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烈焰煬的測試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烈焰煬的測試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極炎深淵的中心,為深淵通道所在之地。

    此刻,烈焰魍領著以乾煋為首的十人小隊,已經來到了深淵通道的位置。

    一頭赤紅長發的秦烈,也在隊伍之中,看起來並不顯眼。

    「大家等候一會兒。」烈焰魍淡淡道。

    「乾煋,他就是那個來自於靈域的混血者?」

    深淵通道外側,一名七階血脈,身高體壯的魁梧青年,大大咧咧地看向秦烈。

    在他的身旁,聚集著四名同為七階血脈的神族戰士,似乎都以他為首。

    「南崎,你有什麼意見?」流漾道。

    「不錯,他從靈域而來,名叫秦烈,和你們一樣,這次會一同進入黑暗深淵的秘境。」乾煋沒有否認,先道明了秦烈的身份,然後又向秦烈介紹,「南崎是我們這邊另一個小隊的隊長。這一次,我們需要全部達到七階的血脈,所以我邀請南崎領著他小隊的七階血脈成員,和我們組成一個強大的十人小隊,一起踏入黑暗深淵。」

    秦烈淡然看了南崎那邊一眼,漠然點頭,「哦」了一聲。

    乾煋這邊的十人小隊,七階血脈者,只有乾煋、焰風、霧紗、流漾四個,而那南崎則是輕而易舉湊出了五人出來。

    如此看來,南崎率領的十人小隊的戰鬥力,說不定比乾煋那一支還要強大一點。

    這麼一來,他們這支臨時組成的小隊,相當於有了兩個首腦。

    他們五人這邊。以乾煋為首,另外五人,則是以南崎為首。

    「我們之中弄出一個混血者出來,會不會有點不妥?尤其是……他還來自於我們即將入侵的靈域。還是我族和人族之間的混血者。」南崎皺著眉頭,道:「乾煋,我早說過,我那小隊還有一個七階血脈的兄弟。我覺得我那兄弟比他要合適一點。」

    他是在不久前,才知道秦烈的混血者身份,當時就覺得很奇怪。

    靈域的人族,通過神族那些長輩的渲染,已被定義為一個卑鄙、陰險、狡詐、惡毒的卑賤種族。

    烈焰家族的那些老人,一提起靈域的人族,都是破口大罵,幾乎沒有一句的好話。

    因此。新一代的他們,對人族沒有一絲絲的好感。

    這也使得他們對秦烈的參與,抱有一種不信任,不認同的態度。

    「我們都相信他!」流漾哼道。

    南崎又看向其他人。

    霧紗和焰風兩個,也相繼點頭,顯然都認可了秦烈。

    南崎訝然。

    他和乾煋、焰風等人很熟悉,相互間的來往也比較多。而且關係很不錯。

    就是因為這樣,乾煋才會找上他,邀請他一同去黑暗深淵。

    所以南崎和他的那些兄弟,對乾煋等人沒一點的意見,他只是對突然冒出來的秦烈,懷有警惕心。

    「你們相信就好,我只是隨口一說罷了。」眼看乾煋四人都認可秦烈的存在,他也沒有繼續在秦烈的身份上過多的糾纏,而是道:「我只是希望儘可能多的提升我們的戰鬥力,據我所知。這趟去那黑暗深淵秘境的。還有玄冰家族的玄珞,光明家族的明煦,嗜血家族的浩桀。」

    「玄珞!」

    「明煦!」

    「浩桀!」

    霧紗、焰風和流漾三人,突然臉色一變。眼神驟然變得無比的凝重。

    乾煋也是皺眉,遠遠看向烈焰魍。喝道:「阿叔,玄珞、明煦和浩桀也會過去嗎?」

    站在深淵通道旁邊思索著什麼的烈焰魍,聞言似醒悟過來,一拍頭,道:「差點忘記告訴你了,玄冰家族、光明家族和嗜血家族,寧願割讓幾個域界給黑暗家族,也要安排一個小隊進入。哈哈,這樣也好,大家同為一族,進去也只是競爭的關係,至少不會拼死拼活。」

    停頓了一下,他臉色也肅然起來,「這樣也能增加我族的整體實力!」

    「阿叔,我看你這表情,是不是還有更壞的消息要說?」乾煋頭疼起來。

    烈焰魍乾笑了一聲,道:「這你小子也能看出來?嘿,你還真猜對了,除了我們神族以外,你們還會在裡面碰見別的層面的高階惡魔,甚至於……有可能遇到魂族和靈族等強族的傢伙。」

    「為什麼會這樣?」乾煋苦笑。

    「那些敗於黑暗家族的深淵大領主,主動將消息釋放了出去,還明確給出了那秘境所在的空間坐標,他們這是故意噁心我們。」烈焰魍無奈道。

    「這麼說,這趟黑暗深淵的秘境之行,會非常的熱鬧了?」流漾愕然。

    「嘿嘿,就是這樣。」烈焰魍滿不在乎地笑道。

    一直沉默著的秦烈,聽到這番話,也是驚異不已。

    別的層面的深淵惡魔,魂族,靈族,各類域外強大的異族,同級別的七階血脈者,都有可能進入。

    那秘境……究竟有著什麼吸引人的東西?

