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融合界限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融合界限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半響后,秦烈失望地搖了搖頭,沒有繼續下去。

    七階血脈的埃弗里,體內蘊藏著弗洛里斯的血脈天賦,那是一種頗為強大,也極為罕見的血脈力量。

    他一直嘗試著融入自身。

    然而,也不知出於何種原因,埃弗里從弗洛里斯繼承的那種血脈天賦,並不能被他融合。

    「難道是等階太低?」他暗暗思索。

    不久前,他也試過別的深淵惡魔,甚至試過阿卡洛斯的精血,也沒有能融合。

    他不由回憶過去。

    尼維特銀線天蛇一族的「腐蝕」,虛渾之靈的「吞咽」,八目妖靈的「星門」,阿特金斯的「金甲」和「金輝」,這些是他額外融合的血脈天賦。

    尼維特,九階血脈,八目妖靈實力不詳,不過他感覺也應該是九階,阿特金斯,九階深淵領主。

    除天地間最為神秘的虛渾之靈,他所融合的血脈之主,都是九階生靈的精血。

    虛渾之靈,乃介於虛實之間,最為奇異的生命體。

    而且虛渾之靈是以他的鮮血,靈魂,還有火麒麟精血孕育而成。

    虛渾之靈顯然具備特殊性,不能一概而論。

    這麼一來,他所有融合的血脈天賦,主人都來自於九階的強大生靈。

    九階的生靈,可以在血脈之中,烙印上規則奧義,還有本族的核心血脈天賦。

    普通的深淵惡魔,只有突破到九階血脈,成為深淵領主以後。才會智慧開啟,才能脫胎換骨,成為統領一方的強大存在。

    九階,這似乎是強大生靈種族。血脈的一個分水嶺。

    他所謂的「完美之血」,似乎,也只能融合至少九階生靈的精血。

    「看來,還是因為埃弗里太弱了。」

    看著身旁冰凍的七階深淵惡魔。秦烈暗暗失望,視線轉移到遠方。

    那是九階炎魔弗洛里斯的領地。

    他臉上浮現出苦澀笑容,喃喃道:「難道又要對深淵領主動手?這麼短的時間,大家也還沒有恢復全部戰力,而且……那傢伙是烈焰魍早就盯上的獵物。不合適,不太合適啊……」

    當意識到埃弗里的鮮血,沒辦法令他奪取血脈天賦,他再看埃弗里的時候。就只當是一具普通的炎魔。

    「七階的炎魔,就算是煉製出屍妖,實力也只是一般而已。既然炎魔的血肉,有助於烈焰家族血脈的提升,不如直接以血肉豐碑煉化為純粹的血肉精氣吸收……」

    就在他暗暗思索時,身旁的修羅族魂奴,突然道:「主人。烈焰家族的一支神族小隊,去了我們的據點。」

    秦烈醒悟過來,點了點頭,說道:「你留在這兒。」

    他以靈魂建立聯繫,找到留在阿特金斯原領地的魂奴,開啟星門以後,抓著那埃弗里就鑽了進去。

    一個岩漿水池處。

    以乾煋為首的神族十人小隊,臉上帶著笑容,靜靜等候。

    修羅族魂奴身後,星門閃現。秦烈和埃弗里一同閃現。

    「轟!」

    冰凍狀態的埃弗里。如一塊冰岩,被隨手仍在岩漿水池旁邊。

    「埃弗里!」

    流漾,霧紗,還有焰風。都是猛然一震,眼中透露出仇恨的光芒。

    「你們認得他?」秦烈訝然。

    「他是弗洛里斯的大兒子。我們怎會不認識?」流漾看著那冰塊般的埃弗里,美眸噴涌著火焰,牙齒咬的「咯嘣」直響,「這混蛋上次撕碎了我好幾個朋友!」

    「他殺了我們很多同伴!」霧紗也恨的牙痒痒。

    「我要將他千刀萬剮!我的一個族弟,就是被他給咬掉了腦袋!」焰風也暴怒起來。

    上一次大戰,他們都隨著烈焰魍沖入弗洛里斯的領地,和眾多炎魔血戰。

    七階血脈的他們,面對的主要對手,就是埃弗里率領的一個炎魔群。

