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血仇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血仇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魂獸頭頂,星門之下,秦烈當空凌立。

    以柯蒂斯為首的修羅族魂奴,以滕遠、尼維特為頭的泊羅界各族強者,由苗風天御動的深淵惡魔屍妖,一字排開來,都在魂獸後方。

    從這些強大生靈身上形成的威懾,猶如看不見的凶煞氣柱,上接天穹,下達九幽。

    秦烈冷漠的眼神,從繆怡姿的身上,游弋到君天耀和柳賢哲的臉上,突然咧嘴森然一笑。

    搖了搖頭,他陰陽怪氣地說道:「各位好像很意外?」

    繆怡姿遠遠看向他,眸中綻現出忌恨,和不加掩飾的鄙夷目光,冷著臉沒有插話。

    君天耀和柳賢哲則是神情沉重。

    他們從六大勢力那兒,多多少少獲知了一些關於現今秦烈的消息,知道時隔三百年後,重獲新生的秦烈已不再是當年的庸庸碌碌之輩。

    六大勢力甚至以「小心提防」四個字來警示他們。

    然而,不論是君天耀,還是柳賢哲,都對三百年前的那個秦烈有所了解。

    他們不相信那個被當成中央世界「最大笑話」的傢伙,能夠在三百年以後,當真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    他們更加沒有料到秦烈竟敢踏進太陽宮!

    太陽宮,也在靈域中央世界範圍內!

    在秦家都潛藏浩瀚星空深處,沒有敢和六大勢力正面衝突的時刻,秦烈的到來顯得太過於反常。

    尤其是,秦烈竟然還集結了一股極為可觀的力量!

