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各方擁護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各方擁護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「金之力量……」

    秦烈摸著下顎,沉吟了一下,嘴角現出一個詭異的笑容。

    此刻,他剛突破到涅槃境中期,心境開闊,思緒也是頗為活絡。

    「姬前輩,你過來一下。」他笑著招了招手。

    姬堯不明所以地走了過來。

    「你看這東西對你……」

    他從空間戒內,取出一個透明瓷瓶,瓷瓶內盛放著三滴阿特金斯的精血。

    淡紫色的九階惡魔精血,閃耀著絲絲凌厲的光芒,似充斥著天地間一種特殊的奧義至理。

    姬堯尚且沒有接過瓷瓶,只是匆匆看了一眼,便轟然巨震。

    一道刺目的厲芒,從他眼中陡然綻射出來,「蘊含金之力量的鮮血!」

    他激動地伸手欲奪。

    秦烈嘿嘿一笑,將那瓷瓶往回一收,道:「別著急啊。」

    姬堯反應過來,老臉一紅,訕訕笑道:「失態了,是我失態了。」

    「這東西可不是無償贈送的。」也沒有遮遮掩掩,秦烈很直接地說道:「你要出個合適的價碼才行。」

    在深淵惡魔的體系當中,也只有達到九階的深淵領主,鮮血當中才會蘊含一絲特殊的規則秘義。

    任何修鍊同類力量奧妙者,都能從那些蘊含同樣規則的鮮血之中,通過解析其中的秘密,從而洞察力量真諦。

    阿特金斯的三滴精血,對姬堯來說,可謂是世間最為珍貴的秘寶之一。

    ——他極其渴望得到。

    「價碼隨便你開!」姬堯表態道。

    秦烈想了一下。道:「我們後面再聊吧。」

    姬堯看了一下旁邊眾人,點了點頭,道:「也好。」

    然而,他的眼睛卻始終停留在秦烈的手上。顯然對那三滴阿特金斯的鮮血有著強烈的慾望。

    這時候,一眾姬家的族人,還有繆怡姿和陳霖師兄妹,也留意到他和姬堯間的談話。

    他們都凝神看著這一塊。

    秦烈微微一笑。說道:「在深淵當中,達到九階血脈的身影領主,一身都是奇寶。你們要是能夠在深淵當中,獵獲到和自己修鍊法決同屬性的深淵領主,你們……境界將會得到瘋狂的提升!」

