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華安陽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華安陽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中央世界,姬家,第九空間傳送陣。

    昏暗古殿中,姬堯,姬睿,姬媛等姬家第二代族人,靜靜等候著。

    他們視線集中在那座空間傳送陣。

    不久后,幾名補天宮武者,在華安陽的帶領下從空間傳送陣走出。

    曾經被困泊羅界的華羽池,赫然跟在華安陽的身後,也笑嘻嘻浮現。

    「華兄。」

    一看這行人過來,姬堯便迎上前,笑著招呼道。

    「他什麼時候過來?」華安陽沉聲道。

    「應該一會兒就到。」姬堯微笑道。

    「聽說那些傢伙去了暴亂之地?他不會被影響到吧?」華安陽擔憂道。

    「不會。」姬堯搖了搖頭。

    華安陽以一種奇異的眼神,打量著姬堯,還有其它的姬家族人,忽然道:「你們……真的決定了?」

    此言一出,古殿內的姬家族人,還有補天宮的來人,臉色都嚴峻起來。

    姬堯也收斂了笑容,沉吟了一下,輕輕點頭。

    華安陽愕然。

    他乃華羽池的父親,補天宮第二代首領,和裴天崇、奚北海一樣,他也是補天宮目前的主事者。

    得到姬堯的傳訊以後,他急匆匆過來,只是為了確認一件事——姬家是否真的準備和秦家走到一塊兒。

    為了此事,他親自而來,就是要讓姬堯親口證實。

    看到姬堯點頭以後,華安陽反而暗暗費解,對他的爽快承認感到疑惑。

    「你們應該和秦家沒有太深入的接觸?為什麼會這麼早作出決定?」華安陽疑惑道。

    身為目前補天宮的主事者。他倒是和秦家始終存在著聯繫,也對秦家的一些舉動,包括實力都了解的很深刻。

    但他卻知道秦家和姬家沒有太多的往來。

    忽然間,姬堯邀請他過來。並道明有心想要和補天宮、姬家走近,讓他當真有些意外。

    「秦烈算不算秦家人?」姬堯笑著問。

    華安陽愣了一下,自然到:「當然。」

    姬堯微微一笑,說道:「那我們和秦家一直存在著來往。」

    華安陽反應過來。「你和秦烈那小子暗中始終在往來著?」

    姬堯聳了聳肩膀,笑著說:「是啊。」

    「姬家做出和我們聯合的決定,難道是……因為秦烈那小子?」華安陽驚訝道。

    姬堯沒有否認,很乾脆地點頭,「不錯。」

    華安陽突然怔住。

    他以前和秦浩都是兄弟相稱,他兒子華天穹和秦烈又是死黨,他對秦烈自然不會陌生。

    三百年前的秦烈,是怎麼一個德行。他豈會不知?

    雖然說,如今外界有種種傳言,說秦烈已不同以往,還有他兒子華羽池也時常誇讚秦烈,可他始終都是半信半疑。

    ——先入為主的印象沒那麼容易改變。

    突然間,姬家同意和補天宮、秦家多走動,本來就讓他疑惑重重。

    三百年來。他不止一次和姬家人說過,希望補天宮、秦家和姬家能結成同盟。

    可姬家始終沒有給出回應。

    就連姬家,補天宮的利益,被六大勢力連番侵佔,姬家都依然沉默。

    這讓華安陽一度認為姬家和六大勢力有著秘密協議。

    突然間,姬家態度轉變,竟主動邀請他過來,還明確表示有心和秦家、補天宮結盟,他當真是無比意外。

    更意外的是,看姬堯的意思。他們的態度變化。居然是因為秦烈!

    華安陽忽然生出一種看不透事態局勢的感覺。

    「爹,秦大哥和以前不一樣了!真的,你要相信我!」華羽池不滿道。

    「相信你個屁!我只信我親眼看到的東西!」華安陽髒話連篇地呵斥道:「你個蠢貨這些年來,給我惹了多少麻煩?比起你來。秦烈那小子有過之無不及,我會相信你們兩個狗崽子?」

    華羽池一縮頭。訕訕乾笑著,不敢再說。

    他了解他老子,他知道要是他再敢回嘴,華安陽可能馬上就會當著眾人的面揍他一頓。

    「華兄,你既然和秦家一直有來往,就應該知道太陽宮的爆滅,並不是秦家的反擊行動吧?」姬堯突然道。

    華安陽沉默了一下,道:「那件事本來就不是秦家做的。」

    「秦烈自己做的。」此時,古服美婦姬媛,淡然插話道:「我了解了一番,肯定入侵太陽宮,將君天耀、柳賢哲擊殺的力量,屬於秦烈本人。」

    「屬於秦烈本人?」華安陽嘿嘿一笑,「那小子雖然在暴亂之地折騰的厲害,可暴亂之地所有力量加起來,能動得了太陽宮?我們都知道暴亂之地什麼情況,一個連虛空境強者都沒有的地方,拿什麼和太陽宮斗?」

