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分享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分享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泊羅界。

    本屬於古獸族的族地,如今熱火朝天,開闢出一片片空地,開始建造宮殿樓閣。

    七靈島上空,一座座古樸的石樓,也是拔地而起。

    更遠處的天空,很多懸浮虛空的陸地,也被利用起來,分屬天器宗、寂滅宗、萬獸山等白銀級勢力。

    從太陽宮爆滅算起,至今,已過了將近一月。

    然而,靈域的一個月,僅僅只是泊羅界的一日左右。

    這時候,各大白銀級勢力,都將宗派的力量,千年儲備的物資,利用域界之門轉移到泊羅界。

    通幽境以上的武者,也幾乎都被調集過來,作為將來征戰深淵的後續力量。

    七靈島其中一座浮空島上,秦烈身影一閃,站在那座連接寒寂深淵的白骨祭台處。

    「和姬家、補天宮談的怎麼樣了?」

    宋婷玉站在白骨祭台邊沿,嫣然輕笑著,語氣輕鬆。

    炎日島所有的物資、人員、煉器和修鍊材料,很早之前,就被輸送到七靈島。

    韓茜等六大勢力的強者,到達暴亂之地前的十天,他們就全部離開了。

    此時,炎日島和其餘各大白銀級勢力,已在泊羅界和寒寂深淵紮根,開始進行全新生活。

    她知道,多虧秦烈在泊羅界早有布置,不然他們根本無法抵禦六大勢力的攻勢。

    「姬家和補天宮自然也願意進入深淵狩獵。」秦烈笑了笑,「這種增強麾下武者的好地方,他們豈會拒絕?你就等著吧。要不了太久,姬家和補天宮的強者,就會相繼撲進深淵了。」

    「我不是問這個。」宋婷玉輕聲說。

    秦烈一怔,「那你想問什麼?」

    「秦家……」宋婷玉道。

    秦烈微愣。思索了一會兒,才說:「目前補天宮的二代主事者,就是華羽池的父親華安陽。他已經表態,會將我這邊的情況。詳細和秦家道明。至於秦家那邊會作何安排,他讓我等消息……」

    宋婷玉嫵媚誘惑的身子,輕輕貼上來,主動靠入他懷中,柔聲道:「秦家肯定會接納你的……」

    身為炎日島的掌權者,她這些年來一直在幫助秦烈,收集當年秦家在中央世界的各類消息。

    秦烈能知道很多秦家的過去,中央世界的許多秘事。都是她的功勞。

    她自然也知道,秦家內部的很多人,當年都對秦烈意見很大。

    尤其是十二大附庸勢力的各個首腦,都認為因秦烈的存在,才導致秦家和六大勢力過早的開戰。

    秦家,還有附庸的十二個勢力,其實一直暗中另有謀划。

    可惜。因秦烈的「慘死」,導致秦山、秦浩都失去了理智,沒有能繼續等待下去,提前開啟了戰爭。

    秦家最終落得個慘敗結果。

    十二個附庸勢力的首腦,私下都認為,要是沒有秦烈的那件意外,要是秦山和秦浩能理智的推行那個計劃,秦家有很大希望抗衡六大勢力。

    他們不敢責怪深謀遠慮的秦山,不敢責怪霸道卓越的秦浩,而是將錯誤歸咎到秦烈頭上。

    那些人。還有秦家內部的一些成員。都覺得秦烈死有餘辜。

    或許他們現在也心存著怨念。

    就是因為越來越深入的了解到一些真相,宋婷玉才擔心,擔心秦烈會因為秦家的一些人和一些事亂了心境。

    「其實,就算是沒有秦家。我們依然能持續前行。」秦烈淡然笑道。

    「我想,等他們了解到今日的你。已經洗心革面,已經脫胎換骨以後,他們會重新認識你的。」宋婷玉笑容明媚,柔聲說道:「他們會認可你的。」

    她知道,在秦烈的內心深處,是想要得到秦家認可的。

    「不用多想了,時代不同了,掌握著深淵之門的我,只需要靜靜等候即可。」秦烈的眼中,顯出傲然之色,「不論是姬家,補天宮,還是秦家,要想在深淵狩獵,都需要徵求我的同意。秦家的一些人,當年就算是對我充滿怨恨,在三百年以後的今天,他們若想要前往深淵獲得豐厚的獵物,還是需要先叩開我這扇門。」

