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迎頭痛擊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迎頭痛擊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破裂的炎界內,秦烈看著就在身下的火錘,還有氣勢滔天的埃弗里,神情也凝重起來。

    埃弗里比起之前的維塔斯,血肉力量更加狂暴洶湧,那種吸收周邊炎能瞬間形成的毀滅衝擊天賦,似乎同樣超出維塔斯一籌。

    也難怪維塔斯會避其鋒芒。

    對靈魂力量一無所知,只專心於體內炎魔血脈的埃弗里,帶給秦烈的威脅,也的確大於維塔斯不少。

    「大概知道深淵領主弗洛里斯的血脈天賦了,類似於吞炎,卻不需要藉助於火焰材料,而是面對周邊一切環境,的確可怕啊。」

    一連串念頭,電光火石一般,在他腦海內過了一遍。

    他一頭火紅長發,如火焰涌動,似在熊熊燃燒。

    他眼瞳內也是烈焰如火柱。

    「燃燒!」

    隨著他一聲沉喝,從他體表飛逸出一簇簇火苗,翩翩彩蝶一般,瞬間將炎界的破碎口堵住。

    「金甲護盾!」

    金燦燦的光芒,充斥他全身,他如金甲戰士一般,重重踩在火錘尖端。

    腳下,炫目金輝如千百金色利劍,倏然刺入火錘內部。

    巨大的火錘,遭受重擊之後,流星般墜落向火海。

    炎界徹底癒合。

    「嗚……」

    炎界內,秦烈張開嘴,如長鯨吸水,將一絲絲肉眼可見的炎能吞入腹中。

    他這是利用火靈的吞炎天賦。

    虛渾之靈的吞炎天賦,初期時,需要蘊含火焰力量的靈材。並不能直接吞咽天地火焰。

    秦烈融合的吞炎,也是需要從靈材內,將炎能吞沒。

    他也不能直接將天地間精純的炎能和火焰吞服。

    然而,埃弗里的血脈天賦。似能在極短時間內,將周邊天地的炎能融入軀骸,能形成驚天動地的一擊。

    那些已深入他炎界的炎能,在炎界內奇妙的獨屬於他的規則之下。就可以被他用吞炎吸收。

    他長長吸入體內的炎能,已經令他體內火焰的力量,暴躁的如同即將噴涌的火山。

    在烈焰家族「燃燒」血脈天賦的力量加成下,他此刻神力暴漲,彷彿塗著金汁火水的神祗,倏地在埃弗里眼前現身。

    埃弗里大驚失色。

    「蓬!」

    秦烈周身的金光和火焰如瀑布,將埃弗里直接淹沒,數不盡的金輝和不知名秘紋。如天神編織的囚牢,死死捆縛而來。

    埃弗里的身影,還有秦烈的身影,就在墜落火海之時,陡然神秘消失。

    火海中,很多普通的炎魔,狂暴嘶吼著。還準備陪同埃弗里血戰。

    這時候,眼見秦烈和埃弗里,在星光一閃后不見,他們都茫然愣住。

    智慧並不夠出眾的他們,壓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不知道其中的奧妙。

    極遠處,剛剛看似離開的維塔斯,悄然浮現出來。

    他看著那片交戰區,看著因秦烈離開,也化為虛無的炎界。

    「這個神族小子。不同於以前所見的任何一個。他身上的血脈變幻莫測,彷彿有著無窮奇妙……」

    維塔斯思索了一會兒,隨口吩咐了幾句,讓他的那些麾下炎魔先回去。

    他本人。在周邊遊盪了一會兒,以他粗淺的靈魂秘術感應了一會兒。忽然從火海內走出來。

    在烈焰家族隨時可能重新殺過來的敏感時刻,他竟然從他父親的領地孤身離開,朝著外面兇險萬分的天地行去。

    ……

    離弗洛里斯領地五千里的一片荒寂死火山。

    乾裂的暗紅大地上,一名只有不滅境後期的修羅族族人,靜靜的站著。

    「主人。」

    他看著以他為靈魂定位點,突然冒出來的秦烈,恭敬地行禮。

    秦烈擺擺手,沒有和他答話,而是嘿嘿怪笑著,一雙猩紅眼睛,直勾勾落在埃弗里身上。

    身高體擴的埃弗里,即便是倒在地上,佔地面積也很大。

