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八目妖靈的誕生地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八目妖靈的誕生地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一個火焰熾烈的炎界,緩緩朝著光怪陸離的甬道墜落著。

    炎界內,秦烈、乾煋等人,都聚精會神地打量著外面的天地。

    外面,無數碎光閃爍著,許許多多的能量光耀爆炸著,形成了毀天滅地的波盪。

    一束束不知名的彩色流光,從他們的身旁一閃而逝,隱隱約約間,似乎含有著異常的空間氣息。

    「以你們的血脈等級,休想單獨橫跨不同的深淵層面,炎界外面的深淵通道,一個小小的碎光爆裂,就有可能奪去你們得小命。」

    在他們得身旁,乃是九階血脈的烈焰煬,他一邊操控著炎界慢慢往下疾馳,一邊向眾人解釋。

    這是他營造出來的炎界。

    秦烈默然聽著,也認真端詳外面的新奇變化,對這條貫穿了整個深淵層面的通道,流露出濃烈的興趣。

    深淵一共有一百零八個層面,這麼多的深淵層面,如一百零八張薄紙,中間隔著一片片的空間堆積起來。

    眾多的深淵層面重要,存在著一條深淵通道,這條深淵通道,如一支鋒利得筆,將薄紙般堆疊的一百零八層深淵層面貫穿。

    幾乎絕大多數的深淵惡魔,想要進入別的深淵層面,都需要依靠這條深淵通道。

    在這條神秘的深淵通道之中,還存在著諸多得黑洞,空間節點,不知名的夾縫,秘境之門,連接著更為廣闊的域外天地。

    神族,靈族。魂族,別的星空得強大種族,都依仗這條通道進出深淵。

    這條通道藏匿著太多太多的神秘。

    炎界之外,一條條五光十色的流光。如彩虹,似飛星,不斷飛逝著。

    很多奇異的光點,洶湧爆炸著。形成的恐怖力量,震動的烈焰煬凝練的炎界都劇烈得搖晃。

    「嗤嗤嗤!」

    刺目的碎光,從炎界外層濺射出來,如星辰爆滅。

    炎界內,七階血脈的眾人,感受著哪些濺射的光芒,都是臉色凝重。

    從那些碎光中,他們嗅到的力量。足以令他們遭受重創。

    甚至可能導致他們葬身於此。

    「這條深淵通道之中,蘊藏著星空之中,最為動蕩混亂的一種空間奧義。」烈焰煬皺著眉頭,淡淡地說道:「你們記住一點,在你們血脈不夠強大之前,盡量不要冒然進入。當然,如果你們可以更進一步。蛻變到九階血脈,且有人帶領,還是可以嘗試進來稍稍感受一下的。」

