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秦家附庸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秦家附庸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域外。

    古煦界。

    終年都是春天的山谷中,廣場上,一個個奇形異狀的域界之門洞開著。

    那些域界之門,一共有十二個,有的璀璨如多面晶體,有的如一團漩渦涌動著,有的如漆黑洞穴,有的如清冷明月。

    十二個不同形態的域界之門,此時都打開著,不時有強者穿越而來。

    「咻咻咻!」

    一座座四層,五層,六層的魂壇強者,從十二個域界之門內不斷閃爍出來。

    這些強者大多數都是人族,也有一部分為別的種族,可幾乎都是虛空境和九階血脈的層次。

    其中曾和六大勢力有過交鋒的巴駝子,赫然也在這行人當中。

    時間流失,十二個開啟的域界之門,依然沒有關閉。

    陸陸續續的,還有虛空境的強者,不時從別的域界趕來。

    廣場上,乾瘦如材的陳霖,在域界之門中央肅然而立。

    那些先來著,和陳霖打過招呼以後,就三三兩兩散落著,交頭接耳。

    「嗨,巴駝子,老家主召集大家過來,是不是要重返中央世界了?」

    一名穿著暗紅長袍,身材臃腫的大胖子,眯著小眼,笑呵呵的詢問道。

    大胖子身高近兩米,肥大的手指頭上,帶滿了空間戒指,一副暴發戶的派頭。

    此人名叫甘飛鵬,乃是血陽府的府主,虛空境後期的修為,八百年前就築造出六層魂壇。

    血陽府乃秦家十二大附庸勢力之一。三百年前在靈域,甘飛鵬的血陽府,始終壓制著君天耀的太陽宮,令太陽宮喘不過氣來。

    當年。在靈域眾多次一級黃金級勢力當中,血陽府乃是比太陰殿、太陽宮、蒼炎府都要令人忌憚的存在。

    秦家對九重天動手時,血陽府也是一馬當先,令九重天下方勢力損失慘重。

    隨著秦家被六大勢力聯手擊潰。血陽府也被迫從靈域撤離,縮入域外星空。

    三百年過去了,甘飛鵬帶領著血陽府的強者,通過對一個個未知域界進行探索,收穫頗豐。

    很多隸屬於秦家的各大勢力首腦,都知道三百年以後的血陽府,在甘飛鵬的帶領之下,比以前還要強盛。

    秦家內部甚至有傳言。說有「甘大胖子」之稱的甘飛鵬,已經在著手準備築造第七層魂壇的材料了。

    一旦甘飛鵬築造出第七層魂壇,躋身到域始境的層次,血陽府就可能更進一步,有蛻變為頂尖黃金級勢力的可能。

    「不知道。」一臉疙瘩的巴駝子,弓著腰,懶散地說道:「反正肯定有事宣布就對了。」

    「你這不是廢話?」甘飛鵬哼了一聲。說道:「最近五十年,老家主都沒有召集大家,肯定是有大事啊。」

    「半月前發生在靈域的事情,大家是不是都聽說了?」一名中年文士模樣的消瘦男人,壓低聲音,沖眾人說道:「君天耀和柳賢哲被殺那事?」

    消瘦男子名叫梵淦,乃是秦家十二大附庸「獄網」的首腦,同樣是六層魂壇強者。

    梵淦一說起太陽宮和太陰殿一事,廣場上眾多強者,都紛紛流露出濃厚興趣。

    一群人都聚集過來。

    甘大胖子眯著小眼。笑眯眯看向陳霖。揚聲道:「陳老大,聽說是秦少爺領著一群人,將君天耀、柳賢哲幹掉了?可是真的?」

    一群虛空境強者,視線也全部落在陳霖身上。神情各異。

    這些人,三百年前在靈域中央世界。可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。

    他們或是次一級黃金級勢力的首腦,或者是橫行一方的秦家供奉,每一個都和秦家關係密切。

    他們幾乎都和秦烈見過面,都知道秦烈的脾性,知道秦烈的為人和實力。

    他們之中的一些人,雖然早已離開靈域,可依然有途徑知道發生在靈域的事情。

    尤其是近期。

    近期,六大勢力如瘋狗一般沖入域外星空,四處找尋秦家還有他們活動的域界。

    他們當中一些人對外的據點也被六大勢力搗毀。

    秦家,則是由老爺子傳話,吩咐他們稍安勿躁,讓他們潛隱起來,暫時不要和六大勢力正面衝突。

    他們都忍著一肚子氣。

    突然間,聽到太陽宮和太陰殿的首腦,竟然在太陽宮的老窩被人斬滅,他們頓時一掃心中的霉氣,都神清氣爽起來。

    他們趕緊打聽詳情。

    當他們聽說,將君天耀、柳賢哲擊殺,摧毀了整個太陽宮的人,竟然是秦烈以後,都是又驚又疑。

    他們對三百年前的秦烈都心知肚明。

    他們知道秦烈是什麼樣的脾性,知道秦烈給秦家帶來了多少額外的磨難,也清楚若非秦烈被當成突破口,秦家和他們不至於顛簸流離到域外星空三百年。

