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斬魂壇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斬魂壇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幽甫話到後來已泣不成聲。

    秦烈懸浮星門下方,靜靜聽完幽甫的敘說,眼中也溢滿悲色。

    他伸手點向肩上的銀月印記。

    九輪彎月,如泊羅界至深夜晚的九月齊現的異景,接連在幽暗天幕浮現出來。

    一輪輪彎月當中,一道模糊的魂影,一點點凝結清晰。

    那是器魂幽夜。

    他才是幽月族真正的族長,若非陰影生命的入侵,他和幽月族全族都會安然生活在暗月界。

    陰影生命的到來,逼著他不得不帶領殘存的族人,從千萬年生活的暗月界逃離。

    他們在茫茫星河,遇到域外恐怖風暴,最終分散開來。

    本就是二流小族的幽月族,連番遭遇劇變,差一點就被滅了族。

    他苟延殘喘著,想要在遠離暗月界的新世界,重新為幽月族謀得一線生機。

    結果,他在圖謀拜月教,試圖通過拜月教來降臨靈域時,反被「月之冕」封印。

    他最終化為了月淚的器魂……

    他未能給幽月族指引明路,未能將幽月族的族人,盡數帶離苦海。

    而幽甫這一支輾轉流離到泊羅界的分支,竟然在這些年裡,也遭受著如此令他心酸的苦難。

    他以前並不知道,幽甫能領著這一個分支,為了在泊羅界生存下來,竟付出了如此慘痛的代價。

    ——以近一半幽月族少女換來的苟延殘喘。

    得知此事,已經是器魂的幽夜,突然變得暴躁異常。

    一輪輪受他力量御動的月亮。驟然施展出秘術「月動天殞」,九個彎彎的月亮,化為九道璀璨流星,朝著太陰殿的殿主垂落下來。

    幾乎同時。由繆怡姿釋放的空間鋒銳,也密集籠罩下去。

    幽甫眼中淚光泛濫,也取出幽月族的聖器,呼應著幽夜的「月動天殞」。以一副拚命的架勢,衝殺向柳賢哲。

    「卑賤的種族!你們能存活下來就應該感激涕零,竟然還妄想和我們平等?」柳賢哲冷冷看向幽甫,刻薄道:「你們幽月族,僅僅只是一個不入流的小種族,你們既沒有魔龍族的龍族血脈,也沒有木族的生命靈氣。若非我們太陰殿修鍊的靈訣,和你們一樣來源於月光之力。你以為我們太陰殿會看上你們,會和你們結成血親?」

    「幽月族,又不是太古強族之一,你們夠資格和我們平起平坐嗎?」

    柳賢哲神情陰冷,一邊冷言譏諷,一邊御動著六層魂壇。

    他的六層魂壇,由月之晶核為主體築造而成。一浮上天空,瞬間釋放出比月淚還要明熠的月光。

    一圈圈月光,如蕩漾的水波,以魂壇為中心擴散開來。

    六層魂壇之中,一塊銀亮的玉石,還有一柄如月華凝鍊的長劍,突然疾射出來。

    「太陰玄月!」

    柳賢哲身下,六層魂壇之中,分別浮現出一輪輪月亮。

    每一層魂壇的月亮,都和上一層似串聯著。透露著精純至極的月光之力。

    那塊從六層魂壇飛出的月石。還有那柄銀燦燦的長劍,頃刻間光芒大盛。

    繆怡姿以空間之力形成的鋒銳,扭動著,如在拉扯出一條條空間裂痕。

    然而。在柳賢哲全力出手以後,從他六層魂壇蕩漾出來的月光。卻彷彿凝成另外一個私有秘境。

    那秘境如月華形成的一汪水池。

    出奇地,繆怡姿的空間之刃,一碰到那月光凝成的水池,就再也無法割裂出空間縫隙。

    幽甫拚命落下的身影,如一道垂落的月光瀑布,竟一頭扎入那月池之中沒了蹤跡。

    「鏡中水月!」

    柳賢哲傲然冷笑,高高站在六層魂壇之上,盡情釋放著燦燦月光。

    另外兩名同樣來自於太陰殿的殿主,一左一右,分別駕馭著魂壇,站在他身旁。

    那兩人的五層魂壇也是月光如水流溢著。

    一柄巨大的白骨鐮刀,如從天外而來,重重劈砍在柳賢哲的六層魂壇之上。

    「咔嚓!」

    由月之晶核為主材淬鍊的六層魂壇,在白骨鐮刀的重擊之下,竟一瞬間被切割到第三層!

    柳賢哲的身子,雖堪堪避過白骨鐮刀的鋒銳,卻發出凶獸瀕臨死亡般的凄慘痛嚎。

    「不知死活。」

    星門之下,秦烈臉色冷淡,隨口評價道。

    那具如星空捕食者的魂獸分身,順勢落下,如血肉山川般狠狠砸在柳賢哲那精心錘鍊的六層魂壇之上。

    被放大了數十倍的六層晶體魂壇,在魂獸蹄足的重擊之下,發出不堪重負的「吱呀」怪響。

    那柄白骨鐮刀,則是凶戾魔氣滔天,在無人御動的情況下,繼續朝著魂壇下面三層切來。

    魂壇碎裂時,柳賢哲全身筋脈爆裂,瞬間成了血人。

    就在此時,一道金光從遠方疾射而來。

    那是一根如金色巨矛般的獨角。

    魂獸眼中異光一閃,那金色巨角,竟從柳賢哲最底下一層魂壇突擊刺來。

    億萬金光陡然綻射。

    「喀喀!」

    柳賢哲的六層魂壇,在那一霎,突然碎成兩塊。

    已化為血人的柳賢哲,隨著魂壇的爆碎,眼中精芒斂盡,口中鮮血如瀑布噴涌。

    「主人,他碎裂的魂壇,有助於月淚等階的提升!」

    此刻,器魂幽夜的聲音,從秦烈腦海響起。

    那聲音充滿了狂喜和大仇得報的激動。

    「哦,那很好,那還有兩座五層魂壇可用。」秦烈回應。

    將柳賢哲六層魂壇斬成兩截的魂獸,眼瞳詭異光芒一閃,白骨鐮刀和金色獨角,突然分別朝著另外兩個太陰殿殿主飛來。

    兩人魂飛魄散,想也不想,立即要以秘術遁離此地。

    端坐在自己魂壇上的繆怡姿,面無表情,白皙左手輕輕按在魂壇上。

    她魂壇內無數空間秘紋如魚群遊動。

    那兩個太陰殿的殿主,所處的空間,驟現無數交織的光線。

    一道道光線,如禁錮空間的紗網,將剛剛被魂獸撕碎的空間,又給凝固凍結起來。

    太陰殿的兩個殿主,以魂壇催動的秘術,竟也未能奏效。

    秦烈愣了一下,遠遠看了繆怡姿一眼,禁不住輕笑起來。

    「我不是幫你,我只是為了報仇。」繆怡姿冷聲道。

    秦烈又是一笑,只是「哦」了一聲,並沒有多說什麼。

    ……

    ps:再補一章~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