    「那三滴精血?」姬堯試探地追問。

    秦烈點頭。

    「一個九階的深淵領主的身上,有多少滴這樣的鮮血?」姬堯呼吸急促起來。

    「一百多滴吧。」秦烈淡淡道。

    姬堯深吸一口氣,兩眼放光,沉喝道:「我們多久可以大規模進入深淵?」他已經迫不及待了。

    他感覺到。要是有一百多滴這類的鮮血,他百分百可以再築造一層魂壇,而且速度還會非常的快。

    「有沒有擅長空間秘術的那種惡魔?」繆怡姿道。

    「也有。」秦烈笑著點頭。

    繆怡姿和陳霖忽視一眼,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驚喜之色,意會到了對方的想法。

    「儘快幫我們安排吧。」姬堯腆著臉央求道。

    就連向來看秦烈不順眼的姬源,美眸中,也流露出渴求的光芒。

    ……

    寒寂深淵。

    甘飛鵬和巴駝子等人。一來到此地,就被苗風天帶向煉屍之地。

    一根根聳天的冰柱之中,冰封著一具具十來米高的深淵惡魔,濃烈的屍氣繚繞著,令這片天地陰森徹骨。

    以柯蒂斯為首的那些修羅族魂奴,有數十人之多,各個都是魂壇級別的強者。

    其中虛空境的也有六七人之多。

    常年征戰深淵的這些修羅族的魂奴,一身的濃烈殺氣,竟然比巴駝子等人還要的凌厲可怕。

    「這些人……」

    華安陽目顯奇光,覺得很是驚詫。禁不住詢問道。

    「他們都向主人效忠。」苗風天淡淡道。

    「主人?」華安陽愕然。

    「秦少爺就是我們的主人。」苗風天解釋。

    巴駝子臉色微微一變。突然詢問道:「你可是屍之始祖的傳承者?!」

    周邊,眾多的屍妖太過於明顯,而苗風天身上的氣息,也是如此的獨特顯著。讓他一眼就認了出來。

    「不錯。」苗風天點頭。

    此言一出,很多人的眼中。都流露出驚異的目光,臉色也紛紛凝重起來。

    這片區域有眾多的屍妖,有不少虛空境和不滅境的強者,而且這些修羅族強者身上的氣息,意味著他們極其強大。

    單單這些力量,就足以硬抗太陰殿和太陽宮任何一方。

    這些人還都稱呼秦烈為主人……

    本來以為秦烈藉助於別的力量來幹掉君天耀的那些人,到了此刻,都知道外面所流傳的很有可能真就是事實。

    「你們都比秦烈強大,為何甘願臣服於他?」甘飛鵬哼道。

    苗風天愣了一下,然後才說道:「因為我們的一切都是他給予的。」

    ……

    不久后。

    華安陽和巴駝子眾人,又來到幽冥界各族聚集之地,甘飛鵬老遠就哈哈大笑。

    「好久不見,各位好久不見了啊!」他沖格魯和戈登兩人道。

    鬼目族的格雷,還有角魔族的戈登,在三百年前和他有著來往。

    他以前也經常去幽冥界活動。

    「你這死胖子為什麼會過來?」戈登不客氣地喝道。

    「來找你們談談秦烈那小子。」甘飛鵬呵呵道。

    「談秦少爺什麼事?」戈登奇怪地看著他。

    「你應該知道那小子三百年前是什麼德行吧?」甘飛鵬正色道。

    「我不管三百年前的事情!」戈登冷哼一聲,斬釘截鐵道:「從今以後,我們幽冥界所有的種族,都會是秦烈身後最堅實的力量!」

    鬼目族的格雷,咧開嘴,嘿嘿一笑,道:「以後秦烈在我們幽冥界的身份和地位,將會和秦家的老家主同等!」

    華安陽等補天宮的眾人,聽聞此話,都是駭然失色。

    秦山當年能贏得幽冥界各族的尊敬,乃是依仗向補天宮請求,使得幽冥界各族躲過滅族之災。

    秦烈……何德何能讓幽冥界各族如此厚愛?

    他們並不知道,秦烈為幽冥界各族打開深淵之門,其意義不下於當年秦山助幽冥界各族避過補天宮的滅族追擊。

    格雷、戈登、魯茲等人,近期又剛剛通過秦烈,獲得了阿特金斯的精血和大塊肉,為他們探查了自身血脈的來源。

    加上凌家那一層的關係,使得他們和秦烈之間,要比起和秦山還要親密一些。

    「你們……」梵淦愕然。

    「以後我們幽冥界各族,就只對秦烈負責了,反正秦烈早晚都是秦家的第三代領袖!」魯茲淡淡道。

    他已經通過苗風天知道這行人過來的目的。

    三百年前,不認可秦烈的這些人,要對秦烈進行新一輪的認識。

    而已經受惠於秦烈的他們,在這個時刻,自然要全力支持秦烈。

    「總之,將來秦家的第三代領袖,如果不是秦烈,我們所有幽冥界的種族,都將會和秦家撇清干係!我們只認秦烈!」戈登喝道。

    其餘一眾幽冥界的強者也紛紛點頭。

    「我們的態度,還請你們和老家主闡明!」格雷道。

    「就是說,在老家主和秦烈之間,你們也會選擇秦烈?」巴駝子變了色。

    「就是這個意思!」戈登道。

    一眾來人,聽到戈登的肯定,都忽然沉默了起來。

    他們開始好奇,秦烈究竟是通過何種方法,令幽冥界各族如此的狂熱?

    「媽的,我越來越糊塗了,現在這個秦烈,真是三百年前我們熟悉的那個嗎?」甘飛鵬嘟嘟囔囔道。

    巴駝子和梵淦等人,也都沉默了下來,也疑惑起來。

    「或許,你們要換一個眼光重新來看待秦烈了。」華安陽若有所思道。

    一行人緩緩點頭。

    這趟寒寂深淵之行,讓他們頗為驚詫,對他們造成的衝擊很大。

    他們都決定要重新開始認識秦烈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