    「這鬼地方我才不會過來!」流漾道。

    烈焰煬瞥了她一眼,道:「有一天等你足夠強大了,想要單獨前來深淵狩獵了,你就要試著慢慢地了解這條通道。」

    秦烈沒吭聲,眼睛熠熠地打量著四周,目顯一絲異光。

    不知為何,在這條深淵通道中,他體內的八目妖靈得血脈。似變得格外活躍。

    那些不久前凝練出來的一滴滴幽藍色精血。彷彿嗅到了什麼,想要從血液內升騰出來。

    一種回到家得奇妙感受,就在此刻,忽地浮上他的心頭。

    「唔!」

    在心中輕呼一聲。他強行遏止住來自於八目妖靈精血的異常,令自己盡量顯得鎮定一點。

    「煬大人。在這深淵通道中,有沒有生命種族活動?」他詢問道。

    「當然。」烈焰煬驚訝地看著他,「我們不就是活動在此地?除了我們以外,還有很多別的種族,也時常活動與此。」

    「我指的不是這個意思。」秦烈搖了搖頭,道:「我是說……可有種族天生存在於此?」

    「從深淵通道孕育出來的生命種族?」烈焰煬道。

    秦烈點頭。

    「沒有吧,這鬼地方比混亂深淵還要不穩定百倍,怎麼會有生命由此孕育出來?」乾煋道。

    霧紗和流漾等人,也是連連搖頭,似乎也覺得不太可能。

    「這裡沒有食物,也沒有可供修鍊的天地靈氣,力量又混亂無序,不應該有生命由此地誕生吧?」南崎也道。

    秦烈沒有理他們,只是看著烈焰煬,只想聽他的說法。

    出奇地,烈焰煬面對這個問題,竟然沉默了起來。

    眾人愕然看向他。

    過了一會兒,他的視線落在秦烈的身上,好奇地道:「為什麼突然想起來問這樣的問題?」

    「隨便問問而已。」秦烈道。

    烈焰煬沉吟了一下,說道:「世間無奇不有,的確有生命種族孕育於此,知道此事的人極少極少。」

    「什麼生命?可是深淵惡魔?」南崎驚異道。

    炎界內,眾人也一下子來了興緻,都好奇地看向烈焰煬。

    「也算是吧,不過那種奇異的生命數量極其稀少,而且很久很久以前,就被靈族給俘獲后帶離了此地。」烈焰煬想了一會兒,又道:「具體的情況,我族一直在打聽,可惜至今沒有弄清楚詳細。我只知道,靈族的那些傢伙,似乎找到了方法,將那些由這深淵通道孕育出來的生命,給變成了魔寵。」

    「變成了魔寵?」流漾驚道。

    「果然如此!」

    秦烈心中驚呼,臉上也相應地表露出驚奇,似乎也是初知此事。

    「八目妖靈,竟然是誕生於這條最為神秘的深淵通道……」

    就在他暗暗驚奇之時,一個淡紫色的光球,裹著十幾個模糊的身影,從他們旁邊的流光中一閃而逝。

    淡紫色光球內,有一個頭生雙角,猙獰而巨大的魔影。

    那魔影,和高宇得到的那一具邪神,竟然極其的相似。

    「阿伯!」

    乾煋臉色一變,下意識地就催發了血脈力量,一副隨時開戰的架勢。

    南崎和他的那些兄弟,也是紛紛變色,同樣做好了迎戰的準備。

    「別緊張,這個時間點……他們應該也是去黑暗深淵的。」烈焰煬眯著眼,哼了一聲,道:「竟然要一個深淵領主負責送行,沒意外的話,那些傢伙應該是初代惡魔大領主的後裔。」

    「我們的對手?」乾煋道。

    「廢話!」烈焰煬哼道。

    「煬大人,他們是從哪一個深淵層面而來的?」秦烈禁不住問道。

    「我也不知道。」烈焰煬搖頭。

    「哦。」秦烈沒有再問。

    他繼續老實呆在炎界內觀察四周。

    炎界始終在下墜。

    期間,他在炎界中,陸陸續續看到了更多的高階深淵惡魔,在一些惡魔領主的帶領下,從他們身旁流光溢彩的通道內掠過。

    某一刻,他的靈魂突生一種奇異波動,似被人窺視了一下。

    不久后,一群高階的深淵惡魔,處在一塊巨大的冰晶中,也在他們身旁閃過。

    那冰晶內,他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女人——寒寂深淵的伊諾絲。

    他看到伊諾絲之時,那女人也分明留意到他,一雙淡紫色的眼睛中,驟然迸射出凌厲寒光。

    不過只是一霎,伊諾絲和那個冰晶,便從他身旁消失了。

    「你認得剛剛那一波惡魔?」烈焰煬突然問。

    秦烈從驚訝中醒悟過來,點頭道:「我最初到達的地方是寒寂深淵,那個女性高階惡魔,我曾經和她交過手。」

    「她應該是深淵大領主的後裔。」烈焰煬沉聲道。

    秦烈點頭,「好像是這樣。」

    「你和她交過手,感覺如何?」乾煋好奇道。

    「很強大。」秦烈老老實實地回答,「至少在寒寂深淵如此。」

    「看樣子,你們這次在黑暗深淵的那個秘境,恐怕會面臨一場腥風血雨,你們之中,還有別的四個家族之中,應該都會有人死在裡面。」烈焰煬臉色漸漸深沉起來,「本以為會是一次本族的戰鬥,現在來看,似乎並不是那樣了。」

    此言一出,眾人眼神都凝重起來,也意識此行不如所想那麼簡單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