    「你們不是想要找秦家的下落嗎?」秦烈嘴角一揚,笑容愈發燦爛。「我現在已經來了,你們難道不幹點什麼?」

    君天耀沒有立即接話,而是在心中估量著雙方的力量差距,他朝著秦烈身下那一名名強大生靈仔細感知一番。很快得出了一個結論——他和柳賢哲集結的力量根本不是對手。

    他從來都不是魯莽的人。

    一確定以他和柳賢哲目前的力量,絕非秦烈之敵以後,他馬上就準備暗通九重天的裴天崇。

    他和裴天崇同為虛空境後期,一直來往密切。他欲圖讓裴天崇請動九重天的那些域始境老怪出來,將所有跟隨秦烈前來太陽宮的異域邪族斬滅。

    君天耀的食指上,那枚紅寶石戒指,倏然閃耀出酒紅色光暈。

    一個蛇形傳訊印記,從戒面內閃現出來,如有蛇魂在其中尖嘯。

    「嗤!」

    突然,一縷暗紅色煙霧,從他戒面上升騰出來。

    暗紅煙霧中。那蛇形印記,頃刻間化為灰燼。

    君天耀看著爆碎的戒面,扭頭望了一眼繆怡姿,臉色愈發陰沉。

    一襲白衣的繆怡姿,端坐在六層魂壇之上,如清冷的月宮諦仙。

    面對君天耀的目光,她顯得悠然自若。左手五指指尖,一束束空間鋒芒吞吐如靈蛇。

    她臀下的六層魂壇,內部突顯密密麻麻的空間秘紋,那些空間秘紋如瘋長的蔓藤,填滿了魂壇內部空間。

    對她空間秘術所知甚詳的君天耀,從她魂壇內部變化,就已經知道在「太陽聖輝」被撕裂以後,她那詭異莫測的空間秘術,已隨著空間秘紋的蔓延,延伸滲透到真實空間。

    他戒面上的蛇形傳訊印記。也是因為空間秘術的滲透。突然爆滅。

    「賤人……」

    君天耀動了動嘴唇,心中暗罵,口中卻沒有發出明確聲音。

    然而,繆怡姿卻似有所察覺。

    她臉色一冷。左手的五指,隨手按在臀下的六層魂壇。

    五指光芒暴涌而出。

    六層魂壇內。密密麻麻的空間秘紋,如涌動的潮水,層疊蕩漾著,形成令人目眩的網狀光幕。

    以繆怡姿為中心,空間如水波搖曳動蕩,一條條裂開的空間縫隙,如張開口的妖魔,朝著君天耀和柳賢哲尖嘯掠去。

    星門之下,秦烈嘿笑著,道:「我其實並不怕你傳訊九重天。」

    君天耀一驚。

    「域始境的老怪,常年處於閉關苦修狀態,不是收到訊息就能立即參戰的。」秦烈笑容不減,又道:「而我們,在域始境老怪到來之前,應該已結束戰鬥從容離開了。」

    他垂下頭,看向滕遠等人,道:「這數千年來,泊羅界始終被太陰殿和太陽宮壓迫,你們只能忍氣吞聲,被迫以不平等的方式,將泊羅界海量珍貴靈材,極其廉價的出售。」

    「即便如此,太陽宮和太陰殿依然不曾滿足,一心要掃清泊羅界所有異族生靈。」

    「我在想,你們和太陽宮、太陰殿的仇怨,是不是應該在今日了結了?」

    滕遠眾人很肅然地重重點頭。

    「是該了斷了。」尼維特尖嘯起來。

    銀燦燦光幕,從他軀體上眩目凝鍊,他以人形膨脹,蛻變為銀線天蛇。

    滕遠眾人也紛紛咆哮著,接連將本體真身顯露,以一頭頭巨獸翱翔在太陽宮上空。

    「動手吧。」秦烈以靈魂下達命令。

    柯蒂斯等眾多魂奴,苗風天御動的屍妖,頃刻間厲嘯而出。

    「轟!」

    這股毀天滅地的氣勢,倏一洶湧噴發,令此地尚未完全崩潰的太陽宮宮殿,徹底的爆炸開來。

    不久前,泊羅界的各大種族,還對太陽宮、太陰殿的到來恐懼異常。

    他們生恐太陽宮和太陰殿在泊羅界建立起域界之門。

    一旦域界之門成功建立,太陽宮和太陰殿的強者,就會洶湧而來。

    甚至於,就連六大勢力都會派出高手,直接干預泊羅界的血腥戰鬥。

    那時,泊羅界的各族內部還存在著隔閡,還沒有能團結一心。

    滕遠等人沒有一點信心能擋住太陽宮和太陰殿的屠戮清洗。

    這種恐懼和不安。隨著繆怡姿的返回,隨著卓韋丹等人的死亡,旋即消失。

    另一邊,在秦烈開放了深淵以後。泊羅界的各族巔峰強者,都集合起來征戰於深淵。

    見識到深淵惡魔的恐怖力量以後,他們對太陰殿和太陽宮的恐懼,已變得越來越淡。

    對他們而言。深淵的存在,也讓他們有了一條後路。

    即便是將來泊羅界當真淪陷,他們也能通過秦烈開放的域界之門,進入深淵避難。

    這讓他們沒了後顧之憂。

    滕遠等人,更是通過強大的深淵領主,看到了血脈蛻變到十階的希望和可能。

    他們私下都認為,只要跟隨著秦烈的步伐,繼續在深淵血戰。要不了多久,在他們當中就會誕生十階血脈者!

    十階血脈者,實力和人族域始境相當,只要他們之中存在一到兩個十階血脈者,他們就再也不懼靈域的人族。

    因為心態發生了變化,他們才敢於響應秦烈的號召,敢於深入腹地。直接殺入太陽宮。

    「嚎!」

    魂獸分身,仰天厲嘯,那柄巨大的白骨鐮刀,陡然浮上天空。

    由深淵領主骨翼精心淬鍊的這柄兇器,一飛上天空,就透出遮掩天地的濃稠深淵魔氣。

    紅彤彤的天空,在濃稠深淵魔氣湧現以後,彷彿由白天瞬入黑夜。

    幽暗的天空下,魂獸沒有一絲人類感情的冷漠眼瞳,落在太陰殿殿主柳賢哲的身上。

    柳賢哲心神一驚。那座由月之晶核為主體淬鍊的六層魂壇。猛地劇烈抖動起來。

    就在此時,秦烈身後的星門,又是光影飛掠而來。

    一名眉心有著月核的蒼老幽月族族人,衣抉飄飄。隨風而動。

    「幽甫!」

    只是看了一眼,柳賢哲就失聲尖叫。旋即怒氣上涌,喝道:「你幽月族竟敢勾結秦家與我為敵?!」

    身為幽月族在泊羅界的主事者,幽甫以前和柳賢哲來往很頻繁,很多太陰殿的武者,都是通過泊羅界的幽月族女子,令下一代擁有幽月族血脈。

    修鍊太陰殿秘術,又身懷幽月族血脈的武者,如今已成為太陰殿的戰鬥主力。

    幽月族,以前在泊羅界實力很弱,就是因為和太陰殿混血,才漸漸強大起來。

    柳賢哲一直都覺得他是幽月族的大恩人。

    他怎麼也沒有預料到,倚重太陰殿才從泊羅界崛起的幽月族,竟然也參與了此時事

    幽甫的出現,對他而言,猶如一記重鎚。

    柳賢哲忽然覺得胸悶的難受。

    「幽月族和你們太陰殿,從來都不是平等的血親,一直都是你們太陰殿的武者,來我們幽月族挑選年輕貌美的族人來竊取血脈。」幽甫神情淡漠,平靜地說道:「對你們來說,我們幽月族只是一個借種的工具而已。從始至終,你們都沒有給予我們幽月族應有的尊重,你們視我們為奴僕。我族那些被你們選中的少女,在太陰殿過著什麼樣的日子,我又不是全然不知?」

    話到這兒,幽甫的眼中,有著明顯的痛心疾首。

    每隔一段時間,太陰殿那些年青的戰士,都會前來幽月族挑選貌美的少女。

    那些少女,在太陰殿為他們孕育了後代以後,下場往往很可悲。

    她們中的絕大多數,一旦生育了後代,很快就會被遺棄。

    太陰殿的武者,從沒有將那些為他們生育後代的女子,真正當成妻子來看待。

    他們只當那些幽月族的美麗女子為玩偶。

    「你們太陰殿的確讓我們幽月族,在泊羅界很好的生存下來,可我們付出的代價,卻慘痛的令我每每回想起來都想要放聲痛哭!」幽甫老淚橫秋道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~^~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