    三百年了,他們至今不能重返靈域,不能回到那片肥沃故土。

    他們之中,很多人對秦烈意見很大,很多人對秦烈暗生不滿。

    因此,當他們聽說這趟竟然是秦烈,領著一群人將太陽宮毀滅以後,都是半信半疑。

    他們甚至懷疑這是秦家故意為秦烈的復活造勢。

    這些人,從心眼裡不想秦烈成為秦家的第三代領袖,所以很關心此事。

    陳霖臉色淡漠,。

    他知道這些人心中想些什麼,他沉默了一會兒,淡淡道:「好像是這樣。」

    「呵呵,陳老大啊,聽說是因為你師妹被困?不會是陳老大你親自出手,領著秦家的強者殺過去,然後將功勞都安在秦少爺身上吧?」甘大胖子怪笑道。

    其餘人臉色古怪,看他們的神情,分明也是如此認為。

    陳霖眉頭一皺。道:「我可沒那麼多閑工夫。」

    「陳老大啊,當年大家都被秦少爺坑過,這次……不會重蹈覆轍吧?」甘飛鵬滿臉苦笑。

    梵淦和巴駝子,還有別的虛空境強者。此時也沉默起來。

    他們眼中都分明有著一絲憂色。

    三百年前的秦烈,境界低微,血脈不曾覺醒,四處惹事生非。不知為秦家帶來多少麻煩。

    他們這些被秦烈稱呼為「叔叔伯伯」的傢伙,幾乎各個都為秦烈的破事擦過屁股,各個都受夠了秦烈。

    也是如此,當他們聽說秦烈被韓茜擊殺時,他們在暴怒之餘,也有著一絲慶幸。

    時隔多年,他們通過自己的辛苦打拚,在域外星空艱難地重新建立了基業。

    他們一心想要跟隨秦家重新殺回靈域。奪回曾失去的東西,洗滌當年被迫逃離的恥辱。

    可就在此時,秦烈死而復生的消息傳來,這讓他們很不是滋味。

    他們生恐再次因秦烈而出現意外。

    陳霖正欲解釋,突然心神一動,猛地從空間戒取出一面手牌。

    手牌內空間秘紋如龍蛇遊走。

    一扇域界之門,就在陳霖的手牌之上。迅速凝鍊出來。

    廣場上,一個個虛空境的強者,都驚訝起來。

    他們都留意著新凝鍊出來的域界之門。

    「咻!」

    一座空間層疊築造的六層魂壇,從域界之門內飄飛出來,魂壇上,一襲白衣的繆怡姿高高端坐著,優雅如仙。

    和面對甘大胖子等人的漠然不同,一看到她出來,陳霖老臉滿是激動之色,禁不住上前一步。道:「師妹。你終於肯過來了!」

    「咦!繆小妹!」

    甘大胖子也禁不住怪叫起來,顯得激動無比,似不敢相信繆怡姿的到來。

    廣場上,很多虛空境強者。也都接連上前,紛紛和繆怡姿打招呼。

    他們和秦家多年來關係密切。以前和繆怡姿都有過接觸,其中很多人和繆怡姿還有著不錯的交情。

    譬如甘飛鵬。

    他在繆怡姿和秦家沒有撇清干係之前,就時常一起走動,藉助於繆怡姿的空間秘術,對很多域界進行空間定位。

    在內心深處,他和陳霖一樣,也是將繆怡姿當成小妹看待。

    當年,秦家對繆怡姿用藥一事曝光后,甘飛鵬暴怒之下,也聲稱要殺死秦烈那王八羔子。

    他從頭至尾都堅定站在繆怡姿那邊,就是因為此事,他對秦烈也痛恨異常。

    要不是秦山有恩與他,他當年都可能會帶領血陽府,直接脫離秦家。

    三百年了,他因為常年在遙遠的星空作戰,也沒有再和繆怡姿建立起聯繫。

    有很多次,他都想返回靈域外層的虛空亂流,想看看繆怡姿怎麼樣了。

    可惜,出於安全考慮,他最終沒有那麼做。

    如今在古煦界竟然見到了繆怡姿,這大胖子也分明有些激動,就連小眼睛都紅了。

    「你這大胖子還活著就好。」繆怡姿抿著嘴,看他的時候,眼中有著一絲笑意,竟顯得比和陳霖還要親近一點,「就是好像比以前還要胖了一點。」

    「哈哈哈!這說明我過的好啊!」甘大胖子隨手將眼中的一滴晶光擦掉,怒吼道:「媽的!我要不是在域外星空,那君天耀和柳賢哲敢對付你,我第一個將這兩個混蛋的魂壇撕碎!」

    「他們的魂壇已經爆碎了。」繆怡姿眼中含著笑意道。

    甘飛鵬突然不吭聲了,他沉默了一下,道:「那個小混蛋在那件事中充當了什麼樣的角色?」

    他沒說那「小混蛋」是誰,可是在場的所有人,都知道他說得是秦烈。

    他甚至沒有顧忌陳霖在場。

    繆怡姿黛眉微蹙,想了想,才淡淡地說道:「他救了我一命。」

    「真是他?不是秦家調去的人?!」甘大胖子不信地嚷嚷道。

    「是他。」繆怡姿回答,想了想,又補充道:「是他和他身邊的追隨者。不過,那件事的確跟秦家沒有關係,秦家也根本不知情,是我自己疏忽了,才被君天耀給誘騙了過去。」

    這番解釋一出,甘飛鵬,梵淦和巴駝子等人,都是目露驚異之色。

    就連陳霖,也是摸著下巴,眼中疑雲叢生。

    他顯然也不太明白究竟是怎麼一個狀況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