    「泊羅界很多強者也信服他!」華羽池再次插話。

    「泊羅界?」華安陽皺眉,「就算是他血脈覺醒,我也不認為九階血脈的異族強者,會願意陪著他興風作浪。」

    「太陽宮毀滅也是事實。」姬堯笑道。

    「或許有別的原因存在。而六大勢力,一心想要剷除秦家,所以故意誇大了他在此事當中的作用,目的就是為了給進入暴亂之地找借口!」華安陽哼了一聲,怒瞪了華羽池一眼,罵道:「你這臭小子,就是跟秦烈那混蛋學壞的!媽的,我今天倒要看看,那小子是不是真變了個鳥樣!要是他和以前一樣,我他媽的就是關你禁閉,也不准你和他繼續來往!」

    他始終不信華羽池的說辭。

    華羽池越是誇讚秦烈,他越是不信,越是覺得蹊蹺。

    三百年前。他和秦浩為了兒子的交情,曾翻臉鬧出很多糗事出來。

    他和秦浩身為父親,都始終認為兒子的劣行,都是對方兒子帶壞的。都不承認自己兒子本性惡劣。

    秦浩覺得,秦烈會自暴自棄,會自甘墮落,都是被華羽池帶壞。

    相反。華安陽則是認為秦烈本性邪惡,害的華羽池不學好,跟著秦烈四處沾花惹草,不但境界荒廢了,還無緣無故丟了性命。

    ——華羽池被囚禁泊羅界多年,他找遍了靈域,還有別的域界,一直沒有消息。

    所以他都當華羽池因惡習丟了命。

    華安陽和秦浩多年的交情。以前從未紅過臉,卻因為兩個兒子幾次差點當眾大打出手。

    直到現在,他也堅持認為,是秦烈帶壞了他兒子華羽池。

    秦浩也是一樣的想法。

    古服美婦姬媛,臉色古怪,似有些想笑,卻又很辛苦的憋著。

    她突然看到古殿內的空間傳送陣。閃現出一束束異芒,忙道:「他來了……」

    姬家族人,都是面露笑容,一會兒看看華安陽父子,一會兒看向那座動蕩著的空間傳送陣。

    光幕如織中,一道身影,驟然閃現出來。

    秦烈淡然一笑,從內走了出來。

    一道如針芒般的目光,突地刺在他身上,令他連體內血脈都沸騰起來。

    他立即朝著目光的方向望去。

    只看了一眼。秦烈便訕訕乾笑起來。畢恭畢敬地行禮,「華叔叔……」

    「還真是連樣子都變了。」華安陽灼熱目光,在他全身游弋了一番,最終落在他臉上。哼道:「你體內神族血脈的覺醒,真讓你改頭換面了?變的那張臉。都開始向你老爹靠攏了?」

    秦烈拱拱手,求饒道:「華叔叔,我以前意志不堅定,被小池帶入了歧途,以至於迷失了自己,這才做出很多錯事。不過你放心,從今以後,不論小池如何誘導我,我都不會再釀大錯!」

    「去你娘的!」華安陽勃然大怒,破口大罵道:「明明是你這兔崽子帶壞了我兒子!」

    「噗哧!」

    姬媛玉手掩口,如百花綻放,忍俊不禁地失聲笑了起來。

    一眾姬家和補天宮武者,也是嘿嘿低笑,對華安陽的暴怒感到有趣。

    他們都知道,華安陽和秦浩爭執多年,在誰的兒子帶壞誰兒子一事上,始終沒有達成默契。

    兩人只要一提起此事,一定會吵嚷起來,許久都不消停。

    秦烈倏一到來,就表態當年意志不堅定,是被華羽池給帶入歧途,一下子就點燃了華安陽的火藥桶。

    「真是小池帶壞我的。」秦烈委屈道。

    「放你娘的狗屁!」華安陽怒氣衝天,惡狠狠瞪向華羽池,吼道:「你他媽的的怎麼變啞巴了?你倒是給我說說,是不是這混蛋把你帶壞的?說啊!」

    「是是是!」華羽池小雞啄米般的連連點頭。

    華安陽滿意的哼了一聲,不等秦烈繼續多說,一揮手,不耐煩地道:「別他媽的給我廢話了!說說看,那些太陽宮的雜碎,都是被什麼人弄死的?」

    「我的人。」秦烈笑著說。

    「你的人?」華安陽哈哈大笑,「你就算是覺醒了七階血脈,又有多大的能耐?就算是我們補天宮,在沒有動用域始境長老的情況下,也沒那麼容易將太陽宮和柳賢哲在內的三名太陰殿殿主,在那麼短時間內全部幹掉!你憑什麼啊?」

    他壓根不相信秦烈所說的話。

    秦烈淡然一笑,並沒有去解釋什麼,而是說道:「華叔叔,我這趟過來,是希望你幫我安排一下,我要和我爺爺真正見上一面。」

    「為什麼突然著急見面?」華安陽哼道。

    「有些事情已迫在眉睫了。」秦烈嘆道。

    「六大勢力進入暴亂之地一事?」華安陽皺眉,道:「姬家既然已經點頭了,再加上我們補天宮,倒也未必就怕了那些傢伙!」

    「不是。」秦烈搖頭,道:「關於神族入侵一事。」

    姬家和補天宮眾人臉色瞬間沉重起來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