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人心惶惶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人心惶惶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一聽秦烈到時間點就會關閉域界之門,泊羅界那些橫行四方的異族強者,急忙疾馳而來。

    他們很清楚此地不宜久留。

    太陽宮遭受如此重創,必然有消息傳播出去,六大勢力一旦收到消息,一定會迅速趕來。

    以滕遠眾人的力量,遠遠不能和六大勢力任何一方抗衡,在對方到來以後,如果還沒有離開,等待他們的將是和太陽宮君天耀一樣的命運。

    於是他們乖乖回來。

    以柯蒂斯、屍妖為代表的秦烈派系,收到他的命令以後,已經有秩序歸來。

    這時苗風天以「喚屍鈴」御動著屍妖,全部穿過星門消失,只有柯蒂斯和兩名虛空境強者,還守在秦烈身旁。

    「你們也回去。」秦烈吩咐。

    柯蒂斯看了一眼六層魂壇的繆怡姿,又看了一眼秦烈身下的魂獸,點了點頭,這才放心離去。

    繆怡姿微微仰頭,視線停留在星門上,以她的六層魂壇來解析星門的奧妙。

    她身下的六層魂壇,猶如一層層奇妙空間疊加而成,類似於九重天的老巢,只是少了三層而已。

    那六層魂壇蘊藏著空間至理。

    當她試著藉助於她的六層魂壇,來洞察星門奧妙之時,立即發現從秦烈頭頂的域界之門內,竟傳來無數藍汪汪的光爍回應。

    她那六層魂壇之內,也像是被藍色彩虹侵入,展現出一片藍光異彩。

    藍汪汪的光爍,仔細去看。竟然是一種聞所未聞的神妙符文,那些符文如烙印著空間的玄奧秘義。

    「不,不對……」

    繆怡姿駭然失色,下意識收回魂壇的感應。一時間心亂如麻。

    她一臉驚容地看向秦烈。

    從那藍汪汪的神秘符文之中,她分明感知到了秦烈的血脈氣息,域界之門內蘊含血脈氣息,是非常詭異的事情。

    這意味著秦烈的血脈力量參與了域界之門的構建。

    而據她所知。烈焰家族的血脈天賦,永遠都只是跟火焰有關。

    繆怡姿忽然覺得三百年以後的秦烈,身上充滿了謎團,存在著太多不合常理的東西。

    「這柄白骨鐮刀本就屬於我們,所以我們要收回。」留意到她目光的注視,秦烈扭過頭來,又道:「如今空間禁錮都已經解除,而六大勢力的強者應該會在不久後到來。你最好也趁早離開。」

    講話時,以滕遠為首的泊羅界各族強者,也陸陸續續飛入星門。

    斬殺深淵領主阿特金斯以後,他以血肉豐碑將阿特金斯三分之一的血肉煉化,使得血肉豐碑內又蘊藏著無比澎湃的血肉能量。

    這使得他敢始終令星門處於開啟狀態。

    星門的開啟,耗費的乃是血肉力量,能夠通過血肉豐碑隨時補充血肉精氣的他。才敢如此揮霍無度。

    「今天發生的事情,六大勢力一定會很快查明真相,你就不怕六大勢力的報復?」繆怡姿冷聲道。

    「多謝關心,我自然會作出安排。」秦烈淡然道。

    「我才不會關心你,我恨不得你……」

    繆怡姿似回憶起往事,眼中冷冽寒光一閃,本欲惡毒詛咒兩句,卻突然收聲。

    她沉默了一下,最終以沒有任何感情的語氣,漠然說道:「老家主希望你好好活著。因為你。秦家多遭遇了很多磨難,你好自為之吧。」

    話落,繆怡姿十指指尖鋒芒暴吐,就在她的六層魂壇之上。強行撕開一條空間裂縫。

    她駕馭著六層魂壇閃入空間縫隙。

    秦烈皺著眉頭,看著她返回靈域外層的虛空亂流域。臉色深沉。

    「三百年了,這女人……還是一點沒變。」

    嘀咕了一句,他先安排魂獸返回泊羅界,自己並沒有急著馬上離開。

    懸浮虛空,他看著淪為廢墟的太陽宮,摸著下巴思索了一會兒,視線落到九重天的方向。

    有星門在,只要他想走,一念間就能脫身。

    除非碰到域始境強者,亦或者和繆怡姿一般精通空間秘術的虛空境級別存在,不然他本體隨時能通過星門遁離。

    所以在這片天地只剩他一人時,他還是顯得從容自如,不慌不忙。

    這時候,他思索著如果以疾雷遁秘術,不斷的瞬移,要耗費多久才能到達九重天。

    他在想有沒有辦法找到九重天的韓茜,將三百年前的恥辱,通過韓茜來洗滌乾淨。

    「風險太大了……」

    他忽地記起繆怡姿臨走之前,所說的「老家主希望你好好活著」的那番話,他最終沒有失去理智。

    他也隨後穿梭星門離開。

    ……

    又是一段時間過去。

    太陽宮上空的深淵魔氣,隨著白骨鐮刀和金色獨角的消失,已漸漸消散。

    滿目瘡痍的太陽宮,在夜色下,顯得凄涼至極。

    清冷月光下。

    一艘星空古艦驟然疾馳而來,如披著雷霆閃電,氣勢滔天。

    巨型船艦上,九重天的錦旗飄揚著,獵獵生威。

    一座座四層、五層、六層的魂壇,從那星空古艦上飛落下來。

    風暴魂壇,火焰魂壇,寒冰魂壇,黃金魂壇,青木魂壇,各類各樣的魂壇令人眼花繚亂。

    夜空下的巨型古艦上,另有一座如宏偉金字塔一般的黃金魂壇,竟有七層之多!