    此刻,埃弗里如被凌遲,渾身骨肉遍布著血淋琳的傷痕,那些皆是「金輝」血脈天賦瞬間形成的力量。

    「嘿嘿,你的血脈天賦不錯,不過在施展之後,有一段時間會極為虛弱。」秦烈怪笑道。

    他在炎界內,給予火錘重擊,然後瞬間沖離炎界,又給予埃弗里迎頭重創時,發現埃弗里竟不堪一擊。

    數百道「金輝」形成的金銳之力,在那一刻,對埃弗里的血肉來了一番血腥的穿刺。

    埃弗里當時就重傷垂危了。

    那時,秦烈才突然意識到,埃弗里以血脈天賦,瘋狂聚集天地炎能,將狂暴力量灌入火錘以後,他本體其實極為虛弱不堪。

    埃弗裡帶著火焰巨石瘋狂衝來之時,只是外強中乾,他只有在真正沖入炎界時,才能恢復一部分力量。

    他那個衝來的過程,其實是在蓄勢,在全力恢復著,準備從火錘內收回力量。

    可是,卻在力量尚未收回之前,就被秦烈迎頭痛擊。

    秦烈和他接觸的那一霎,就明白了一個事實——動用那恐怖血脈秘術以後,埃弗里至少有幾秒時間,處於極為疲憊虛弱狀態。

    他在誤打誤撞的情況下,不等埃弗里恢復三成力量,就給予了毀滅性的一擊。

    也是如此,埃弗里以奄奄一息的狀態,被他扯入星門,給直接生擒活捉到這兒。

    秦烈站在埃弗里身旁,眼中雷電如靈蛇纏繞,一縷縷靈魂意識,化作雲團暗流,在埃弗里體內緩緩遊盪。

    全身布滿數百道傷口,道道傷口都深刻入骨的埃弗里,處於重傷垂危狀態。

    他已經很難給秦烈帶來威脅。

    埃弗里的父親,僅僅只是深淵領主,而不是深淵十階血脈的真正統治者。

    所以埃弗里無法以靈魂呼喚弗洛里斯。

    弗洛里斯,也不知道他的這個兒子,就在數千里之外,正遭受著如此厄運。

    「你和以前的那些傢伙不一樣。」

    埃弗里忍受著血肉痛苦,似也知道難逃此劫,所以沒有出言哀求。

    他很清楚,落在烈焰家族族人手中,他肯定不可能活下來。

    就像那些慘死在他手中的神族族人一樣。

    數萬年來,烈焰家族和極炎深淵的惡魔,永遠都是如此對待對方。

    「我對你的血脈有興趣。」

    秦烈一邊以靈魂意識,在他體內遊盪感受,一邊淡然地講話。

    一滴紫紅色鮮血,從埃弗里胸前的傷口,被一道力量給帶了出來。

    那一滴粘稠的鮮血,和深淵領主阿特金斯的不同,並不是晶體狀。

    這是一滴液態鮮血。

    一絲絲寒意纏繞而來,那一滴粘稠的鮮血,被極寒力量凍結成晶瑩冰塊。

    秦烈伸手一抓。

    紫紅色的鮮血冰晶,旋即從埃弗里胸口飛出,穩穩落在他掌心。

    他掌心驟然火焰升騰。

    那滴紫紅色鮮血晶塊,頃刻間化為無數血絲,滲透到他掌心。

    「嗤嗤嗤。」

    一縷縷輕煙,在他掌心升騰出來,輕煙內隱隱可見火光閃爍。

    埃弗里驚訝起來,他震驚地看著秦烈,感受著一股寒氣的湧現,臉色越來越古怪。

    他的身體,卻漸漸冰凍。

    寒氣如一層霜白地毯,覆蓋在他身上,將他這具傷口綻裂的血肉軀體,給活生生冰凍起來。

    他意識都漸漸被凍結。

    沒有理會他的冰凍,秦烈眼神專註,一瞬不移地看在掌心。

    無數火焰遊絲在他血脈內顫動著,他試著解析血液內的火焰天賦,試著融入烈焰血脈之中。

    然而,當他嘗試著全力融合之時,卻發現被他吸入體內的埃弗里的鮮血,殘存的力量已潰散。

    埃弗里鮮血之中蘊藏的力量,只是化為血肉精氣,令他精神微振。

    可也僅僅如此。

    「不行么……」

    一滴滴紫紅色晶塊,從埃弗里的體內,接連飛了出來。

    那些紫色血晶塊,如碎小的雨滴湧入大海,在他掌心紛紛消失。

    他眼中電光如織。

    一滴滴來自於埃弗里的鮮血,只是在他體內存留數秒,就會消散為純粹的血肉精氣。

    並沒有特殊的血脈天賦和他鮮血融合。

    他僅僅只是感覺精神越來越好而已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