    他突然對此行充滿了期待。

    他知道,域外各類強大的種族不知多少,除去四大超階血脈種族以外,還有一些種族的實力,雖然弱於四大超階血脈種族,但也沒有弱太多。

    那些種族,也將一共一百零八層的深淵,當成天然的血肉牧場。

    他們也時常在深淵血戰。

    因為黑暗深淵的惡魔大領主,主動將那個存在了百萬年的秘境給暴露出來,導致各個強大的域外種族,都被吸引了過去。

    這將會是茫茫域外星空各大強族七階血脈後代的一次碰撞。

    「咻!」

    一束火炎流星倏然墜落。

    火炎流星衝擊到大地之前,突然一收,變成了烈焰煬。

    「大哥。」烈焰魍笑道。

    「阿伯。」乾煋嬉皮笑臉地招呼道。

    「人都齊了?」不苟言笑的烈焰煬,深深看向眾人,視線最終卻在秦烈的身上逗留下來,「你就是秦烈?」

    秦烈點頭,緩緩躬身行禮。

    「給我看看你的血脈天賦!」

    烈焰煬眯著眼,眉心之中一點火芒倏然浮現,那火芒變幻著,凝成一個烈焰家族獨有的火焰印記——一朵朵火焰組成的雲簇。

    這火焰印記秦烈曾多次在血肉豐碑上看到過。

    指甲蓋般大小的火焰印記,從烈焰煬的眉心漂浮出來,瞬間變成遮天蓋地的火焰雲層。

    覆蓋了蒼穹似的火焰雲簇,就在秦烈的頭頂,一點點的壓迫下來。

    霎那間,秦烈生出被千萬座巨峰壓頂,要被碾壓成碎片的恐怖感受。

    「炎界!燃燒!」

    不及多想,他第一時間將鮮血之中,烈焰家族獨有的強大天賦,給猛然激發出來。

    他一頭火紅長發,如野草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瘋長著。

    一個籠罩八方三十米左右的炎界,隨著他血脈的沸騰,迅速的凝結起來。

    炎界如赤紅鮮艷的能量光罩,將他的身軀完完全全的罩住,抗衡著那緩緩壓迫而來的火焰印記。

    「嗤嗤!」

    無數炫目的火光,從那炎界穹頂濺射出來,如最絢爛的煙花,綻放出瑰麗的色彩。

    光罩中,秦烈一頭赤紅如火的長發,已垂落到地面上,仿若根根的利刺,深深的刺入了堅硬的大地內。

    以燃燒血脈來激發血脈力量的秦烈,眼角滴落出絲絲血跡,全身湧現出瘋狂、狂暴、剛烈至極的不滅火焰。

    他成了一個瘋狂燃燒著的火人。

    深淵通道旁邊,一眾烈焰家族的老小,都沉默著,聚精會神地看著他。

    烈焰煬和烈焰魍兄弟,臉色凝重,眼瞳內流轉著岩漿汁水般的異彩。

    南崎等人,皆是深深皺著眉頭,忍著心中的驚奇,卻沒有開口講話。

    火焰光罩內,秦烈全身的骨骼,突然傳來劈哩啪啦的脆響。

    一道道密集的雷霆閃電交織湧現。

    與此同時,他胸腔衣襟炸裂,胸口兩個心臟如要爆炸一般,以瘋狂的頻率跳動著。

    一股更加洶湧暴烈的力量,再一次從他的體內迸射而成,仿若火山爆發。

    從他頭上灌落的那火焰雲簇,竟因此稍稍的停頓了一下,令烈焰煬禁不住發出一聲「咦」。

    「大哥!差不多了!」烈焰魍突然喝道。

    「嗤嗤嗤!」

    如火焰天幕轟落的火焰印記,驟然縮小,短短十來秒的時間,又變成了指甲蓋般大小,一下子消失在烈焰煬的眉心。

    天塌了般的恐怖壓力,也因此消泯於無形。

    秦烈喘著粗氣,如受了重傷的凶獸,不斷低吼著,似在以這種方式平靜幾欲爆炸的血脈異常。

    他體內瘋狂跳動的兩個心臟,也在他的低吼聲中,逐漸的緩慢下來。

    「大哥,怎麼樣?」烈焰魍嘿嘿笑道。

    臉色沉穩的烈焰煬,以熾烈的眼睛看著秦烈,點了點頭,道:「他夠資格進入,不枉費你為他四處打點關係。」

    烈焰魍嘿嘿怪笑。

    「你們!」烈焰煬的眼神,落在了乾煋和南崎那些人身上,冷哼一聲,怒道:「你們的血脈精純程度,竟然還不如一個混血者!就連血脈天賦,都不如人家強大,真是丟人現眼!」

    乾煋和南崎等人都尷尬的垂頭不語。

    「走吧,我送你們這些廢物進去!你們只要別在黑暗深淵給我們家族丟臉就行,別的我也不指望你們了!哼!」

    烈焰煬怒氣沖沖,領著他們一行人,朝著深淵通道穿去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