    那座七層黃金魂壇,在雲端坐落了一會兒,揮灑著漫天金光。

    一束束金光垂落下來,如擁有著靈魂意識,在太陽宮的地界游弋了一圈。

    似乎沒有感知到靈魂生命,那些垂落的金光,又一一飛回天空。

    七層高。如金字塔般的黃金魂壇,漸漸縮小為米粒形態,消失在夜空下的星空古艦之中。

    九重天的二代首領裴天崇,沒有釋放出魂壇。而是站在太陽神殿爆碎之地。

    他臉色深沉地以靈魂感知。

    不久后,一座座不同屬性的魂壇,從四面八方飛回來。

    每一座火焰魂壇,寒冰魂壇。風暴魂壇之上,都端坐著九重天的虛空境強者。

    他們在裴天崇身旁重聚。

    「沒有殘留者。」

    「來人都撤離了。」

    「沒有敵人蹤跡。」

    那些人,坐在自己的魂壇上,向裴天崇稟報。

    裴天崇臉色陰沉如水。

    過了一會兒,一個擁有青木魂壇的九重天武者,帶著一個太陽宮的破碎境武者回來。

    這個破碎境武者,被尼維特的力量抽打,當時就重傷昏迷過去。

    尼維特以為他死了沒有在意。

    在那名擁有青木魂壇強者的生命之力灌輸下。此人漸漸蘇醒過來,成為了其中一個活口。

    他顫顫巍巍地跪伏在青木魂壇上,垂著頭,泣不成聲地說道:「是秦家人!」

    裴天崇喝道:「具體一點!」

    「來人自稱秦烈,他帶著很多泊羅界九階血脈的異族強者,還有屍妖,加上一頭恐怖無比的暗魂獸。血腥屠戮了太陽宮。」

    「我們宮主君天耀慘死。」

    「太陰殿的柳賢哲和兩名殿主也喪生。」

    「他們洗劫了太陽宮,屠殺了能屠殺的所有人,通過域界之門離開了。」

    「……」

    這名倖存者,將他所知道的事情,一字不漏的道明清楚。

    裴天崇和九重天虛空境強者臉色凝重地聽著。

    「這是秦家做出的反擊!一定是這樣!」一名五層風暴魂壇的虛空境強者,一臉的暴戾之色,率先發表自己的意見,「一定是秦家看我們近期不斷攻擊他們在星空以外的據點,這才通過繆怡姿伏擊了太陽宮!」

    「必然是秦家無疑了。」另有人喝道。

    裴天崇沉著臉,聽著那些虛空境強者的議論。始終沒有講話。

    過了一會兒。他說道:「召集各方首腦前往九重天議會!」

    「明白!」

    ……

    太陽宮被秦家攻破的消息已在短短時間傳遍中央世界。

    太陰殿的總殿主柳賢哲,還有兩名分殿主的慘死,也沒有能隱瞞住。

    一時間,靈域中央世界風暴再起。

    在很多人眼中。太陽宮的血腥盛宴,太陰殿三名殿主的身亡。都是秦家對六大勢力近期行動做出的強而有力回應。

    秦家要重回中央世界的消息,突然間在靈域各大天地,在各個域界傳播開來。

    三百年前,曾經配合六大勢力對秦家動手的那些次一級黃金級勢力,忽然人心惶惶,都悄悄聚攏力量在總部,一座座護宗大陣趕緊啟動。

    他們唯恐自己成為秦家的下一個目標。

    以前和秦家關係密切,如今藏匿在別的域界的勢力,則是蠢蠢欲動。

    他們都興匆匆的做著準備,打算呼應秦家的行動,也要踏上重返中央世界之路。

    因太陽宮的淪陷,一時間,天下風起雲湧,局勢變得詭譎起來。

    其中,同為頂尖黃金級勢力的姬家,還有補天宮,則是保持著平靜。

    他們約束下方各大勢力,近期不要去別的域界走動,讓底下勢力都盡量駐守自己的疆土。

    姬家和補天宮的舉動,讓局勢變得愈發撲朔迷離,也讓更多人不安起來。

    很多人暗中猜測,姬家、補天宮和秦家之間,可能存在著聯繫。

    秦家,如果和姬家、補天宮達成默契,這三股力量加起來,未必就懼怕六大勢力。

    姬家和補天宮的反常舉動,也讓中央世界的一些人,越來越不安了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