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血脈碰撞!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血脈碰撞!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森林深處,有不少黑暗家族的強者,駐守在秘境入口處。

    那些都是九階血脈的強者。

    身為黑暗家族的強者,他們完全能適應黑暗深淵,這裡的幽暗無光天地,對他們造不成什麼影響。

    而七個焚日輪的升空,那熾烈耀目的光芒,又是如此的不可遮掩!

    「應該是七階血脈的小子搗鼓出來的!」

    濃烈黑暗中,傳來了一個驚訝的聲音,不久后,就看到幾道如黑暗鬼魅的影子,朝著秦烈和玄珞交戰的方向浮動過來。

    「七輪共轉!」

    蒼曄幽深的眼瞳之中,驟現一束驚人亮光,注意力空前集中起來。

    不單單是她,旁邊的乾煋,霧紗和流漾等人,也都神情振奮。

    「他竟然可以凝練七個焚日輪出來!玄珞的麻煩大了!」

    「嗯,我看玄珞拿什麼來抵擋焚日輪的不滅之炎!」

    「厲害啊!」

    一時間,周邊的黑暗家族和烈焰家族的武者,都大聲叫嚷起來。

    「呼呼呼!」

    秦烈形成的炎界,洶湧飄向玄珞,炎界內的七個火焰輪盤,釋放出烈日般的恐怖火芒。

    一股毀滅天地的炙烈炎能,從秦烈的炎界當中,不斷的噴涌著。

    「出來了!」

    黑暗家族那邊,有人突然高呼,聲音極其的高昂。

    也在此刻,那七個本來處在炎界中的焚日輪,忽地從中飛離出來。

    七輪共轉的焚日輪。呼嘯著,如泊羅界白晝的烈日,猛地轟擊向玄珞。

    那一朵玄珞以血脈之力催發形成的瑩白色寒焰,一直漂浮在他頭上。

    此刻。隨著七個焚日輪的壓迫而來,那朵極寒的瑩白色火焰,突然熄滅了。

    一縷縷瑩白色的輕煙從中蒸發了出來。

    玄珞冷峻的眼瞳內,彷彿有一縷明亮的光芒。隨之熄滅了下去。

    「冰界!」

    一個銀燦燦的寒冰光罩,在玄珞全力激發出玄冰血脈力量以後,迅速凝結出來。

    這個冰界,和烈焰家族的炎界一樣,也是血脈天賦的一種。

    在冰界當中,玄珞的寒冰之力,將會得到明顯的增幅。

    玄珞的戰鬥力也會大大的提升。

    冰瑩的冰界,一凝鍊出來。玄珞又是厲喝起來:「寒潮!」

    一簇簇森白寒霧,從玄珞的體內,洶湧的往外噴涌而成。

    那冰界一下子變得寒霧茫茫。

    突然間,玄珞和他的冰界,都被那些濃烈的寒霧給淹沒。

    他的靈魂波動,就在此刻,從秦烈的感知中消失無形。

    「有什麼用么?」

    炎界中。秦烈狂笑著,以心神意識催動著七個焚日輪,以勢不可擋的兇猛,轟然壓迫而來。

    這一刻,他非常清晰的感知到,七個滾動的火焰輪盤,在滾落之際,如神奇的形成了呼應。

    七個輪盤也像是渾然一體。

    七個焚日輪,都是由他的烈焰血脈凝鍊而成,本來氣息和能量就一致。

    只是。在形成攻擊之時。七個火焰輪盤之間,又似乎達成了別的神秘聯繫。

    如一塊塊的磁石互相吸引,七個火焰輪盤猛地靠攏,在這一刻。秦烈生出一枚枚的烈焰玄雷火焰能量疊加的奇妙感受。

    「轟!」

    七個火焰輪盤,如太陽爆炸后隕落世間。重重地滾落在那片寒霧茫茫之地。

    「唔!」

    玄珞的一聲悶哼,也在那一刻,突然傳了出來。

    無數絢麗的火焰光芒,一條條火炎流星般的光束,就在那片寒霧茫茫之地炸裂。

    暗無天日的黑暗深淵,在這一塊區域,如突然有了一輪輪的太陽。

    只是這太陽在瘋狂的爆炸!