    他們和另外三個神族小隊,拼盡了力量,也沒有能擊殺埃弗里和他的麾下。

    相反,另外兩個小隊的很多同伴,都被埃弗里的火錘給轟成血肉餅。

    他們看著那些並肩作戰的同伴,被埃弗里給無情轟殺,看著埃弗里張狂咆哮著,囂張跋扈。

    他們對弗洛里斯的這個兒子簡直恨之入骨。

    這一趟,他們來找秦烈,就是要商量著進攻炎魔。

    埃弗里也是他們首要的目標。

    他們怎麼也沒有預料到,秦烈倏一閃現出來,居然還帶著被冰凍的埃弗里。

    冰塊內的埃弗里,渾身血肉模糊,如慘遭凌遲,模樣慘不忍睹。

    這凶戾的炎魔彷彿已經死去。

    看著如此凄慘的埃弗里,在場的十人小隊,都覺得很解氣,覺得很痛快。

    「你幹掉的?」乾煋驚奇道。

    他們深知埃弗里的難纏,眼看秦烈孤身一人,帶著被凍住的埃弗里過來,他們都顯得很驚訝。

    就連乾煋,也沒有把握在單對單的狀態,將埃弗里斬殺。

    更何況,在埃弗里的身旁,還永遠聚集著一群兇惡的炎魔麾下?

    「他還沒死呢。」秦烈洒然一笑,說道:「冤有頭債有主,你們要是不爽,我就把他交給你們處置如何?」

    「不是吧?」流漾眼睛一亮,叫道:「炎魔和金角蠻魔不同,他們的血肉對我們烈焰家族的血脈,可是有著很大的幫助啊!對我們烈焰家族來說,一個七階的炎魔,價值可能還要超過八階的金角蠻魔呢!在血脈進階之前,如果能吞吃大量的炎魔血肉,我們突破之後,可是能夠擁有一些強大血脈天賦的可能性的!」

    霧紗和焰風等人也是顯得有些激動。

    顯然,七階血脈的埃弗里,對他們有著很強大的吸引力。

    秦烈笑了笑,眼睛一眨,說道:「你們隨意享用。」

    眾人大喜過望。

    乾煋興奮之餘,也疑惑起來,道:「秦烈,炎魔對我們烈焰家族的血脈,的確有著增強的作用,你……」

    「我暫時還不需要。」秦烈搖了搖頭,說道:「而且這埃弗里有著智慧,不是那些普通的炎魔可比,不是生死存亡之際,我不想直接吞食他的血肉,在這方面……我還不太適應。」

    「這有什麼呀?」流漾很奇怪地看著他,說道:「浩瀚星空當中,存在著太多的強大智慧種族,他們的血肉,還有骨骼,都是大補之物。各大強族,對那些蘊藏強大血肉之力的智慧種族,都是非常貪婪的,生命的進化,血脈的蛻變,永遠都是如此血腥殘酷,有什麼好奇怪的?」

    秦烈笑笑,沒有去解釋什麼。

    他並不是善男信女,真到了頻臨死亡之際,他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。

    不過,在這種沒有生命威脅的情況下,直接去「吃」還沒死的埃弗里,他還真是有點難接受。

    「對了,你們上次送來了喚屍鈴和藏屍棺,但魍大人所說的那種記錄神族各類材料和物資的冊子,你們並沒有給我。」秦烈咧嘴一笑,道:「這次弄來沒?」

    月前乾煋來過這邊,他那時人不在,沒有和乾煋見面。

    乾煋當時送來了他兌換的喚屍鈴和藏屍棺就離開了。

    烈焰魍答應他的,那種可以查看各類神族天材異寶的冊子,乾煋上次沒有交給留守的魂奴。

    「帶了,我上次就帶上了,不過因為你不在,我沒有給那些傢伙。」乾煋沉吟了一下,說道:「這東西和喚屍鈴、藏屍棺不同,它是我們神族之物,只能交給流淌著家族血脈的人。」

    這般說著,乾煋從空間戒內,取出一本奇異的書冊。

    那書冊如同由血玉精心淬鍊而成。

    秦烈接過後,發現書冊渾然一體,就像是一塊方形石塊,並不好翻頁。

    「要用你的一滴鮮血,才能查看當中的內容,這可不是一般的書冊。」乾煋笑著解釋。

    「哦。」

    秦烈好奇起來,釋放出一滴鮮血出來,旋即以心神意識感應。

    ……

    ps:今天就一章,人在外地,後面會補~~抱歉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