    「他們也是秦家的一部分,你沒必要太強勢的。而且,根據事實來看,當年的確錯在你……」宋婷玉勸說。

    秦烈苦澀一笑,點了點頭,說道:「也是。」

    兩人這邊講話時候,從那座白骨祭台內的域界之門內,接連閃現出一道道身影。

    南正天,許然夫婦,段千劫,李牧,還有馮毅和祁陽,姜鑄哲,血厲,沫靈夜,將岸,雨凌薇,等等暴亂之地的一方豪雄,都從寒寂深淵而來。

    他們是受秦烈招呼重返泊羅界。

    因為在寒寂深淵那邊,一名十階血脈的深淵大領主,已經盯上他。

    他不敢冒然過去,就只能讓這些人從寒寂深淵回來,和他在泊羅界談話。

    「恭喜段叔晉陞虛空境,築造出第四層魂壇!」秦烈拱手道賀。

    段千劫扯了扯嘴角,點了點頭,眼中閃出一道欣然目光。

    他通過八階的深淵惡魔,將自己置之死地而後生,成功破境,然後又藉助於炎日島的龐大材料供給,終於將第四魂壇築造出來。

    他心裏面明白,沒有秦烈為他弄來的那件殘破鋆天鏡,他無法洞徹更深的空間奧義。

    如果不是進入深淵,不是獵殺了八階的深淵惡魔,通過血肉的瘋狂攀升,他也達不到破階的積累。

    後來,又是秦烈安排了炎日島,為他籌集所有築造四層魂壇的材料,他才能順順利利擁有自己的第四層魂壇。

    時至今日,他已經知道以後和秦烈。還有炎日島,必將密不可分。

    看著現今的秦烈,還有突破到虛空境的自己,他有種欣慰的感覺。

    「許叔。這幾滴阿特金斯的精血給你。」秦烈展顏一笑,取出一個盛有五滴深淵領主精血的玉瓶,交到許然手中,說道:「阿特金斯的精血之中。烙印著金銳奧義真諦,我知道許叔修鍊的也是金之靈訣,那五滴精血應該很適合你。」

    許然和童真真都是轟然一震。

    許然修鍊的力量奧義,和阿特金斯的血脈天賦一致,而阿特金斯的精血之中,則是蘊藏著金之力量的規則道理。

    這也是大多數超階血脈種族精血才有的神妙之處。

    許然也是三層魂壇的境界,他拿到五滴阿特金斯的精血,有極大的可能性。可以和段千劫一樣勒破現有的境界,踏入虛空境!

    這夫婦豈能不激動如狂?

    「好小子!你這趟召喚大家過來,看樣子是準備行賄啊!」南正天嘿嘿怪笑,對許然說道:「你是我寂滅宗的人,連秦烈都這麼大方,我自然不能小氣!等你勒破境界,你築造第四層所缺的靈材。我寂滅宗負責籌集!」

    「南老怪此言當真?」許然眼睛一亮。

    「廢話!」南正天喝道。

    許然重重點頭,也顯得有些激動,連連道:「我也算是苦盡甘來了。」

    馮毅、祁陽等人,眼看著秦烈闊綽的贈送財和物,都是一臉艷羨。

    不過他們並沒有多言什麼。

    他們也很清楚,段千劫,李牧,許然這些人,在秦烈的成長過程中,給予了極大的幫助。

    而他們。則是在當中。充當著阻攔者的角色。

    秦烈願意開放深淵,允許他們紛紛踏入寒寂深淵征戰,已經是不計前嫌了。

    他們不能奢求更多。

    這時候,秦烈眼神一動。視線落在馮毅、祁陽,天劍山的燕白衣等人身上。

    馮毅等人都下意識的緊張起來。

    「暴亂之地大家短時間應該都回不去了。」秦烈沉默了一下。才說道:「其實也真的沒有回去的必要了。各位都是不滅境,以你們的境界修為,留在暴亂之地突破境界,十有八九要遭遇不測。」

    「怎麼說?」洛楠驚訝道。

    關於暴亂之地的禁咒奧義,秦烈只是和親近的段千劫、李牧等人說過,馮毅那些人很多並不清楚。

    此時,他將咒之始祖施加在暴亂之地的禁咒,向眾人詳細道明。

    沫靈夜,血厲,雨凌薇等人,和祁陽、馮毅一樣,都是駭然失色。

    他們終於明白暴亂之地難出虛空境強者的真正原因。

    也是此刻,他們對離開暴亂之地,對踏入泊羅界和深淵,有了更深層的認識。

    「這麼說來,達到我們這個境界層次,應該越早離開暴亂之地越好了。」祁陽感嘆。

    「的確是這樣。」秦烈笑著說。

    「你這次招呼我們過來,主要是想要說這個?」馮毅問。

    搖了搖頭,秦烈說道:「不是,我讓大家過來,是為了宣布一件事。」

    眾人都神情肅然起來。

    秦烈著重看向馮毅,道:「我會向大家開放煉製烈焰玄雷的秘方。」

    眾人嘩然。

    烈焰玄雷乃是炎日島暴富的主要原因,也是炎日島能夠在短短時間立足暴亂之地的關鍵,內部鐫刻著古陣圖的烈焰玄雷,更是如今人族獵殺深淵惡魔的最有效兇器。

    秦烈沒有依仗著烈焰玄雷,通過出售給各大白銀級勢力,賺取豐厚的回報,而是開放秘方,簡直讓他們摸不著頭腦。

    「炎日島的煉器師有限,不能將所有的時間和精力,用來煉製烈焰玄雷。」秦烈看向震驚至極的眾人,說道:「大家各自的麾下,都有不少煉器師,目前在捕殺深淵惡魔的階段,我們各方都需要越多越好的烈焰玄雷。為了加快大家的狩獵速度,也為了提升效率,我無償向各位提供煉製烈焰玄雷的秘法。」

    「無償?」馮毅啞然。

    「真的那樣?」祁陽也驚訝起來。

    「嗯,無償!」秦烈肯定道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