    「轟隆隆!噼里啪啦!」

    碎冰四濺,火焰暴露,一道道炫目的光芒震天而成,又瞬間湮滅下去。

    驚天動地的洶湧波盪,足足持續了數十秒,才漸漸平息下來。

    寒霧在熾烈火海的淹沒中已徹底消失。

    一簇簇烈焰中,玄珞渾身都是焦黑的痕迹,那張俊美的臉烏黑烏黑的,模樣可謂是狼狽之極。

    他的左膝還跪伏在地,不斷喘著粗氣,嘴角鮮血一滴滴的滴落。

    他分明在「七輪共轉」的恐怖威力之下,已遭受了重創,可他的一雙眼睛,竟然依舊迸射出強烈的戰意!

    「燃燒血脈天賦,是通過燃燒血脈,瞬間暴漲一倍的力量!這個血脈天賦,如果不能一擊將對手幹掉,就會令施法者迅速虛弱疲憊下去!」

    玄珞厲笑著,眼睛瘋狂盯著秦烈,喝道:「你現在還有什麼手段?哈哈,你是不是已經連站著都覺得困難了?」

    此言一出,眾人都紛紛反應過來。

    「不錯,以燃燒鮮血為代價,令血脈力量暴漲一倍的燃燒,在凝鍊出七個焚日輪以後,肯定已經再沒有餘力了吧?」

    「嗯,那焚日輪果然可怕,一下子就重創了玄珞。可是,玄珞並沒有倒下,他還在……」

    「現在,那個混血者怎麼辦?」

    「他應該已經沒有一丁點的力量了吧?」

    「如此猛烈的激發了燃燒,他在此戰過後,甚至需要靜養一段時間,他或許已經不能進入秘境了。」

    「我看他……應該是不行了。」

    周邊,那些之前都看好秦烈,被「七輪共轉」奇觀震驚到的眾人。

    此刻,在七個焚日輪消失,而玄珞依然沒有倒下的情況下,他們立即覺得秦烈已經再沒有一戰之力。

   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秦烈的身上。

    「認輸就是了……」

    同為烈焰家族的南崎,在這個時候,忽然聲音不高不低的來了這麼一句。

    「對啊!認輸吧,能凝鍊出七個焚日輪的你,已證明了自己的實力了!」遠處的流漾,忙醒悟過來,急道:「又不是必須要分出生死的異族爭鬥,秦烈,你就認輸好了,玄珞不能拿你怎麼樣的!」

    「小子!你傷的我很重!除非你立即跪下來認輸,否則我絕不會放過你!」玄珞厲喝。

    一簇簇寒焰,從玄珞的胸口,又猛地凝鍊出來。

    寒焰之中,隱隱可見魂影蠕動著,令那寒焰彷彿有著靈魂。

    「冰魄!這是冰魄血脈天賦!」

    「玄珞覺醒了新的血脈天賦!」

    「天哪!」

    眾多黑暗家族和烈焰家族的圍觀者,都猛地驚叫起來,顯得極為震驚。

    蒼曄也是目顯異色,喃喃道:「難怪在七輪共轉的恐怖威力之下,竟然也沒有徹底倒下來,原來是覺醒了新的血脈天賦,冰魄么……這傢伙,以後又要令人頭痛了。」

    玄珞新覺醒的天賦,顯然極其有名,就連蒼曄也都覺得他變得棘手起來。

    這讓眾人更加覺得秦烈處境堪憂。

    「你真覺得我在七輪共轉以後,已沒有了絲毫的戰鬥力,馬上就要任由你宰割了?」

    炎界中,秦烈臉色怪異,一邊感受著自己的血脈動靜,一邊嘿嘿笑著,道:「莫不成,你忘記了我的身份?我可是你所厭惡的混血者,除烈焰家族的血脈力量外,我另有別的力量可用,這不是很顯而易見嗎?」

    燃燒血脈力量,凝鍊出七個焚日輪出來,的確消耗了他十分之七八的血脈力量。

    換了在別的地方,他可以通過血肉豐碑迅速補充過來,又會變得生龍活虎。

    可這是在神族族人眾目睽睽之下。

    在此地,他不敢將血肉豐碑取出,不敢立即補充血肉精氣。

    因此,他就必須拿出別的力量,以不屬於烈焰血脈的力量繼續作戰。

    他也在此刻意識到,如玄珞和蒼曄、乾煋這樣的五大家族才俊,的確戰鬥力強大無比。

    他要自負地想要以純粹的烈焰血脈來作戰,恐怕真的不能穩穩的佔據上風——即便他有燃燒和炎界兩大稀奇的血脈天賦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