,從深淵魔氣濃烈的秘境入口傳來,旋即一個黑漆漆的暗影浮現出來。

    「有這個力氣,等進入了秘境,找那些高階惡魔發泄吧。如果非要繼續下去,你們兩個……」他看向秦烈和玄珞,冷哼一聲,「就不要想著進入秘境了!兩個重傷垂危的傢伙,進入秘境,只會成為同伴的累贅,一點用都沒有!」

    一眾神族青年才俊,都不由沉默下來,沒有人敢多言。

    蒼曄也目顯愧色,主動道:「暗雲大人,都是我的過錯,對不起。」

    「你給我收拾好殘局,別再弄出事情出來就好了!哦對了,明煦和浩桀已經到了,應該要不了太久,他們就會帶人來到此地,你千萬別讓我看到這裡再起戰端了!」被稱呼為暗雲的黑暗家族強者冷冷道。

    「我明白。」蒼曄不敢反駁,乖乖垂頭道。

    「嗯。」暗雲滿意地點了點頭,又消失在黑暗中。

    秦烈只看到一個幽影過來,連他真實的樣子都沒有看見,就見他又徹底地隱沒於黑暗。

    「明煦和浩桀也要過來了……」乾煋苦澀一笑。

    「希望那兩個傢伙能安分一點。」蒼曄眸中也浮現一絲憂色。

    光明家族的明煦和嗜血家族的浩桀要過來的消息,從暗雲口中說出以後,讓在場的很多人都感覺到了壓力。

    這時候,流漾已經過來攙扶秦烈,道:「明煦和浩桀那兩個傢伙,比起玄珞來,恐怕還要難對付一點。」

    「哦。」秦烈漠然道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

    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十里紅妝:明妧傳宅之崛起
    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?逆天戰神蜀漢之莊稼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